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以前有了解到过一点点,这个东西不是谁都可以施加的,不管是施加封印的人,还是被施加的人,其实都不会是一般人。”

    灵儿偏过头看向端木青,突然有了兴趣:“你认识的谁被施加了封印吗?”

    端木青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为什么说被施加封印的人也不一般?”

    “那当然了!封印是对被施加一方某一方面的能力起到固封作用的,这样的能力一般都是常人所不具备的。

    这不就不是一般人嘛!”

    端木青心里打了个突,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平凡人,云千他们却说自己身上有封印。

    难道是他们弄错了?

    可是转念间又想到那时候莫忘他们都说自己那怪病发作的时候,身上会强大的内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岁之后,她一直都呆在永定侯府,肯定是没有什么事情的。

    若说她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那就只有两岁以前了。

    可是两岁以前的婴孩儿,能够有什么东西需要用到封印呢?

    两岁以前,她都是跟着秋恬的,到底在自己身上,或者说,在秋恬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间又想起来,端木竣承认,自己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封印其实很有可能跟她的身世有关。

    放下手里的东西,端木青飞快地进了房间。

    留下灵儿一个人站在院子里莫名其妙。

    飞快地从柜子底下翻出那本小册子,就是赵御鸿在临走之前交给她的东西。

    一开始,她以为那是赵御鸿写给她的。

    但是后来才发现,竟然不是,而是一个人的自白。

    而那个人就是端木青一直都十分好奇,十分想要了解的人——秋白。

    端木青也很想知道秋白的这个小册子怎么会到了赵御鸿的手里,他是怎么得到的,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但是等她想去问的时候,赵御鸿却已经消失了,也没有说他去了哪里。

    确实是秋白的自白,但是却是只言片语,句不成句,篇不成篇。

    除了最后那一页,潦草地写了几句:“又是一年秋风起,一别经年,天地茫茫两不见。

    归期将至,黄泉相见,不知可会怨我。

    青之命数已然变故,若盼得一世安平,切莫往东离。

    然,吾已无能为力,听天由命,皆在于伊。”

    他这话,端木青有一种直觉,是秋白写给秋恬的。

    而他所说的青,自然是指自己,更何况,所谓命数已变,不就是指自己重生的事情吗?

    前世秋白预言自己是天凤命格,重生之后就没有这一番言论,可见他似乎真有些不同寻常的能力。

    念及此,端木青立刻想到秋恬的病。

    很多次回想,她都发现,秋恬的病并不是一般的咳疾,似乎都透着诡异。

    如今又联想到自己身上的封印,不得不想到,秋恬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是遭遇了某种神秘的如封印般的东西?

    到底是谁在她们身上费这番功夫?

    究竟有是有什么样的目的?

    自己的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将整个这本册子翻了多遍,还是找不到原因。

    看起来秋白似乎写了蛮多字,可是竟没有什么是能够看得懂的。

    研究了几日,还是没能够想到个所以然,才女大会却要开始了。

    似乎是担心端木青会忘记,贾文柔还特地打发了人过来提醒。

    倒真是费了她一番心思。

    令王妃为此事愁了几日,却也只能够帮端木青熟悉才女大会的过程。

    至此时,端木青才知道原来这才女大会不光是比试才艺这么简单,而且还有一种变相的自我推荐的味道。

    每一届才艺大会的冠军将会获得一枚花冠,花冠是由皇室提供的,华丽珍贵自然不在话下。

    重点是,这枚花冠却并没有专门的人去帮冠军佩戴,而是由当时在场的一名年轻未婚的男子前去。

    而这一名男子便是由冠军在众多支持者当中选出。

    家世人品越高,便越有面子。

    这个才女大会并不是东离自古以来的习俗,那是因为先帝看重太后的才华,所以下旨设立女学堂。

    太后便提议每年举行这样的一场大会,算是对于女子才学的一种肯定。

    才女大会选出来的冠军,也会担任天坛祭拜的持香者。

    一般来说,皇帝还会为其晋封。

    所以,在东离很多女子都为此而跃跃欲试,几乎类同于男子的状元之争。

    想不到一个才女大会竟然有这么多的名堂,端木青无言以对。

    毕竟这些东西跟她都没有什么关系,她对此并不感兴趣。

    可是,事情并不如她所料想的那样发展。

    原因就在于莫失突然带来的消息。

    “你说那花冠是出自那个神秘人之手?”端木青正在看书,听到消息放下书,讶异道。

    “嗯!”

