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不知大哥怎么称呼?”

    踏云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养得起的,曾经在西岐,就是皇室也没有两匹,所以罗琪瑕才会念念不忘。

    相对来说,东离其实马屁更少,这样名贵的品种绝对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蒙卿,若不嫌弃,唤我一声蒙大哥便好。”男子客气笑道。

    “蒙大哥,”端木青立刻叫了一声,“我叫莫青,这是妹子莫忘,谢蒙大哥收留。”

    “莫姑娘客气了。”

    屋子并没有东西厢房,只有正屋,房间却有两间。

    这样的一座小院,竟然只住了蒙卿一个人。

    “小姐,这个蒙卿不简单。”待门关上,莫忘立刻开口。

    关于这一点,端木青并不否认。

    这里处处俭朴,看上去都是一般农家小院的模样,就连那些农具上都还带着些泥土,可见是经常使用的。

    但是,就在这样的一个院子里,端木青发现,那正屋的桌子上放着的茶杯,赫然是再精致不过的骨瓷。

    晶莹剔透,几乎可以透过杯壁看到摇曳的灯火。

    还有那匹踏云。

    听到端木青如此说,莫忘惊道:“他竟隐藏得这样好?!”

    摇了摇头,端木青道:“非也,他并没有隐藏,因为,他没有说过他是一个普通的农人。”

    “那……小姐,我们……”

    “睡吧!明天早上还要赶路。”端木青却并没有莫忘的忧虑。

    只是因为她看到蒙卿眼里的坦然,就算是她看到了踏云,他也还是那样坦然的样子。

    丝毫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这样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让她生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来。

    第二天早上,端木青是被一阵劈柴的声音吵醒的。

    莫忘自然是早就起来了,正在收拾她们的东西。

    走出房间,就看到蒙卿坐在院子的角落里劈柴,不远的厨房传来米粥的甜香。

    “莫姑娘,你们醒了。”看到她起来,蒙卿收起了柴刀,站了起来,“小地方也没有什么招待的,一起吃点东西吧!”

    如此盛情,却之不恭。

    只是很简单的食物,几样小菜,一锅白米粥。

    但是吃到嘴里却有一种异样的香甜。

    蒙卿什么都没问,甚至于,连她们从哪儿来,要去哪里都未曾问过。

    吃过饭,莫忘如同平日里一般,留下一颗碎银子在桌上,两人便告辞。

    蒙卿看到银子,也没有恼怒,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便帮她们将马牵出来,笑着道别。

    “这个蒙卿还挺特别的,我还以为他不会要我们的银子呢!”

    赶了好一阵路,时近中午,两人的脚程慢了下来,莫忘才笑着道。

    端木青只是笑笑没回答,而是将视线投向了不远处的矮小的城墙:“过去就是东离了吧!”

    莫失点头笑道:“是啊!赶了一个多月终于要到东离了,他们万想不到我们会从这里经过。”

    这个地方是西岐、朱玄、东离三国交汇处,鱼龙混杂,三教九流都在此汇聚,更有许多黑暗交易在此进行。

    一出天京,莫失莫忘就发现有不明身份的人在跟踪着她。

    不管这些人是什么人,她都不想要被跟随,所以才合莫失采薇兵分两路。

    这一边,她和莫忘两人乔装成探望亲戚的普通人,从这个被人成为浑水镇的地方进入东离。

    其实走这条路还有一个目的,端木青没有说。

    那就是,几个月前,韩凌肆就是走这条路的。

    无人泽的入口就在这浑水镇。

    “走吧!”

    想起韩凌肆,端木青就没有了兴致一般,淡淡地点了头,自顾自驱马前行。

    这浑水镇说起来也算是个独特的地方,三面分别是三个国家,而靠背之处,便是那赫赫有名的无人泽。

    且,此镇原先并不存在,只是东离很早前的一个异性王的领属。

    后来这异性王爷势力渐渐凋落,后辈又自己不努力,竟然慢慢地退居此地,远离东离,同时也和其他两国保持距离。

    而那异性王爷的后人便自称为一镇之主,坐守这里,并不与三国朝廷过多往来。

    这个地反原本就不是什么富庶之地,只要交得上应纳的贡奉,东离皇帝也懒得理会。

    想不到竟渐渐成了三国之间商人游客往来栖息之处。

    对于这样的地方,端木青和莫忘走过来,引不起任何的注意。

    随便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两间极普通的房间,便叫了饭食。

    这个地方离东离境内的城镇还有一段距离,若是不歇息在此处,只怕晚上就要流落荒郊野外了。

    天,渐渐地暗了,莫忘经过一个下午的休息,便飞身跃上了屋顶。

    不一会儿,竟看到端木青开门走了出来。

    “小姐,你要去哪儿?”

