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整个场地都安静了下来,大家谁也没有出声,而是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女子。

    仿佛琴声不是用来听的,而是用来看的一般。

    慕容敏儿并没有马上弹奏,而是将手放在了琴弦上,闭上了眼睛。

    似乎是在闭目沉思,又像是在感受些什么。

    就在众人等待的时候,突然低低的琴音从她的指尖流出。

    她的手指是什么时候开始拨动的都没有人看到,当听到琴声的时候,似乎她已经弹奏了有一会儿了。

    最开始的琴音简直就像是风吹过一般的轻柔,若非认真感受根本就听不到。

    慢慢的琴声终于一点点高了起来,但是所有人的意识却被她的琴声左右,似乎并不是在听琴,而是在听风。

    缓缓吹过耳边的,是大地从漫长的冬季苏醒,东君抚慰的温柔。

    有什么东西从坚硬的壳里钻了出来,冒出地面,慢慢染绿整片大地。

    整个春天在大地上肆意蔓延,开始有花儿盛开的声音,一点点从最深处绽放。

    然后是密密匝匝的花朵儿竞相争艳。

    开到浓处,再也听不出是风的声音还是话花的声音,似乎还夹杂着少女深闺中低低的呢喃。

    又是一阵风吹过,花瓣一点点,一点点的从枝头挣扎而下,旋转,坠落,融入泥土,悄无声息。

    风带着淡淡的哀鸣,同时又带着浅浅的叹息,似乎是一种无奈的申诉。

    天地在热热烈烈的绽放过后,终于开始归入平静。

    琴音开始低下去,低下去,终于渐入无声。

    谁也没有说话,待到端木青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闭上了眼睛。

    “看,喜鹊!”

    人群中谁先嚷了一句,众人这才发现,慕容敏儿所在的台上,竟然密密麻麻落了上百只喜鹊。

    此时已经是初冬,喜鹊本就很难见到,此时却出现了这么多。

    不得不说,她的琴声已然通灵。

    终于从琴声中回过神,众人才想起去看那边评审台的结果。

    这一次,比萧音更高一些,三个人给了十分,韩凌肆和那个女子都只给了九分。

    先前萧音的表演已经是极为出色了,后面又来了这样一个厉害的慕容敏儿。

    后面的表演者哪里还有表演的心思。

    几乎所有人都确定了今日的冠军就是慕容敏儿了。

    端木青转脸向她看去,却发现她依旧是原来那样淡淡的笑意,没有得意,也没有可以的低调。

    果然是大家风范!

    直到最后端木青出场,才终于又引起了一丝骚动。

    但是却并不是因为她在外的才名,因为那东西,她,没有。

    她有的是名,而不是才。

    “这就是新封的青郡主?”

    “似乎长得也不怎么样啊!”

    “就是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才,就算是有也是绝对比不过萧小姐和慕容小姐的。”

    “昊王妃倒是一番好意,只是这个青郡主只怕是要辜负了。”

    “还不及昊王妃呢!”

    “……”

    下面七嘴八舌的声音乱哄哄的一片,还有不少人又开始说起她的风流韵事,关于昊王的婚礼。

    端木青眼角的余光扫过韩凌肆,却见他丝毫没有什么表情,完全一副看戏的样子。

    不难过肯定是假的,但是此时她并非是为了他而来,这一点,端木青心里还是清楚的。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抬起清澈的眼眸,无波无澜的看着前方。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姿态,就让下面的哄闹声立刻降了下去。

    或许众人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行为在不自觉中,竟然被台上那女子的眼神左右。

    好一双眼睛!

    令王妃忍不住在心里感慨,真是像极了当年的那个人。

    不是眼睛的样子,而是眼底的清澈。

    多少年都没有再出现过一个人,有这样的眼眸。

    莫失莫忘按照端木青的吩咐将东西搬上台,却是让众人诧异。

    因为那分明就是两架屏风。

    鸡翅木的架子,中间嵌的却是素绸。

    盈盈行了一个礼,端木青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直接走进了两架屏风之间。

    然后便是一个少女,搬着一架琴走上了台。

    令王妃看着采薇,眉头微微一皱。

    青儿这是要做什么?不是说好了随便弹一首曲子便作罢吗?

    为什么弹琴的人换成了采薇?而她这两架屏风是用来做什么?

