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啊!”直到贾文柔惊叫声响起,才让端木青回过神。

    韩渊显得十分高兴,好一会儿才想起这一排秀女都没有唱名:“你是谁家的秀女?”

    却是贾文柔盈盈下拜,勉强平复了情绪,娇羞道:“臣女河间王府贾文柔。”

    “哦!”韩渊想了起来,“对了,是河间王的孙女。”

    “是!”贾文柔脸色更加娇羞了,整个脸颊都红成了一片。

    “君昊选中的可是贾小姐?”韩渊笑吟吟地看向韩凌肆。

    淡淡转身,韩凌肆朝皇帝行了个礼:“谢父皇!”

    “哈哈哈哈……”韩渊今日似乎特别的高兴,又一次开怀大笑,“好好好,立刻着人择定吉日,赐婚昊王韩凌肆和河间王府贾文柔。”

    端木青脸色惨白一片,呆呆地看着场上的变化。

    “昊王和贾文柔?!”嘴里喃喃了好几遍,端木青好像才弄懂这句话的意思。

    “呀!那位秀女衣服上的穗带怎么是橘色的?”

    说话的却是一个始终未曾开口的宫妃模样的女子。

    顿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这里。

    但是端木青却依旧静静地看着韩凌肆,整个人一动不动,好像已经忘记了世间万物。

    韩渊眉头一皱,刚才还带着笑意的视线立刻转冷。

    直到一旁的贾文柔忍不住笑出声,端木青才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

    “你是哪家的秀女?”

    连忙敛了心神,端木青立刻下跪拜到:“臣女镇西王府姬如燕,叩见陛下。”

    “镇西王府?”韩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视线有些飘渺。

    “皇兄,这个秀女倒跟你从前的那位王妃有些相像啊!”

    韩凌肆蓦然间开口,打断韩渊的沉思,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看向端木青。

    浅浅的黛眉,纤瘦的身量果然是有几分相似,最为相像的还是那一双杏眼。

    那是一双让人很难忘记的眼睛!

    “不像!”没有等到其他人开口说什么,韩凌肆淡淡的两个字飘出。

    “镇西王府的小姐。”韩渊皱了皱眉。

    “难道镇西王对当年太后的决定还是怀恨在心吗?”

    皇后突然出声,让所有人都有些惊讶。

    端木青更是不知所以,却也不敢抬头。

    “这东离谁都知道先太后娘娘是最忌讳橘色的,先帝爷下令,整个东离没有人敢用橘色呢!”

    低低的声音在身旁响起,是贾文柔带着些许得意地与郭嘉书说话。

    原来是这样,衣服里的绣花针只是障眼法,为的是掩饰这橘色的穗带。

    这个贾文柔竟然有这等心思,倒是她看错了。

    只是,眼下该如何是好呢?

    这皇后所言,镇西王对太后当年的决定怀恨在心,又是什么决定?

    “当年太后也是一时气急攻心才会下了那道懿旨,事后太后甚至亲自向镇西王道歉了,难道这么多年过去,镇西王还当真记着仇不成?”

    韩渊也不再深究这个秀女是否跟韩凌肆在西岐的王妃相像了,转而追究起这橘色穗带的事情。

    这不是在西岐,端木青纵然重活一世,对这个地方还是十分陌生,更不知道过往。

    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心底却并非十分的担心,似乎隐隐的有些期待,期待那个站在上面的男子。

    整个含仪殿顿时鸦雀无声,就连贾文柔也收起了自己的得意,乖乖地站在原地不吭声。

    然而这样的沉默,却让端木青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力量将她拖入黑暗的泥沼。

    “嗯?!”韩渊再一次怒斥,“如何不说话?”

    “臣女……”咬了咬牙,端木青深吸一口气,“臣女一时不知,请陛下恕罪!”

    “噗……”极细极细的嗤笑声在身侧响起。

    端木青斜过视线,就看到贾文柔嘴边凝了一道极浅的嘲意。

    “不知?!”韩渊却并没有相信这个理由的意思,两个字里含了隐含的怒意。

    “陛下,臣女……”

    “陛下!”打断端木青话头的是一个温和的女声,“其实,是臣妇派人送给姬小姐那穗带的。”

    微微抬起头,端木青看到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女子穿着一身素净的宫装,带着温柔的笑意对韩渊行礼。

    对这个女子的出现,韩渊显得有些意外,但同时,脸色也温和了些。

    “令王妃怎么来了?”

