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谁知道莫失却摇了摇头:“不是!”

    “不是?”

    “嗯!花冠似乎是临时改了,这支步摇是从宫里的库房里拿的。”

    这是为什么?端木青忍不住暗问。

    莫名其妙的放出那么一个消息,但是却又莫名其妙的改变了计划。

    而她却是因为这个消息而决定争夺那个冠军的。

    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端木青忍不住这么想,可是似乎又觉得理由不够充分。

    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令王妃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容:“累了一天了,怎么还没有睡?”

    端木青连忙站起身:“姑姑也没睡。”

    扶着她坐下,令王妃从她手里接过那支步摇,看了一会儿才道:“你现在赢得了这才女大会,预备怎么办?”

    这话问得有些奇怪,端木青不解道:“有什么缘故在里头吗?我……应该要有什么打算?”

    “你果然不知道!”令王妃无奈地摇了摇头,“原是因为你说你只是去走个过场的,所以我也就没有详细说。”

    听着话的意思是,这才女大会似乎还有些什么潜规则在里头:“姑姑想说什么?”

    “其实也算是不成文的规矩吧!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才女大会最后那冠军基本上就都是嫁给了她选上的那个男子。

    所以,渐渐地,似乎大家都认为才女大会的冠军和那被选出的男子会结成连理。

    今日才刚刚结束,只怕从明日开始,大家会自觉地将你认为是洛王妃呢!”

    端木青吃了一惊,万万想不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而……韩凌肆,他,却并没有阻止。

    “洛王……”想了想,端木青又意识到一个问题,“似乎,年纪也不轻了,难道……”

    令王妃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摇了摇头道:“洛王是陛下的十三弟,也是东离唯一的亲王。

    陛下对洛王十分的疼爱,所以早就已经说过了,他的婚事由他自己做主。

    谁知道这样一道恩赐下来之后,便让洛王单身到现在。

    陛下每一次问起,他只是笑而不答,真问得急了,才说是没有遇上心仪的女子。”

    “洛王是陛下的弟弟?”这个其实端木青并不意外。

    他和韩渊长得虽然不十分相像,但是眉眼间的神采却还是有些类似的。

    而且韩渊最大的儿子就是韩凌肆,这蒙卿虽然年轻,可是比之于韩凌肆,还是年长了几岁。

    “是啊!”令王妃点了点头似乎是想起了往事,表情有些恍惚。

    “怎么会就只有一个亲王呢?”

    这句话端木青原本想要问出口,但是一想到西岐的皇室,还是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皇室,原本就是最为绝情的地方。

    一将功成万骨枯,更何况是为了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那今天的那位公主……”

    “她是陛下的亲妹妹,离洛公主,也是陛下最看重的女子。”

    端木青想不到这个韩渊竟然对弟妹这样爱护,似乎跟方才自己的想法又有些不同。

    “离落公主的驸马虽然没有在朝为官,遵循了常例,但是公主当时的陪嫁却丰厚得很。

    若说离洛公主富可敌国,也是绝对没有人反对的。

    正是因为她有这么多钱,所以朝堂上才有许多人为她办事,这些陛下都知道,只是从来都不计较。”

    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事情,端木青倒是有些感兴趣了。

    “青儿,十二月十二日,就是天坛祭天的日子,你到时候可是要做那持香人,可别出了什么岔子。”

    令王妃眼见着天色不早了,才起身回去,临走突然又想起这件事情来,连忙嘱咐道。

    端木青笑着点头,早间已经了解过了,这个持香人的地位还挺重要,是出不得一点儿差错的。

    当年便有人不小心将安香炉给碰翻了,结果被处以了死刑。

    就算她是那一年的才艺大会冠军,尽管并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子。

    令王妃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会再一次提醒。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端木青依旧呆在令王府,关于外面对她和蒙卿的流言选择充耳不闻。

    日子在众人以为的风平浪静中度过,直到那一天萧贵妃宣端木青入宫。

    这宣召来得突然,可是毕竟是宫里的贵妃娘娘的旨意。

    令王妃却道,这是宫里的规矩。

    祭天的日子就要来了,这对于整个东离来说都是一件大事。

    一个不小心若是冒犯了,就是皇帝也救不了他。

    这祭天虽然说是祭拜东离的历代先帝,但是也有祈求来年国泰民安的意思在里头。

    所以,上至王公贵族,下至黎民百姓,都对此十分重视。

    而端木青作为这一次祭拜的持香使女,是要专门入宫接受教导的。

    皇后对于这样的事情管得不多,如今萧贵妃协理六宫,所以,多半都是由她来操持。

    知道是这个缘故,端木青倒是放心了许多。

    这一次入宫和上一次不同,他们是从偏门直接进入内宫的。

    但是过了二门便不允许马车的进入了,径自乘了候在门口的轿撵,便由他们带着往萧贵妃的重华宫而去。

    东离和西岐的民风不同,建筑结构也颇有些差异。

    整个皇宫的布局更显大气,但是内里却又似乎更加复杂。

    端木青自问已经十分努力的在记着走过的路,但是,走了小半个时辰之后,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迷了方向了。

    莫忘守在端木青身旁,神色有些不定。

    “姑姑,萧贵妃的重华宫离这里还有多远?”

    心下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端木青忍不住问出声。

    “郡主随着奴才们就是了。”那带着端木青进来的宫女显得十分倨傲,冷冷的一句话,直接将端木青给顶了回来。

    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

    端木青抬眼看去,才蓦然间反应过来为何自己一直都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这一路上来,她都没有看到一个宫人。

    一个都没有!

    从二门下了马车之后,便是这几个人守在那里将自己扶上了这轿撵。

    然后自己就一直都如同一只木偶般任由着他们带领。

    这脚下的路究竟是通往何方,似乎有些不确定了。

    端木青轻轻咳嗽了一声,莫忘转过脸,看着她的眼睛里有些迷茫的神色。

    莫忘不是一般人,从小的训练使得她一直都有保持冷静的习惯。

    这样的神色甚少在她的眼睛里出现,这究竟是为何?

    不行!这里实在是透着古怪,端木青立刻便想要叫这些人停下来。

    但是还没有等她开口,轿撵就自动停了。

    “郡主,我们到了!”

    那宫女冷冰冰的声音像是没有丝毫温度般响起,端木青一抬头就看到一座毫无特色的宫殿,匾额上确实写了重华宫三个字。

    小心地扶着莫忘的手下了轿撵,端木青站在门前,却并没有推门进去。

    “这里……”

    一转脸,才说话,就停了下来。

    那四个抬轿撵的太监已经往回走了,而那宫女行了个礼冷冰冰道:“郡主,我们只是守在二门的脚程人,郡主既然到了就自己进去吧!”

    说完也不等端木青有什么反应,便退下了。

    这显然不对,就算是端木青不是东离人,不了解这里的礼仪,却也知道万万没有这样对待奉召而来的。

    “莫忘,拦住她!”端木青皱紧了眉头,立刻吩咐一旁的莫忘。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莫忘却反应有些呆滞,茫然地抬起头看向端木青:“小姐你说什么?”

    “莫忘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听到这问话,对方的眼睛里却越见迷茫了:“啊?”

    端木青第一反应是莫忘一定是中毒了,正要伸手去扣上她的手腕。

    咸福宫的门却被打开了,一个穿着宫女服侍的女子看到她,淡淡地行了个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郡主来了就请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