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见过昊王爷!”端木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勉强按照自己所知行了这个礼。

    但是韩凌肆并没有什么表示,径自越过她往御书房去了。

    “君昊来了,刚刚礼部择了几个好日子,你来看看。”

    对于韩凌肆,韩渊总是表现出如常人父子间的温情。

    就像是此刻,根本就没有让他行君臣之礼,直接招呼他过去。

    但是那话落在端木青心里,却是钝钝的生疼。

    “走吧!”直到手上的力度传过来,端木青才想起令王妃一直都牵着她的。

    “姑姑,你……知道?”

    马车里,端木青终于忍不住开口。

    令王妃从棋子上移开视线,看着她笑了笑。

    这个马车的桌案上放着两盒棋子,却并没有棋盘,她便轻轻地摆弄着这些棋子,似乎在抚摸着一件珍宝。

    “陛下一直很重视昊王,他在西岐的消息,这边一直都有,只是有些人知道得多,有些人知道的少罢了。

    而我到底是西岐过来的,知道些家乡的事情也不奇怪。”

    端木青没有说话,她是韩凌肆从前的王妃,韩凌肆却因为她而陷入绝境。

    其后他是怎么逃脱的没有人知道,但是,她所做的事情到底还是会有些蛛丝马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端木青其实算得上是东离的敌人。

    而令王妃明明知道却还是大张旗鼓的收留了她,当真有那么容易吗?

    当然不会,因为,她只是一个寡居的王妃。

    很想问一句,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青儿,我不知道你到东离来的目的是做什么,”令王妃将棋子收起来,牵过她放在膝盖上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道,“但是,韩凌肆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听到这话,端木青有些惊讶-地抬起头。

    “一个能让皇后都忌惮的人,怎么可能会很简单?”

    端木青这才将心里的疑惑问出口:“皇后……很厉害?”

    令王妃眼里的锐利一闪而过,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没事,不要去惹这个女人。”

    这越发的让端木青好奇了,通过这两天的认识,和别人对令王妃的态度来看,她绝对是一个性子温和的女子。

    但是,提起皇后,这样一个性子温和的女子竟然会如此认真和严肃。

    看到端木青的表情,令王妃便知道她心里并没有打消对皇后的好奇,轻轻叹了口气道:“一个能把陛下捧上皇位的女人,你会简单吗?”

    这话说得端木青身子一震,韩渊的皇位竟然跟那个女子有关。

    回想起见到她那短短的一面,端木青却发现她根本就发现不了什么。

    “明面上,朝中所有的事情都是陛下在操持着,但是,实际上,每一封奏折,皇后都清楚的知道内容。”

    这让端木青更加吃惊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令王妃。

    如此一个女人,韩渊身为皇帝如何能够容忍?!

    还是说,他们之间的感情真的就那么好,韩渊心甘情愿与她共享江山?

    拍了拍她的手,令王妃恢复到原来的温和:“但是不管怎样,她终究与你我无关。”

    说着忽又沉默了,就在端木轻为这沉默有些不适应的时候,她又开口道:“但是昊王那边……姑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是对你好了。”

    闻言,端木青松了一口气,并非是阻止自己。

    反手覆上她的手背:“谢谢姑姑。”

    昊王回国的消息和封王大婚的消息同时发布出来,顿时在长京引起热议。

    皇帝这一招,分明就是要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在西岐当了多年质子的皇子回归了。

    而且他对这个儿子十分看重。

    婚礼定在一个月后,十月十五,听说是极好的日子。

    似乎是为了表示对韩凌肆的重视,四皇子韩凌翔的婚期并没有排在这一日,而是推到了两个月后。

    这其间的差距,可就不是一点两点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端木青坐在茶楼的包厢里,看着贾文柔带着一堆侍女在对面甄宝斋里挑选饰品。

    脸上的得意掩饰不住,而店里的掌柜整个人几乎都弯成了虾米。

    恨不能将心掏出来给那女子表忠心。

    “小姐,韩姑娘来了。”莫忘的声音适时响起,打断端木青的思绪。

    一抬眸就看到出现在楼梯口的韩雅芝。

    自那次之后,端木青在西岐就再也没有见过韩雅芝的身影。

    思来想去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跟韩凌肆一起回来了。

    再让莫失去打听,果然如此,不但是回来了,而且还住在如今的昊王府。

    “青郡主。”韩雅芝走上前来,依依然行了个礼。

    “韩姑娘西岐的礼学得好,东离的礼仪却也不生疏啊!”端木青笑着起身让座。

    韩雅芝连忙再行了一个礼:“雅芝一介平民,不敢与郡主平坐。”

    端木青微微眯了眯眼睛,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才笑道:“韩姑娘倒是与我生分了许多。”

    “郡主许是认错了人了吧!雅芝身份低微,今日才第一次见郡主,何来生分之说?”

