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却看她一脸沉思的模样,韩凌肆也不去打扰。

    只是紧紧地搂紧了她,像是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子一般。

    这些天一直都在担心她的安危,他实际上完全都没有睡好觉。

    且,也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怀里有个人,一旦熬不住了,躺倒床上,总觉得空荡荡的,睡意立刻就没有了。

    此时,心里有一种极大地满足感。

    不知不觉中,这个小女子似乎慢慢地填满了他的某些地方,比如——心!

    这总感觉以前从来未曾有过,不同于每一次的改变,这样的改变让他觉得很不错,他,喜欢。

    “青儿!”

    端木青正沉思,突然听到韩凌肆在她耳边唤她,却带着些呢喃的味道。

    “嗯?”

    “不要离开我。”

    “……”

    这个话一瞬间将她方才思索的东西扫到了角落里,莫名的怔了怔,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听到回答,韩凌肆的又将怀抱紧了紧,脸贴到她的脸上:“突然很想能永远这样抱着你睡觉。”

    端木青脸上腾地烧了起来。

    “那个……”身体蓦然间僵硬了起来,似乎连带着话也说不清楚了,“韩……凌肆,我……的伤已经好了。”

    若不是他说出这句话,她几乎都忘记了,最开始两人如此“亲密无间”是因为她身上有伤的缘故。

    而不知不觉,伤渐渐好了,两人却习惯了这样的相处。

    不得不说,习惯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可我就是喜欢这样抱着你啊!”韩凌肆却在此时耍起了无赖,“也能防止你晚上踢被子,会着凉的。”

    端木青汗颜了,她何时踢过被子?

    这样一番谈话的结果是——没有任何改变。

    对话没有再进行下去,谁也没有再开口,经过这么多事情,其实两个人都已经十分疲倦。

    尤其是韩凌肆,这一刻,他只觉得身心完全的放松了下来,让他甚至于都没有了睁开眼睛的力气。

    端木青在心底里叹了口气,她竟然习惯了他的怀抱,仔细想想,心底里却是真的不排斥这样的感觉。

    就像是被困在小儿胡同时,偶然醒过来,没有闻到自己已经渐渐熟悉了的他身上的味道时,竟然感到一丝不自在。

    好像……身处不安全的地方。

    不安全?

    端木青被自己吓了一跳,这不是说,潜意识里,她渐渐开始认为,在韩凌肆的怀里,会很安全?

    这是一个危险的意识!

    因为从他们订婚到现在,她用了许多的方法,依旧没有调查出此时枕边的男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轻轻地睁开眼,借着床头一盏小小的宫灯,端木青细细地打量起眼前的男子。

    睡着的他,没有了白天的狷肆与嬉闹,看上去十分的安静。

    那一双让人总是泛着笑意的凤眸此时被隐藏在眼睑下。

    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他的睫毛很长,只是颜色并不深,所以,平日里却是发现不了。

    他的鼻子十分坚挺,带着些稳重的味道,似乎与他的性格有些不同。

    可是他真正的性子又岂是平日里所表现出来的样子?

    这个男人却是稳重,就比如今天的事情,明明知道永定侯府其实在许多人的监控下,还是能够抓到那两个人,不可谓考虑不周详。

    而他的嘴唇,却很薄,都说薄唇的男子,大多薄幸,这是真的吗?

    神使鬼差的,端木青竟伸出手去,想要勾勒他的唇形。

    突然手却被抓住了,方才还闭着的凤眸里盛满了狡黠的笑意,将她的手抓到唇边,吻了吻才问道:“王妃可将为夫打量够了?”

    端木青蓦然间像是被抓住了的贼一般,羞得不知道往哪里钻才好。

    连忙将脸同她的身子一样往他的怀里钻。

    鼻子嗅到夹杂着男人味道的清松味,脸上的热度不减反增。

    端木青觉得她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

    如此闷在里面呼吸自然是不好的,但是一想到他刚才的话,就是不好意思钻出去。

    “端木青!”

    陡然间却听到他带着些隐忍味道的声音。

    他生气了?心下一愣,更不敢上去了,往他怀里更深处拱。

    她似乎完全忽视了刚才那三个字里,韩凌肆声音里的暗哑。

    然而,某人却是忍不住了,一把将怀里的人抓上来,一个翻身就压在了身下。

    端木青顿时愣了,一抬眼就对上了他的眼睛。

    从那里,她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同时,也看到了他的欲望。

    “你……”

    不得不说,这样的感觉十分怪异,十分不舒服,让她,有点儿想。

    可是就在她动了动自己身子的时候,却清晰地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身体的变化,才吐出一个字,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你还动!”

    韩凌肆心里那个难受啊!忍了三个月了,以前是因为她的伤,他始终保持着清醒。

    但是现在,这个女人能不能老实一点儿,他真的快要忍不住了。

    身上的难受,让他说话的语气难免就严肃了些。

    端木青一听就有些不爽了:“我动我的,关你何事,你要是觉得那什么,你就到别处……”

    话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封住了。

    这女人,活该!

