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几日,端木青思索了许久,还是觉得自己似乎只有在绣技上才有可能一展所长。

    弹琴,也只是勉强中上罢了;跳舞,更是一般般。

    书法、诗作更是不行。

    又慎重思索了一番之后,才想出了跟别的女子一较高下的方法。

    早先一直处在谣言的浪尖上的新晋青郡主,终于在昊王妃不计前嫌的邀请下踏出了令王府,参加一年一度的才女大会。

    这才女大会会场安排在长京最大的酒楼醉仙楼前的广场上。

    其实能够参加这一次比赛的女子都是经过重重筛选和竞争的。

    留到最后的已经没有多少了。

    但是端木青是个例外,就像每年都有的那么几个例外一样,是由大会主持人直接发请柬邀请来的。

    只是往年受到邀请的都是些一直闻名遐迩的才女,今年的这个青郡主除了上一次的流言之外,并没有什么让人注意到的地方。

    是以,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引起了各种猜测。

    不少人都说,这是因为昊王妃因为上一次昊王大婚的事情,怕青郡主心里不好受,不计前嫌,替她挽回名声。

    所以,昊王妃贾文柔也因此在长京广受好评。

    这一天一大早,整个长京都显得十分热闹,竟像是遇到大节日一般。

    端木青和令王妃坐上马车便往会场赶去。

    心里依旧以为端木青只是过来应个景,所以令王妃倒没有显得那么担心,而是不停地向她介绍长京的大街。

    到了会场,有专门的人过来带着她们入场。

    广场上搭了一个巨大三层的台子,和下面的观众席区分开来。

    最上面的一层,自然就是众位才女用来展示才艺的地方了。

    第二层坐的是一些地位比较高的贵族成员,带着些评审的味道。

    第三层才是参加这次才艺大会的才女们的落脚处。

    端木青和令王妃跟着在指定的地方坐下,就看到另外的几个位子上已经有了人。

    但还没有坐满,也就是说,还有人没有来,她们来得不算是太晚。

    “令王妃,青郡主。”旁边的一个穿着妃色衣服的年轻女子看到两人过来笑着行了个礼。

    “慕容小姐来得真早。”令王妃笑着道。

    “王妃和郡主也并不迟。”

    寒暄了两句,令王妃便低声对端木青道:“这个是慕容丞相的孙女慕容敏儿。琴艺很是厉害。”

    慕容丞相,就是曾经见过的慕容季了。

    当时见到他还是在她和韩凌肆成亲的时候呢!

    想到这一点,端木青的心里不由的有些发堵。

    令王妃却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儿,而是接着道:“那边那个穿着墨绿色衣裳的,是萧贵妃的内侄女,如今吏部尚书的次女。”

    “她是哪方面突出?”

    原本将这些给端木青听,也是因为坐在这里怕她无聊,令王妃却想不到端木青竟然会真的问起。

    毕竟她以为她只是过来走个过场的。

    “萧音最厉害的应该是舞技吧!据说得萧贵妃真传,而造诣却远在萧贵妃之上。”

    令王妃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这一次最有可能得冠军的应该就是她和慕容小姐了。”

    端木青点了点头,在看了一眼其他的才女,气质也都不凡。

    毕竟是一场盛会,前来参加观看的皇室成员也不少。

    令王妃一一替端木青介绍,却引不起她丝毫的注意,因为,此时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那个穿着玄色衣服的男子身上。

    他果然过来了。

    这其实心里是清楚的,毕竟这次大会的主持人是他的王妃。

    他的王妃!

    心里想到这个便犹如针扎的一般的疼。

    这个称谓指的人已经不是自己了。

    贾文柔今日一袭华丽的宫装出现,她原本就是个漂亮的女子,经过仔细打扮的她,此时更是大放异彩。

    或许是因为刚刚成亲就被委以重任,眉眼间很有些神采飞扬的味道。

    “今日是我们东离一年一度的才女盛日,十分荣幸能够成为这一次盛会的主持人……”

    自然又是一套老掉牙的开场白,端木青并无心去听她的陈词滥调,而是专注地看着那个男人的神色。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阳光的照耀,端木青似乎看到韩凌肆望向贾文柔的眼神里,有一些淡淡的温柔。

    而那温柔却狠狠地扎进了她的眼睛。

    他也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别人么?

    痛,排山倒海的涌来,她真的毫无招架的能力。

    台上说了什么话,台下的观众都是一片欢呼,端木青也丝毫注意不到了。

    “青儿!”令王妃首先发现她的不对劲儿,顺着她的视线就看到那边的韩凌肆,纵使心里不舍,却还是开口唤醒她。

    茫然地抬起眼,就看到她关切的眼,端木青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青儿,安心看比赛吧!”