    虽然还没有查清楚那个神秘人,而且对于他所能够了解到的也实在是不多。

    但是莫失还是能够确定这个消息的来源。

    “什么神秘人?”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莫失瞬间消失得不见踪影,端木青一转脸就看到灵儿走了进来。

    含笑地看着她,端木青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小青你刚刚在跟谁说话?”

    东张西望着,灵儿心里不由纳闷,刚刚明明就听到有人在,怎么就只有她一个人在?

    “你怎么来了?”

    “不然我能去哪里?”既然找不到,灵儿也就不再找了,自己拿了块点心往嘴里塞,“王府里转了几圈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就只能来找你玩了。”

    这个灵儿,看上去也有十六七岁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行事作风,却简直像是个小孩子。

    没几天就跟王府里所有人都混熟了,到处都可以玩得开,没有一个人不认得。

    所以,一天下来,能够见到她还真是不容易。

    “诶?你刚刚到底在跟谁说话?”

    心里还是没有放过这个问题,灵儿又问道。

    据她的直觉,肯定是有什么人刚才就在这里,但是这么快就消失了,武功一定很厉害。

    说不定又有好玩的东西。

    “没什么人。”

    端木青却并不打算满足她这好奇心。

    “那我明明都听到什么神秘人之类的。”翻了翻白眼,显然灵儿并不相信。

    心下一动,端木青突然问道:“灵儿,你在这长京呆了多久了?”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中,端木青觉得灵儿不会是一般的人。

    而且皇后身边的那个人跟封印有关,灵儿的能力又有些特别,说不定还真知道些什么。

    “多久啊?”偏着脑袋想了想,却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很久吧!怎么了?”

    “那你知不知道什么人了解封印之类的东西?”端木青看着她的眼睛,试探着问道。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带着点儿神秘味道的女子,她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封印?”对这个,显然灵儿有些兴趣,皱着眉头想了许久,“好像皇后娘娘身边的夜魂知道一些。”

    “夜魂?”

    想不到灵儿真的知道些东西,端木青喜出望外。

    “这个人神秘得很!”说着突然想起来,“你刚刚说的神秘人就是她吗?”

    “她是谁?”

    灵儿难得的认真了表情,回答却让端木青有些失望:“这个我也不清楚,总之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我也是听说的。

    皇后对这个人十分放心,曾经有好几次出席很重要的场合都带着她。

    但是谁也不知道她是谁,也没有人见过她的样子。

    后来在江湖上听说过,这个人武功深不可测,而且有些让人觉得诡异的能力。

    封印一说也只是偶然间听说过一次,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虽然有些不满意这个答案,但是好歹也算是有了些消息。

    去查证的话,还有一点儿线索。

    可是,刚刚莫失特意来说这个花冠是出自于这个夜魂之手,又是什么意思?

    “灵儿,这长京每年都会举行才女大会?”

    “对啊!不过也没有什么好玩的,都是些小姐们跳舞弹琴画画之类的,都看腻味了。”

    嘴里说着话,还不忘往嘴里塞点心,很快的,一盘子桂花糕就见了底。

    “那岂不是皇室每年都会打造一顶花冠?”

    听到这话,灵儿不以为然:“你还以为真的是每年做一顶啊!其实就是皇宫里随便的一件,只是由皇室送出来,价值不一般就是了。”

    闻言,端木青却是在心里转了几个弯。

    既然是在皇宫里随意挑一件出来,那么今年为何来这么一说呢?

    难道这花冠里有什么秘密?

    想到这里,端木青原本不想要争夺冠军的心也活动起来了。

    说不定可以因为这一次的才女大会而跟那个神秘的夜魂有什么接触也说不定呢!

    但是这毕竟是一个全国性的大赛,而且东离不是一般小国,这里的女子自然不会都那么简单。

    要想要夺冠,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究竟要怎样做,才能够一举拿下那个第一的位置呢?

    ~~~~~~~~~~~~~~~~~~~~~~~~~~~~~~~~~~~~~~~~~~~~~~~~~~~~~~~~~~~~~~~~~~~~~~~~~~~~~~~~~~

    小寒:这段时间,因为实习的事情小寒的生活一团混乱,很多留言都没有及时回复,在这里,小寒先说声抱歉啦,各位亲。

    看到纵横、熊猫看书和百度书城都有读者留言,小寒真心觉得很感动呢!

    纵横的留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始终没弄明白怎么回复,看到有纵横的亲打赏,小寒就在这里感谢亲们支持啦!

    熊猫的亲们最近也很给力哦!有留言有打赏有月票,好嗨森呢!

    小寒会继续加油的,亲们继续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