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娘,是青儿。”赵御鸿却是满脸温和,上前携住妇人的手,笑道。

    好像完全没有看到妇人的异常。

    这个女子自是已作普通妇人打扮的德妃了,听到儿子如此说,她却并没有放下心,依然警惕地看着两人。

    “夫人近来可好?”端木青淡淡一笑,上前行了个礼。

    德妃虽算不得是聪慧之人但听到端木青如此唤她,也明白过来了,带上浅浅的笑容:“托福,还过得去。”

    此时端木青的到来自然不是来走访这么简单,而且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神色紧张的二王妃。

    德妃招呼了一声便又退回到内室了,不再露面。

    请两人坐下,赵御鸿笑道:“走得匆忙,没有与你说,你不会生气吧!”

    端木青嗤笑一声:“如今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怎么生气?”

    如此说,就是没有了。

    赵御鸿也不纠结于这个问题,视线在罗琪瑕身上扫过,又落回到端木青脸上:“今日你来究竟是为了何事?”

    路上早就将事情想好了,端木青也不踌躇,开门见山道:“你可知道今早上出事了?”

    “你是说三哥突然发难的事情?”显然赵御鸿确实知晓,所以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的神色。

    和罗琪瑕对视一眼,端木青点头道:“没错,若是让他拿到传位诏书,立刻公布于世的话,可就没有任何反转的余地了。”

    赵御鸿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好一会儿才道:“不是你青儿你劝我放弃的吗?如何此时又跟我说起这些?我放弃之后,这个西岐的皇帝宝座由谁来坐,与我其实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这一直都是端木青所纠结的,但是罗琪瑕她是一定要帮的。

    深深吸了一口气,端木青点头道:“是,但是,我也不希望赵御风登基。”

    这是第一次,端木青如此毫不避讳地显露出她对赵御风的恨。

    很显然,赵御鸿对端木青如此态度很是惊讶:“你……为什么……这么不希望三哥继位。”

    其实她是在赌,赌赵御鸿对她的信任,更是在赌会因为她而出手。

    所以她才会这样无所顾忌。

    “御鸿,这是我心里的秘密,但是我不能告诉任何人,总之,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恨他。”

    这话是实话,她是恨赵御风,十分恨,恨到骨子里。

    同时她也确实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这太过于惊世骇俗。

    她无法跟任何人说明,她是一个死过了一次的人,面前的她是重生之后的端木青。

    惊讶的人不只是赵御鸿,还有罗琪瑕。

    她一直认为,她和端木青是无话不谈的,但是她却从来都不知道端木青对赵御风又那么深的恨意。

    正是因为罗琪瑕的惊讶,才让赵御鸿心里释然。

    他清楚的知道两人之间的感情,若是连罗琪瑕都不知道的话,她没有告诉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好追究了。

    可他心里却完全没有考虑过,这是端木青骗他的,似乎他的心,是有自动过滤的功能的,自动地将那一种可能给忽略掉了。

    同时,他也知道,对于面前这个女子的请求,他根本就无法拒绝。

    很早就是如此,他无法看着她遭受痛苦。

    “但是,这件事情不容易办到。”

    很久之后,赵御鸿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却让端木青和罗琪瑕双双松了口气,这就是说,他愿意出手了。

    “嗯,我知道,但是凭我们,是更加不可能的。”

    既然决定了出手,就不再去想利害得失了,赵御鸿点了点头,开始分析情势。

    “此时赵御风已经控制了朝堂,甚至于父皇也在他的手里拿捏着。

    这是他抢占先机拿到的最大的筹码。”

    这个事情虽然并没有传扬开来,但是有心之人要知道,却也绝非难事。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西岐的天若是要变的话,就在这两天。”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端木青从他的脸上扑捉到一丝落寞。

    这个她可以理解,毕竟,那个位置他曾经是和赵御风有相同机会得到的。

    而此时,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在端木青发怔的时候,赵御鸿又接着往下讲。

    “第二,便是那些受到他控制的大臣,这些人基本大部分都是跟随我的。

    其实被赵御风拿到那些证据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每一个人都有些见不得光之事。

    赵御风收集了许多,我这里也不少。

    若是我还在朝堂之上,那些被控制住的朝臣们可能会因为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而奋力一搏,送我上位。

    但是,天京其实是最藏不住事情的地方,我的离开,让这些人全部都失去了依仗,自然也就不敢强出头。

    才导致,现在赵御风在早朝上为所欲为却无人敢上前阻止的局面。”

    这一点罗琪瑕并不是很了解,下意识地去看端木青。

    而她却是皱紧了眉头,这些她是清楚的,韩凌肆也是如此说。

    “最后一点,就是东离。”

    “东离?”

