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其实,端木青说的话,有的是真,有的是她猜测出来的。

    比如,端木竚的身孕,只因为她怀孕的时机实在是太巧了。

    所以,她只是这么一说罢了,谁知道竟然是真的。

    秦姨娘的书信里也并没有记载这一桩事情,可是只要看到有一些跟端木青所说的相同,端木竚就会全然的相信。

    此番目的便也达到了。

    “我可以将楚楚带上来。她,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当然知道。

    娘亲一个重要的手下,原来他们连楚楚也查到了。

    只是现在,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关系?

    种种证据都在此,答案就在眼前,还需要多问吗?

    “姑姑,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是一家人,身上流的是相同的血液,无论怎么样,我们是不会害你的。”

    “端木……”喃喃着这两个字,端木竚眼睛里流下泪来。

    其实,年少的时候,她还是很快乐的。

    永定侯府里,没有女儿,她是唯一的一个。

    兄长们都待她极好,就是老夫人,也十分喜欢她。

    她的所有都是请师父教导的,并不比天京里任何一个名门淑女差。

    后来入宫,虽然日子艰难,但是有娘家的支撑,却也不会真的堕入险境。

    她的人生之前一直都在不一样的平凡中,侯府小姐,皇宫后妃。

    似乎不平凡,其实却很平安。

    直到那一次小产,开始渐渐改变,她的思想变了,生活也就开始慢慢地变了。

    “你大概还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端木青蹲下身子,将她扶起来,“这里,是秦姨娘和那些远国人的秘密大本营。”

    “寻常人根本就进不来,所进来的人,都是她的人。”

    这个端木竚完全不知道,愣愣地看着她。

    端木青牵着她的手,往中堂后面走去,才发现竟然有一个黑洞洞的入口。

    穿过长长的地下甬道,出来却是一个极大的院子。

    而此时,院子里有许多的人,那些人都被点住了穴道。

    什么样的人都有,还有些浑身赤裸的人。

    “秦姨娘确实是远国的公主,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手里拥有远国皇室留下来的财产。

    这些财产足够供她买通这里的人,即使钱不行,她还有逍遥散。

    这里才是她的核心力量,可是,很显然,她并没有告诉你。”

    “呵呵……”端木竚突然笑了两声,和着眼泪,笑出声来。

    原来,自己只是亲生母亲手里的一颗棋子而已,而且是一步注定会沦为弃子的棋子。

    她,真的好恨!

    既然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让自己活着,又何必将自己生下来?!

    为什么?

    她只看到过为自己儿女奋不顾身的母亲,为什么到了她的身上,却遇到这样的娘?

    皇帝看着手上韩凌肆送过来的证据,脸色像是暴风雨前的天空。

    乌云密布。

    但是端木竚无知无觉,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怡贵妃,这些可是真的?”

    然而,面对皇帝的问话,她却是充耳不闻,依旧静静地站着。

    “将那姓秦的女人带上来!”

    “陛下,秦氏似乎中了毒。”

    虽然皇帝如此盛怒,但是袁天冲还是尽责地说了这么一句。

    “中毒?”这完全出乎端木青的意料,吃惊地看着袁天冲。

    “回郡君,是的,狱卒不查,让人下毒在吃食中,导致永定侯府众人中毒!”

    “爹!”

    端木青一听,想都不想便往外跑,却被韩凌肆抓住了:“敢问袁大人,永定侯府的人现在……”

    “就在后院里。”

    端木青心急如焚,韩凌肆却还记得去看皇帝。

    眼见他挥手同意,才放开手让她去。

    “将人带上来就是了。”皇帝这话说的似乎有些不合情理。

    但是人被带上来的时候,众人才发现,秦姨娘丝毫没有中毒的样子。

    顿时大家都反应过来,按照韩凌肆的证据表明,这幕后黑手就是她。

    那么跟永定侯府有如此深仇大恨的她,在下毒的时候,又怎么会让自己跟这中毒呢?

    “臣妾参见陛下,陛下……”

    “你可知罪?!”不待她说完话,皇帝就将东西扔到了她的脸上。

    而端木竚此时却像是清醒了一般,飞快地走到秦姨娘面前:“你在骗我。”

    “娘娘!”

    方才一进来,就看到端木竚的神色不对,似乎不是求了皇帝来放自己出去的。

    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现在面对皇帝突然的发难,和端木竚这样一句话,秦姨娘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你一开始就是利用我对付永定侯府对不对?!”

    “娘娘你在说什么?”

