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凤眸微微眯着,似乎透过眼前的女子在看些什么。

    在他这样的目光下,端木青竟说不出第二句话。

    嘴唇颤抖了许久,还是没能发声。

    “青郡主!”

    到底还是他打破了这有些尴尬的沉默:“君主来参加本王的婚礼,怎么不再前头坐呢?”

    端木青刚刚想要迈上前的脚步蓦然间就扎根在了原地,一双眼睛直直地望向他,似乎想要看到他的心底。

    “韩凌肆,你在怪我?!”

    “郡主说什么本王有些听不明白,不知道……”

    “你是在怪我的对不对?你在怪我做出那样的选择对不对?”

    有些东西一旦决堤,便是无法收拾的汹涌。

    端木青终于迈开脚步走向他,眼泪一颗一颗从脸颊上滚落,带着烫人心窝的热度。

    但是他却在他靠近的时候,立刻移开了身形,保持着距离。

    “郡主可是遇上什么事情了?今日是本王大婚的日子,还请郡主莫要闹事。”

    韩凌肆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冷冷的,生人勿近的模样。

    “我后悔了好吗?我真的后悔了,韩凌肆,是我错了。”

    端木青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子对他认错。

    或许,这才是她心底里一直想说的话。

    “本王不知道青郡主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今日是本王的大喜之日,但是昊王府却也不是什么人都欢迎的。”

    这一次,韩凌肆没有再客套的说什么认错了的话,但是言语间却带上了淡淡的嫌恶。

    嫌恶?!是的,是嫌恶!

    端木青的眼泪戛然而止,她想过韩凌肆怪她、怨她、恨她,却没有想过他会这样嫌恶她!

    “韩凌肆……”

    她不相信,睁着一双泪眼定定地看着他。

    “趁着本王还没有发火之前,郡主最好还是自己离开昊王府吧!”

    冷冷地丢下一句话,韩凌肆自顾自往新房走去。

    “韩凌肆!”端木青蓦然转身,看着他的背影,“你当真要娶别的女人吗?”

    脚步一顿,大红色的衣服在灯光的照耀下,竟如血一般殷红。

    心,在这一刻陡然间悬起,而那根线就在前面的那个男子的手里。

    她看到他缓缓转身,凤眸里的阴冷直接对上她的眸子:“本王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还不走,昊王府会有人抬你走!”

    冰冷的言语在他的薄唇中吐出,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片,将她寸寸凌迟。

    对面相逢应不识,若无其事,才是世界上最痛的惩罚。

    “郡主,你还是快些回府吧!今日是昊王大婚的日子,若是有事,还请郡主择日登门。”

    突然出现的人却是韩雅芝。

    今日的她穿的衣裳竟然是那次元宵节晚上,她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传穿的那一件。

    世事,总是以一种常人所想不到的方式变幻着。

    此刻,三人站在这样的灯光下,总有种讽刺的感觉。

    “王爷!”一个女子娇媚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端木青一抬头就看到贾文柔穿着大红色的喜服站到了台阶上。

    脸上的娇羞之外,还带着些恼怒。

    这恼怒在看到端木青之后,瞬间升腾到了最高处。

    “你怎么在这儿?”

    端木青没有回答她,依旧看着那个男子。

    韩凌肆眉头一皱,凤眸里再一次露出嫌恶的眼神,匆匆一眼之后便转过身,走到那女子身旁。

    她看着他走进她,牵起她的手,脸上浮现一丝温柔,然后淡淡道:“外面冷,你跑出来做什么?!”

    不过就是这样一句话,贾文柔的表情瞬间便只剩下了娇羞,微微低了螓首,小步小步地跟在他身后,进了他们的房间。

    韩雅芝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正要开口,却有一道黑影快速地落在了端木青旁边。

    只一瞬间,两人就没有了踪影。

    过了几日,长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传出流言来,说是皇帝新封的青郡主对昊王一往情深。

    甚至于不惜跑到昊王府的新房大闹婚礼,就算是昊王对她百般厌恶,百般羞辱,却还不可离开。

    又提到当时选秀时,青郡主看到昊王第一次那般炽热的样子,大改造旧春心荡漾了。

    这样的流言最能让人在茶余饭后添上谈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没几日,整个长京竟然都知道了。

