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几乎是下意识的,端木竚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若不是那一次赵御行发动宫变,你表现的太伶俐了些,我真的不会轻易怀疑到你,毕竟,你是我的姑姑。”

    “你……”

    “虽然我与你接触不多,但是你是从永定侯府里出去的,祖母从前也经常会提到你。

    你却是长得漂亮,温婉贤淑,但是,却绝对不是勇敢的人。

    而那一次,你却突然冲出去替陛下挡了一刀。”

    张了张嘴,端木竚想要说什么,却被端木青打断了。

    “不要说是你和陛下之间的情分,帝王家,哪里有什么情分,若真是如此,你怎么可能在后宫活到现在。

    一个人做出反常的事情,一定是有什么非寻常的原因。

    我一直都没有找到,你没有儿子,和其他皇子之间也并没有明显的偏帮。

    除了皇位,那至高无上的权利,实在是找不到其他可以支撑你做出这件事情的理由。”

    “那你为什么怀疑?!”

    “因为木槿花!”

    “木槿花?”

    唇边勾起一丝极其冰冷的笑意:“都怪我粗心大意,从前明明就发现了,但是却没有往这上面想。

    永和宫和秦姨娘的小院子里一样,都种着长得极好的木槿花。

    而它,却是远国的国花。”

    “那又如何?秦姨娘喜欢这花,然后教给本宫种植此物,有什么好稀奇?难不成,天下所有喜欢木槿花的都是远国人不成?”

    “光看这一点当然不成,但是若是有许多的证据加在一起,可就不是这个效果了。

    之前你不慎落胎,你恨极了我,但是在天牢里我与你说了那一番话之后,你却能够放过我,说明你骨子里还是重视永定侯府这个家的。

    可是这一次,你却亲手将家人往火坑里推了。

    让我不得不怀疑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你。”

    说着,端木青眼里精光陡盛,直勾勾地盯着她,让端木竚心里一阵发毛。

    “其实我一直都有在暗中观察你,可是你一切正常,基本上没有跟别的人接触,但是除了一个人。

    那就是秦姨娘!

    然后我就回想起那日的事情,那一次你流产,我一直在思考,凶手到底是李静紫还是韩语嫣。

    可是无论她们当中的哪一个,都少了一些契机,基本上不可能。

    陛下最后判定是淑妃,也只是因为后来发现的她与文太医之间的关系罢了。

    究其根本,其实完全没有正面证明,她就是害你小产的真凶。

    后来我再反思,才发现我完全忽略了一个人。”

    听到这里,端木竚双眼陡然间睁得老大,眼睛里带了一丝惊恐,她几乎猜到了端木青接下来要说的话,但是这个猜想却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那就是秦姨娘,因为她是你的生母,所以,我们完全都没有想过会是她。

    而且她当时的身份其实只是一个下人,相对于李静紫、淑妃和韩语嫣来说,几乎都会让人忘记。

    可是按照当时的情况,除了我,最有可能下毒的人就是她!”

    “你胡说!”端木竚陡然间从椅子上站起来直勾勾地盯着端木青的脸,“娘怎么可能会害我。”

    端木青看着她眼里的愤怒,却丝毫没有害怕,而是嘲讽道:“其实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我根本就没有害你小产的动机,但是她有!

    她知道我是永定侯府的大小姐,更知道祖母和父亲都十分疼我,在你和我之间,对于祖母和父亲来说,我肯定比你重要。

    她就是要你恨我,进而恨上维护我的整个永定侯府。”

    “你胡说!”这一次,端木竚简直有些歇斯底里。

    但是这只是证明了,她心底的恐惧,同时也说明了,她已然开始相信。

    “果然,你流产了,你恨死了我,甚至想要将我毒死在牢里。

    可是我没有死,我跟你说了那一番话之后,你开始动摇了,只是虽然你不再完全的相信是我害你小产,却也不会再相信我。

    只要靠这一点,那就足够了。”

    “接着你就发现,朝堂上风云莫测,几个皇子之间勾心斗角,皇位的诱惑让整个西岐都跟着变动。

    这个时候,你其实是害怕的,因为谁都有可能在这风起云涌的局势下尸骨无存。

    秦姨娘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鼓动你,让你去努力争宠,为了自己的地位,只要你获得了帝王心,无论是哪一个皇子,都不会忽视了你。

    五皇子的叛乱,刚好给了你这么一个契机,云千入宫,发现陛下其实根本就没有病,而是服了药,他就是要看到底谁,最先按捺不住。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毫不惹人注目地做了一场让陛下感动的戏,奠定了你在陛下心里的地位。”

