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我想做你的妻子。”

    这一句话从红唇中吐出来的时候,韩凌肆看到端木青眼睛里的认真。

    不是情欲,不是迷蒙。

    他真的,看到了她的认真。

    这样的认真,这样的言语,足以让他的理智崩塌,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他,要这个女子。

    松开手,韩凌肆猛然间吻上她的唇:“青儿,我爱你。”

    含含糊糊的话,让身下的人忍不住轻颤了一下。

    韩凌肆,我真的想做你的妻子。

    若不是在这个时候,端木青自己都不知道她会说出这句话。

    更不会明白,原来,不知不觉,他已经在她的心里。

    却是在这个时候才明白,似乎,太晚了一些。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既然已经没有明天,那么今天,就让我们好好相爱。

    温度越来越高,炽热的吻一路往下,落在肌肤上,像是开出一朵朵璀璨到极致的花儿。

    热烈的绽放,带着火热的感情,无所顾忌。

    身体的疼痛传来的时候,她流下了眼泪,却被他轻轻吻去。

    “对不起!疼吗?”

    柔声的安抚,将她从疼痛中捞出来。

    迷蒙的双眼睁开,面前还是他温柔的眼,就算是在情欲中,他看着她的时候,还是温柔的目光。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疼!深入到灵魂里的疼!

    却让她觉得此刻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不!不可以再去想以后,她要记住这一刻,记住这个男子,记住此时他们彼此相爱的心。

    勾下他的脖子,她突然大胆地轻咬住他的耳珠:“那你温柔点儿。”

    足以惑乱人心的声音,软软的钻入耳朵,嘴唇含着他的耳珠,舌头却因为说话,而轻轻地划过。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炸开,炽热的火焰燃烧了整个世界。

    也燃烧了韩凌肆整个的意识,他,已经没有了自我,只有自己身下的这个女人。

    端木青带着浅浅的笑意,紧紧咬住了唇,承受着来自身体的欢喜和疼痛。

    欢愉过后,两人俱是筋疲力竭,看着她有些虚弱的样子,韩凌肆才想起来懊恼。

    “青儿,你还好吗?我……对不起。”

    抬起沉重的手,放到他的唇上,阻止他要说的话,端木青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睡吧!”

    也不顾其他,自顾自地在他的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抱着他的腰,便沉沉睡去。

    伸手将她颈间濡湿的头发拨到一边,韩凌肆嘴边挂上了一个满足的笑容,终于搂着她闭眼睡去。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

    不知道是什么时辰,端木青缓缓地睁开了眼。

    床头的那盏灯竟然被点起来了,不知道是谁点的。

    稍稍一抬头,就看到韩凌肆的脸,好看的眉毛舒展着,薄薄的嘴唇边却凝了一丝笑意。

    想起那一次,她神使鬼差地伸手去勾勒他的轮廓,却被他发现的事情,端木青不由笑了。

    在他怀里微微撑起身子,看着他的脸,心中蓦然间有一丝苦意蔓延开来。

    俯首,亲上他的唇,有一丝冷意。

    然而,下一瞬,就被人扣住了后脑,灵巧的舌头长驱直入,立刻将这个吻加深。

    气喘吁吁地结束了热吻,端木青恼道:“原来你装睡。”

    韩凌肆却再一次将她圈回怀里,自然地抚上她的背,如无数次做过的那般:“你累了,好好睡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端木青发现,她对于这个男人的怀抱似乎早就没有了抵抗力。

    闻到这个味道便可以很安心的睡着。

    天尚未亮,韩凌肆便一袭白衣出现在花园的湖边,他最喜欢的角落里。

    “查出来了吗?”

    昨天一整天,天京都笼罩在惴惴不安当中,许多大臣的府邸都闭门不开。

    皇宫的所有门都未曾开过,就连负责采买的后门通道都是紧紧闭着的。

    更有人说发现九皇子离开了天京。

    种种传言以一种比瘟疫更加可怕的速度蔓延在天京的各个角落。

    对政治稍微有些敏感的人都知道这一定是出大事了。

    这段日子接二连三的出事,许多人早就发现了异常,而此刻,各方人士更是紧张了起来。

    这样的夜晚,注定许多人彻夜难免。

    莫名其妙的,不知为何,就有流言传出来,皇帝驾崩了。

    说是被人暗杀,为祸之人便是一直在天京的东离大皇子韩凌肆。

    原本这可以算得上是无稽之谈了,可是偏偏之前就有那么多的异象。

    更不知道是谁开始说,看到了有黑影从皇宫里往韩府逃逸。

    当韩凌肆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整个天京已经是灯火通明了。

    听到这个消息,他自然知道是有人故意为之,明明此刻处境很危险,但是,他就是要等一个结果。

    “查出来,似乎是赵御鸿的人。”

