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如果我说,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信不信?”

    蓦然间似乎又看到他那张脸,白雪红梅下,带着些倔强的认真。

    逆着光看他的时候,夕阳好像在他的背上绽放,万丈光芒,顷刻盛开,让人睁不开眼。

    这阳光像是穿透时空,刺到端木青的眼睛里,生生逼出一串串眼泪。

    “你是我的未婚妻嘛!既然你不喜欢他们,那我自然会帮你咯!”

    “这有什么好谢的,你是我媳妇儿嘛!”

    “我的女人,我自然是要照顾好的。”

    ……

    这些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总是带着些玩笑的味道,那是他习惯的表达方式。

    而她,从来也只是当做玩笑而已。

    此时再回首,却发现,原来,一切都不是玩笑。

    他始终都在用他的行动,坚守着他所说过的话。

    那一次,骠骑将军府的五行阵里,那样危险的境地,他只身而入。

    那是她第一次唤他的名,韩凌肆!

    嘴里蓦然间觉得发苦,此刻竟然发现,这三个字念起来,这般沉重!

    元华殿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丝毫不顾及别人的目光,众目睽睽下抱起她就走。

    她还记得那时候,他轻轻替她受伤的膝盖涂药时,眼睛里的心疼和温柔。

    很多时候,她做事情总会不顾一切,遍体鳞伤醒过来,似乎他都陪在一旁。

    憔悴的样子,不像是平日里那个潇洒不羁的他。

    韩凌肆,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竟然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这么多东西。

    竟然每一件,我都记得这么清楚。

    竟然你的每一个表情,我都可以回忆的出来。

    但是,她呢?

    端木青彻底的慌了,什么都没有,她似乎从来都没有替那个男人想过。

    她完全不了解他,他以前是怎样的?有过什么样的经历?认识些什么样的人?

    谁对他好?谁对他影响巨大?

    他喜欢什么?他讨厌什么?他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不知道!

    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一直将她捧在手心里的男人,于她而言,竟然单薄如斯!

    而此刻,她却亲口同意,将他推向危险的深渊。

    这样的认知如同巨石向她砸来,心里的世界,有一个地方似乎轰然崩塌。

    端木青,你怎会自私到这样的地步?

    什么时候到了韩府,她是怎样给了车夫钱,又是怎么回得留青筑,采薇和小婉看到她的表情如何着急……

    她都不记得了,直到后背靠上坚实而温暖的胸膛。

    鼻端传来的淡淡的松香味,终于让她复苏。

    身子却开始颤抖起来,韩凌肆!

    “青儿,你怎么了?去了哪里?他们说你跟罗琪瑕出去了,谁也没带。”

    他的呼吸落在颈间,痒痒的,是他最喜欢调戏她的方式。

    声音落在耳朵里,却是说不出的温柔。

    “怎么了你?”好半天都没有说话,韩凌肆皱起了眉头,绕到她面前,却发现她脸色苍白得不像话。

    “青儿!你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方才还带着温柔笑意的韩凌肆神色顿时紧张了起来。

    视线立即朦胧一片,为什么,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是要对我这么好?

    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做了一个会害死你的决定?!

    端木青的心底在呐喊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这样看着他,眼泪,终于滑落。

    却让他更加担心了,他的青儿,并不喜欢流泪的。

    连忙拿出帕子替她将眼泪擦去:“别哭,青儿,你冷静点,出了什么事,慢慢告诉我。”

    眼泪落下,视线复又变得清晰,首先钻到眼睛里的却是他的担忧和心疼。

    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瓦解,端木青陡然间扑到他的怀里,紧紧地环住他的腰身,什么都不说,力道却像是想要将自己挤进他的身体。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于,她已经不敢去看他的眼,只想要这样抱着他,这样贴着他就好了。

    此刻她才发现,原来他的下巴刚好在她的头顶。

    原来,他的心跳,是这样的频率。

    原来,这个地方真的很温暖。

    韩凌肆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他的女人,今天主动抱住他了。

    终于嘴角上扬,将她搂紧。

    轻轻地替她抚着背,韩凌肆也没有说话。

    这一刻,时间停止一般,世界静谧得不像话。

    感觉到怀里的人身体渐渐软了下来,韩凌肆才柔声问道:“青儿,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话,不好跟我说吗?”

