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面对端木竣的急切的问话,端木青却摇头了:“我无法告诉你,因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这个回答端木竣自然不满意,但是端木青的样子,他却知道,从女儿口里,他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可是青儿,你要知道你自己的身份,”端木竣将她扶起来,看着她忧心道,“如今东离和西岐的关系因为那件事情变得十分微妙。

    而且你还是所谓的‘罪魁’的妻子,无论是哪一方都是敌人啊!”

    端木青点头,眼神却是异常坚定:“爹,这一次我去东离,不会以端木青的身份去。”

    “那你……”

    “爹爹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青儿!”

    “爹,我心意已决!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想要阻拦的话,因为端木青这最后一的一句,终于悉数收回到了肚子里。

    从墨园走出来,端木青看着日出前瓦蓝的天空,从心底里吐出一口气。

    真的只是为了寻找身世之谜吗?

    或许是吧!可是,心里到底还有一丝希冀。

    那似乎是一种直觉,让她坚定自己前往东离的直觉。

    不管怎样,还是要去看一看,没有证实,她,还是不能相信。

    幽暗深处,男子负手而立,望着没有尽头的夜,不发一语。

    “那个女子最近呢?”

    “回主子,她……不见了!”

    尽管是训练有素,平日里回话不带一点儿感情色彩,但是此时因为心头的恐惧,却是顿了顿。

    “什么叫不见了?”男子的声音平静无波,但是亦无温度。

    微微抬头看了眼不远处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咽了咽口水,还是大胆回道:“之前并无特别,前些日子端木家所有人都迁往泉州。

    但是却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经过几番查探,才发现她不见了。”

    “哦?”就算是这样的问句,男子的声音还是没有任何的起伏,让人立刻想到两个字——死水!

    “她……她失踪得突然,而且……”

    “你没有跟踪好?”

    浑身上下顿时一凛,这一句话莫名的好像带上了些死亡的气息,让他不寒而栗。

    “主子,我……”

    “我”下一个字,他已经没有机会说出来了,因为,他,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男子依旧看着眼前无边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银色的面具在微弱的星光下散发着冰冷的光芒,却跟他身上的气势相得益彰。

    也未见他动一动,像是突然间,他便消失在了这里。

    除了地上那一具以看得见的速度腐烂的尸体之外,这里好像从来未有人来过。

    华丽的马车在黑暗中穿梭,马车四角上的风铃因为行走而“叮铃铃”响个不停。

    在这样静谧的山谷里,却不觉得刺耳,反而像是招魂的术法,一圈圈地漾开来去,融入这里的静,这里的黑。

    “来东离了?”女子的声音带着些傲气,同时也带着些冷意。

    “是!”回答她的是一个带着些怯意的少女声音。

    “现在在哪?”

    穿着紫色衣衫的少女肩膀一抖,微微抬起眼眸看了眼面前的黑衫女子,心里的恐惧顿时蔓延开来:“她……不见了!”

    一直淡淡闭着的眼睛蓦然间睁开来,黑衫女子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不见了?!”

    话已经说出口,后面便容易许多:“是,我们只知道她没有跟随其父回泉州,而是偷偷出了天京,看样子是往东离方向来。”

    “那,为什么不见了?”

    “奴婢不知!”紫衫女子显得十分局促和紧张,却只能硬着头皮道,“跟了一阵子,莫名的就消失了。”

    出乎意料的,黑衫女子并没有露出生气的神色,而是又重新闭上了眼:“既然是来了东离,到时候自然是会见到的,不在这一时半会儿。”

    “是!”心里松了一口气,紫衫女子再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我们还有多久到?”

    就在紫衫女子以为她不会再开口的时候,她却又睁开了眼睛,怔忪地看着看着车门。

    “回主子,大概还有三天的路程。”

    似乎有些不耐烦,那女子转脸看向旁边。

    原来在她的右侧,竟然还有一张小塌,而这小塌上,此时正躺着一个男子。

    不过,那男子看上去似乎是受了重伤,紧紧闭着眼睛,竟像是无一丝生气。

    女子伸出手,在他的额头上碰了碰。

    却什么都没有说,脸上神色也没有什么变化,又将手收了回来。

    在她收手的瞬间,马车的琉璃灯照在她的手背上,一只蓝色的蝴蝶,像是妖精的眼睛一般,散发出妖冶的光芒来。

    “母后……”温婉如水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中响起,带起来一圈模糊的回声。

    “嗯!醒了。”没有什么情绪的声音在帷幕后响起,然后便是窸窸窣窣的衣服擦地的声音。

    “谢母后,若不是母后,语嫣就死在西岐了。”