    令王妃终究也还是说不出别的话来,只是这么吩咐了一句,便不再多说。

    端木青点了点头,终于别过视线。

    她是受到特别邀请过来的,而且她人都是上一轮的比赛抽选好的顺序。

    所以,她被安排在了最后。

    此时台上已经开始准备了。

    第一位上场的是一个穿着藕荷色衣裳的少女,却是左右手同时书写出一幅对联。

    对联内容并不出彩,出彩的是那一手好字。

    左手楷书,右手隶书,同时完成,一笔不乱。

    绝非一般人能够比拟,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单小姐这一手双管齐下,别说是女子了,就是在东离的男子里头,只怕也找不出一个来与之相较的,实在是厉害。”

    说话的是坐在评审席上的四王爷韩凌翔,说完话,他便在一旁的空白木板上写了个九。

    这一次的比赛,用的是计分制。

    一共有五个评审员,分别是韩凌肆,韩凌莫和韩凌翔,还有两个人端木青不认得,其中一个女子,大概也都是身份地位不一般之人。

    韩凌翔打完分之后,其他四个人也都写下了自己认为的分数。

    既然令王妃说,最有希望的是那萧音和慕容敏儿,也就说明其实刚才那个单小姐的表演还未尽善。

    她也就不关心了。

    连续三个表演,虽然都可以称得上绝美,但都是差不多的分数。

    直到萧音上场。

    方才看到她时,穿着墨绿色的衣裳,此时却换上了大红色的长裙。

    层层叠叠的裙摆随着她款款而来的脚步荡漾着,如同被春风吹动的花瓣。

    果然美人走路都会透着三分娇媚。

    但见她屈膝朝所有人行了一礼,额间一颗猫眼石在阳光下发出璀璨的光芒。

    那光芒折射到眼睛里,为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光晕。

    让端木青想不到的是,她方才看上去那样娇柔的一个少女,竟然会选择如此一支如烈火般的舞蹈。

    丝竹声徒然响起,脸上温柔的笑意立刻潋去,眼睛里似乎都多了一股肃杀之气。

    随着一声筝响,水袖陡然间挥出,竟长及丈余。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她便如同一只冲天的鹞子,踮脚跃上高空。

    如一把火喷涌而上。

    空中一个旋身,大大的裙摆不停地绽放,张合,如同一朵绚丽盛开在白日的烟花。

    竟让人移不开目。

    之前,端木青并非没有见过精湛的舞技。

    端木紫也可以算得上是个中高手了。

    可是,在这个萧音面前一比,实在是有些看不上眼。

    其实,此时也看得出来,这个萧音应该是有些武功底子的,甚至可以说武功不弱。

    所以,才可以如此挥洒自如。

    这样的一场表演,实在是让人目不暇接。

    与其说是在看一个人在跳舞,倒不如说是在看一场烈火的焚烧,一朵花妖冶的绽放。

    直到花瓣一片片落下,红色一点点回退,她又齐整的站在舞台中央的时候,众人还是没有回过神。

    好一会,才有人开口:“果然是一舞动天下,看过萧小姐的舞之后,便再不想看其他人跳舞了。”

    说话的人是三王爷韩凌莫,他长得跟韩凌肆有几分相像,只是脸更圆润些,看上去便亲和了许多。

    他这一句话叫众人都回过神,直到这个时候,台下的观众里头,才爆发出一阵阵的喝彩声。

    这一次,再看那边评审席上所打出来的分数,竟有两个给了满分,而其他三个人都是给了九分。

    韩凌肆给方才那几个都是八分,这一个是九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萧音的表演太过于出彩,接下来的两个表演,便有些索然无味起来。

    尤其是其中一个女子所表演的也还是舞技,不待别人有何反应,自己便先怯了场,就连端木青都看出来她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实力。

    直到台上唱出下一个上场的人就是慕容敏儿。

    今日除了端木青,其他的女子都是很有些名气的,对于她们的绝技,大家也都了解不少。

    所以,慕容敏儿的名字被念出来之后,整个气场便改变了许多。

    下面观众们的情绪也被带动了起来。

    果然如令王妃所说,慕容敏儿所擅长的是琴艺。

    只见她低眉敛目,噙着温柔的笑意抱着一把古琴走上台。

    “献丑了。”淡淡的三个字,之后便坐在了琴台,不再多言。

    ~~~~~~~~~~~~~~~~~~~~~~~~~~~~~~~~~~~~~~~~~~~~~~~~~~~~~~~~~~~~~~~~~~~~~~~~~~

    小寒:看到有很多亲的留言,好感动啊!手一抖就把下午的章节调到了中午,现在试着用平板在图书馆码字,上午多写点儿,下午应该能加更,谢谢亲们的支持,小寒爱死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