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自从上次之事后,他终日提心吊胆,决然不敢妄自以为事情就此过去了。

    他心里明白,等待他的必然是最后的裁决。

    至于,会到哪一步,就看赵邺和赵御恒的意思了。

    从失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是砧板上的鱼肉,翻身不得。

    所谓去渝州也不过是试探之语,其实却是不敢妄想的。

    “渝州倒也是个好地方,你身体不大好,去那里养着也好。”

    这话从赵邺嘴里说出,让赵御风震惊了好久,才想起谢恩来。

    赵御鸿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安静地站在一旁。

    “你们都退下吧!朕想安静一会儿。”

    大局已定,此时的赵邺实际上已经是太上皇了,众人唯唯退下。

    “彦婕你留下。”

    就在佟贵妃随着众人一起离开的时候,皇帝突然开口。

    他已经许久都没有叫过她的闺名了,是以,她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人都退了出去,这个大殿似乎更加空旷了一些。

    而躺在床上的人,似乎也变得更加渺小了一点。

    陈彦婕此时才发现,这个男人,始终也只是一个男子而已。

    就如同他们最初相遇时,她以为的那样,一个普通的男子。

    “彦婕……”赵邺突然自被子里朝她伸出手。

    陈彦婕微微一愣,还是轻轻走上前,伸出手握着了。

    随即便在脚踏上坐了下来。

    “你也老了。”

    赵邺一直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没有说话,突然开口,却是如此一句。

    漾开来一丝苦笑,陈彦婕道:“二十六年了,在这宫里,任是谁消磨二十六年,也都是会老的。”

    其实,她不过刚刚四十岁而已,但是正如赵邺所说,她,真的老了。

    打从心底的老了。

    “是啊!你嫁给我二十六年,我登基那年入的宫啊!”

    此时,赵邺说话,没有再用“朕”,而是“我”,就像是他们最开始相识时候,她不知道他身份时那般。

    眼角微微有些刺痛,但是陈彦婕还是带着淡淡的,得体的笑意:“陛下记得清楚。”

    赵邺却将手从她的手心抽出来,缓缓抚上她的脸:“这里没有别人,你还是叫我赵郎可好?”

    赵郎!

    陈彦婕鼻头一酸,她的赵郎还在吗?不是早就死了吗?

    看到她刻意疏离的表情,赵邺竟眼角湿润了:“其实你一直都是怨我的是吧?!”

    面对他这样放下身份的问话,陈彦婕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回答。

    她所有的恨,所有的怨,早就已经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而这个男人,同样早就被她排斥在了心门之外。

    因为,他是九五之尊,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人,她的怨恨换不了他的怜惜。

    若是以前,她一定会无比自然地否认,可是这一刻,她做不到了。

    “婕儿,我……对不起你。”

    赵邺幽幽地叹了口气,视线从她脸上移开,不知道看向了哪里,好像落向了很远很远以前的时空。

    “我恨你!”

    他的一句“婕儿”,让陈彦婕彻底崩溃!

    很多话埋藏多年,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被密封。

    但是此时她突然意识到,若是不说出来,她或许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我没有害那孙美人,你却还让我跪在甬道里,整整一夜,我以为你一定是相信我的,一定会来救我,可是你没有。

    你明明知道,我的孩子是李凝华害没的,我以为你一定会为我报仇,可是你没有。

    御奇断气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难过,我以为你会替我查下去,可是你没有。

    你封了她做皇后!

    御恒那么小,他拉着我的衣角说他害怕,他不敢去东离,可是你就是让他去了,原因就因为他打碎了你的镇纸。

    你说我跟你入宫,你一定护我一世周全,你真的觉得你做到了吗?

    你不知道,当我看着二皇子他们一个个慢慢长大,学经习剑,我有多难过。

    我的儿子,在别人那里当质子,而你,从不过问,你的眼里,只有她们的孩子,没有我的恒儿。

    赵邺,我恨你,既然做不到,何苦一开始满口承诺?”

    “莫哭!”赵邺眼角泪水闪动,却带着淡淡的笑容,伸手一遍遍地擦着她的眼泪。

    直至此,陈彦婕才发现,她,竟然哭了。

    十多年未曾流过泪的眼睛,竟然尚未枯竭。

    “所以,这些年你始终不愿意在亲近我,是我负了你。

    我也没有办法,刚刚结束战乱,百废待兴,实在顾不上我们的感情,李凝华母家势大,我没有能力护你们母子。

    那时孙美人的哥哥刚刚提出修建岐河堤坝之事,我不能叫他寒了心,只能委屈你,只是你终究是怨我了,所以,后来我再提此事,你却是一笑而过。

    骁骑将军年轻气盛,你父母都不在,唯有这个哥哥,若是恒儿不去,皇后一族不会放过陈家,风儿的母家就是最好的例子。

    东离那边我早就安排过了,怎会让恒儿吃苦?如今你也看到了,他不是好好的吗?”

