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若是燕儿去,我自然是这个要求,但是莫姑娘……”

    端木青微敛神色:“自然,姬姑娘是王爷的掌上明珠,而莫青要去自然是不同的,不知王爷打算让莫青做什么。”

    “依莫姑娘的能耐,若是真入了宫,得幸于陛下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希望莫姑娘在陛下那边美言两句,同时也时常跟我们镇西王府联络联络感情就是了。”

    果然是姬辰风,刺探消息倒是什么地方都不忘。

    “好!”

    她答应的如此爽快,姬辰风也不以为意,再厉害也就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还怕她会翻了天去吗?

    更何况,这里是东离,她如此过来,人生地不熟,怎么样也不怕她不配合。

    这样就算是说定了,姬辰风立刻让刚才那小厮将端木青和莫忘待下去休息。

    直至进了房间,莫忘才有机会问出口:“小姐,你突然答应去替那姬如燕选秀做什么?万一被选中了呢?”

    端木青如常整理东西,淡淡道:“这是最好的办法。

    之前你就发现我们走这条路似乎也开始有了可疑人的行迹,就说明还是有人找到了我们的行踪。

    而且此地已经地属东离,要想要避开耳目,更不容易,姬如燕入京选秀倒是个极好的机会。”

    “可是小姐,东离皇室我们半点都不了解,这样贸贸然前去,只怕……”

    “无妨,只要我替姬如燕去选秀,就算是将我和镇西王府拴在了一条绳子上,为了我更好的配合,他也会让我顺利入选的。”

    端木青这话,莫忘倒是赞同,只是心里到底觉得不妥:“万一小姐要是被选上,到时候东离皇帝……”

    “莫忘,若是我连这个都应付不了,那又何苦来东离?

    而且据你打探到的消息那个跟我身上封印有关的人就在东离皇后身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端木青说完这句话,两人又陷入沉默。

    “小姐……”想了好半晌,莫忘才问道,“你是不是真的认为韩凌肆还没有死?”

    莫忘和莫失不同,她相对来说会更大胆一点儿,有时候都不像是一个杀手。

    这些天来,端木青的心,她到底也是看清了几分的,此时,有些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灯光落在床边女子的侧脸上,勾勒出一个消瘦的脸型,看上去十分的落寞。

    看到她的沉默,莫忘有些后悔,这些话,或许跟本就不该提。

    “睡罢!快天亮了。”久久的安静后,端木青淡淡道,随即自己掀被躺下了。

    这一觉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这镇西王府却也没有人唤她们起床。

    打开了门,昨天那个小厮才走了上来:“莫姑娘醒了,王妃已经吩咐了厨房将东西都备着,二位姑娘现在用膳吗?”

    来来回回都是这个小厮在服侍,实在是让人觉得寒酸。

    礼貌周到却是不错。

    用过午膳,姬如燕便兴冲冲地跑了过来:“青姐姐,早上那姓姬的跟我说你答应了是吗?”

    将碗放下,端木青笑着点头。

    “啊!太好了,青姐姐,你真是这个世界上第一大好人。”

    姬如燕却是个没有心机的,听说端木青真答应了,立刻高兴得手舞足蹈。

    首先便拉着端木青在镇西王府逛。

    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小院子,实在是没有什么好逛的。

    但是她却发现她和莫忘的马不见了。

    “昨天浑水镇临门客栈的两位姑娘走出后不久突生意外,竟然双双殒命了,倒真是可惜。”

    身后一个人的声音不大不小的传来,还伴随着同情的叹息声。

    端木青一转身就看到李铭和晁异走了过来。

    见到她,两人都行了个礼:“小姐。”

    心下骇然,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谁知道这个镇西王府短短的几个时辰里就将事情处理得这样干净。

    有人进无人出总是让人怀疑的,端木青一答应替亲,那边就有人将她们两个的身份毁了。

    “诶?你们叫青姐姐……”

    端木青阻止了姬如燕的话,而是笑看着那边两个人道:“不知道教习宫中礼仪的嬷嬷可来了?”

    这东离毕竟不是西岐,就算她不是抱着当后妃的目的去选秀,却也不敢在举手投足间露了端倪。

    一句话却引得李铭和晁异对望一眼,一般人怎么会对秀女入宫的事情如此清楚?

