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心下突然有些紧张起来,转脸去看那个已经是她夫君的男子。

    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异样,才略略放心。

    收拾好自己的情绪,贾文柔走上台,笑道:“根据方才评审台上的给分情况,今日胜出的便是令王府的青郡主。”

    端木青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上台,径自走到贾文柔的面前。

    很快就有几个小丫鬟簇拥着端着一个托盘上来了。

    “只是,青郡主,不知道你会选择谁来为你带上这花冠呢?”

    贾文柔清脆的声音如同一把珍珠落在地上,吸引了所有的注意。

    按照习俗,这个时候,该是台下的观众里,对冠军心生爱慕的年轻男子,走到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小台上等待挑选的。

    以往这个时候只要分数出来了,上面就会自发地站上许多男子。

    但是这个时候,那个小台子上却是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

    很显然,端木青的才华大家是看得清楚了,可是之前就有传出过她钟情于昊王,甚至于不顾身份前往他的婚礼捣乱。

    此时谁还会在这个时候上去。

    谁知道昊王心里是怎么想的,谁又知道令王府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横竖这个青郡主来长京的时间不长,对其他人都不熟悉,就算是得罪了,也没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自然而然的,大家就没有人站上去了。

    端木青微微皱眉,实在是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令王妃也一心认为她不会有夺冠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要准备人来救场,所以,那个台上就只能是空荡荡的。

    “这……”等了许久都没有回答,贾文柔心里虽然暗爽,但是脸上却还是带着些尴尬,“按照东离的习俗,是一定要一个人上来替冠军佩戴花冠的……

    现在……”

    说着又顿了顿,似乎是在做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要不……这一次我们改改规矩吧!”

    “嫂子这话错了,”开口的是韩凌翔,“这规矩是几十年来一直都遵守的,突然在嫂子这里改了,只怕是不好吧!

    嫂子似乎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这话说得贾文柔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丝毫没有丢脸。

    大家都会认为这个女子是为了替端木青解围才被三王爷奚落的。

    直到此时,端木青才算是知道了,为什么韩凌翔会给她十分。

    就是为了等这一刻,不管是端木青丢脸还是贾文柔难做,对于他来说,都像是在看韩凌肆的笑话。

    “谁愿意为她佩戴花冠啊?她不是一直都惦记这昊王吗?”

    也不知道是谁开口说了这么一句,立刻引发一群人的讨论。

    “只可惜这才女大会规定那男子一定是要未婚的,昊王如今可是早就成了亲的。”

    “就算是没有成亲就会上去吗?这可不一定,我看昊王妃就很好。”

    “她可真算是丢脸了,好不容易赢了个第一,竟然没有人愿意为她带花冠……”

    “……”

    下面的讨论声越来越大,又有人将她所谓的到昊王婚礼上捣乱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一次又加入了些新的元素,听上去更加有味道了。

    如此你一言我一语,在这样多的嘴巴下,言论便如同潮水一般向端木青涌过去。

    似乎是想要将她给淹没。

    端木青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实际上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似乎是下意识的,便扭头去看韩凌肆,但是对方根本就没有看她的意思。

    好像完全没有看到她正站在人言的中心,正遭遇着言语的攻击。

    “你们看到没有,她还是在看昊王呢!原来还没有死心。”

    “看有什么用,昊王根本就没有看她,一看就是看不上眼。”

    “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厚脸皮呢?昊王当时可是直接让她滚的。”

    “都说了是小地方出身的,哪里知道大家的礼仪规矩。”

    “真是一个不知羞为何物的女子。”

    “……”

    一波又一波的流言,一句又一句的耻笑,端木青依旧看着他。

    “要不派人进宫请示一下皇后娘娘如何?”贾文柔将视线投向评审台,“这样僵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端木青心里一动,这个贾文柔竟然还要让人进宫去通禀。

    这分明就是让她在东离皇室彻底的丢脸了。

    但是她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任由人摆弄。

    好在,这些她都不在乎,她只是想要知道那个花冠到底有什么不同。

    评审台上的几个人反应各不相同,都在考虑贾文柔的提议,除了韩凌肆--他没有任何的反应。

    那个女子的身份地位似乎高于其他人,最后站起来宣布他们商量结果的就是她:“那就……”

    “青儿,是我来晚了,对不起。”

    白影一闪,一个男子翩然落在了台上,端木青一抬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男子径自走向那个端着托盘的宫女,伸手揭开红布,还不待端木青有所反应,就将里面的一支步摇插到了她的发间。

    那边谁都没有注意到,韩凌肆的眼底眸光一沉,通身的气势陡然间就发生了变化。

    只是很快,他便将那气势隐藏好了。

    “洛……洛王!”还是站在一旁的贾文柔先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唤了一句。

    端木青微微眯了眼,因为,眼前的男子在她眼里并不是什么洛王,而是那个她在边境上遇到的蒙卿。

    她曾经唤过他两声蒙大哥。

    原本就知道他不是一个普通人,却没有想到他竟是东离的王爷。

    “不好意思,上一次没有告诉你。”

    还是初见时那张温和的脸,表情也是同样的柔和,却是在向她解释着当初的隐瞒。

    其实,何须要解释,上一次,她是路人,他是向她提供住宿的人。

    而这一次,分明是他替自己解了围,无论是哪一次的缘故,她都应该感谢他。

    “谢谢。”

    “蒙卿何时回得京?竟然没有通知我!”

