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他竟然把墨玉簪送给了别人。

    那一个晚上之后,属于她的东西他都没有带走,却除了这一支墨玉簪。

    那是他送给她的。

    曾经他温柔地用这支簪子给她挽发。

    他说,她是他的女人。

    可是现在,他却又转手将它送给了别人。

    当真,当真对她绝望了吗?

    第一次,第一次,端木青心里涌出那样巨大的后悔!

    为什么?为什么爱和恨,她选择的是恨!

    选择报复赵御风的恨,而放弃他对她的爱?!

    留下这一句话,韩凌肆便转身大踏步离开,从头至尾,未曾看过端木青一眼,好像她和别的秀女没有什么区别。

    “哇!贾小姐,你真是好有福气哦!”

    “是啊是啊!昊王长得真好看,我都有些不敢看他呢!”

    “尤其是那气质,虽然不笑,可是看上去就觉得很男人啊!”

    “我觉得昊王比三王爷四王爷好看很多呢!”

    “他还送你簪子呢!想不到这看上去这么冷酷的男人竟然还这样温情。”

    “……”

    待到人走远了,没有影子了,一旁的秀女才围上了贾文柔。

    你一言我一语,几乎要将整个偏殿给掀飞了。

    端木青呆愣着目光,几乎停止了思想。

    刚刚那个人,真的是韩凌肆吗?

    真的是那个喜欢逗自己笑,无论什么时候都陪在自己身边,守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吗?

    “小姐……”

    莫忘大概也算是明白了,在心底叹了口气,走上前来,伸手拉了拉端木青的袖子:“我们走吧!”

    回过神,端木青没有说什么,掩去眼中的受伤,轻轻地点了点头。

    “听说你长得很想昊王以前在西岐的王妃?”

    可是有些人偏偏就不让人好过。

    贾文柔竟然记住了韩凌翔那一句话,移步上前,挡住她的去路。

    端木青心下又是一震,心尖儿微微的酸麻,抬起脸,却是一脸的平静:“我不知道。”

    “一句你不知道就可以了?”贾文柔却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刚刚你可是想要靠近昊王呢!你是不是对他心存不轨?”

    对于这样的挑衅,此刻的端木青真的不想要应付,神色间露出些疲态来:“我没有兴趣在这里跟你讨论这个问题。”

    “姬如燕!”贾文柔却莫名其妙的怒不可遏起来,“我告诉你,就算你像四王爷说的那样跟那西岐女子长得相像,你也不要痴心妄想。

    我听说,昊王就是被那女子害了呢!现在他的心里必定恨死了那女子,你跟她越像,就越会让他讨厌你。”

    这样一个女子的话,竟然让端木青的心如同被一把钝器不停的切割般的疼痛。

    这样的痛让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告诉你,姬如燕,就算你现在是那什么郡主,你也最好给我收拾好你那些歪心思,不然,我让你好看。”

    贾文柔伸出手突然推向端木青,但是手还没有靠近,就感觉整条手臂一阵酸麻,“啊……我的手!”

    “你……你你你做了什么……”刚刚还十分得意的脸,突然间就变得扭曲起来。

    看着她愤怒的脸,端木青却一点儿都不想再跟她纠缠,终于抬起腿往外面走了。

    她知道,是莫忘出手了,她的人,终究都还在她身边。

    回来之后,端木青都呆呆地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天色。

    采薇和莫忘两个人自顾自地在房间里收拾。

    终于在半下午的时候,令王妃派得人过来了。

    无论怎么样,日子还是要过,端木青深深吸了一口气,迎上前。

    “郡主,王妃派我来接您。”是一个有些年纪的女子,看上去却是一副和善的样子。

    “不知姑姑怎么称呼?”

    “郡主如府里人一般喊我若英姑姑就好。”

    若英笑着道,却没有一般下人的奴颜婢膝。

    招手让几个小丫鬟替采薇莫忘拿着东西,若英便走到端木青身旁,引她出宫。

    才走出门,就看到贾文柔怒视的眼。

    今天上午莫忘只是随便点了她一处穴道,两个时辰后自然就解了。

    此时应该是好了,但是,这仇也就算是记下了。

    原本端木青也就不喜欢她,结没结仇都一样,并没有什么改变。

    “河间王在朝中的势力不小。”走出许久,若英姑姑才像是不经意地说道。

    端木青将视线从那些宫殿处移过来,转向自己旁边的这个女子。

    若英却还是淡淡的笑容,一张素净的脸上,平淡无波。

    但是这句话却分明是在提醒自己。

    还不待端木青又什么反应,若英便笑道:“郡主上车吧!”

    原来已经到了二门。

    从若英的口中,端木青才知道令王妃是韩渊故去的皇兄令王的妻子。

    而令王去世得早,所以,令王爷这一脉并无所出。

    故而,那天皇帝才会说出那番话来。

    虽然令王已经不在,但是令王府却还是十分的气派,可见韩渊并没有苛待这一位寡嫂。

    来到令王府,若英却并没有带端木青去见令王妃,而是直接带到了一个一处院落前。

    “这是前些日子王妃找人收拾出来给郡主住的,郡主看看可还满意?”

