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殿选安排在元仪殿,端木青三人跟着太监过来的时候好些秀女都已经等在了偏殿。

    无论是在前世还是在今生,无论是在西岐还是东离,端木青都没有参加过选秀。

    虽然并不陌生,到底没有亲身体验过。

    今日才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环肥燕瘦了。

    果然都是层层选拔下来的,那些如姬如燕这般半内定的,也大多都是深闺内院养出来的。

    金脂银粉自小堆着,想不是美女都难。

    只是站在偏殿里,各种各样的香粉味道混杂着,到底还是有些难受。

    衣服虽然款式不同,却也基本上不分上下。

    稍微留意了一下,果然,这里的秀女不下五十个,但是除了端木青却几乎没有人穿蓝色的衣裳。

    难道皇帝果然如贾文柔所说,十分不喜欢蓝色吗?

    “姬小姐打扮得倒是素净,看上去多了分清水出芙蓉的味道。”郭嘉书毕竟不是贾文柔,到了偏院,作为所识不多的秀女,走了过来跟端木青打招呼。

    但是端木青却只是笑了笑,并不很热络。

    今日她看上去倒是明媚清丽,恰到好处的妆容将她的脸衬托得更加美艳。

    贾文柔一见端木青冷冷的样子便立刻不高兴了,上前挽了郭嘉书的手,冷笑道:“妹妹我们别处走走吧!有得人就是穷酸气,没得熏到了妹妹。”

    说着也不顾郭嘉书愿不愿意,便拉着她走。

    端木青也不以为意,只自己安静地等着。

    等了好一会儿,才有太监过来领着秀女们往元仪殿去。

    今日天气晴好,不冷不热,站在元仪殿前的广场上,倒是十分舒服。

    住在一起的秀女似乎是想当然地站在一起。

    皇帝皇后端坐在广场之上。

    只是让端木青讶异的是,竟然还有其他许多人在。

    在那么多不认识的人当中,端木青一眼就认出了韩凌翔。

    还有两个年轻的男子,确实不认得的。

    想来也是东离皇室的人,容貌均是极为出色的,都说东离皇室出美人,果不其然。

    “今日是选秀的最后一道殿选,首先,请众秀女向陛下和娘娘请安。”

    一个看上去有些资历的姑姑站在一旁,高声道。

    皇帝和皇后都点了点头,显然对萧贵妃如此的安排很是满意。

    行过礼之后,在场的秀女们都有些激动起来,毕竟是否能够飞上枝头就在此一举了。

    端木青看到一旁站着的贾文柔,似乎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郭嘉书却还好,但是微微颤抖的睫毛还是泄露了她的紧张。

    殿选的形式其实很简单,就是每一排的秀女依次走到前面,让帝后相看一番,然后决定留还是不留,如此而已。

    “陛下,若是可以的话,便开始吧!”萧贵妃看上去和郭嘉书倒是有些相像,眉眼间却有些经历风霜后的成熟。

    韩渊伸手阻止,笑道:“不急,朕年过不惑,后宫里佳丽也众多,今日倒是让翔儿先选好了。”

    原来还有这一茬。

    今日的秀女竟然不光是用来充实后宫,还有给韩凌翔选妃之意。

    这倒是没有人跟端木青说。

    韩渊却还是和那次在西岐所见之时差不多,言语间依旧温和的样子。

    “陛下说的是。”皇后的样子离得太远,端木青看不太清,但是声音听上去却是轻轻柔柔的。

    没有半分强势的样子,却也绝对不是柔情似水,这样的轻柔中,带着淡淡的疏离,却又有些孤傲的味道。

    韩凌翔连忙行礼谢恩。

    谁知道韩渊却摆手笑道:“不急,并非是为了你一个人。”

    “嗯?”

    萧贵妃闻言,不禁有些意外,如今已到成家年纪的皇子就只有韩凌翔一个,而其他的不是已经成亲便是年纪太小。

    韩渊这话的意思,让在场的人都有些不解。

    但是很显然,他并没有打算立刻解释,而是转脸看向自己的贴身内侍:“怎么还没来?”

    这话问得有些突兀,除了皇后的其他人都难免有些好奇起来。

    那内侍也不看其他人,只是低眉敛目地回答:“回陛下,马上就到了。”

    话音才落,就听到一个沉稳的声音突然想起:“儿臣叩见父皇母后!”