    “来了来了,娘亲自请来的呢!不过我没有见过,就在偏院里。”姬如燕一听,立刻便拉着端木青往后边跑。

    让她自己去学着好入宫,她自然是不乐意的,但是,着看别人学习的热闹却是十分愿意凑上一凑的。

    所谓教习嬷嬷并非真的是从东离皇宫里请过来的,而是一般大户都会自己花钱去请那些从宫里出来的老宫女,过来先行教导一番。

    到了长京,自然会有专门的宫里的嬷嬷再行教导。

    如此,端木青在这镇西王府一呆就是大半个月,直到七月末,才踏上去东离都城——长京的路途。

    眼看着端木青为了自己去了那哪哪看起来都叫人不自在的皇宫,姬如燕倒是有颇多的舍不得。

    甚至于还哭了好几遭,但是到底被自己要去和亲的事情给吓到了,不敢挽留。

    东离和西岐虽然都是华天大陆上两个地图板块较大的国家。

    但是风俗习惯确实差了很多。

    其实算起来,东离才是这个大陆上最大最古老的国家。

    上百年前,华天大陆上的西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东离附属国。

    后来因为战争的缘故,竟然不断蚕食周边国家的领土,一跃成了东离之后的第二大强国。

    所以,真正走到东离境内,就可以看得出两国之间的差距。

    就算是因为战争元气损伤,但是东离还是表现出大国才有的文化涵养。

    这里民风相对来说比较开放,街上随处都可以看得到妙龄少女结伴同游的场面。

    在东离稍大些的城邑都设有学堂,这些学堂都是招收女学生的。

    只要家庭条件尚可,可以出得起学费的人家都可以将女儿送入学堂。

    可以说,在东离,学习是一种风气,这一点,就比西岐强了很多。

    因为走得是官道,加之又是特派的马车,所以从浑水镇赶到长京竟一个月不到。

    镇西王府虽然破落,但是在长京的行馆却十分精致。

    想也知道,这一定是国库出钱建的,不然一个泱泱大国其异性王爷的行馆竟然那么残破,让一干来东离的外国使臣们笑话了。

    才到门口,就看到采薇和莫失站在门口。

    她这边的消息,莫忘早就已经放出去了,所以,她们会到这里也不奇怪。

    只是从她们两个外在看来,这一路绝对太平不到哪里去。

    莫失的手臂上还绑着一断木条,却是骨折了。

    看到她的手时,端木青眸子一暗,但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这一路追着她的人绝对不止一伙。

    他们究竟要做什么,端木青一无所知,竟也无法查明白。

    对于一时间弄不懂的事情,她一向的态度都是放置一边。

    此时已经到了这一步,唯有勇往直前了,这些人既然不让她安生来这里,那么到如今也就只有慢慢现身。

    行馆里倒是有好些仆人,大概都是有定制的。

    端木青来了之后一律呼小姐。

    接着便走过来一个穿着宫装的女官模样的女子,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

    “姬小姐,奴婢是筠璧姑姑,是宫里指下来专门教导小姐宫中礼仪的。”

    在镇西王府好歹也学了十几天的东离宫廷礼仪,端木青倒也看得出一二。

    随即也回了个礼,起身便从这筠璧姑姑的脸上看到赞赏的笑意。

    “小姐出身王府,又天生丽质,自有通身贵气,奴婢倒是可以偷懒了。”

    这话自然是谦虚,端木青又连忙回礼:“姑姑说笑了,如燕年轻不知世事,还请姑姑多多指教。”

    原来是端木青的脚程慢了些,这些教引姑姑其实都已经指派到了各处,其他的秀女们早两天就开始学习了。

    安顿下来没有一会儿,筠璧姑姑就走了过来,笑吟吟道:“不知小姐是打算何时开始呢?”

    端木青道:“我已然是迟了,自然是希望越快越好,不知道姑姑可休息好了。”

    “依奴婢看,小姐精神尚可,不若下午就开始可好?”

    “就依姑姑所说。”

    “是!”筠璧回了一句,蓦然又转身笑道,“那日出宫,碰到令王妃,她托奴婢问小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