    抬头一看,“思归阁”三个字映入眼帘,却是用楷书写的,颇有几分女子的秀气。

    院子收拾得极为雅致,甚至于还有一个小小的池子,几尾锦鲤嬉戏其中。

    然后便是正屋,也都已经收拾得极为妥当。

    “王妃还有些事情,此刻没有空来看望郡主,郡主先休息吧!晚些时候便有人送膳食过来。

    思归阁的下人们都是王妃亲自选的,郡主不要见外,只管使唤就是。”

    想不到这令王妃竟然将事情安排得这样好,倒是让端木青意外。

    但是心底还是涌出淡淡的暖意来。

    想来这个若英姑姑在王府的地位应该也不低,端木青也不好一直都耽误着人家,便让她回去了。

    两个小丫鬟看上去都是十四五岁的样子,连忙进来伺候,也不等采薇莫忘动手就开始替她整理东西。

    “你们叫什么名字?”

    “奴婢阿碧(阿朱)见过郡主。”

    口齿倒是颇为伶俐的样子。

    大概是为了让端木青分得清楚,两个丫鬟一个穿红,一个穿绿,正好一碧一朱。

    “这个是采薇,这个是莫忘。”端木青笑着替她们介绍。

    阿朱阿碧倒是十分开朗,连忙笑着唤姐姐。

    没一会儿,两个丫鬟收拾好了,就立刻传了晚膳来。

    事事处理得妥妥当当,想来也是府里出类拔萃的。

    用过晚膳后不久,端木青就听到外面有声响。

    走到门口,连忙行了个礼:“王妃。”

    那令王妃连忙扶住她,又将她的脸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点了点头道:“倒是一双好眼睛。”

    这样的评价让端木青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好站在原地。

    “你们都下去吧!我想和郡主单独说会儿话。”

    阿朱和阿碧自然立刻退了下去,采薇和莫忘却顿了顿,看到端木青示意的眼神,才走出去了。

    灯光下,这个女子的脸看上去比白日里似乎还要温柔。

    月牙白的衣裳如月光般和软。

    最温和的却还是那一双眼睛,带着淡淡的笑意,却传出一股子暖意。

    “你是谁?”淡淡的三个字问出来,像是没有丝毫力度,却让端木青猛然间一震,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令王妃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睛里也没有一丝的棱角:“我知道你不是姬如燕。”

    “王妃这话……”端木青收敛好心神,同样看不出端倪的表情:“我不理解。”

    “我见过姬如燕。”

    端木青听到这话,却带上淡淡的笑容:“王妃见到如燕的时候,还是在很多年前吧!如燕当时还是小孩子呢!”

    令王妃点了点头,不否认这话:“这我自然知道,但是……你有一样东西,如燕是不可能有的。”

    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端木青脑子却是在飞快的运转,是什么东西?

    还没有想到的时候,令王妃的手却已经伸了过来,她还没有来得及避开,头上的一支簪子就落到了她的手上。

    “这个!”

    依旧是温暖的笑容,端木青一愣,脸上再也忍不住露出诧异的神色来。

    令王妃却是笑了笑:“想不到还有这样的缘分。”

    说着从自己的袖子里也拿出一支簪子。

    两只一模一样的白玉响铃簪躺在她柔软的手心。

    这支簪子是那一年秋恬刚去世的时候,老夫人见端木紫满身珠玉,而自己却素净的可怜时,送给她的。

    当时老夫人说,那是她当年和太后一起打得一对,太后那一支送给了端宁公主。

    而现在,却在这个令王妃手里。

    看到她诧异的表情,令王妃笑着替她重新插到头上:“这是母亲在我出嫁的时候送给我的,怎么,你还不知道我是谁?”

    她这么一说,端木青才算是想起来了,端宁公主的长女当年是和亲送到东离来的。

    也就是……眼前的令王妃?!

    从她的眼神里,令王妃便知道这个女孩想明白了,轻轻点了点头:“没错,我母亲就是端宁公主。”

    说着令王妃眼睛里闪闪烁烁起来,蒙起一层雾气:“许多年都没有见到过家里人了,你是……”

    这个女子就因为这样的一支簪子就出面相救,可见也是性情中人,端木青连忙道:“永定侯府端木竣是我父亲。”

    算起来,令王妃出嫁之时,端木家已经封侯,相对于如今的护国公府,还是永定侯府让她更清楚些。

    “原来是靖将军的侄女。”

    令王妃听到永定侯府,首先提起的却并不是永定侯端木竣而是从前的靖将军,端木青的大伯端木靖。

    ~~~~~~~~~~~~~~~~~~~~~~~~~~~~~~~~~~~~~~~~~~~~~~~~~~~~~~~~~~~~~~~~~~~~~~~~~~~~~~~~~~~~~~~~~~

    小寒:今天上午都去图书馆码字了,现在才更新,下午接着去,所以两章一起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