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来到墨园的时候,端木苍已经等在了偏厅里。

    离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他们两个到现在依旧不怎么说话。

    所以,看到他们过来,端木苍只是对端木赫点了点头,而对于端木青,则是选择视而不见。

    端木赫朝她眨了眨眼睛,安慰的意思十分明显。

    但是很显然,她对这个并不在意。

    并不是端木苍对她有心结在,她同样也是如此。

    采薇还是不能说话,文雅轩那里已经成了花园。

    这一件事情,她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你们都来啦!”端木竣走了进来,指着下首的位置,“都坐吧!”

    “爹,今天将我们找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端木青首先问道。

    挥手让所有无关的人退了下去,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四个人的时候,端木竣才点了点头。

    “如今朝堂上的情势,你们怎么看?”

    想不到他是问这个,兄妹三人都有些吃惊。

    还是端木苍首先开口道:“如今朝臣都在猜测陛下的心思,四皇子虽然一来就得到了陛下的看重,而且手里握有了景南的兵权,但是,论实力,跟三王爷九皇子还是差了许多。”

    端木竣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若是论其实力来,四皇子确实还不够。”

    “可是,陛下如果真想让四皇子继位的话,必定还会有所偏帮。”端木赫沉吟了一下开口道。

    “嗯,那你们有什么打算?”

    兄弟两个都愣了愣,想不到端木竣会开口问这个问题。

    若非此时只有他们四个人在场,这件事情传扬出去,又是一场是非,毕竟皇帝还健在。

    “这里都是家里人,你们有什么话,大可说出来。”

    “依孩儿所见,实际上最有可能的人,其实是三王爷。”

    “哦?怎么说?”

    “这些年来,三王爷始终都处在让人容易忽视的位置上,很少看到他出面。

    但是在五王爷和二王爷先后倒下他安然无恙,而且从最近早朝情况看来,支持他的人不在少数。

    可见他心机之深,而且渝州是先前贤妃的娘家,五王爷宫变时,实力透露出一二,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表面上看来,他实力或许不如九皇子,但是其暗处的实力又有几何,实在是不好妄估计。”

    “飞远,你看呢?”

    端木苍说的话的时候,端木赫也一直都在仔细听着,只是并没有露出什么表情,看不出他的想法。

    “若是陛下此时下旨,封四皇子为太子的话,不管三王爷也好,九皇子也好,都失去了立场。”

    “封太子?”端木苍沉吟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青儿,你看呢?”

    端木青从一开始就沉默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原本只是一个女子,而且是端木家嫁出去的女儿,这样的场合似乎她并不应该出现。

    但是端木竣既然将她叫过来,显然是很在乎她的意见的。

    “这个时候陛下不会下旨封四皇子为太子。”

    “为什么不会?”端木赫有些好奇端木青的肯定。

    “因为太过于冒险,就如刚才分析的,四皇子虽然突然鹊起,可是实力相对来说与其他两位相差太多。

    若是陛下此刻封太子,那两位心里定然不甘心,睡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所以很有可能他们会联合起来,攻击四皇子。

    这样的结果,定然是陛下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端木青的话,让端木赫和端木苍都暗暗思索了一番,结果却是同时点头。

    “不错,我猜想陛下也不会冒这个险。”端木竣开口,肯定了端木青的猜测。

    只是还有一个可能,端木青在心里没有说出来,那是处于对赵御风的了解,她所能够猜测的。

    赵御风是一个能忍也能狠的人,从前世他对异己之党的做法就知道了。

    赵御行,赵御玄,赵御鸿全部都败在了他的手上,而且下场都是十分凄惨的,根本就没有翻身的可能。

    那时候赵御恒并没有出现,但是他到赵御风登基都没有出现的话,也就意味着,没有出现的机会了。

    这样的人,绝对不会任人宰割。

    此时他必然处在一个艰难的抉择里。

    赵御恒回国,很显然,皇帝对他另眼相看,甚至于,几乎快要表明他就是皇帝心里的储君。

    面对这样的压力,和手中尚可一博的实力,他只怕不会将主动权交给别人。

    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会选择十分激进的方式。

    但是这些话,她尚且不敢对端木竣说,毕竟,也仅仅是她的猜测而已。

    “那,依苍儿的意思是……”

