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不等端木青问起,他便笑着招手:“走吧!”

    今日的天气不甚好,天空阴阴的,所幸到不热。

    赵御鸿骑着马,直接带她奔往城外。

    凄凄芳草间,茕茕而立的,分明就是罗琪瑕。

    “琪瑕?”赵御恒即位,罗琪邵自然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甚至于依然是罗国公。

    赵御鸿在此时却默默走远了,只留下她们两个人。

    罗琪瑕没有回头,只是肩膀动了动,似乎在思考什么。

    这让端木青更加好奇:“琪瑕,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从她的角度,她看到罗琪瑕似乎垂下了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琪……”

    当她再一次开口的时候,罗琪瑕终于转身,脸上的表情让端木青觉得有些陌生。

    淡然,十分生硬的淡然。

    “青儿,”她突然开口,定定地看着端木青,“我……”

    说着又垂下了眼睑,让人看不到她眼睛里的神色。

    端木青自问对罗琪瑕还是有一点儿了解的,可是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犹豫的她。

    只有上一次,因为琪邵的事情来求她的时候。

    “到底怎么了?”这句话问出来,端木青的语气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担忧。

    “我骗了你!”终于还是抬起眼,眼底却是清明一片。

    对于她这个说法,端木青没有现出讶异的神色,只是淡淡地看着她,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但其实心里并非如脸上表现得那般平静,她知道罗琪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没有想过,她会刻意地骗自己。

    所以,她在等待一个答案。

    看到端木青这样的反应,罗琪瑕心里叹了口气,指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道:“你还记得这里吧?”

    顺着她的手指,端木青想起那次她快要出嫁的时候,她们十分放肆的那一个晚上。

    喝酒,骑马,看星星。

    还有,罗琪瑕那一段最美丽的梦。

    “就是在这里,我遇见了他,那年我才八岁,他将我抱下马,替我擦药,陪我看星星。”

    罗琪瑕似乎又陷入了那一场梦,脸上露出向往恍惚的神情来。

    “我听你说过。”端木青淡淡道。

    “可是你知道他是谁吗?”罗琪瑕突然转过脸,看向端木青,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凄婉。

    端木青心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是她还是不知道这个人应该是谁:“谁?”

    “赵御行,我的夫君。”罗琪瑕语气依旧淡淡的,可是这一句话最后的哽咽,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

    “虽然时隔许久,但是我记得清楚,那个晚上,他陪在我旁边看星星,我斜仰起头,就看到他的耳后有一个小小的胎记。

    而后来,我从赵御行的耳后发现了它,有几次我旁敲侧击打听从前的事情,他自然不记得我,但是那一年,那个时候,他却是曾经出过京,曾经路过这里。”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罗琪瑕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哀愁,淡得几乎让人看不出来。

    叹了一口气,唇边露出一丝丝淡淡的苦笑,罗琪瑕接着道:“其实何用问?从发现那个胎记之后,我在认真去看他,就会知道,他们是同一个人,绝对没有错的。”

    想不到会这样。

    端木青心里不由苦笑,这,算不算是冥冥中天注定。

    年少时心系的那个少年,兜兜转转竟然还是成了她的夫。

    蓦然间,端木青又想到这两年他们的关系,又有些不解。

    “你很奇怪,我跟他并不和是吗?”毕竟是好友,就算是仅仅只看表情,也能够知道她心里所想。

    “那对于我来说,不可忘记的梦,于他来说却什么都不是,甚至于,在他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那么一个女孩存在过。

    我有我的骄傲,罗琪瑕和赵御行之间并不会因为那段过往,关系而发生什么改变。

    他讨厌我,我也未见得就喜欢他,既然相看两厌,何必惺惺作态?”

    这确实是罗琪瑕的个性,向来不喜欢迎合,总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争取最大的自由。

    可,既然如此,今日之约却又是为了什么?

    “那……”

    缓缓闭上眼睛,罗琪瑕好一会儿才睁开,看向了端木青:“青儿,我说我骗了你,是因为,那天我去求你,并不是因为琪邵,而是,因为他。”

    端木青心里一滞,有隐隐的痛在某个地方蔓延,一寸寸吞噬。

    却不是因为她说的欺骗,而是想起了某个人。

    某个一直守在她身旁,最后却抛下她而去的人。

    “袁天冲是陛下的人,陛下一开始就是为了赵御恒而筹谋,所以,琪邵其实是落在了赵御恒的手里。

    但是,那只是我和他一起编织的一个借口。

    赵御恒答应我,只要我能说动你,让你说动赵御鸿帮忙,他顺利登基,便放赵御行自由。”

    端木青呆呆地看着她,看着她的嘴唇一开一合,却始终没有什么表情。

    竟然是这样?!

