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采薇说:王府里除了她们两个,已经空无一人了。

    书,骤然间落地。

    空无一人,就只有她们了!

    韩凌肆走了,却不是一个人走的。

    他将所有人都带走了,或者说,将所有人都安排好了。

    却放弃了她。

    他知道了!

    这是端木青首先想到,心,陡然间被谁狠狠地抽了一鞭子,辣辣的疼。

    缓缓地闭上眼睛,滚珠子一般,眼泪从脸上滑落。

    他心里一定恨透了她,一定再也不想要见她了。

    她是这样的心狠,这样不留余地的将他往绝路上逼了。

    他再也不会原谅她了。

    不对!他为什么没有杀了她呢?

    端木青陡然间睁眼,任是谁也无法忍受这样的背叛吧!

    韩凌肆虽然平日里嬉皮笑脸的,但是她知道,他绝对不是没有脾气的人。

    那么,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杀她?

    难道就连这个时候,你还是选择了放过我吗?

    韩凌肆,直到这个时候,你还是要对我这么好吗?

    这个回答非但没有让她心里好过一些,反而更痛了。

    混-蛋!你怎么可以对一个人好到如斯地步?如此不顾一切?

    眼泪像阀门一样失控,争先恐后的从身体里凝聚,再从眼眶中落下。

    采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端木青哭成这个样子。

    记忆里的小姐,甚少开怀的哭和笑,此时的她,已经不像是她了。

    过了很久,端木青的眼泪才渐渐地停了。

    天空,也渐渐地放亮了,枯坐了这么久,身体都有些僵硬了。

    动了动身子,回复过来,端木青才道:“帮我梳妆吧!”

    声音,沙哑得可怕。

    再一次,看向那个放着墨玉簪的地方,端木青心下也了然。

    定是被他拿回去了吧!

    当时他送给她的时候,他说那天是他的生辰。

    在生辰的时候却带着一支女子的发簪,想想也知道,定然不是一般的簪子。

    而此时,他就这样拿走了,是因为觉得她已经配不上了吧!

    随意绾了一个髻,端木青换了身衣裳,便吩咐采薇将留青筑的院门关上。

    停在门口,再看这里,心里又抽了一下。

    留青筑!当时还觉得这个名字太过于露骨呢!

    果然是如采薇所说,偌大的韩府里,除了她们主仆二人,连个扫地的仆人都看不到。

    就连平日里生机勃勃的景色今日也显得无精打采。

    突然间砰然一响,端木青停下脚步,微微皱起了眉。

    很快,就有军队小跑过来。

    为首的统领看到二人,连忙停下了脚步:“王妃?”

    端木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脸上表情无悲无喜:“韩府都没有人了,哪里还会有什么王妃。”

    听到这话,那统领皱了皱眉,又将端木青上下打量了一番。

    衣服虽然算不上华美,但是却绝对是珍贵的料子。

    头上也没有多少头饰,可是却精美异常,明显价值不菲。

    在看她的脸色,有些异样的苍白,未施粉黛,眼睛却红肿不堪,显然是哭过了。

    当下便确定了:“看你的样子,应该就是被陛下赐给韩凌肆为妻的端慧郡君吧!”

    端木青自嘲一般地笑了下:“算是吧!但是,现在这个韩府里,已经没有了韩凌肆,我,还算是谁的妻呢?”

    似乎正是印证了端木青的话,很快就有人从四面八方跑过来。

    回报的却是同一句话:“没有人。”

    视线再一次落到端木青身上:“这整个韩府里就只剩下你们二人?”

    端木青闭上眼睛,有一颗眼泪飞快地滑落,很快不见了。

    重新睁眼,唇边却凝了丝苦笑:“你们不是看得很明白吗?”

    那统领突然想起来,上面交代的是要找到韩凌肆,却并没有提及如何处置端木青。

    心下又想起端木青是如今护国公的女儿,又是皇帝亲封的端慧郡君。

    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而且看她此时的样子,很显然是被韩凌肆抛下了。

    心里不免又多了一份同情,出身再高又如何?此时那个男人说走就走,根本就不考虑她的死活。

    “郡君,”统领在心里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如此叫她才算是万无一失,“韩凌肆牵涉到陛下抱恙的事情中,还请郡君跟随我们走一趟吧!”

    端木青看着他,没有说话,直到他感觉腿脚有些发软,才道:“他怎么了?”