    采薇的琴技并不高,弹奏的曲子虽然没有人听过,却也未见得特别。

    但是,琴声想起的时候,众人才通过屏风看到那后面的女子身形移动。

    因为有屏风遮挡的缘故,加上此时太阳的角度,竟然让那女子的身影多了些朦胧,好像是隔着水雾的花一般。

    原本并不见出彩的舞姿也多了一份旖旎。

    “原来使用这种方式藏拙,倒也算是用了些心思了。”

    坐得不远处的是方才上台表演过的女子,看着端木青的表演,径自跟身旁的人说道。

    令王妃听着,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青儿到底还是不想要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输的太难看吧!

    果然女人都是这样,爱上了一个人,再怎么样都不会真的那么洒脱。

    “咦!那是什么?”

    就在大家以为端木青只是用这种方式跳一支舞的时候,才发现那挡在她身前的屏风上出现了一些细细线条。

    似乎是谁用笔轻轻地勾勒了几笔。

    随着音乐和舞蹈,那些线条渐渐地清晰起来,原先那些弯弯曲曲的线条渐渐地被丰满了起来。

    绿色渐渐被晕染开来,然后出现的是远处的山脉,近处的水田,牧童,青牛……

    “啊!是绣的!”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那些渐渐显露的图案,有眼尖的人发现,那些并不是被画上去的,而是用针线勾勒出来的。

    这下,竟没有人在出声。

    绣和画,那完全是两个概念!

    看着面前那样巨大的一幅栩栩如生的图画,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采薇的琴声终于停止,端木青也从两架屏风后走了出来。

    莫失莫忘再一次出现在了台上。

    更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众人看到的只是在面向着观众席的这一架屏风,而由莫失莫忘两人抬出来的后面的那一架上面,赫然是一幅字。

    依旧是用黑色的线绣出来的字。

    《春游晚归记》!

    那是东离前朝大才子唐宇的游记。

    众人这才发现,原来前面这架屏风上的图案正好对应着后面那架屏风上的游记。

    谁说青郡主是因为昊王妃的好意才来凑个数的?

    谁说这个女子浅薄无知只知道暗恋昊王的?

    谁说青郡主其实是穷山沟沟里出来的土丫头?

    “好!”这一次说话的却是评审台上的那个女子,“想不到这世上竟然有如此高超的绣技,本宫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好!”那女子的话音才落,下面观众当中也爆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声。

    其实若是真的按照正常的思路绣这两架屏风,就是给端木青三个月,她也是绣不出来的。

    但是此时不过是小半个时辰却办到了,只是因为她并没有按照一般的思路去绣这东西。

    其实说起来,也可以说她是画出来的。

    因为她是以针代笔,以线代墨画出来的。

    之前就已经在令王府研究了好久,到底何处穿针,才不会使得线条生硬。

    这其实还是十分不容易的,若非她对自己的绣技有信心,是绝对不敢如此剑走偏锋的。

    只是这样绣出来,却多了几分个性。

    “皇兄,据我所知,你从前在西岐的那位王妃绣技也是一绝呢!

    这个青郡主不但长得像她,就是这绣技也是一流啊!倒真是有颇多相似之处。”

    韩凌翔却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端木青的作品上,而是转过脸看向韩凌肆笑道。

    对方却是眼也不抬,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径自在木牌上写下自己给的分数。

    九分!

    还是九分,如同他给萧音和慕容敏儿的一样。

    没有任何差别的对待。

    韩凌翔撇了撇嘴,却也无话可说。

    上上下下打量了端木青两眼,突然眼底的笑意一闪而过,伸手在木牌上写下了一个“十”。

    这倒是出乎端木青的意料,按照她的理解,这个韩凌翔应该不会对她这样好心才对。

    那个方才开口赞扬的女子,这一次终于给出了她所给的第一个十分。

    另外两个人也没有异议的给了十分。

    所以,如此一来,端木青的总分便是四十九分了。

    比慕容敏儿仅仅多了一分,却是最关键的一分。

    “郡主好才华。”慕容敏儿对于这样的结果并不惊讶,转过脸对令王妃笑道。

    相对来说,更加惊讶的反倒是令王妃,她万万没有想到端木青会这样出彩的赢得了今日的花冠。

    更加不明白为何端木青会选择赢。

    她不是跟自己说好的,只是来走个过场的吗?

    难道是因为他?

    忍不住去看韩凌肆,那个男人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地垂着眼。

    贾文柔站在不远处,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怒火来。

    谁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姬如燕根本就没有什么才艺,甚至于连学堂都没有上过吗?

    为何她会出这么大的风头,甚至于还赢了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