    这样的拥抱,好像是全世界。

    一个没有任何纷扰和危险的世界,端木青将自己蜷缩在这个世界里,好像就不用再去担忧外面的风雨。

    情绪渐渐平复,那些好的与不好的东西,在这一刻,完全的被抛开。

    直到,他的声音响起。

    终于抬起头,端木青却是带着淡淡的笑容摇了摇头:“没事。”

    韩凌肆听到这话,瞬间满面笑容,抑制不住的欢喜。

    立刻拉过她的手,就在这一刻笑容顿时消失。

    将她的手拿到眼前,冷声道:“这是谁弄的?”

    那样凌乱的伤口,横亘在她的掌心,奇丑无比。

    将手抽回来,端木青摇头:“是我自己不小心,并没有谁。”

    韩凌肆显然是不信的,但是,既然端木青不想说,他便也不勉强。

    这是他早就答应过她的,给她足够的自由。

    “你站着别动,我去给你拿药。”

    正要走,却又突然回头,在她脸上浅啄了一下,才带着得意的笑走开。

    只是才迈开步子,手却被拉住了。

    韩凌肆有些讶异,一回头,端木青另一条手臂却勾住了他的脖子。

    吻,突然袭来。

    没有解释,没有准备,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她的丁香小舌正在他的唇畔流连。

    身子像是立刻被火点燃,有一股热气瞬间在身体里窜动。

    眼前的女子,微闭着眼,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着。

    然而,眉宇间,却是情动的模样。

    这个样子的她,简直就是一个妖精。

    他,怎么会继续如此呆愣,当下便禁锢住怀里人的身子,化被动为主动,侵入她的领土。

    他们并非没有接过吻,但是她从来都没有主动过。

    就算是被他带的情动,却也只是浅浅的回应。

    而今天的她,很不一样,热情如火,大有将两人一同焚烧起来的架势。

    两个人浑然忘记外物,好像自己的世界里只能够感知到彼此。

    彼此的呼吸,彼此的温度,彼此的味道。

    吻,在不断的加深,温度,似乎也在不断的升高,高到可以点燃彼此。

    谁也不知道是谁先迈出了第一步。

    离开她的唇时,韩凌肆才发现,他们竟然已经走到了床边。

    看着她缓缓地睁开眼,眼睛里却不是平日里的冷清,如春水般得潋滟,让他无法拒绝。

    “青儿……”

    韩凌肆看着她,亲吻过的唇,嫣红如血,微微发肿。

    猛然间,眼睛里似乎都跳跃着火焰。

    那两个字吐出来,明显暗哑的嗓音,带着欲望的味道。

    端木青同样看着他,看着他的隐忍。

    他,是怕她会拒绝吧?

    缓缓勾起一丝笑容,灯光下,竟然极致的魅惑。

    侧身缓缓坐到床边,伸手牵过他依旧落在自己肩上的手,轻轻地按上自己的脸颊。

    皮肤上的触感,带着些粗糙的摩擦。

    他的手很大,很厚实,偏偏头,脸颊刚好埋在他的掌心。

    他手上的茧原来是这样的厚度。

    突然间,十分留恋,眼泪毫无征兆地从眼角渗出,落到他的手心。

    “青儿……”

    但是端木青却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身子猛然间往后倒,手上跟着用力。

    韩凌肆一个反应不及,便跟着往床上倒去。

    好在最后一刻,伸出另一只手,撑住了床,才不至于压到她。

    “你……”

    笑,越发的妖娆。

    端木青伸出手,捧着他的脸,含着浓情的目光,一直看到他的眼底深处。

    “我……是你的妻!”

    红唇袭来,他却还停留在她那一句话里。

    她说,她是他的妻。

    唇边的火热,让他头脑越发懵了。

    但是胸口却突然被冰凉侵袭,让他生生打了个颤栗。

    连忙抓住她正在行凶的手,韩凌肆压抑住自己身体里的欲火:“青儿,你真的要……”

    端木青却将手抽出来,再一次伸进她的衣裳,一点点往下滑,四处点火,却再一次被他捉住了。

    “我们不是夫妻吗?”抬眼看着他,端木青柔声问道。

    “可是……”

    可是她之前不是一直都想要和自己保持距离吗?

    就算是同床共枕,就算是亲密无间,但是他始终知道,她,其实是拒绝他的。

    ~~~~~~~~~~~~~~~~~~~~~~~~~~~~~~~~~~~~~~~~~~~~~~~~~~~~~~~~~~~~~~~~~~~~~~~~~~~~~~~~~~~~~~~~~~~~

    小寒:洋葱编说,今明两天最好还是加更一下,于是……好吧!加吧!明天……床戏!尊的!尊的素床戏!另外,明天应该也会加更一章,亲们不应该鼓励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