    原来这个人就是筠璧姑姑嘴里说的令王妃,她到底跟姬如燕之间有过什么样的过往?

    竟然为了她专门跑来这一趟。

    那女子依旧温柔笑道:“臣妇此来,就是为了姬小姐来的。”

    “哦?”扬了扬眉毛,韩渊的神色完全和缓下来,还是原来温和的模样,“看来是为了这穗带了?”

    摇了摇头,令王妃笑道:“陛下应当早就知道臣妇早些年和镇西王妃有些交情,其实如燕出生之时,臣妇便与王妃说好,将如燕认我为义母。

    时隔多年,今年初收到镇西王妃的信,如燕竟要入宫选妃,所以,臣妇便自夸海口,想要跟陛下说一声,免了如燕的秀女身份,过继到我的名下。

    谁知道昨晚府里出了点儿事情,就给耽搁了。

    前几天为了方便说明白,还特地送了如燕那橘色的穗带呢!”

    谁知道皇帝听到这话,丝毫没有了当时见到那穗带时的愤怒,反倒带上了些自责,连忙道:“原来是这样,昨晚府里一切可安好?”

    令王妃再行了一次礼:“多谢陛下关怀,不过几个宵小之徒,并没有什么损失。”

    这样说,韩渊才算是放了心,又转脸看向端木青:“既然这样,那么姬小姐就免去秀女身份,另外,你既然过继到令王妃名下,也算是全了皇兄膝下寂寞,便赐封为郡主吧!”

    这一转变来得太快,端木青一时间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郭嘉书轻轻唤了她一声,方才想起来谢恩。

    如此,这场选秀就算是选完了,至于那些被韩渊选中的女子,回去之后都会有专门的内侍过去宣读圣旨,确定位分。

    当然,这些人当中不会有端木青,也不会有贾文柔。

    想到贾文柔,心里便是一痛,再抬眼,却不见了那个穿着玄色衣衫的男子。

    “你先去华春宫收拾东西,晚些时候我派人来接你。”

    刚走到偏殿门口,令王妃便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

    旁的话也不多说,就是这么淡淡的一句,却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小姐,如何?”莫忘和采薇一见她回来,连忙跑上前。

    “哼,真是不知道那令王妃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要过继她?!竟还挣了个郡主的名分。”

    贾文柔一脸嫌恶地瞟了端木青一眼,满脸的不服气。

    但是很快她的不服气就退了下去,换上了掩饰不住的得意。

    因为立刻有许多同为秀女的女子围上来向她道贺。

    原本对于这样的女子,端木青根本就懒得计较,但是此刻,看到她的笑脸,却莫名觉得十分刺眼,刺得眼睛都生疼。

    听到那些祝福的话,采薇和莫忘都是云里雾里。

    她们口中说的大皇子是谁?!

    “呀!昊王!”

    不知道是谁当先喊了一声,立刻便抓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端木青一转脸就看到逆着光走进来的男子。

    这一次,她终于近距离看清了他。

    有多久没有见到了?

    三个月?还是四个月?

    为什么,她觉得像是过了三四年那么久?

    他似乎瘦了许多。

    更大的变化,是那一双眼睛。

    从前总带着不羁的笑意的凤眸里,此时却是冰封万里,冷漠得没有任何温度。

    那一双薄薄的唇,曾经多次亲吻她的唇,此时没有半分他独有的漫不经心的笑,而是带着生硬的线条,好像永远都不会柔和下来。

    脚步,在这一刻,失了控,一步步向他走过去。

    近了,更近了。

    她感觉自己有一点点的颤抖,不过还好,她还可以走得稳。

    “韩……”

    一个字小心翼翼地从嘴边溢出,轻柔得几乎听不到。

    然而后面话却再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他,已经直直地走向了贾文柔。

    “贾小姐?”

    语气有些冰冷,没有什么温度,却带着魅惑人心的磁性。

    贾文柔看着面前如天神般的男子,一张脸顿时烧得通红,好一会儿才依依然行了个礼,喃喃道:“文柔见过昊王。”

    “嗯!”韩凌肆淡淡地点了点头,“送给你。”

    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端木青猛然间找回自己的感觉,一转脸就看到躺在他掌心的那一支簪子。

    墨玉簪!

    端木青只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天地都开始旋转起来。

    ~~~~~~~~~~~~~~~~~~~~~~~~~~~~~~~~~~~~~~~~~~~~~~~~~~~~~~~~~~~~

    小寒:实在抱歉啊!亲们,这几天卡文卡得销魂,上传晚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