    言语间不卑不亢,却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

    “你当真不愿意承认认识我?”

    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腔怒火来,端木青冷了声音。

    “整个东离人都知道青郡主本是镇西王府大小姐,无论怎样都与平民身份的雅芝毫无关系,雅芝实在不知郡主何出此言。”

    一番话不但将两人曾经在西岐相识之事撇得干干净净,甚至于还提醒了她如今她的身份。

    拳头,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端木青沉默了许久,终于才能带上笑容:“是我认错了,真是冒犯韩姑娘了。”

    韩雅芝依旧带着谦逊的笑意:“郡主言重了,雅芝能得见郡主已经是万分荣幸,想来雅芝并非郡主要找的那个人,便不再打扰郡主了,告辞。”

    眼看着她离开,端木青终究没有再出声留下她。

    “小姐……她……”

    莫忘却是有些难过的,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她和采薇却是明白的。

    曾经那样冷淡的小姐,当真是为那个男人动了情了。

    “她的态度,便是他的态度。”

    端木青淡淡的一句话,却似乎重如千金。

    确实是如此,韩雅芝是他的人,若非韩凌肆的命令,她怎么会这样对她说话。

    他,真的要当做不认识她了。

    在令王府的日子过得十分闲适,令王妃从来都不限制她做什么。

    关于她的身世和封印,莫失和莫忘两个人也都没有闲着,一直在努力寻找线索。

    一晃眼,一个月就过去了。

    韩凌肆,要成亲了。

    这一日,长京无比的热闹。

    贾文柔是在行馆里出嫁的,河间王亲自来了长京,可见对孙女这桩婚事的重视。

    迎亲的队伍整整有一条街那么长,比之于当时他们成亲的时候还要热闹上三分。

    想来也是,东离毕竟是大国,皇子成亲跟当时在西岐时候一个质子的婚礼又怎会相同。

    此时的茶楼空荡荡的,所有的人都跑到街上去看昊王的迎亲队仗去了。

    满目皆是红色,竟有些刺眼。

    她终于看到他,坐在黑色的高头大马上,依旧是那般俊美的样子。

    只是眉宇间不再有那样的笑容,即使是在这样的日子,也是淡漠冷清的样子。

    如今的韩凌肆,当真让她觉得好陌生。

    花轿是八人抬的,缀满了珠玉,鞭炮声中都可以听到环佩叮当的声音。

    而他,就如同天神一般,一身大红的吉服,催着马缓步走在同样大红色的花轿边。

    曾经他们也是这样。

    或许他不知道,期间又一次,被风吹起了盖头和轿帘,她一抬眼就看到他刀刻般俊眉的侧脸,带着红色喜庆的味道。

    而如今,这样的视角,属于了另一个女人。

    热热闹闹的队伍很快就过去了,端木青感觉自己眼角酸涩,却并没有一丝的泪意。

    “小姐,我们回去吧!”

    端木青抬起头,就看到莫忘和采薇带着担忧的脸。

    而窗外的已经没有了炮仗的声音,就连人群都散得差不多了。

    闭了闭眼睛,端木青复又睁开:“莫忘,我要去个地方,你帮我。”

    昊王府里,戏台上的戏已经唱得差不多了,戏台下的酒桌上,前来喝喜酒的人也都东倒西歪带上了醉意。

    韩凌肆与这些人并不熟,随便应付了事,眼看着夜已经深了,才提步往新房走去。

    大红色的喜服融入在黑暗里,很快便隐去了,只剩下那些半醉着的嚷嚷的人群。

    新房设在昊王府最大的院落邀月阁。

    此时,这里如同被一片红色的海洋包围般,说不出的妖冶。

    走到门口,脚步却顿了顿,眉头几乎微不可见地蹙了一下。

    终于,还是选择跨进门。

    但是一走进来,就立刻停下了脚步,因为她面前站了一个人。

    一个穿着青色衣衫的女子。

    一双如水的眸子在并不明亮的月光下闪烁着,那眸子里,却只有他一个人的影子。

    这一瞬间,两个人竟都没有开口说话。

    寒意,渐渐侵来,端木青突然想起曾经他拥抱她的温度,眼眶便先一热:“韩凌肆。”

    不想,三个字说出来,竟已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