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王妃还记得。”

    提起这个,令王妃脸上现出笑意来:“这个自然,当年靖将军的风采可是迷倒整个天京的姑娘!

    光那一身浩然正气,便让人心生仰慕。”

    说着又看着端木青的眼睛道:“你这双眼睛相对你父亲来说,倒更像靖将军。”

    端木青心里有什么东西划过,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令王妃便转过了话题。

    “若不是前天若英跟我说不经意看到你头上的这支簪子,今天你可就要遭殃了,竟惹上了河间王府和淮南王府。”

    说到这个,端木青确实是十分不解,为何韩渊听到是令王妃送的,便没有了愤怒。

    “今日之事,还请王妃解惑。”

    伸手扶着她在一旁的桌子边坐下,令王妃道:“这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几乎都已经成了东离不能提的过往。”

    “哦?”她这么跟自己说,显然并没有打算隐瞒,端木青便直接问道,“太后与镇西王府之间?”

    “不错,”令王妃点头道,“其实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是与先太子有关的,而先太子的事情,在东离,是无人能够触及的辛秘。”

    又是先太子,端木青心里微微起了个突,来到长京没有多久,就第二次听到这个人了。

    第一次是筠璧说起的,却也是不欲深谈。

    “当年太子的死对太后的打击很大,不知道为什么太后将怨怼都怪罪到了老镇西王身上,竟下懿旨处死了老镇西王当时在长京做客的儿子。

    这原本就跟老镇西王无关,自然就激起了那边的怨恨,甚至于有了拥兵自重的迹象。

    淮南王和河间王根据先帝的秘密指令,前去镇压,说是镇压,其实就是武力解决。

    但是老镇西王当时也是个倔性子,当下便跟他们对抗起来,直接杀了河间王的长子和如今淮南王的兄长。

    如此便结下了仇怨,王爷当时不顾一切赶去,费了很大的劲儿才算是勉强劝住了双方的怒火。

    太后也醒悟过来,亲自写了责己书送到镇西王府,也就算是将这件事情平息了。

    只是几方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了下来,镇西王也在河间王和淮南王的打压下越来越没落了。

    据说当时太子爷死得时候,身上穿的衣裳便是橘色的,是太后当年亲手做的,所以,自此以后,太后便不喜任何人穿橘色。

    王爷当年为这事受过伤,后来一病而故,我一次不小心犯了忌讳,太后却没有责怪我,倒是因为想起先太子,念及我寡居,安慰了几句,所以,整个东离,反倒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用这橘色了。”

    想不到这其中竟然是这样的一段过往。

    端木青不得不说,她这一次算是上苍庇佑了,若非令王妃有这样的一个特权,今日只怕是救不了她。

    “今日之事,实在是巧,可见我们也是有缘的,我这王府冷清了二十年,你来了,也正好可以跟我作伴。”

    重活一世,端木青自认自己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但是此刻,她却十分愿意相信面前的这个女子。

    因为那一双温和的眼眸,毫无任何私心。

    “谢王妃!”端木青这一句话却是衷心的。

    如今她在长京,可真的是没有托身之处,令王妃却给了她一个身份,一个住所,一个避雨之地。

    “如今在外面,你可算是我的女儿了,但是我知道,那不过是我随口诌的理由,你必定是不习惯的。

    按照辈分,你倒是应当叫我姑姑,此时在王府里,你便唤我姑姑好了,只是到了外面,还是得要做做样子。”

    这番话,令王妃说得十分温和,真的如同母亲之间的细细叮咛,却是端木青从未感受过的慈爱。

    “谢谢姑姑。”

    令王妃看着端木青却突然晃了神一般,听到她唤她,才蓦然间回过神,笑着点头。

    “姑姑……一开始就没有孩子吗?”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是在思念一个人。

    一个从自己身上可以找到痕迹的人。

    端木青并不认为是她过去在西岐的故人,因为那个眼神是充满着慈爱的。

    直觉告诉她,令王妃有过孩子!

    果然,听到端木青这话,令王妃竟哆嗦了一下,眼底蓦然间流露出悲伤来。

    至此,端木青才有些后悔,竟问得这样直接。

    “我……”

    看到她后悔的表情,倒是令王妃先笑了,摆了摆手道:“好了,也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有些事情慢慢来,反正如今,你也在这里住下了。”

    端木青看着她扶着丫鬟的手出门,月白色衣衫下的身子显得十分单薄。

    莫名的想起秋恬来。

    一晃眼,已经三年过去了。

    “小姐,这个令王妃看上去倒是个好人。”莫忘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喃喃开口。

    “你也觉得吗?”端木青没有看她,依旧倚在门框上。

    “嗯,小时候娘亲也是这么跟我说话呢!”