    似乎是声音响起来,才让人看到出现的人。

    瞬间,就有几个人控制不住一般的轻呼出声。

    就连皇后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也在这一刻微微蹙了蹙眉头。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瞬间,就恢复如常了。

    显然来的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是最意外的人却不是那广场上方平台上的。

    而是站在场中央的端木青。

    此时她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都暗哑了,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她几乎以为自己会叫出声来。

    但是没有,她一点儿声音都发布出来。

    身子也像是一座雕塑般冰封在原地,甚至于,想要眨一下眼睛都十分困难。

    她无数次在梦里面设想过跟他重逢的画面,却都没有眼下的这一种。

    听上去都有些戏剧。

    她,作为一个秀女,站在他的面前。

    “君昊回来了。”韩渊却满脸笑容,甚至于亲手将他扶起来。

    “大皇子什么时候回得国,本宫竟是不知道呢!”皇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话的语气也淡淡的。

    皇帝呵呵一笑,像是解释一般道:“此事一言难尽,朕也算是跟西岐皇帝达成了协议,自此君昊就回到我们东离了。”

    相对来说,萧贵妃可没有那么好的定力,脸上的笑容几乎都快要撑不住:“大……大皇子来得倒好生突然。”

    说着竟不敢再说下去,只怕自己眼睛里会喷出火来。

    如今太子体弱,而众位能够一争太子之位的就只有四皇子韩凌翔和已经被封为王爷的三王爷韩凌莫。

    但是韩凌莫的母妃半年前见罪于皇帝,已经被废入了冷宫,已经算是差不多失去了争夺的可能了。

    其他的皇子都还小,如今却突然冒出一个韩凌肆来。

    韩凌肆的母妃瑜妃早在他年纪尚小的时候就已经亡故了。

    但是韩渊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对他竟是十分看重。

    甚至于,不惜亲自前往西岐给西岐先皇贺寿。

    之前便还罢了,毕竟韩凌肆在西岐,但是此时他突然回来,皇帝的态度又是如此的亲昵,让她不得不紧张。

    “这其中发生了一些事情,君昊的行踪不能暴露,所以你们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韩渊丝毫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随便解释了一句便又转向韩凌肆:“你之前在西岐虽然成过亲,但是如今已经回来,又发生了那么多事,便作罢了吧!

    反正,西岐那边也不会有什么异议,今日父皇便为你重新择定一位正妃,择吉日成亲,顺便封为你为昊王,如何?”

    此话一出,萧贵妃更是心颤。

    皇子封王,极少有给称号的,都是按照顺序称王。

    待到新帝继位,再由新帝择定封号。

    而韩渊此时却要给韩凌肆封号!

    端木青依旧呆呆地看着上面的人,韩渊的话清晰地落在耳朵里,一字不落。

    他说他们的婚事不作数了,就算是他们都还活着,如今却是没有半点关系了!

    想到这一点,端木青立刻将视线锁定韩凌肆,她要看清他的表情,想要看清他的反应,想要看清,他……会不会反对。

    然而,台上那个穿着玄色衣衫的男子,只是后退一步,屈膝行礼:“孩儿谢父皇体恤。”

    “哈哈哈哈……”听到这话,韩渊显得十分高兴,伸手将他扶起来,领着他一同走回到座位上。

    “那么,便开始吧!”韩渊说着,又看了一眼韩凌肆和韩凌翔,“两位皇儿便好好看看,选好自己心里认定的王妃。”

    这一下,众位秀女的心境又发生了变化。

    原本是想着被皇帝选中,成为后宫嫔妃。

    但是此时如此一来,却又有了成为昊王妃和四王妃的可能。

    成为后妃自然是好,但是眼下要选王妃的两位皇子也都十分出色。

    虽然韩凌肆刚回国,几乎没有什么地位,但是皇帝的态度摆在那里,而且立刻封号封王。

    更重要的是,那个站在台上的年轻的皇子,光凭那一张脸,就足够虏获所有少女的心。

    这下看起来,不管是成为哪一位的王妃,都不会亚于当个后宫嫔妃。

    更何况当下太子体弱,以后是谁的天下还说不准呢!

    如此一来,众位秀女的心思更加活络了。

    “妹妹,你看大皇子和四皇子会不会选我们?”贾文柔首先便沉不住气了,悄声问郭嘉书。

    但是显然郭嘉书比她沉稳,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韩凌翔对于这一次选妃的事情早有准备,所以对众位秀女的身份也早就研究过了,所以很快地便选好了一位小姐。

    端木青这一排在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其他人走到最前面的。

    一双眼睛早就已经不会转动,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个男子。

    那个从头至尾都没有什么表情的男子。

    韩渊没有看她们,而是直接对韩凌肆道:“君昊,这是最后的秀女了,你还没有看中的吗?”

    他语气里的关怀谁都听得出来,大有若是还没有看中的,便再从下面民间选一次的样子。

    韩凌肆这才将视线在他们脸上扫了一圈。

    当他的视线落过来的时候,端木青清晰地感觉都自己的心跳在这一刻莫名地加速了许多。

    似乎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可是,完全没有停留的,就转向了下一处,好想他完全不认识她。

    好像她和一干站在这里的甲乙丙丁没有任何的区别。

    随手一指,韩凌肆还是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就她吧!”

    端木青看着他指向自己这边的手指,一时间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