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令王妃?”端木青心里一愣,对于东离王室,她可是完全不知,而姬辰风也并没有说过任何有关他和王室之间的过往。

    而姬如燕也说过,她自小未曾来过长京。

    “王妃说小姐可能不记得了,当年她从西岐过来曾经在路途中遇到过小姐,当时小姐才三岁呢!”

    筠璧姑姑倒是丝毫没有异样,依旧带着含蓄礼貌的笑意。

    端木青点头,笑道:“时隔太久,我倒真是记不得了。”

    “日后小姐就在长京,相见日长。”又说了几句话,筠璧姑姑才退了下去。

    看她走远了,端木青才吩咐莫失道:“去查查这个令王妃,另外,看看她当时和镇西王府之间是有什么关系。”

    这几日都在行馆里跟筠璧姑姑习学宫中礼法,虽然基本上端木青都从镇西王府请来的那个嬷嬷那里学得差不多了。

    却还是十分认真地跟着她的动作。

    这一点,筠璧姑姑显得十分满意。

    又有几个自称是跟镇西王府有些交情的夫人前来拜会,端木青让莫忘以正在习礼仪给挡了回去。

    筠璧姑姑却笑道:“小姐这是对的,此时最好还是不要扯上这些关系比较好。”

    对于这个女子,其实端木青是抱着防备之心的,所以一直都表现得十分得体,丝毫拿捏不到错处。

    虽说是宫里头指下来的教引姑姑,但是到底是谁的人,又有什么样的目的,还真是不好说。

    却不想她会在此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这些贵族圈的事情,无论在哪一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此时端木青是用姬如燕的身份来选秀的,既然皇帝开了这个口,实际上入选的概率很大。

    这些夫人们此时过来结交,其实就是势力的根结。

    但是端木青不是姬如燕,而且她又必须以姬如燕的身份去考虑问题。

    长京的状况,她尚且没有摸清楚,怎么好胡乱动作,万一被什么人注意上了,只怕更坏了自己的事情。

    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她除了要入选之外,越是低调其实才越好。

    当天晚上,筠璧姑姑便收到端木青送过去的两盒药材。

    那倒算不上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只是对与治疗因长跪引发的关节炎十分有用就是了。

    早在她教导端木青礼仪的时候,端木青就发现了,尽管她隐藏得很好。

    “想不到小姐竟然是杏林高手!”学习完一天的内容,筠璧笑吟吟道。

    “姑姑过誉了,不过是曾经跟着大夫学了两日,那日看姑姑的膝盖似乎有些不对,便将药材送了过去,是如燕造次了。”

    一听这话,筠璧连忙摆手,脸上却露出感激的神色:“哪里哪里,小姐不知,奴婢这膝盖的伤是早年间落下的,如今是治不好了。

    但是在人前是万万不敢失仪的,小姐可以一眼洞破,可见医术了得,倒是让人惊叹了。”

    这话端木青倒也不十分推搪,反笑道:“关节炎虽不致命,但是却是十分磨人得紧,若是姑姑信得过如燕,不如这几日晚上过来如燕此处,让如燕替姑姑针灸试试?”

    一听这话,一向自持的筠璧也眼露希冀,可见是被这病痛折磨得狠了。

    只是偏偏又不松口,似乎是在考虑什么。

    “若是姑姑有顾虑的话,也没有关系,如燕就不打扰姑姑了。”

    说着便抬手让采薇扶进屋。

    “小姐医术如此了得,哪里有什么不放心的,”筠璧最终还是笑道,“那么,奴婢就要劳烦小姐了。”

    “姑姑客气。”

    到了晚间,端木青果然将随身带着的医药箱拿出来。

    一看到她那样专注的神色,筠璧便放了一半的心。

    这针灸倒也不难,只是有些复杂,过程有些长罢了。

    “姑姑在宫里是伺候哪一位主子的?”

    一边替她揉开穴道,端木青一边状若无意地问道。

    筠璧眼神一凛,随即又放松了,在她的推按下,缓缓闭上眼睛:“奴婢原是侍奉太后娘娘的,只是自从当年太子爷病逝之后,太后娘娘悲痛而逝,奴婢就一直守在慈宁宫,此番是陛下指了奴婢来教引小姐的。”

    “太子爷?”

    很显然她说的不是如今皇后所生的儿子韩凌宇,似乎应该是……

    “是当今陛下的亲哥哥,和陛下一母同胞。早些年因病去世了。”

    果然,原来是韩渊的哥哥。

    因病去世,太后竟然悲痛而亡,这感情不可谓不深啊!

    但是皇家当真有这么深的情分?更何况她还有另一个出色的儿子——当今皇帝。

    难道这当中还有什么吗?