    端木青对于她突然的出现,一点儿也不觉得惊吓,只淡淡道:“我出去走走。”

    出了客栈,却是一路往北去了。

    从大街上,走到小巷里子,然后是阡陌田舍,再然后便是荒地了。

    抬头看了看不甚明亮的月亮,心底微微叹了一口气,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小心跟在她身后。

    端木青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莫忘知道,其实她心里还是挂心着韩凌肆的。

    对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她不太清楚,可从莫失嘴里也知道了一二。

    而且,这些天来,端木青时常做恶梦,喊得却都是韩凌肆的名字,醒过来之后,便再也不能入睡。

    这些她都瞧在眼里,尽管不懂感情,却也知道,她家小姐,是陷得深了。

    走了足有两个时辰,端木青终于停下脚步,前面是一片树林。

    却是奇怪的样子,就是端木青,也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树。

    黑魆魆的,看起来有些诡异的样子。

    这一路来,她可以在茶楼酒肆驻足,却一丝韩凌肆的消息都没有。

    唯一知道的,便是他进了这个地方。

    但是端木青总是不相信,无论是在梦里,还是在清醒的内心里。

    总带着那么一丝的侥幸,说不定是别人弄错了,说不定他是故意设局让人以为他进去了,说不定他有办法能够从那里脱身。

    可是到了这里,还是忍不住,忍不住来看一看,哪怕找到一丝关于他的痕迹也好。

    “小姐!”

    才抬脚,莫失的声音便从后面响起:“不能再往前了。”

    端木青回过头,没有什么表情地看向她。

    心里叹了一口气,莫忘才道:“这个地方我曾经来过。

    这片树林名字叫将死林,这里的树原本的树种是银杉,但是千百年来,因为无人泽的缘故,渐渐变成了这个样子。

    没有人从这里进去之后活着出来过,因为不光是无人泽的毒气致人死命,就是这将死林里的树也因为这么多年,吸取地下的养分,而寒了剧毒。

    你看地下的草,从将死林往外,都是越来越肥美的,而林子附近,几乎都寸草不生了。”

    听到莫忘的话,端木青字再一次看向地面,淡淡的月光下,果如她所说。

    那么,韩凌肆呢?他真是从这里进去的吗?

    “什么人?!”端木青正沉吟间,忽听莫忘娇斥一声。

    同时忽然三道人影急速而来。

    随着莫忘的声音,一个穿着红色衣衫的少女急急跑来,却在端木青不远处停下了脚步。

    这个时候端木青才勉强看清她的样子,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扎着高高的马尾,脸上表情甚急。

    “你们不要再追我了,再追……再追我就跑到林子里去!”

    女子说着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将死林,威胁的意思十分明显。

    莫忘悄无声息地移步到端木青身前,将她护在了身后。

    很显然那少女的话不是对着她们说的,但是莫忘一眼看出这个少女身手不弱,就怕殃及池鱼。

    紧接着便有两个黑衣人紧追而至:“小姐,莫要让我们为难!”

    “我呸!”那女子一听,柳眉倒竖,“不与你们为难,那谁放过我啊?让我去选秀女?不如杀了我!我都听到了,那姓姬的说了,我去,一定能选得上。”

    姬?这可是浑水镇那位异性王的姓。

    刚才这个少女又说什么选秀女,难道她是那王爷的女儿?

    “小姐,能成为后妃是小姐的福气,也是我们所有人的福气。”

    一个黑衣人稍稍上前两步,急声道。

    “去你的,我还不知道你们,送我去那个什么长京,跟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成亲,然后你们就逍遥快活了,想得美,我就是不去,死也不去。”

    说着便又往那将死林靠近了几步。

    很显然,那两个黑衣人也是有所顾忌的,看到少女脚下的动作,连忙道:“那还是请小姐跟王爷好好说说,不要如此为难我们。”

    “哼!为难你们?”少女一脸的倔强,“姓姬的根本就不管我了,把我捉回去绑到长京去就是了,我还不知道。”

    “小姐怎可如此说?王爷也是十分在意小姐的,小姐若是得了陛下的青睐,封嫔封妃指日可待,立刻就是指头凤凰,可不是小姐的幸福吗?”

    “得了,那几句话骗骗鬼还行,你瞧瞧谁家王爷会让自己的女儿去选秀,不都是找一个女子代替吗?”

    少女显然是铁了心了,听到这话,气得不轻。

    “小姐,你也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别说就这镇上了,就算是在这里方圆三十里都找不到合适的姑娘啊!”

    另一个黑衣人听到连忙接着道:“就是,我们所属地所有的姑娘叫到跟前,也及不上小姐的气质啊!”

    “而且,小姐也应该知道我们目前的处境,只有小姐入宫当了娘娘,才能让我们这里百姓的日子好过一些。”

    听着二人一唱一和,少女挥了挥袖子:“少在我面前弄鬼,没有人?那不就是一个吗?”

    端木青一直都冷眼瞧着他们,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却突然被那少女指到,脸上表情还是不由的变了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