    心里这样想着,韩凌肆便再也顾不得了,趁着她发愣的当口,立刻长驱直入,扑捉住她的柔软香滑,带着她缠绵起来。

    端木青意识恢复过来的时候,红唇已然沦陷。

    待她发现自己需要用力反抗他的时候才算是警醒这个男人在做什么!

    这个男人真的好过分!竟然敢对她用强?

    不是说了,只是合作关系么?她没有答应成为他真正意义上的妻!

    想到这里,鼻头一酸,眼眶里涌出泪来。

    韩凌肆原本一只手正在抚摸着她的头发,企图安抚他的情绪,却突然触到枕巾上一片冰凉。

    顿时间,脑袋清醒过来。

    所有的动作,在这一刻停止。

    撑起身子,就看到她紧闭着的双眼正不停的流下泪来,落在旁边的枕头上。

    不是没有看到端木青哭过,但是,很少。

    而且,这少有的几次,都是为了别人。

    此刻她的眼泪,却让韩凌肆有些心疼。

    伸出手,轻轻将她眼角的泪擦去。

    终于还是躺到了一边,轻轻将她所有的衣服拉好,才拥入怀里。

    “对不起,是我错了。”

    温柔的声音带着些自责落到端木青的耳朵里,却让她更加委屈。

    眼泪也流得更快了,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任他这么抱着自己。

    韩凌肆轻轻吻去她的眼泪,带着些自责:“是我冒昧了,原谅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我绝不强迫你。”

    “我发誓。”

    一只手轻轻地在她的背上轻抚着,一边小声地安慰着她。

    韩凌肆的心里其实是有些慌乱的。

    对于这个女子,他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些的。

    她性子倔强,绝不是软弱可欺之人,若是就此惹怒了她,以后可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又忍不住紧了紧怀抱,手上的抚摸也更轻柔了。

    “青儿,别生气,我真的是一时忍不住,绝对不是故意冒犯你。”

    在他这样的安抚下,端木青竟然当真慢慢的平复下情绪来。

    却并没有多少怨恨,只是还是不想要说话,就这样在他的怀里躺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困意袭来竟渐渐地睡着了。

    若是端木青跳出来思考这件事情的话,她就会发现,此时的她,完全不是平日里的样子。

    因为,她感到委屈了,而并不是生气与愤怒。

    韩凌肆说了好一会儿话,却得不到一丝回应,心里难免有些失落:“青儿,你真的这样生气吗?”

    一低头却发现,怀里的女子已经睡熟。

    不由失笑,同时心里由方才的失落立刻转为巨大的喜悦。

    经过了这件事情,还会在他的怀里安然入睡。

    青儿,你的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我?

    昏暗的顺天府大牢内,摇曳的灯光下,端木竣的闭着眼睛。

    但是他并没有入睡,而是靠在墙壁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虽然永定侯府的人都被关押了起来,就连下人也都没有漏过。

    可他们却并没有都关在一处。

    他,便是单独关着的。

    袁天冲虽然号称铁面,但那也是在审案方面,他并不是没有心肠的人。

    平日里,端木竣跟他的关系也还过得去,所以,此时他也不会刻意地去为难永定侯府的人。

    其他人虽然不像他一样单独关押,却也没有收到苛待。

    突然,一阵锁链声想起,端木竣睁开眼,就看到一个青年男子在狱卒开门后走了进来。

    待他走得近了,端木竣才看清他的样子。

    身上的衣裳称不上华美,却也不俗。

    气质十分不错,他一来到,端木竣就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温和。

    容貌虽然是顶尖,却也算得上是俊美。

    这个人,并不是一般人,这是端木竣看到他时候,心里下的论断。

    但是想也知道,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般人。

    “不知阁下是……”

    男子听到这话,却先行了个常礼:“侯爷。”

    眼见他目露不解,男子也不解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侯爷不知道在下是谁,也实属正常,只因为在下甚少在天京走动。”

    甚少在天京走动?!

    那他是谁?究竟是谁的人?

    难道是来暗杀自己的?

    但是这个念头一起,端木竣便自己否认掉了。

    不像!这个人的气质绝对不像是来杀自己的。

    “侯爷放心,今日我来绝无恶意,只是有几句话要跟侯爷说。”

    “什么话?”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端木竣自然还是会有几分戒心的,所以,语气中并不是十分客气。

    那男子也不气恼,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烦请侯爷附耳过来。”

    听到这个要求,端木竣的眉头皱了皱。

    略略一思索,还是将头凑了过去。

    那男子在端木竣耳边耳语了好一阵,才又回到原来的位置,脸上的笑意却是丝毫没减。

    然而,端木竣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却是脸色大变。

    “你……”

    ~~~~~~~~~~~~~~~~~~~~~~~~~~~~~~~~~~~~~~~~~~~~~~~~~~~~~~~~~~~~~~~~~~~~~~~~~~~~~~~

    小寒:抱歉了亲们,其实这章原本算是有肉汤的,但是又一波扫黄来了,所以小寒只得回头来改了,现在没有了,编辑说了,现在的尺度就只能牵个小手,似乎连吻都不太能写了,大家……脑补吧!

    而且说实话,小寒也确实不太会写床戏,写不出来的说,后面应该也不太可能会有,和本书原本就是比较纯爱的一种,也不太会有什么激情戏,大家多担待了,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