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天还未亮,端木青莫名的醒了过来,身边却没有了韩凌肆的影子。

    床头的灯已经被吹灭了,从窗户里透出一丝丝十分昏暗的天光。

    此时已经快五月了,天亮得早。

    所以,此时时辰应该还很早才对,韩凌肆去了哪里?

    起身往外走,就看到他穿着一身中衣站在院子里,有两道影子飞快地消失了。

    “你怎么起来了?”

    韩凌肆看到她过来,脸上也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径自走过来握住她的手:“早上凉,也不多穿件衣裳。”

    “出什么事了?”那两个人离开得十分匆忙。

    平日里若是事情不十分紧急时,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韩凌肆的人根本就不会贸贸然出现的。

    更遑论是睡觉的时候。

    而且,就算是他神色收敛得快,但是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她还是看到了那一丝忧虑。

    韩凌肆抬起眼,对上她的脸,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她。

    端木青并没有催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

    “唉!”伸手将人拥入怀里,韩凌肆将她抱住,“赵御风要造反了。”

    猛然间推开他,端木青瞪大了眼睛:“什么?!”

    凤眸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瞬间恢复正常,看不出任何端倪。

    只是心里却有些愠怒。

    赵御风!

    究竟是为什么,你就是放不下这个男子?无论是什么时候,遇到这个男子的事情,你就变得特别不一样?

    你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这些问题,韩凌肆终究还是没有问出来。

    对于端木青,他有一种莫名的情绪,不敢深究她的内心。

    “我的人来说,就在刚刚,许多大臣都接到了不同的信件。”

    “什么信件?”

    “让他们不敢上朝的信件。”

    端木青心下略微一思索便知道了。

    这是赵御风老早就已经埋下了的种子。

    很多年前,他就培养了大批的能人,专门调查天京的各个朝臣的秘密。

    而这些秘密基本上都是见不得光的,可以让他将其收为己用。

    这些事情,端木青仅仅是知道而已,并不完全了解。

    只有几个她是清楚的,而且那几个大臣都被她通过练霞居和听风楼的手,给秘密搞定了。

    但是,其他人,她都不知道。

    很显然,赵御风此时就是利用这一点,将这些大臣都困在了家里。

    虽然这些在朝为官之人互相之前都有牵连,但是这些秘密都关系到身家性命,那是绝对不会轻易透露的。

    而此时突然接到这样的信件,首先想到的自然是自保,完全没有想到过其他人也会同自己一样。

    这样互不通气的朝臣们就被分开来禁锢在了自己的府里。

    朝堂上所剩之人自然都是赵御风的人了。

    “四皇子和九皇子呢?”

    其他大臣都可以说得过去,但是赵御鸿和赵御恒,应该不至于此。

    否则,赵御风早就可以扳倒赵御鸿了。

    而赵御恒才刚回国没有多久,也是万万不可能会有什么把柄之类的。

    再退一步说,这样的事情韩凌肆都会发现,他们时时刻刻提防着对方的人,又怎么会完全没有留意到赵御风的动作呢?

    “赵御鸿昨天就秘密将德妃带出了宫,已经离开京城了。”

    这个消息无疑又是一剂猛药!

    赵御鸿走了?!

    他怎么一点儿都没有向自己透露?

    “不然赵御风怎么会选在今天下手?而且还如此精准的就拿住了陛下的七寸。”看得出她的讶异,韩凌肆道。

    “可是,还有四皇子。”

    对于这一点,韩凌肆却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

    他顿了顿,看了端木青两眼,似乎在思考什么,又好像是在犹豫什么。

    端木青却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这是在考量,到底要不要跟她说,这是涉及到这个男人自身实力的事情。

    “从他回国到现在,我的人都渗透不到他的身边。”

    韩凌肆的能力究竟有几何,端木青不清楚,但是她清楚的知道,他,绝对不弱。

    “我渗透不进去,也就说明了赵御风也是查不到的。”

    这样一来,端木青就更加好奇这个赵御恒的去向了。

    既然他没有被赵御风控制,那么就应该出现在朝廷上才对,为什么此时却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没有吃准四皇子,赵御风怎么敢如此动作?”喃喃自语,端木青忍不住问自己。

    但是近在咫尺的韩凌肆却是将她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他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是此时他再不动的话,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那现在……”

    看她的样子似乎很是担心,韩凌肆压下心中的不快:“此事与我们干系都不大,只能静观其变了。”

    干系不大?不!