    这是莫忘第一次提到她的事情,端木青不禁有些讶异,转脸看向她:“你从来没有说过你娘亲的事情。”

    听她这话,莫忘有些不好意思地偏了偏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又好像是梦,我离开家的时候才三岁呢!”

    知道如她们这样的杀手,都是从小就开始训练的,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亲情。

    莫忘能够有这样的性格,也多半是因为莫失的关系,已经是十分难能可贵了。

    端木青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这么久了,我们今天算是暂时安定下来了。”

    “小姐可有什么打算?”

    端木青抬眼看了看没有什么星星的夜空,摇了摇头:“没有。”

    这一夜,端木青难得的睡得极好,醒过来的时候,阿朱阿碧已经打好了洗脸水。

    “今日是郡主正式封为郡主的日子,可要打扮得好看一些。”

    想不到阿朱阿碧竟是这样热心的人,采薇和莫忘起床之后,基本上就是站在一旁看着了,丝毫不用动手。

    两个人熟练麻利地替她梳妆好,令王妃便过来了。

    “你起来了。”

    “姑姑。”

    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令王妃点了点头:“不错,是个清秀的孩子,今日上午会有内侍过来宣读册封的圣旨,然后你便跟我一同入宫谢恩吧!”

    东离和西岐的规矩自是有许多不同,虽然之前筠璧已经教过她不少,但都是应付宫中各项的。

    令王妃定然是想到这一点才特地过来跟她说的。

    “嗯,好。”

    牵了她的手,令王妃显得十分高兴:“先去用膳吧!我特意让人准备了西岐的菜式,怕你吃不惯。”

    她的手很软,也很暖和,跟秋恬的不同。

    端木青竟没有一丝的排斥。

    果然,用过早膳没有一会儿,宫里就来了人。

    接过圣旨,送走了那内侍,令王妃又让人替端木青换上郡主的服制,随她一同入宫。

    东离的宫廷礼仪比之西岐要繁杂很多。

    两人到了宫里却并不能直接去韩渊的御书房,而是等在听诏轩,等到通禀了之后,才有专门的人带路,前往他指定的地方。

    这样一折腾,一直到午后,都没有见到韩渊的影子。

    但是到了御书房的偏殿,韩渊却很快就迎了出来。

    “臣妇(臣女)参见陛下,陛下万安。”

    “快起来!”韩渊心情似乎不错,带着笑意让人看座。

    “臣妇是带小女前来谢恩的。”令王妃微微屈了屈膝,“如燕。”

    端木青闻言连忙上前,按照之前令王妃交给她的礼仪,半分不错地做下来。

    韩渊点了点头,笑道:“想不到你们之间还有这样的缘分,朕心甚慰。”

    说着又看向端木青道:“如今既然已经是令王妃的女儿了,还请令王妃取个名字吧!”

    端木青微微一愣,随即想起来,似乎东离有这样的习俗。

    令王妃也不推辞,笑道:“臣妇从前在娘家时,母亲最喜欢青色,便取一个青字,陛下以为如何?”

    端木青心里微微一动,一股暖流流过。

    原来令王妃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而且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她,她会站在她背后支持她。

    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人这样毫无缘由的对另一个人好。

    韩渊眼底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是却快得让任何人都无法捕捉。

    “这是令王妃的家事,令王妃决定就好,朕便让人载入玉蝶便是了。”

    “谢陛下!”两人谢过恩,便无其他事情。

    两人走出御书房,却迎面碰到一个人。

    端木青的手不由地握紧了。

    又是玄色的衣裳,同上一次的款式不同,却同样的深深的玄色。

    同一个人,却因为一件衣裳的颜色,好像变成了另一个。

    一只温柔的手蓦然间将她紧握的拳头包围,端木青一转脸就看到令王妃凝着温柔笑意的眼。

    “令王妃。”

    虽然韩凌肆如今已经封王,但是令王妃毕竟是长辈,所以,还是该由他行礼。

    点了点头,令王妃并没有说什么,手上却微微使劲儿捏了端木青一下。

    ~~~~~~~~~~~~~~~~~~~~~~~~~~~~~~~~~~~~~~~~~~~~~~~~~~~~~~~~~~~~~~~~~~~~~~~~~~~~~~

    小寒:这一卷青寒两人的感情占很重一部分,所以……稍微有辣么一丢丢的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