    眉头,在这一刻皱紧,韩凌肆几乎是下意识地往留青筑的方向看去。

    “王爷,这里片刻不能停留,已经传了消息出去,天京城外,快马已经备好了。”

    但是,暗影却并没有得到回答。

    一抬头,就看到韩凌肆有些呆愣的表情。

    “王爷!”

    “你说,今天王妃跟罗琪瑕去了静宁寺?”

    不知道主子怎么突然转移了话题,暗影心下着急,却还是老老实实道:“是,王妃跟罗琪瑕到了静宁寺里,我们便按照王爷的吩咐没有再跟。”

    心,蓦然间痛了起来,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

    “王爷!”暗影再一次抬头,却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往留青筑去了。

    灯火还在轻轻地跳跃着,落在床上女子的脸孔上,看上去静谧而美好。

    空气里,还残留着欢愉的味道。

    韩凌肆走到床边,要伸出去的手,终究还是停在了身侧。

    她的眉眼间似乎还带着浅浅的笑意,那是从前从未对自己有过的温柔。

    端木青,这就是你要的?

    原来,我韩凌肆对你所有的感情,换来的只是你施舍的一夜温存!

    你,怎么能绝情如斯?

    怪不得,你说最好不爱,原来,你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对我动真情的是吗?

    你好,你真好,竟然能够做到我都做不到的事情。

    竟然能将一场戏演得这么彻底!

    蓦然间,凤眸里,杀机陡生,右手快如闪电直击她的左胸口。

    “韩凌肆……”

    浅浅的呓语,那样的不经心,却那样单纯的轻柔。

    手,停留在她身体的边缘,却终究没有再往前,只拂动了床边的流苏。

    从前,她睡梦中喊的是别人的名字。

    好容易,这一次,终于是这三个字了,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韩凌肆发现,他们之间竟然是如此的讽刺。

    端木青,我放过你这一次。

    自此之后,再见你,我必然不留情。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再看一眼,终于闭上眼睛,决然转身。

    走到房门口时,蓦然间视线扫过梳妆台。

    那一支墨玉簪被单独放到了一边,看上去无比的凄凉。

    唇边泛起一抹苦笑,韩凌肆一把将它收入怀中。

    当初怎么会那样冲动,将这件东西给了她呢?

    这个世界上,是不会有人配得上这支簪子的。

    白色的影子飘出房间的时候,床头那一盏始终倔强地燃着的灯,陡然间灭了。

    如同,某个人心里的什么东西。

    端木青是被脚步声惊醒的,睁开眼,枕边却没有了那个人的身影。

    心里一凉,再不能思考其他,掀开被子就往外门边跑,却撞上刚好进来的采薇。

    “怎么回事?外面怎么了?”

    采薇满脸焦急,却因为时间仓促无法写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端木青却是隐隐知道了。

    “王爷呢!”

    问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其实她整个人都在颤抖。

    采薇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拼命地摇了摇头。

    松了一口气,既然走了,至少说明现在的他,还是安全的吧!

    看了眼窗外,天还是黑的,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

    但是此时,她哪里还有睡意,干脆走到梳妆台边:“帮我梳妆吧!我不想睡了。”

    采薇正着急,突然看到那边满满的一盒螺子黛。

    立刻取过来,随手从旁边拿过一本书,便低头写了起来。

    但是端木青却好像根本就不关心她要写的是什么,反倒发现自己的簪子不见了。

    “我放在这里的墨玉簪呢?”

    端木青开始手忙脚乱的翻找,从李为那件事情之后,这支簪子她每天都带着。

    就怕跟别的混在一起会弄丢,还特意放在了一边。

    昨天罗琪瑕来得匆忙,才没有带,此时却不见了。

    “采薇,你看到了没有?”

    但是采薇此时哪里有心情去管那支簪子,而是将手里的书塞给她。

    看到上面的字时,端木青也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