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众爱卿怎么看?”皇帝面上看不出情绪,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没想到皇帝却问出这么一句话,原本想要开口的人,却又略略地缩了缩。

    “陛下,依臣看,此事大有蹊跷,最大的疑点便是永定侯府靖将军乃是当年带兵灭掉远国之人,臣认为,无论如何,永定侯府也不会与远国勾结才是。”

    既然已经出了这个头了,文太傅定了定神,接着道。

    “是啊是啊!算起来可是大仇人呢!”

    “都说当年靖将军那一仗十分惨烈呢!”

    “如果我是永定侯,怎么样也不可能那么傻,去跟仇人勾结。”

    “……”

    下面群臣窃窃私语,时不时地便冒出一两句观点言论。

    皇帝冷冷一笑,看向文太傅:“文爱卿倒是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十分清楚。”

    那一晚上的事情,皇帝并没有对外宣城,只说永定侯府涉及谋害天子。

    文太傅一听,额头汗起,连忙下拜道:“回陛下,此事已经在大街小巷传遍了,臣也是从外面听说的。”

    “哦?”饶有兴趣地扫了一眼百官,“传遍了?!”

    “是!”

    “陛下,陛下,不好了!”守在乾清宫外的侍卫突然小跑进来。

    “何事如此慌慌张张的?”

    “永和宫糟了贼人了。”

    “什么?怡贵妃呢?”

    皇帝脸色大变,很显然他对怡贵妃的关心超过了其他所有。

    “娘娘……不是来见陛下了吗?”侍卫说到后面不自觉地声音就低了下去。

    因为很显然,他所认为的是错误的。

    “混账,”闻言皇帝大怒,“你们竟然让贼人进了皇宫不说,还让怡贵妃被人劫走了!朕养着你们这一帮废物有何用?!”

    那侍卫闻言哪里敢吭声,只在下面瑟瑟发抖着。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些去找人?!”

    原本肃穆的朝堂顿时乱作一团,谁都看得出来皇帝此番是动了大怒了。

    私闯皇宫可是大罪,同样皇宫被人私闯也是大事。

    事关皇帝和后妃的安危,所以一众朝臣并没有离开,而是跟着皇帝一起前往永和宫。

    禁卫军统领还守在永和宫前,看到皇帝和众位大臣一同过来,也是吓得瑟瑟发抖。

    “参见陛下!陛下万安。”

    整齐划一的呼声丝毫没能让皇帝的脸色好转:“怎么回事?怡贵妃呢?”

    那统领也不是傻子,皇帝这样问出来,自然知道端木竚并不是像德妃所说那般去见他了。

    这样大的罪名,一个小小的禁卫军统领是万万不敢自己擅自承担的。

    立刻便将今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了。

    “德妃?!”

    早在那统领阐述事情发生经过的时候,就有人去通知德妃了。

    是以,皇帝震怒之时,她正好匆匆忙忙赶来,虽然天还尚早,并无一丝热气,但是她的额头却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臣妾在!”

    看到匆匆忙忙赶过来的女子,皇帝沉声问道:“你为何跟他们说怡贵妃去了朕那里?”

    这话一说出来,德妃就不自禁地抖了下身子,头上的步摇跟着泠泠作响。

    皇帝又不是没有眼力劲儿的人,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又怎么会不怀疑,声音越发冰冷:“不许说谎,一五一十地给朕说清楚。”

    德妃神情越发紧张,手里的帕子都被揉成了一团。

    “回……陛……陛下,臣妾……臣妾……”

    站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德妃却是“臣妾”了好久,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你到底是有什么意图?”

    若说之前皇帝还只是心里不悦的话,此刻可就是真的发怒了。

    德妃吓得腿一软,瘫软在地:“臣妾对陛下之心,日月可昭,绝对没有半分不轨!”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德妃微微抬起头,扫了一圈在场的人,目露怯意,似乎十分惧怕。

    “事关怡贵妃的安危,你有什么好顾虑?若是怡贵妃有什么三长两短,朕让你给她陪葬!”

    这话说得德妃心里一颤,“咔”地一声细微的响声。

    那是指甲扣紧地面,断裂的声音。

    这就是她在皇帝心里的地位,多少年的岁月,换来的,不过如此!