    关于这一点,端木青却是没有想过,心里莫名地闪过那个人的影子,让她心下微微紧张起来。

    赵御鸿将她的反应都收在眼底,但是还是接着往下道:“没错。”

    “最后我和他能行成掎角之势,也是因为他这一点,虽然在母族上,我比他强,镇国公府的实力并不弱。

    但是他能够跟我一较高下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东离在。

    据说他跟韩语嫣的感情十分好,而韩语嫣乃是东离皇后的亲生女儿。

    东离皇后在东离的势力,相信整个天下都知道,就是东离皇帝,也要敬她三分。

    所以,得到东离皇后的认可,就是得到东离的支持。

    谁都知道西岐如今虽然和东离修好,但是论实力,其实我们还是差了一筹。

    这也就是父皇一直以来对东离都十分恭敬的缘故,我们实在是没有那个实力,再与之交恶。”

    这三点,赵御鸿都分析的十分到位,相信正是应了那句话,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你的亲人,而是你的朋友。

    赵御鸿和赵御风就曾经是彼此最强大的敌人。

    所以,他们其实是最了解对方的。

    “那,我们怎么办?”

    听了这么多,罗琪瑕最关心的,还是到底要如何才能够将赵御风击倒。

    端木青微微叹了口气:“自然是要对症下药了。”

    认同她的话,赵御鸿道:“第一条,我们其实都没有办法,这一点,是最没有把我的,也要看上天的安排了。”

    闻言,罗琪瑕揪着手帕的手抖了一下。

    端木青却没有理会这一点,而是紧接着问道:“那后面两条呢?你有何良策?”

    “青儿不是跟听风楼很熟吗?”

    他的反问让端木青一怔,随即点头道:“没错,若说要暗通消息,刺杀探听,听风楼确实是好手。”

    “只是此时要做的事情并不简单,因为它牵涉甚广,包括了天京大部分的官员,所以,需要的人手,绝对不能少,这就归结到了另一个问题上了。”

    “什么?”

    端木青看了眼出声的罗琪瑕:“钱,我们需要很多的钱。”

    “听风楼从来都是一个拿钱买命的地方,虽然青儿你与他们的关系非常。

    却也只是让他们答应帮你办事而已。

    但毕竟听风楼的性质在那里,若是没有钱,不但是你不好开口,即便他们的掌门人答应了,只怕下面的人也会有怨言。”

    端木青点头:“这我知道。”

    “我们……”

    罗琪瑕如今是什么身份,说到钱,她却是真的拿不出来,顿时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可是端木青却阻止了她要说的话:“钱,我有!”

    “青儿,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赵御鸿皱了皱眉,其实之前就有想过这些问题。

    平心而论,这笔钱,他拿不出来。

    听风楼能够有今天的地位,贪图的岂会是蝇头小利?

    “二十万两,够不够?”

    一句话,让赵御鸿都忍不住色变:“你……你哪来那么多钱?!”

    端木青却是笑道:“放心,这钱,我没偷没抢,更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违法乱纪之事。

    绝对是光明正大,挣来的。”

    她的为人,赵御鸿和罗琪瑕自然是相信的。

    虽然实在是惊讶她如何会有这样大的一笔钱,可心里还是相信她。

    “青儿……我……”

    “钱本来就是用的,若是失去了这个作用,要那么多钱又能做什么呢?”

    都说出了这话,罗琪瑕还能再说什么,心里来来回回也唯有感动罢了。

    端木青心里却是暗道幸运。

    若非万庄银楼,她又怎么会有如此巨款?

    当时投资,也只是为了防备不时之需,加上前世的记忆,清楚地知道几个发财的契机。

    谁知道这三年来,倒是当真攒下了一笔银子。

    此时正好解了燃眉之急。

    “既然能够拿得出钱,那么第二条也就解决了,剩下的便是第三条了。”

    赵御鸿说到这第三条的时候,那眼睛看了下端木青。

    不知道为何,让她心里咯噔了一声。

    果然,在她问出口之前,赵御鸿便道:“这第三条,其实可以说是在你身上。”

    听到这话,罗琪瑕顿时紧张地看了看端木青和赵御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