    女子缓缓走上前来,通明的宫灯里,那个天仙般的女子,分明就是先前的三王妃——韩语嫣。

    “你是我的孩子,此话不用提。”

    说话的女子终于走出帷幕,明黄色的衣裳,像是瞬间将这整个的大殿点亮。

    只见她表情淡然,眉目如画,一身华贵的行头,却也难掩她本身的气质。

    虽然韩语嫣是她的女儿,但是此时看过去,她的脸,竟然不比韩语嫣看上去显老。

    只是自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却让人不得不承认,她,确实不是如韩语嫣一般的小女子。

    此人自然就是东离当朝皇后周虞了,只见她依旧神色淡然地椅子上坐下,随手朝下方一指,示意韩语嫣坐上去。

    然而韩语嫣却是“噗通”一声跪下了。

    “请母后原谅。”

    这话似乎来的有些没有由头,但是周后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对于女儿跪在下面也没有什么反应。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你可知道你错在哪儿了?”

    韩语嫣一愣,微微抬起头,好半晌才低低道:“女儿不知。”

    “嗯!”这样的回答,周后也没有生气,“你错在,蠢!”

    韩语嫣一呆,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却是说不出话来。

    天,渐渐地暗了。

    荒无人烟的草山谷中,一个淡青色的身影骑着一匹劣马,却是一个神色淡然的女子,身后跟着同样差不多年纪的穿着紫色衣衫的少女。

    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稀疏的星星,女子皱了皱眉,勒紧了缰绳,马长嘶一声便停了下来。

    虽然一路学了这么久,到底马术还是差得很。

    于此同时那边已经走过来了一个穿着深紫色衣衫的少女:“小姐。”

    “嗯!”点了点头,女子并未看她,依旧看着暗沉的天空,“我们还要多久?”

    “大概明日,就可以到东离境内了。”

    这说话的,赫然就是端木青和莫忘。

    两人此时身上的衣裳都是极为朴素的麻布衣服,头上也没有什么头饰,只是简简单单的几支粗糙的银簪子。

    端木青将视线投往远方:“好吧!我们得快一些,不知道离最近的城镇还有多远。”

    走了大半个小时,终于在前方看到一处亮光,及至走得近了,才发现原来是一户人家。

    这个院子其实看上去颇有些诡异,四周都没有什么人家,孤零零地一座坐落在这里。

    端木青心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上前敲了敲门环。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一个轻轻的脚步声在门后响起。

    然而开门的男子却让端木青愣了愣。

    一身简单的粗布衣裳,极为寻常的料子,身上也并没有任何的装饰。

    约莫三十岁不到的样子,只是一张脸颇为俊朗。

    长得好看的男人端木青并非没有见过,自然不可能会因为这个他的长相而发愣。

    她的愣神却是因为这个男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

    淡泊,温和,从容,甚至于还有些不沾烟尘的贵气。

    “两位……”男子看了看她们两个人,微微犹豫了一下,方才笑道,“是来借宿的?”

    声音竟说不出的好听,如同一匹极为光滑的料子,从心头划过。

    端木青从他开门就仔细注意了一下,似乎并没有别人的声音,不由问道:“不知可方便?”

    男子爽朗一笑,将门更打开了些:“只要二位不嫌弃。”

    此时天色已晚,且气候渐凉,除此之外别无可住之地。

    端木青忙笑道:“那就叨扰了。”

    走进院子,才发现这个地方真是不大,但是却也算得上是五脏俱全。

    而且到处都收拾得整整齐齐的,给人一种十分妥帖的感觉。

    帮着两人将马牵到马厩里,男子道:“这里就只有一间客房,委屈二位了。”

    端木青笑道:“大哥太过客气了,是我们添麻烦了。”

    闻言,男子也不继续客气,笑着搬来些草料,拿给她们的马。

    端木青趁着这个时候打量了一下这马厩,方才发现,这里竟然有一匹纯种的踏云马。

    这踏云的外形看起来瘦矮,但是身形矫健,速度惊人,同时驯服起来也有很大的难度。

    若不是曾经罗琪瑕在她面前念叨过多回,这一眼还真是认不出来。

    男子一转身就看到端木青停留在那踏云上的视线,脸色却无丝毫变化:“那就请二位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