    陈彦婕停住了泪,呆呆地看着赵邺,似乎没有听懂他的话。

    点了点头,赵邺笑道:“婕儿,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女人,也是我心底,最想要护着的女人。”

    听到这话,陈彦婕撇开脸,不去看他明显带着深情的眼。

    “就算是你怨我恨我,这么多年,你有那么多的机会报复,可是你没有。

    你只是称病不牵涉到那些事情当中,甚至于,会背着我帮我一把。

    所以,婕儿,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还是爱我的。”

    “我没有!”陈彦婕一听到最后这句话,立刻回过头来否认,语气里却有些急不可耐。

    听她这话,赵邺反倒笑了:“所以,我一直都在为恒儿筹谋,你的一世周全,我只能尽力,待我走后,你就是太后了,再没有人会为难你。”

    赵御恒突然的回国,之后朝堂瞬息风云的变幻,陈彦婕看在眼里,又岂会真的不知道,这都是他的安排?

    “你……你的毒……到底是谁下的?”

    这个问题,在陈彦婕一直哽在她的心里,却一直都不敢问。

    笑着抚了抚她的脸,赵邺道:“我反正身体不行了,这样一来,恒儿就方便多了。”

    “是你自己!”果然是心里的答案,陈彦婕顿时泪如泉涌,哭到不能自已。

    赵邺只是笑笑,静静地看着她的脸。

    “赵邺,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还没有赔给我这些年的眼泪和委屈,你怎么可以自作主张的选择,你……”

    原来,最深刻的痛,在这里!

    原来,这些年所以为的痛,早就已经没有了,只不过是不甘心而已。

    原来,她还是这样爱他,从一开始到现在。

    “唉!”脑袋里一阵眩晕传过来,赵邺心里感慨,这药果然奇效,“我最对不起你的,是不能遵守答应你的那件事,跟你一起白头了。”

    “赵郎!”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赵邺明显感觉到了喉咙传来的堵塞之感,可是他还是露出笑意来:“你终于……还是……唤我赵郎了。”

    感觉到他的不对劲,陈彦婕立刻惊慌起来:“赵郎,赵郎,不行,你不能抛下我,你不能……”

    “莫哭!”赵邺还是这句话,只是这一次说出来却明显十分吃力,“我……要去见……阿靖了,我怪……想他的。

    他们家……那青丫头,倒……倒真有些……像他!”

    “不!不,阿靖有若水陪着,你要陪着我,你说好的,一起到白头的,你欠我那么多的承诺,你难道真的要耍一辈子的赖皮吗?”

    “赵郎!”

    女子凄婉的声音蓦然间响彻整个大殿,在这空荡荡的地方来回,竟是那样孤寂,那样落寞……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

    朝代更迭,本就如此,一朝天子一朝臣,朝堂之上又是一番变动。

    只是这变动终于与护国公府无关了。

    端木竣的请求先帝早就已经准了,只是秘而不发。

    如今新帝即位,才将此事布告出来。

    念在护国公府一门忠烈的份上,新帝又嘉奖良多,还特意让太仆宫择定吉日,送护国公返乡。

    将碧玉扳指交给莫失,接着便是一道黑影,瞬间消失。

    端木青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玉兰树,脸上无悲无喜。

    赵御风,先帝放过你,可是我没有。

    就算是倾尽我全部之力,我也要你死!

    “青儿!”一个男子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端木青一转身,就看到赵御鸿穿着一件宝蓝色的锦衫走来。

    “你怎么来了?”

    知道他决心带德妃,也就是现在的许茹芸游历天下,端木青也并未去送行,却不想他反倒过来了。

    “我明天就走了,你也不送送我?”

    带着和煦的笑意,端木青从此刻的赵御鸿身上找一种以前所没有的淡然。

    “进去坐吧!”没有理会他那句话,端木青当先往屋里走。

    “我不进去了,明天就走,今日还有许多事情。”

    赵御鸿却阻止了她,让端木青好奇:“那你……”

    “有一个人,我得带你去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