    说到这里,端木竚似乎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只是脸上充满了错愕。

    只因为端木青说得一点儿没错。

    “正是因为此,让你相信了秦姨娘,本来就血浓于水的亲骨肉,更何况她如此为你打算。

    在你完全的依赖了她之后,她再告诉你,你们其实是远国皇室的后裔,她是远国的公主,而你是她的女儿,本应当时郡主。”

    “你……你……你……怎……”

    “我怎么知道?”端木青轻轻一笑,看着她由原来的愤怒到错愕再到现在惊恐的脸,心下发冷。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秘密,能不能清楚地知道,只是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挖掘出来。”

    “而且,她还告诉你你的父亲并不是祖父,她只是为了潜伏而嫁给了祖父,所有的潜伏,只是为了一朝报仇。

    然后再给你讲解了一番远国从前的繁荣,后来那场战争的残酷,让你更加的恨上了永定侯府。

    就在这个时候,她告诉你,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怀上皇嗣,用以傍身。

    皇帝年纪已经大了,若是这个时候,你有孕,皇帝老来得子,自然会更加的宠爱你,你的地位也就真的牢不可破了。”

    听到端木青的话,端木竚的手不自觉地抓进了自己的裙摆。

    “所以!”看向别处的视线突然间劳劳锁定端木竚的眼睛,将她吓了一跳,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你借种怀孕!”

    惊恐,在这一刻释放到了极点,若说方才端木竚还带着些侥幸的话,此刻她就是感觉自己完全被端木青捏在了手里。

    “好奇我怎么会知道?”

    端木青的问话,她根本就无法回答,因为,她的指尖此时都在颤抖,嘴唇早就哆嗦着动不了。

    “问问你的好娘亲吧!她可是什么都记录了下来,你的秘密,在她眼里只是实施她计划的一步棋而已。

    她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她要的只是复仇,复她心里那一腔埋藏了二十年的仇恨。

    不要觉得不可能,她恨,恨姓端木的每一个人,每一个身上流着端木家相同血液的人。

    包括——你!”

    “我……我不是!”

    被她如此一说,端木竚好容易聚集起一点儿力气,反驳道。

    “你是!”端木青嘲讽道,“你当然是!要知道,当娘遇到祖父的时候,秦姨娘还只是一个弱女子,在祖父面前,她不敢暴露。

    而且,她是坚定了决心要报仇的,在那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冒险?

    所以,你就是我的姑姑,亲姑姑!

    所以,她同样恨你,只要是我们永定侯府死完了,下一个死的人,就会是你。

    祖父死了,幽哥儿死了,三叔死了,祖母也死了,就连父亲也被下了药,若不是我发现得早,只怕也没多久好活了。

    她要的,就是永定侯家破人亡!”

    这些都是后来发现的,发现这些事情的真相时,端木青心里的痛,不比此时端木竚所感觉到的少。

    因为她明明有几次发现了端倪,但是却没有顺着往下查,才会让家里发生那么多的悲剧。

    更何况,她明明有前世的记忆在,明明知道端木竚的反叛,却不知道去查她的生母。

    这让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帮凶。

    但是此时,她不可以露出情绪来,她要做的,是让端木竚的心里防线崩溃。

    攻身为下,攻心为上。

    只有让端木竚出来指证,才能让这一切变成铁证。

    “你应该想得到,若你真的那么重要,她会亲手害你小产吗?

    人生苦短,并非文太医发现的,而是云千研究的,文太医师从云千,其实是她安排在宫里的一颗棋子。

    而淑妃,只是心智不够坚定,被他钓上了而已。”

    说到这里,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差不多了,端木青没有继续,而是保持着沉默。

    然而这时候的沉默,却有一种吞噬人心的力量。

    静谧,似乎在一点点的吸收着这里的空气,让人的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

    “我不相信,都是你在胡说!”

    好半天,端木竚方才开口,只是这看似强硬和坚定的一句话,却是强弩之末,不堪一击。

    话音才落,一沓材料从端木青的手里落下:“那你自己看吧!”

    秦姨娘对外称她不识字,更遑论写字了。

    但是作为她的亲生女儿,端木竚却是清清楚楚,她不但认字,而且还写得一手漂亮的楷书。

    而此时端木青扔给她的这一沓东西,分明就是出自于她的手。

    都是她和那些远国人的通信,里面清清楚楚地记载了她的复仇计划,和计划进展。

    她,和她的孩子,都只是计划的一部分。

    这一刻,薄薄的纸张变得如千斤般沉重,让端木竚再也承受不起。

    随着纸张的散落,端木竚也如同失去了全身力气一般,瘫软在地。

    “怎么?还不相信?”

    “若是你还不信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