    “太后仙逝已经二十年了,如今宫里的老人也都少了,记得的更没几个,陛下也是看奴婢常年在慈宁宫凄苦,才让奴婢出来给小姐做教引姑姑,也算是让奴婢出宫来透透气,一晃可就是二十年了。”

    端木青心里“咯噔”一声,这筠璧分明话里有话。

    她不过是随意问一句她是在哪里当值的,原本就是十分平常的话。

    固然存了打探的心思,却并没有意思真的打探她的过往。

    可是她却将话题一直停留在太后身上。

    不过是过去了二十年,宫里的老人就没有几个了,这不是很奇怪吗?

    心里兜兜转转许多,脸上却不露声色,端木青依旧如常地施针:“姑姑倒是有福的,能让陛下记得。”

    这话让筠璧苦笑了一声:“陛下自是念旧情的,只是有些事情不是念情就可以的,这天下谁都会有些不遂心的事情。”

    这话说得好没由头,端木青一时间解不过来。

    “如今宫里头娘娘主子也不少,此次选秀大概选不了多少秀女吧!”

    端木青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方才的那一番话,自顾自道。

    “选是选不了多少的,但是该选进宫的还是要选进宫。”

    “哦?”端木青好奇地看向筠璧,“还有该选的和不该选的吗?”

    点了点头,筠璧道:“我们东离的异性王不少,像小姐你就是出身镇西王府的小姐,这么多年,这些异性王替陛下镇守着各个地方,自然是要加深联络的。

    比如跟小姐一起的还有郭小姐和贾小姐。”

    都说了异性王不少,那自然来的女子也不少,筠璧却偏偏说这两位,里头自然有缘故。

    “姑姑说的这两位我都不知道呢!姑姑可了解?”

    “郭小姐的父亲郭东林是淮南王爷,贾小姐的祖父贾政玉是河间王爷,都是异性王中实力比较强的。”

    端木青笑了笑道:“说起来惭愧,如燕一直在家里不出门,对这些都不太了解呢!若非姑姑提起,还真是不知道。”

    听到这话,筠璧姑姑蓦然间睁开了眼,两道目光直直地看向端木青,倒是把她看得吓了一跳。

    可是一转眼,她却又如最开始般,目光平和。

    “小姐还是小心些吧!郭贾两家向来交好。而且……早些年间镇西王和两位王爷之间也有些过节。”

    原来是宿敌,怪不得筠璧会如此提醒呢!

    将最后一根针拔出来,端木青笑道:“姑姑感觉一下如何?如燕技艺浅薄,愧不能手到病除。”

    筠璧也不客气,动了动膝盖,顿时满眼欢喜:“小姐当真一双妙手,奴婢这老毛病了,竟然真好了这样多。”

    这感激倒是真诚的,端木青笑道:“左右还有些日子,如燕没晚替姑姑针灸一番,想来待到入宫之时,应当也差不多了。”

    端木青勉强算得上是半个大夫,筠璧这关节上的毛病究竟有多痛苦还是知道一二的。

    这样一来,无疑让她欠下了一个人情,什么东西嫌多,人情不嫌。

    所谓,钱好还,人情难还。

    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处。

    再者说了,在这个不知深浅的东离,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如此又过了十多日,终于到了秀女入宫的日子。

    能够在此时入宫的,其实都是经过了层层选拔的。

    而且如姬如燕这样的身份,根本就没有那么麻烦。

    只等到九月初九,最后一日,帝后最终的选择就算是敲定了。

    主持这一次选秀的是萧贵妃,就是曾经在西岐端木青见过的四皇子韩凌翔的生母。

    好在这毕竟是后宫之事,就算是韩凌翔见过端木青也没有关系,他并不会参与。

    可是为了以防万一,端木青还是稍微易了容。

    看上去虽然和原来有七八分相像,但是却已经不像是同一个人了。

    “这就是如燕妹妹吧!果然国色天香,美艳不可方物啊!”一个女子略带些矫情的声音在端木青踏进安排好的院子里时响起。

    一转脸就看到一个穿着紫色宫装的少女带着满脸不屑的笑意看着自己。

    贾文柔,就是筠璧说的河间王的孙女。

    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年纪,确实是比端木青年长,相貌自是极好,只是眉眼间含了些尖锐的味道,终究与她的名字有些背离。

    “姐姐说笑了。”端木青淡淡回了一句,便往自己的房间里去。

    这是华春宫的一处偏院,一共三间屋子,偏偏还就安排了她和郭贾二位。

    若说是无心,只怕没人相信。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兵来将挡就是。

    只是有些人偏偏就是沉不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