    不能让赵御风赢,绝对不行!

    “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韩凌肆心里一震,端木青似乎从来都没有请求过他的帮助,每一次,都是他自己去替她做的。

    “我未曾有求于你,”看到他的犹豫,端木青生恐他不愿惹上此事,连忙道,“这是第一次。”

    “何事?”

    “一定找到赵御恒!”

    “你找他做什么?”

    端木青没有回答,她无法告诉韩凌肆她对赵御风的恨,也就无法说明白想要找到赵御恒的目的。

    “不方便说吗?”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不想要告诉自己。

    韩凌肆终究还是点头道:“好!”

    “谢谢。”

    放开她的手,韩凌肆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走出了留青筑。

    “莫失!”

    一道黑影立刻停在了自己面前。

    想了想,端木青还是谨慎道:“你小心些,去趟皇宫。”

    看着莫失的身影闪过,韩凌肆面上犹如笼了一层寒霜。

    “给本王盯着她,本王要赵御风失败!”

    暗影看着面前的主子,心里有话也不敢说,只答应了一声,便飞快地闪身不见了。

    背后有脚步声传来,如此轻盈,不用转身也知道是谁。

    “你来做什么?”

    “王爷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

    韩雅芝的声音虽然轻柔,但是却听得出里面夹杂的明显的怒意。

    “本王清楚得很。”

    “西岐这一摊浑水根本就容不下我们插手,上一次的事情西岐皇帝已经暗中对付过你一次了。

    赵御风和赵御恒也对我们起了戒心,这里,根本就不能在留了。”

    “本王自有分寸!”

    听到这话,韩雅芝气不打一处来,飞快地走到他面前:“你现在当真还有分寸吗?”

    “行了!”看着她面色不虞,韩凌肆心情也十分不好,冷冷道,“你管得有些多了。”

    一句话让韩雅芝方才的怒意哽在了喉间,闷的她感觉呼吸都不顺畅起来。

    好半晌,才咬紧了下唇,没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你去吧!不必担心,本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方才那句话确实是有些过了,韩雅芝不同于别人,他,不能如此与她说话,是以,语气也和缓了下来。

    没有再说什么,轻轻转身,没有运起轻功,韩雅芝一步一步离开韩府。

    注定今天是个不平常的日子,天还未亮,就有人急匆匆而来。

    让端木青想不到的,来的人竟然是罗琪瑕。

    “琪瑕!你不是……”

    看着面前的女子,端木青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喉咙已经无法发声了。

    此时的罗琪瑕不同于初见时的明朗少女,也有别于后来看到的华贵二王妃。

    她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长裙,没有什么佩饰,头上也只是两根素银簪子,一个普通妇人打扮。

    若这个时候,她站在街上人群中,端木青真的无法保证自己可以一眼认出她来。

    经过上次的事情,皇后被关入冷宫,赵御行被流放,而罗琪瑕作为二王妃,自然是要随行的。

    犹记得,当时因为万寿节将近,而赵御行作为皇子,有大臣上疏,恳请将他的流刑改到万寿节后。

    万寿节有因为皇帝遇刺的事情而耽搁了下来,赵御行自然而然一般淡出了所有人的视线。

    就连端木青一直忙碌着自己家里的事情,而忽略了这一点。

    此时看到她,心里不免吃惊,她这个时候按理来说,是不会出现在此处的才是。

    罗琪瑕同样激动,若说天下除了家人还有谁让她牵挂的,也只有面前这一个人了。

    “青儿……”

    没有多说别的话,两人十分有默契的同时进了屋。

    “你怎么留在了天京?若是被发现,又是一场风波了。”

    端木青的神色有些急,不是她希望她远走,而是此时的天京当真混乱,留在这里才是最危险的事情。

    “我原本是已经出了城的,但是……我必须回来。”

    “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