    那评审台上的女子看到蒙卿,似乎显得十分高兴,竟然径自走了过来,笑吟吟道。

    “才刚到,正打算回头就去公主府呢!”蒙卿淡淡地笑看着她。

    端木青站在他的身旁,却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对那女子的亲近之情。

    “你少骗我,你每次回京都是因为有事情,一处理完了,就立刻没了人影。”

    女子走上前,替他将肩膀处的衣裳理顺:“这一次又是为何而来?”

    “姐姐,这是才女大会,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头再说可好?”

    蒙卿笑着扶住她的肩膀,看了一眼底下的观众。

    女子这才回过神,笑了笑,点头道:“也好。”

    说着便转过头看了一眼端木青:“青郡主,果然是一代才女。”

    “公主过奖了。”端木青连忙行礼。

    那女子也不再说什么,放开蒙卿,自己回了自己的位置。

    蒙卿径自走向端木青伸出手道:“走吧!”

    这是什么意思,端木青完全不知道,但是看到蒙卿眼里温和的笑意,心里却产生不了半分的怀疑。

    轻轻地将手放到他的手心里,端木青笑着点了点头。

    原来才女大会的最后一个环节,便是由那替冠军佩戴花冠的男子牵着冠军围着整个广场走上一圈。

    及至看到众人欢呼的反应,端木青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

    心里突然间就有些后悔来,连忙去看那边的韩凌肆。

    只见他此时已经站了起来,正偏头跟刚才的那个公主说些什么。

    对于这边的情况,丝毫都不在意。

    心底,又抽痛了一下。

    他,竟然这样容易伤害到她。

    “你真的那样喜欢昊王?”

    蒙卿的声音淡淡地在耳边想起,端木青回过神,便看到他含着淡淡笑意的眼。

    这样明显吗?就连蒙卿都能够一眼看穿。

    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并不想要跟他讨论这个话题。

    “你竟然是王爷,我当时真是没有看出来。”

    看她转过话题,蒙卿也知道,她是不想要谈。

    便跟着笑道:“王爷脸上是有刻字的吗?人不都长得一样?王爷公主也都只是个身份而已,说到底也只是投胎投得好些。”

    果然是他的风格,如他那般肯与青山绿水做伴的人,自然不是喜欢这等浮华名利的。

    “这世间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如洛王你这样洒脱的了。”端木青笑道。

    然而,蒙卿却摇了摇头道:“青儿你还是叫我蒙大哥吧!听着我觉得舒服点儿。”

    “难道不会失了礼数吗?”

    “礼数?”蒙卿听着笑着摇了摇头,“那是做给人看的,洛王也只是叫给人听的,我倒宁愿我还是那荒郊野外的一个庄稼汉。”

    “哈哈,”看到他的样子,就是想要忧郁,似乎也有些难度,端木青笑道,“那你便是最有气质的庄稼汉了。”

    这边因为蒙卿的缘故,端木青倒是一时忘记了韩凌肆的存在。

    可是并不代表所有人都忘记了场合。

    眼看着她任由别人牵着,笑得那样开心,某人心里莫名的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端木青,你倒真是厉害,竟然这么快就可以勾引到一个地位尊贵的王爷。

    是不是之前我都太过于小看你了?

    一圈走下来,整个才艺大会也就算是结束了。

    贾文柔脸上勉强地堆着笑容,宣布这一次大会圆满告终,才恨恨地看了端木青一眼,退了下去。

    “小青,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灵儿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以往这个劳什子大会我可是从来都看不完的,今日为了你我可算得上是全程观看了呢!”

    端木青闻言,笑着道谢:“真是十分感谢你的捧场啊!”

    这些天的相处下来,端木青发现这个女子似乎最大的乐趣就是吃和玩。

    而当时替端木青看好病之后想要留在令王府也只是因为这样就可以不用付钱的吃喝玩乐。

    “不用客气,我已经在醉仙楼订好了包厢,就当你酬谢我好了,走吧!”

    果然是如此,她在令王府不过住了这么些日子,整个令王府的人都知道,她最厉害的不是那个只表演过一次的神医绝技,而是--请人吃饭!

    已经有不少人,莫名其妙的被她忽悠着请客了。

    “刚才那个男的是谁啊?”

    一边大摇大摆的走进醉仙楼,灵儿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你不认识?他们喊他洛王!”

    看来蒙卿当真是很少在长京,就连灵儿这个自称混迹长京多年的人都不认识他。

    “哦!不认识,只是看他似乎有些先天不足。”

    “嗯?什么?”前一句话端木青没有注意,后一句话却听得清楚。

    “哈!”谁知道灵儿确实来了劲儿了,“就说你的医术不行吧!难道你没有看出来?”

    听到她这么说,端木青仔细地回想,却还是没有想出来蒙卿到底是哪一点表现出了先天不足的症状。

    想要再问灵儿,但是很显然她的注意力已经放到了面前的菜食上。

    端木青清楚地知道,这个时候,你跟她说什么,她都不会装进去。

    回到思归阁,端木青坐在窗前仔细地研究那支步摇,却根本就发现不了任何的异常。

    “小姐!”

    正要唤来莫失,她却自己出现了。

    “这支步摇当真是那夜魂准备的?”

    ~~~~~~~~~~~~~~~~~~~~~~~~~~~~~~~~~~~~~~~~~~~~~~~~~~~~~~~~~~~~~~~~~~~~~~~~~~~~~~~·

    小寒:时间还早,争取再写一章,晚上就要写明天的了,一整天都在码字,已经是头晕脑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