    “啊?”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女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自己,也会让他呆滞,那统领听到声音连忙收拾了下情绪。

    “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但是这是上头的命令,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

    点了点头,端木青没有反抗,走了几步突然又道:“他犯事了是吗?所以,逃走了。”

    那统领一转脸,就看到端木青眼里那股浓浓的哀怨,心里不由得也多了两分同情。

    “具体是什么事情,此刻我也不好跟你说,但是据我看,这件事情毕竟跟你无多大关联,你不必太过于紧张。”

    似乎是放心了一些,端木青没有再说话,而是扶着采薇的手跟着他往外走。

    打开大门的时候,才发现,今天来的人真不少。

    全是全副武装的士兵。

    原本以为这个时候会有很多人围着观看,却不想整个天京的街道都是空荡荡的。

    只看到来往的军队在巡视一般的来往。

    心里暗暗吃惊,赵御鸿的速度还真是快,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

    若非那些大臣们的担忧,又怎么会有人出来抗争?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只是不知道皇宫里的情况如何了。

    他们究竟是怎么办到的,竟然会这样毫无声息地展开一场战争。

    虽然没有声响,没有暴乱,但是端木青知道,这是最后的一场战争。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天京城实在不小,韩府也并不是在距离皇宫很近的内城。

    走到内城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

    那统领将她带到一个地方,便道:“我就带你到这了,郡君保重。”

    一路走来,这个女子哀伤的神情,倒是让这个统领感到十分的怜惜,是以,此时他言语间都尽量表现的温和。

    “郡君,随我入宫吧!”

    说话的声音很是熟悉,端木青一抬头,就看到袁天冲紧皱着眉头的脸。

    眼泪从脸庞上滑落,端木青稳了稳情绪:“袁大人。”

    对这个女子,袁天冲其实很有些好感。

    他们算起来也打过几次交道,听到那统领汇报情况的时候,心里也存了些同情。

    只是他一向板着面孔,此时也无法柔和起来。

    “走吧!”

    如此,端木青便在走了长长的路之后,又跟随袁天冲往皇宫走去。

    却没有想到,他们径直来到了乾清殿。

    大殿上还站了许多的朝臣,有些人看上去十分疲倦,有些却精神还行。

    稍微辨认了一下,端木青就知道,那些疲倦不堪的都是赵御风的人。

    想来是那天之后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这里。

    而另一些,自然就是从恐惧中解放出来的人了。

    更让端木青想不到的是,乾清殿上面放着龙椅的地方此时竟然放了一张简易的床。

    而皇帝就躺在上面,守在旁边的,是如今宫里唯一一位正宫娘娘——佟贵妃。

    “端慧郡君到!”

    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有太监守在自己的职位上,如此敬业的通报。

    听到声音,佟贵妃蓦然转脸,眼睛里带着她从未有过的狠毒的光芒。

    下面昏昏欲睡的大臣们似乎被这眼光刺到,困意也醒了几分。

    端木青在她这样的视线下,一步步往前走,左右两边都是百官投过来的目光。

    而在这当中,有一道特别的炽热,不用转脸她也知道是谁。

    今天,便是了结一切的时候了。

    “韩凌肆呢?”佟贵妃不等端木青跪下,便开口怒斥道。

    端木青未语泪先流,“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却愣是说不出话来。

    “回娘娘话,韩凌肆已经逃走了。”

    还是袁天冲在旁边,帮助端木请将话说出来。

    “什么叫他逃走了?”赵御风立刻跳了出来,“韩凌肆好好的为什么要逃?”

    “住嘴!”佟贵妃立刻对他怒目相向,“此时本宫问的是关于陛下遇害的真相,三王爷难道不想知道吗?”

    在场的人都是朝廷中有一定分量的人物,在事情未曾明朗之前,赵御风也不想要留下不好的印象。

    终于还是目含忧虑地退了下去。

    “端木青,你来说!”

    佟贵妃一改往日里孱弱的形象,满脸威严。

    而端木青却在她这样的问话下,泪如泉涌,抽噎了许久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娘娘,端慧郡君今天突逢变故,情绪一下子似乎稳定不下来。”

    袁天冲此时倒是个老好人,再一次帮端木青开口道。

    佟贵妃闻言,沉默了一下,放缓了语气:“端木青,此事非同小可,你好好平复下自己,将事情据实说来。”

    极力地镇定下来,端木青才抬起头:“回……回娘娘……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说这话,又是一把眼泪。

    “荒唐!”佟贵妃一听,伸手一拍旁边的小几,“自己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能一无所知吗?”

    ~~~~~~~~~~~~~~~~~~~~~~~~~~~~~~~~~~~~~~~~~~~~~~~~~~~~~~~~~~~~~~~~~~~~~~~~~~~~~

    小寒:后面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