    “我们家虽然算不上是大权在握,可是也一直都是众位皇子想要拉拢的对象。

    若是我们此时向三王爷示好,他的实力大大增强,就有了放手一搏的资本,要成大事,并不难。”

    这话说到了点子上,想必这也就是端木竣召开这个家庭会议的原因所在了。

    “同样,若是我们投靠九皇子,那么九皇子同样可以成功,只是九皇子心性不及三王爷。”

    听完端木苍的话,端木竣沉吟了一下,才问:“那么苍儿是认为我们应该站到三王背后?”

    父亲说出这样的结论,端木苍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神色来,毕竟这可是开国立朝的从龙之功。

    男儿的志向,没有比这更为远大的了。

    “飞远不说话,可是也赞同你大哥的观点?”

    话已经问到了端木赫头上,他才抬起头显得有些为难:“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此时不是我们有没有想过的问题,而是我们必须选择!”

    端木苍听到弟弟的话,一阵心急。

    端木竣点头道:“不错,如今情势紧张,我们家可算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了。”

    “那么爹爹,你可同意我的看法?”端木苍的神色愈发激动了,眼睛里都是兴奋的光芒。

    “不行!”说话的人却不是端木竣,而是端木青。

    只见她脸上十分的冷静,与端木苍截然相反,言语间十分坚决。

    看到她反对自己的意见,端木苍顿时脸色就不好了,语气也跟着生硬起来:“为什么?”

    端木青没有看他,也没有回答,而是垂着眼睑,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经过前世的事情,她是不可能会同意自己家成为赵御风的一大助力的。

    而且,她清楚的记得,他前世对自己的狠毒。

    仇,尚且未报,怎么可能会反过来帮他?

    单论报仇,其实最好的方式是反过来,站到赵御鸿的一边,那么胜算会大得多。

    可是,她不想。

    最重要的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父亲心中所想。

    从来都只是希望做一个纯臣,而并不想去挣那从龙之功。

    更何况,她将赵御鸿当做朋友,事情若是成功倒还好。

    若是败了,大家一起身败名裂。

    不,她不能拿她的亲戚朋友去赌。

    “青儿,你是怎么看的?”

    坚定了心里的想法,端木青抬起头,眼睛里也是清明一片。

    “爹爹,秦氏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秦氏毕竟是从前永定侯府的人,所以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在整个护国公府,所有人都避讳莫深,竟从无人谈及。

    此番端木青说出来,而且在这个看上去好不着边际的事情上提出,让其他人都有些拿不准她的意思。

    “青儿你想说什么?”端木赫先问道。

    “我想爹爹应该能够看得明白,这件事情虽不至于说从头到尾都是陛下所下的一盘棋。

    但是很显然,我们都成了陛下的棋子,包括岩哥哥。

    实际上,如我们跟岩哥哥的关系大概都不能保证会猜到他会私自带兵来京。”

    “翰墨是私自带兵来的?”端木苍显然对此一无所知,听到端木青的话不由惊到。

    端木赫和端木竣都没有说话,一个是早就知道实情,一个是能够理解。

    “但是陛下却精准的利用了这一点,安排四皇子上位,”端木青没有理会端木苍,继续认真地对端木竣道,“一个对六品游击将军都能精准利用的人,会对三王爷九皇子他们的动作完全忽视吗?”

    这话让端木赫和端木苍都陷入了深思,只是端木竣却是面带微笑,似乎对她的话很是赞同。

    “所以……青儿的意思是……”

    “秦氏一案陛下一方面让四皇子成功的出现在朝堂之上,而且具备了一定的筹码,但同时,却也是给了我们一个警告。

    所以,我们要做的,应该是交出兵权。”

    “交出兵权?!”很显然端木苍对此并不认同。

    “没错,交出兵权,交给陛下。”端木青似乎没有看出端木苍的不满,淡淡道。

    “可是,如此突然的交出兵权,似乎……”

    从端木竣的表情来看,其实他早就是这样的打算,只是如何交出去,才是他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我们有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