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果然是伪装!

    端木青心里哂笑,脸上却不露声色,端起旁边的茶小抿了一口:“莫青。”

    “你的身份!”对于这样的回答,姬辰风并没有表现的恼怒,表情丝毫没变。

    “这个与王爷无关。”端木青淡淡道。

    姬辰风将她打量了两眼,心下微微有些震惊。

    看起来不过是和燕儿差不多年纪的女子,竟然如此沉得住气。

    在别人的地盘上,在别人如此的审视下还保持着这样的淡定。

    这个女子定然不简单。

    “你方才说要替燕儿选秀,这可是关系到我镇西王府安危的事情,我想姑娘的身份还是与我有点儿关系的吧!”

    姬辰风按下心里的疑问,冷然道。

    安然地将手里的茶杯放下,端木青抬起眼看向他,嘴边的笑意未减:“我也说了,是否会替小姐选秀,是要看我和王爷的商谈结果。”

    “哦?”姬辰风想不到这个女子竟然有这样的胆色,心里到起了些欣赏的味道,大步走到主位上坐下,“你想要得到什么。”

    “王爷这么说话岂不是轻松多了?”端木青笑道,“其实很简单,我要王爷的消息。”

    姬辰风眸子一沉,立刻便又恢复如常:“姑娘这话说得不清不楚,倒是让人难懂。”

    对于他这样的反应,端木青早就已经料想到了:“王爷在这个地方做一个偏安一隅的异性王,往来复杂,想必能够掌握许多人掌握不了的消息,我想要的就是王爷的消息。”

    这一下,不光是姬辰风,就是那边的李铭和晁异都皱起了眉头。

    当然得要皱眉了,这想必是他们都不愿意被人发现的东西吧!

    这个浑水镇规模不大,来往也确实是些三教九流之辈。

    但是这个地方却是十分微妙的,几乎成了一个小国家。

    虽然明面上看起来镇西王一支没落了,拥有的领地越来越小,离东离也越来越远。

    但其实,却是越来越重要了,因为他几乎都已经站在了别国的领土上。

    若是在什么事情上突然间反水,只怕皇帝都控制不了。

    所以,实际上,东离皇帝不可能会任由这么一个异性王在这样的边陲之地做这么一个土大王。

    但是这么多年,姬辰风却能够安安稳稳地坐在这里,就说明他绝对不是没有丝毫本事的人。

    而他所能够依仗的自然就是他的领属地——浑水镇了。

    这个地方唯一的特点就是乱!

    但同时,乱也有一个作用,那就是掩护。

    跟听风楼也算是有些交情,端木青自然能够想到,这样混乱的地方,其实正是消息传递的极好之处。

    而这个世界上,消息是十分重要的东西,很多时候,它都可以起到兵革所没有的效果。

    让人受制于它。

    更何况,一开始莫忘就说了,姬如燕的武功不低,而且师承多处。

    一个贫穷落后的王族小姐,竟然能够请到那么多高手师傅交授武功,本来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而且姬如燕还说了一句,这姬辰风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人却是认识不少,你让他弄点稀有的玩意儿,他基本上都是可以办得到的。

    也说明了他交游广阔,交游广阔的人混到这样的程度,若不是故意隐瞒,实在是让人费解了。

    而姬辰风和他的两位幕僚此刻听到端木青的话之后,怪异的神色,更是让端木青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你到底是谁?”这一下,姬辰风直接站了起来,目光如电地看向端木青。

    “不会对王爷造成危害的人。”迎上他的目光,端木青说的十分肯定。

    “你要我的什么消息?”说着又将他们两个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你们是西岐人,总不会是细作吧?”

    他是这个浑水镇的王,对于三国的人见得都多,能够一眼识破两人是西岐人,倒也不足为奇。

    “没错,我们是西岐人,但是我们绝对不是细作,这一点,王爷尽可以放心。”

    端木青还是那样笃定的神色,竟有种让人不得不信服的气势。

    姬辰风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皱着眉头转过脸去,好像在郑重的思考。

    “姬小姐不过刚刚及笄的年纪,而东离陛下已过不惑,王爷当真舍得让小姐入宫?

    且小姐性子天真烂漫,皇宫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王爷不会一无所知吧?

    那么王爷觉得小姐入宫之后,能在那座皇城里活多久?王爷能够算得准吗?”

    说这一番话,端木青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听上去好像是在跟别人说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

    但是落在姬辰风耳朵里却完全不是这个味道。

    端木青知道他心里挣扎,因为她相信这个镇西王对女儿的感情。

    从他看姬如燕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得出来,那样的眼神,她曾经从端木竣眼睛里看到过。

    “我凭什么相信你?”姬辰风显然是被端木青最后的那一番话说动了,女儿的幸福,他其实真的是万分不舍得。

    “我想,这是王爷和我的一个交易,我有我的所求,而王爷亦有王爷所欲,这不是刚刚好吗?”

    姬辰风又再一次陷入了沉默,显然他有些不敢赌。

    “王爷,不可!”一直沉默在旁的晁异走上来。

    姬辰风从沉思中回过神,像是突然清醒过来,直勾勾地看向端木青:“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看到他这样严肃认真的表情,和他身旁站着的两个黑影般的幕僚,端木青知道,此番若是不说出些什么,他们是不会相信自己的。

    “王爷在这里消息如此灵通,想必是知道一个人的。”

    “谁?”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端木青才尽量显得平静地开口:“韩凌肆!”

    “大皇子?”听到这三个字,姬辰风显得有些意外,“前些时候从西岐逃过来的那个?”

    这一次,惊讶的却是端木青了,这句话几乎让她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他现在在何处?”端木青想也不想地问出声,而这一出声,便已然失了先机。

    果然,看到她急剧变化的表情,姬辰风眼中的戒备放下不少。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往往不是有所求之人,既然有欲有求,也就说明有弱点。

    而面对对手,拿捏住了弱点,便不用害怕彼方会翻天。

    “莫姑娘似乎跟大皇子关系颇为不一般?”

    看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端木青马上平静下来,淡淡笑道:“谁说不是呢!不知王爷这里可能打听得到?”

    这一下,姬辰风明显有了合作的兴趣,肥胖的身子往椅子上一座,靠在椅子上,斜睨着眼睛道:“那得要看莫姑娘能够合作到什么程度了。”

    “王爷让姬小姐入宫不就是为了稳住东离皇帝的心吗?莫青要做到这一点应该还是很容易的吧!”

    ~~~~~~~~~~~~~~~~~~~~~~~~~~~~~~~~~~~~~~~~~~~~~~~~~~~~~~~~~~~~~~~~~~~~~~~~~~~~~

    小寒:今天两章一块儿上传了,洋葱说下个礼拜要加更,下午去赶稿,亲们有事留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