    “我那次小产,是你下的毒吧?然后再嫁祸到青儿身上!

    我是姓端木的吧?是父亲的女儿吧?你骗我是为了让我死心塌地的为你所用对不对?

    从我出生开始,你就在想着利用我对付永定侯府对不对?

    我从存在开始就只是你的一颗棋子对吧?”

    这么多的问题,一股脑儿砸向秦姨娘,让她一时间完全懵了,思维根本转不过来。

    但是她清楚地意识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败露了,她的计划全部都败露了。

    “娘娘,这些话你是听谁胡说八道的?

    陛下面前,不得胡说啊!”

    “你还要编?!你真的是我娘吗?我真的是你生的吗?”端木竚陡然间歇斯底里,“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会跟你一样,这样狠毒地对待自己女儿的人吗?”

    “娘娘,你冷静!清醒下!”

    秦姨娘心里慌乱极了,不应该是这样的。

    陡然间,她看到了站在那边如同看戏一般的韩凌肆,顿时间就明白了。

    可是,她明明安排了那么多人在永和宫,怎么会让他那么轻易地就让他策反了端木竚?

    “冷静?!清醒?!我没有一刻比现在清醒。”

    端木竚目露恨色:“秦照影,你会下地狱的!”

    端木竚的这一番反应,无比明确地反映了那一份证据的真实性。

    皇帝怒意大盛:“秦氏,你好大的胆子,朕要剐了你。”

    皇帝此言一出,立刻就让秦氏明白了,此时万劫不复。

    也不知道从哪里陡然间生出了一股力气,伸手便掐住了面前端木竚的脖子。

    “让我走!”

    三个字,冰冷,无情,同时也十分果断。

    说这句话的她,与平日里她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那个妇人相差太多,似乎换了一个人。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她会有此番动作,毕竟,面前站着的那个人是她的女儿。

    皇帝心里怒极,却冷笑道:“你觉得朕还会在乎这个女人?”

    回答他的却不是秦氏的声音,而是端木竚凄厉的笑声。

    这笑声带着满腔的愤怒与怨恨,似乎有一种冲破云霄的力量。

    让人忍不住身上有些生寒。

    “你要杀我?!”

    直勾勾地盯着这个生了自己的女人,端木竚满眼冰冷的嘲意,却不知道是在嘲笑秦氏,还是她自己。

    被她这样看着,秦氏有一瞬间的不自在,但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

    “你本来就不应该来到这世上。”

    看着这个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人,秦氏的眼里没有半分温情。

    残酷地说出这句话,完全不在乎眼前人的心会有多寒。

    “报仇,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神色渐趋平静,端木竚静静地看着秦氏,带着死心的绝望。

    “你不懂!”恨恨地瞪了她一眼,秦氏的目光不知道落向了哪里,声音却十分坚定,“我必须报仇,不计任何代价。”

    “可是你现在报不了了。”声音轻轻柔柔的,端木竚似乎恢复了以往的温雅,这句话好像只是一句寻常的问候。

    “都是因为你!”秦氏却愤怒起来,“没用的东西!”

    说这话,手上也立刻用上了劲儿。

    “我已经说了,让我走!”

    这句话是像皇帝说的。

    “朕说了,这绝不可能。”

    秦氏冷冷一笑:“我手里可不是一条人命。”

    皇帝顿时皱起了眉头,今天早上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端木竚的肚子里到底是不是他的血脉,还未可知。

    “你是说我肚子里的野种吗?”

    轻轻柔柔的一句话,将秦姨娘打入冰窖:“你在说什么?!”

    她不相信,不相信端木竚连这时她最后保命的王牌都不要了。

    “不是娘亲你安排的吗?你说我这个时候必须要怀上孩子啊!”

    “你疯了?!”秦姨娘抬起另一只手,狠狠地就是一个耳光。

    若是没有这个所谓的龙种,她怎么可能逃得了?

    然而,对于这个巴掌,端木竚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反而轻轻点了点头:“被你逼疯的。”

    “你们,都得死!”

    此时,站在府衙大堂里的,可不是只有寥寥数人。

    皇帝,丢不起这个人!

    秦姨娘心里恨极,一时间却想不到脱身的办法,所有的怨恨就只能发泄在端木竚身上。

    或者说,她的脖子上。

    端木竚觉得脖子上的那只手不是捏在喉咙上,而是心里。

    一点一点,将她的心,碾成齑粉。

    寒光一闪,秦姨娘的手蓦然间松开,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