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听到少女的话,那两个黑衣人才像是看到了端木青一般,同时转过脸。

    虽然是在夜色中,但是两个人还是能够大致地看清端木青的容貌。

    尽管身上的衣裳首饰都显得极为朴素,可是在这月华下,通身的气质却是让人眼前一亮。

    在这浑水镇来来往往的都是些贩夫走卒,偶尔也有往来客商,但是年轻女子却是极少的。

    就算是有,也是不知来历的苦命人,都不知道下一刻将被命运带往何方的。

    没有一个不是面露菜色,神情悲苦的。

    如眼前女子这般淡然的,确实是少之又少。

    且看她年纪,也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若是让她去顶替,说不定还真可以蒙混过关。

    总不能真的将小姐逼进将死林吧!

    “你们想干什么?”

    眼看着那两个黑衣人的视线在端木青身上停留了好一阵,莫忘立刻眉头皱起,上前一步。

    才这么一站,身上的杀气顿涌,两人立刻明白过来,这两个女子,只怕是不好惹的。

    转脸便又看向那红衣少女:“小姐,她并非我们的人,就算是勉强将人家捉去选秀了,就算是当上了贵人,只怕也跟我们镇西王府无半点关系啊!”

    果然是镇西王,那个传说中好笑的异性王。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去,你们想要抓我回去,到林子里去找我吧!”

    那少女说着竟然真往林子里去。

    “等一等!”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让在场的人俱是一愣。

    随后才发现声音是来自于那个满身杀气的少女身后的女子。

    端木青走了出来,径自走到那红衣少女身旁,“你是镇西王的女儿?”

    “我才不是那姓姬的女儿呢!鬼要做他的女儿!”谁知道少女一翻白眼,满脸没好气。

    端木青也不气,接着道:“你说你不想去选秀,想让我去替你?”

    听到这话,红衣少女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兴奋地看向她:“你愿意吗?”

    微微一笑,端木青似乎在考虑一般:“若说替你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做一件事情总得要知道做此事的好处吧!”

    “好处?”少女显然是对这个选秀厌恶到了极点,一说起选秀的好处,立刻就蹙起了柳眉,好像很难找到一般。

    “若是姑娘愿意替我们家小姐去选秀,我们王爷有把握让姑娘一定被选中。”

    一旁的黑衣人显然是跟这少女一家的,实在是没有办法才追得这么紧,听到端木青这样说,顿时喜出望外。

    “一定会被选中吗?”端木青微微一笑,却似乎不以为意,“这个好像对我没有什么吸引力。”

    这话说的三个人面面相觑。

    红衣少女大概是太想要从命运逃脱,连忙道:“若是选上了,你就可以封嫔封妃了,立刻就是枝头凤凰,很风光的。”

    完全忘记了这话是刚才那两个黑衣人跟她说的原话。

    而那两个黑衣人显得有些尴尬,但是还是很正色道:“姑娘,若是姑娘愿意替我们小姐选秀的话,王爷会很感激姑娘的。”

    “感激……”端木青喃喃自语一般地重复了这两个字,却并不看他们,而是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个黑衣人显然不知道端木青是个什么意思,也没有出声,而是耐心地在等待着。

    “好不好好不好?”红衣少女似乎是看到了生命的曙光,几乎都要跳起脚来了,“那姓姬的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人却是认识不少,你让他弄点稀有的玩意儿,他基本上都是可以办得到的。”

    端木青终于抬起眼,崔燃一笑:“若要我替你们小姐去选秀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要先见到你们王爷。”

    “啊?”

    红衣少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愣。

    “我得要确定我究竟可以得到什么,再行定夺。”

    黑衣人显然没有想到端木青对于这件突然发生的事情竟然显得如此淡定从容。

    略微地愣了一愣之后,还是十分礼貌道:“那请姑娘跟我们前往王府吧!”

    莫忘虽然有些不明白端木青这个决定的意图是什么,但是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听从命令,所以什么都没有说。

    从客栈里将东西收拾了一下,便跟着那两个黑衣人和红衣少女前往镇西王府了。

    看起来,这黑衣人和红衣少女都是经常出现在镇里的,路上很多还未曾就寝的人看到,都会上来打声招呼。

    这个时候,她们也就知道了这个红衣少女的名字。

    果然是镇西王唯一的女儿姬如燕。

    却是人如其名,天真自在的小燕子。

    而那两个黑衣人便是镇西王的两个幕僚,其实也兼任管家。

    跟着他们来到了镇西王府,端木青才算是明白了这个镇西王府没落的程度了。

    竟然就只是一座两进的院子。

    姬如燕带着领着端木青和莫忘一路蹦蹦跳跳而来。

    门口早就有人在焦急的张望。

    “李大哥,晁大哥,辛苦你们了,将燕儿追回来。”