    这期间又添了多少油,加了多少醋,想想也是知道的。

    然而,对于这些流言,烦恼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令王妃。

    传言的主角端木青却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因为……她病了。

    从昊王府回来之后,端木青就开始发烧,第二天一大早就起不来床了。

    高烧烧了三天都没有退,只把令王妃给急坏了,只好到宫里去请太医。

    这事情不知道又是怎么传出去的,于是便有人说端木青那是相思成疾。

    纵然东离民风开化,一个未婚的女子被说成这个样子,却还是十分损害名声的。

    是以,连令王妃都开始有些担忧了。

    但是担忧归担忧,更加忧心的还是端木青的身子,那热度好像根本就不可能会退下去一般。

    无论是灌了多少药,都还是一点儿效果都没有。

    “王妃,有个人在外面求见郡主。”令王妃正忧心着端木青的病,若英突然急匆匆走进来。

    抬起眼,令王妃皱了皱眉:“什么人?有没有说是为什么事找青儿?”

    若英微微有些犯难:“是个小女孩儿,看上去鬼灵精怪的,说是她会看病,听说郡主病了,所以来试一试。”

    听到这话,令王妃微微有些怀疑,但还是道:“你让她进来,我看看。”

    没一会儿,若英便带着一个穿着上有些奇怪的女子走了进来。

    紧身的上装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的一览无遗,下身的裙子也才刚到膝盖。

    雪白的小腿就无所顾忌地暴露在空气里,脚上一双同样是暗红色的缎纹谢,上面却缀着两只大铃铛。

    长长的头发在头顶上扎成两个鞭子,细细的铃铛缠绕其上,随着她的脚步便发出细细的铃铛声。

    将她上上下下好好打量了一番,令王妃才迟疑地开口:“你会看病?”

    女子嘻嘻地笑了笑,露出两颗小虎牙:“会一点儿。”

    “什么叫会一点儿?”听到这话令王妃便不高兴了,“郡主的病岂是能够拿来乱开玩笑的?你到底会还是不会?”

    那女子偏了偏头,眨了眨一双灵动的眼睛,两根长辫子便同时往一边倒去,几乎扫到地上,随机还是笑着点了点头:“我想我可以试一试。”

    原本是不想做这等没有把握的事情,但是端木青的身子因为连日的高烧,几乎都已经将她整个人都烧得干枯了。

    此时便也只想要死马当做活马医了,而且这个女孩子似乎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那一双眼睛便灵动得有些不同于常人。

    而那笑容,更是很快便让人放下戒心。

    “好吧!你随我来。”

    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说不定她真的能治好呢?!

    采薇一直守在端木青的床边,不时地便帮她换一换额头上的帕子。

    阿朱和阿碧便忙着换水,虽然并没有怎样伺候,但是三个人都已经露出疲态来。

    那女子走进屋,看了看端木青,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

    令王妃见她的样子,似乎不是在闹着玩,连忙问道:“你可否治得好?”

    听到问话,女子回过头,看向令王妃道:“王妃可不可以相信我一次呢?”

    “什么意思?”

    耸了耸肩,女子将自己打量了一遍,嘻嘻笑道:“王妃应该看得出来,我不是本土人士。”

    “嗯!”东离本来就有许多的异族人,经常可以看到穿着各种各样的异族服装的人,所以令王妃看到她也没有十分的意外。

    此时听到她说,也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我可以治好她,但是是用我们族的秘术,可是我们有我们的规矩,不能给其他人看到。”

    晃了晃脑袋,女子眨巴这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令王妃。

    采薇瞬间醒了神,认真地看着面前正在商量的两个人。

    令王妃也犹豫了。

    这个女子突然间冒出来,自己对她一无所知,若是留她一个人在房间里,端木青又没有任何的能力保护自己,会不会……

    那女子也不着急,背着手开始打量起房间来。

    采薇有些担忧地看着令王妃,想要知道她最后的答案。

    香了许久,令王妃才招手让若英跟着她到外面去。

    过了一会儿,便有折了回来:“采薇,阿朱阿碧你们跟我出去,留这位姑娘给青儿医治。”

    听到话,那女子转过脸,笑嘻嘻地看向令王妃,似乎十分的高兴:“你相信我了?”

    令王妃眉头一皱,随即淡淡道:“希望姑娘尽力,将青儿救回来。”

    采薇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令王妃已经下令了,只好跟着她出去。

    直到走到外面,才发现,整个屋子竟然围了一圈的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