    同时被震惊到的还有在朝臣中间站立的赵御鸿。

    就算一直都知道最是无情帝王家,对于皇帝如此轻率地决定自己母亲的言语,还是感觉到一阵锥心的痛。

    “臣妾,不让禁卫军进去是因为……”

    说了一半,德妃还是顿了顿,抬头触及皇帝冰冷的眸子,终于咬牙说了出来:“因为臣妾接到密报,怡贵妃……与人苟且!”

    最后四个字,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可见她说出来之艰难。

    皇帝呆愣当场,完全没有想到德妃嘴里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群臣也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敢妄动。

    他们此刻站在这里是因为带着忧心皇帝安慰的名头。

    但是此时,这件事情已经触及到了皇帝的颜面,他们此番站在这里,似乎……似乎总有些不妥当。

    德妃心中正忐忑着,突然领子被人一把揪起,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一抬眼眸就看到皇帝那一张被放大了的愤怒的脸:“你说什么?”

    “臣妾……臣妾说得是实话!”

    这一刻,德妃感觉自己真真切切地从这个男人眼里看到了杀机。

    这样的认知,让她心底里感到一片荒凉。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手段,不然朕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揪着自己衣领的手骤然间放开,德妃猛然间就扑倒在地。

    手肘处传来的痛感,让她几乎流下泪来。

    “母妃!”

    赵御鸿此时也顾不得这个时候他是不是适合出现,飞快地抢到德妃面前。

    小心翼翼地扶起她:“你怎么样?”

    就这四个字,让德妃的心立刻复苏过来,终究眼前的人才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我没事。”

    “来人呐!”皇帝不再看德妃,也没有看赵御鸿,对他这样不顾礼数地冲过来什么表示也没有。

    “将整个永和宫给我仔细搜查一遍,一处都不能放过!”

    正在那边担心会被怪罪的禁卫军统领一听,立刻领命,带着人小跑着进去了。

    “你最好不要动什么心思,否则的话,朕会让你悔断肠!”

    皇帝说完这句话,德妃才反应过来是对自己说的,但是抬起头来的时候,那个男人的视线却全部落向了永和宫的大门。

    就在众人的忐忑不安中,禁卫军统领终于满头大汗跑了出来,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回陛下,发现几封不明书信和一些物件。”

    说起来这个禁卫军统领也真是个人才,他所谓的那些书信即使被他说成不明,此时也是十分明了的了。

    因为他是用一个精致的托盘托过来的,而那上面分明的书信却是明明白白的红笺。

    红笺是爱侣间专门写情信的,来自于几十年前的青楼女子。

    那女子文采不错,同时也是个妙人,不喜欢和别人一般用云宣,于是用凤仙花汁,专门制了这种纸,用来和爱郎互诉衷肠。

    但同时也因为这个女子的身份,她的那些爱郎自然不是什么单身贵族。

    所以就算这云笺精美无比,但是总带上了些偷偷摸摸的味道。

    此时,在场的人谁不知道这东西,一眼便看得分明。

    而且那托盘上另外的几件东西都是些华贵的首饰。

    只是那些首饰华贵虽然华贵,却绝对不是出自司珍局之手。

    所以,事情十分明了了,德妃所言确实是又其事,端木竚行为不检!

    “你是从哪里得知消息的?今天早上又怎么会突然间来永和宫?”

    皇帝没有开口,德妃犹自不敢起身,依然跪在地上回答他的话。

    “回陛下,此事说来蹊跷,臣妾今早起床便发现床头钉了一张纸条,吓了一跳,其上面的内容便是贵妃娘娘的事情。

    此事干系重大,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臣妾不敢声张,所以便自作主张前来永和宫。

    哪里知道就发现了那些黑衣人。”

    “纸条在哪里?”

    德妃急急从衣袖里拿出一张叠得十分整齐的白纸:“臣妾就知道此事必定是要通禀陛下的,所以,一直都带在身上。”

    皇帝展开来看了一会儿,确定这上面的字迹自己从未见过之后,便将它放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好好盘查整座皇宫,给朕查出来,怡贵妃的下落。”

    “陛下,出大事了。”

    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完,在乾清殿任职的小太监却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皇帝只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今日的事情似乎一桩接着一桩。

    有一种要出大事的感觉。

    “说!”

    那太监立刻跪倒在地:“回陛下,顺天府袁大人方才急命人进宫,将几名太医全部宣走了,说是大牢里永定侯府的人出了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