    一个年约四旬的妇人见到他们过来,松了一口气,连忙道谢。

    那两个黑衣人摇头摆手道:“王妃不用客气,王爷在哪里?我们还有事情要商量。”

    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没有半分架子的妇人就是镇西王妃,端木青和莫忘都是吃了一惊。

    那妇人自然也是看到了端木青和莫忘的,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这两位是……”

    “娘,”姬如燕显然对于端木青愿意帮她的这件事情十分感激,立刻跑上前来介绍,“这两位是我刚刚认识的朋友,莫青莫忘,她们是姐妹两个。”

    “你们好,”镇西王妃行了个礼,倒是颇为标准的东离礼仪,“王府简陋,二位不要见怪。”

    端木青连忙道谢。

    一行人这才走进王府。

    果然如同外面的架子,走进来了之后,基本上看不到下人走动。

    只能说明,这里的贫乏。

    “王爷在侧妃那里,我去叫他,你们先去偏听喝茶吧!”

    镇西王妃笑着道,接着便带着一个小丫鬟往后院去了。

    “莫小姐,请坐!”那姓李的黑衣人请端木青坐下。

    另一个却在进来之后便没有了踪影。

    有个小厮上来奉了茶,端木青一眼瞟过,便知是极为普通的茶叶。

    “燕儿追回来了没有?”一个夹杂着怒意的男子声音如洪钟般滚了进来,让人猝不及防,几乎耳膜都跟着跳动了下。

    跟着声音进来的,便是一个身材显得十分臃肿的中年男子。

    面色发红,肥肉横生,若非早就知道,还以为是那个市场上卖肉的屠夫。

    而此时他的衣裳显得有些不齐整,倒是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姓姬的,你又去为我们镇西王府开枝散叶了?”姬如燕一见他立刻跳了起来。

    刚进来时还气势汹汹的镇西王府姬辰风听到女儿的声音,气势立刻便弱了下去。

    “啊!是燕儿啊!一整天都没有看到你,我真是担心极了,你去了哪里啊?!”

    这一句话说出来却是带着说不出感觉的温和,甚至于带着写讨好的味道。

    纵然端木青自认并非没有见识的人,也被这镇西王给惊到了,竟然有变脸如此之快的人。

    而且还是对着自己的女儿发生这样的变化。

    “姓姬的,你别给我整日里演戏,不是你我会跑吗?还能不知道我在哪里?”姬如燕显然不买父亲的账,依旧气鼓鼓的。

    “哟哟哟!谁惹我燕儿生气了?”姬辰风满脸堆笑,“燕儿,你别误会,父王是为你担心呢!”

    “王爷!”李铭似乎是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脸上神色未有丝毫变化,指着端木青道,“这位是莫青莫姑娘。”

    姬辰风似乎是在这个时候才看到端木青和莫忘,转过脸,依旧又是严肃的样子,看了眼她们,皱了皱眉:“她们是谁?”

    却不是问端木青,而是向着李铭。

    “她们是我的朋友,你什么态度?”姬如燕立刻就不干了,闪身拦在端木青面前,不悦道。

    听到这话,姬辰风的表情立刻就变了,和悦道:“原来莫姑娘是燕儿的朋友,失敬失敬。”

    这话才让姬如燕稍稍满意,点头道:“青姐姐说了,愿意替我去选秀。”

    从知道她叫莫青之后,姬如燕便十分自来熟地喊她青姐姐了,根本就阻止不了。

    “啊?”姬辰风听到这话,表情立刻变了。

    “啊什么啊?”姬如燕抬手戳上父亲的胸膛,“你年纪大了,连话都听不懂啦?”

    “莫姑娘……”这一次,姬辰风并没有理会姬如燕,而是转而看向端木青,似乎是在询问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点了点头,端木青脸上带了点儿淡淡的笑意:“王爷可是有什么要问的?”

    “莫姑娘为何愿意替小女去选秀?”

    抬眼看了看姬如燕,端木青才将视线移到姬辰风身上:“我想这件事情到底成不成,还得要看王爷和莫青相谈之后的结果才是。”

    “小姐,你今天累了一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王妃都在外面等着呢!”晁异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了回来,出现在门口,突然开口道。

    姬如燕一听,当然不干,正要开口,端木青却抢先一步。

    “姬小姐,我想和王爷好好谈一谈,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我……”姬如燕看了看端木青和莫忘,又看了看姬辰风,竟然真的不闹腾,点头道,“那好吧!我先回房了。”

    如此,屋子里便只剩下了他们五个人。

    “你是谁?”

    姬如燕一离开,姬辰风的气场完全就变了,一双一直睁不开一般的眼睛突然间就睁开了,目光炯炯地看向端木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