    不是为了那个倔强的要为自己背嫁的男孩,而是一直站在自己对立面的赵御行。

    因为那个男人,所以,她将韩凌肆逼往绝路,所以,那个人此时音讯全无,死生不明。

    若是一开始,罗琪瑕说的是赵御行,那么她还会做同样的决定吗?

    这样一个反问,端木青蓦然间在心里惊慌起来。

    也许还是会的,因为,她做此番决定最直接的原因是赵御风。

    无论罗琪瑕怎样说,她都还是不能逃避,韩凌肆是因为她而身陷险境的。

    “青儿,对不起。不管后来的我和他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又是怎样的厌恶对方,至少,他曾给我年少最美的梦。

    若非那个美丽的梦,我又怎会始终相信未来。

    所以,终究我还是没有办法看他被困一世。”

    罗琪瑕微微叹了一口气,垂下眼睑。

    端木青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不关你的事,当时是我自己做的决定。”

    “青儿……”

    罗琪瑕没有想到她竟然只是如此态度,心里更是愧疚。

    摆了摆手,端木青明显不想多说:“既然事情已经成了,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结果,那就好好过日子吧!

    不管你告不告诉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现在一切都成了定局,事情依然如此。”

    还想要说什么,端木青却只是笑笑道:“此番虽然赵御行获自由之身,但是你们有银子吗?”

    说到这里,罗琪瑕鼻头一酸,勉强笑道:“当时出嫁的时候,你给我添妆的盒子里放的三万两银子,还没用完。”

    当时罗琪瑕虽说是新任罗国公之姐,看似风光,但是罗琪邵只是一个空有虚名的罗国公而已。

    而且罗家早就凋零,可谓艰涩,连那嫁妆都是但总兵和一些老部下凑出来的。

    端木青偷偷给她三万两银子,其实就是怕她在二王府吃亏,后来,那些银子在她入府后的日子里,确实用途颇大。

    那分明是端木青的一番情谊,替她设想了那许多的缘故。

    “那就好,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了,你多保重。”

    端木青笑看着她道别,还是淡淡的笑。

    没有半丝怨恨。

    但其实心里的痛,却是狂肆地席卷着。

    罗琪瑕的这一番话,将好容易忽略的事情,重新勾了起来。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始,无论是谁的请求,又有谁获利,终究都是她最后做的决定,而做那个决定都是源于对赵御风的恨意。

    “青儿,这包东西给你。”将端木青送到护国公府,赵御鸿从马袋里拿出一包东西,递给她。

    “是什么?”没有立刻接着,端木青只是好奇地问他。

    然而,赵御鸿只是耸了耸肩:“你拿着就是,我明天就要走了,以后再见,就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想来也是想要留作纪念,端木青便没有再拒绝,伸手接过,只道了声谢。

    回到舞墨阁,就看到莫失回来了。

    神色蓦然一凛,端木青一边往屋子里去,一边冷冷问道:“怎么样?他死了没有?”

    当时端木青出三十万白银请听风楼协助赵御恒赵御鸿成事,本就价钱不低。

    如今赵御恒登基,听风楼在武林中的地位瞬间如日中天,对端木青也就更添了一分恩情。

    此时,赵御风的事情,只是她让莫失开了个口,那边立刻二话不说,派出精英前往追杀。

    “跌入断崖,无生还可能!”

    莫失说起话来还是冷漠如初,但是却给端木青带来一种淡淡的踏实感。

    点了点头,端木青没有继续问,而是道:“你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赵御风真的死了,心里却没有想象中那样快乐,反而掀起淡淡的惆怅。

    这一世重生而来,她的目标就是那两个人。

    如今,端木紫和赵御风都死了,却丝毫没有达成目的的喜悦。

    若不是带着对这两个人的仇恨,怀着杀了这两个人报仇的目的,她还会遇到他吗?

    如果没有遇到他,现在又会如何?会不会,这么难受?

    略略回神,端木青不由苦笑,怎么又想起他了?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全新的端木青了,没有仇恨,也没有韩凌肆,该重新生活了。

    再一回头,才发现莫失还在,不由问道:“怎么了?”

    “莫忘快回来了。”

    微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欢喜:“是吗?什么时候来的消息?什么时候能到?”

    因为她体内封印的事情,莫忘离开已经很久了,端木青一时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尚且未知,她只说,调查有些头绪了,回来跟小姐禀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