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转过脸,有些呆愣的看着走过来男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洛王!”萧贵妃惊讶的看着来人。

    同样惊讶的还有在场的其他人。

    其实每一年,韩渊都要求蒙卿同他一起祭祀,但是他基本上都以有事为借口,很少露面,甚至于每到这个时候,连长京都不愿意待着。

    “蒙卿,你来了!”韩渊在惊讶过后却是有些激动,似乎这个弟弟的出现对他来说是多么重大的一件事情一般。

    几乎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蒙卿随即便行君臣之礼,与皇帝亲昵的态度似乎有些相悖。

    “蒙卿,你怎么来了?”一直坐在一旁几乎被人忽略了的离洛公主突然走了过来,伸手抚上他的肩膀。

    但是他却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她。

    “洛王也会参加祭祀大典的吧?”贾文柔突然开口,将蒙卿突然出现所带来的惊讶气氛打破。

    看了一眼众人,又将视线落在韩渊身上,好一会儿才笑道:“方才已经开始了吗?”

    “发生了一些事情,洛王刚刚过来不知道。”贾文柔正要端木青好看,突然横插进来这么一个王爷,将事情全部打断了。

    此时正巴不得有个机会重新提起:“是……关于青郡主的。”

    端木青方才看到蒙卿的惊讶此时已经在眼底消散,又恢复到平静无波的样子。

    “哦!”对此,蒙卿表现得十分淡然,但是脚步却似乎是自然而然地移向了端木青,和她并肩站在一起,“她确实非完璧!”

    韩凌肆眼中暗光一闪,周身散发出一种冷意来。

    蒙卿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难道还会有人不知道?

    韩渊这下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只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弟。

    “蒙卿,你这是……”

    谁知道一向不爱与别人打交道的蒙卿却突然伸手勾住了端木青的肩膀:“我们认识有一段时间了。”

    这话说得皇后都露出了一些惊讶的神色。

    而离洛公主却显得有些高兴的样子:“那你这次来是为了青郡主?”

    端木青平静的眼再也平静不了,略带茫然地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男子。

    而蒙卿却选择了沉默,这个时候的沉默分明就是默认的意思。

    “不可能!”贾文柔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

    这个时候,这个男人的这种态度,意思岂不就是说,端木青早已经失身是因为他的缘故。

    可是明明是因为她的安排才是。

    “昊王妃似乎对此时特别有兴趣啊!”

    谁也想不到一向温和却疏离的洛王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不由的对他和端木青有多看了两眼。

    若说方才还有些认为他是为了替端木青解围的话,此刻他说这话的语气,却又让人信了三分。

    贾文柔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连忙干笑了两声:“我是没有想到,太过于惊讶了。”

    对于她的这个说法,谁也没有追究。

    韩渊在最开始的吃惊之后,对于此事便和离洛公主一般,露出高兴的神色来。

    “好好好,原来是这样,蒙卿的终身大事有了找落,朕也就放心了。”

    端木青心下一沉,下意识地去看韩凌肆。

    却刚好对上他阴沉如铁的眸子,心下一紧,正要开口说话,蒙卿却笑道:“此事我和青儿都还不急。”

    “洛王和青郡主还真是放得开。”

    猛然间韩凌肆的一句话,让整个气氛降到了冰点。

    虽然东离民风开放,但是蒙卿这样的态度,分明就是意指他和端木青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而此时两人却还丝毫不着急婚事。

    无论如何,都于礼不和。

    很显然,方才大家都是在刻意忽略这一点。

    谁知道一直都默不作声的韩凌肆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一时间,众人脸上都有些尴尬起来。

    唯独端木青却觉得自己仿佛是被蒙卿放在火上炙烤,心里只想着该如何解释才好。

    “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还是两个人自己清楚,别人怎么看都无所谓。”

    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却生生将韩凌肆的话头给堵死了,从来没有人知道原来洛王蒙卿也有这么尖锐的一面。

    韩凌肆的脸色陡然间变得十分难看。

    方才还没有觉得怎样,陡然间众人发现似乎气氛变得十分诡异起来了。

    “好了好了,事情既然已经明了,便按照原计划进行吧!”

    还是韩渊最后一锤定音,将这件事情揭过。

    端木青若是蒙卿的人,不管有没有成亲,到底也可以算是半个东离皇室之人,所以方才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贾文柔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偏偏自己明明知道真相却只能装作不知道,眼睁睁地看着她没事,心里仿佛有无数只小猫在挠一般。

    猛然间一抬头,就看到韩凌肆阴沉地看向自己的眼睛,几乎是下意识地便打了个寒颤。

    接下来的事情便显得简单的多了,离洛公主因为蒙卿的关系似乎对端木青很有好感,将所有的细节都一一指出。

    只是端木青的情绪一直都不怎么高,显得十分拘谨。

    从贤芙宫出来,蒙卿一直都跟在她左右,直到走出皇宫,端木青才将心里的怒火发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没人帮你。”

    似乎是早就知道端木青会这么问,蒙卿淡淡笑道。

    “那我也不要你这种帮法!”

    一想到韩凌肆会真的误会她和蒙卿之间有什么,端木青就觉得心里堵得慌,堵得眼睛都痛了。

    “你是在怕他误会!”蒙卿突然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可是你这样在乎他,那他呢?”

    端木青如同被人抽了一记闷棍,心痛得无以复加,猛然间打落他的手:“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蒙卿却也不以为意,笑着摇了摇头:“你现在情绪很激动,我不与你争辩,只希望你能够相信,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只是帮一帮你而已。”

    说着便转身离开,竟不再理会端木青。

    端木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令王府的,当灵儿问起莫忘的时候,才蓦然间惊觉自己竟然将莫忘扔在了那个咸福宫,忘记带出来了。

    正要再度过去,莫失却回来了,背上背着的人正是莫忘。

    看到她安全回来,端木青才松了一口气,那个咸福宫里的玉贵妃和小静都透着古怪。

    对于这种涉及皇室辛秘的事情,能够不去招惹边不去招惹,这是端木青的经验所谈。

    “莫失,对不起。”

    刚刚将人放到床上,陡然间听到这句话,莫失愣了一愣,随即才明白过来端木青说的是将莫忘丢下的事。

    “这是莫忘的失职。”

    莫失的话是没错的,因为她们姐妹俩的任务原本就是保护端木青的。

    而莫忘却中了别人的迷药,将端木青置于危险的境地了,确实是她的失职。

    可是端木青早就已经没有将她们当做下人看,所以,下意识地便想莫失道歉。

    “我来看看她。”

    没有再计较这个问题,端木青伸手按上她的脉搏。

    记得那个男子说,莫忘中的是他们专门配置的迷药。

    “她中的是化力散,只对有内力的人有用,而且内力越强,作用越大。”

    莫失显然对此有所了解,看端木青不解的样子,解释道。

    “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

    “这些都是江湖上的邪医研究出来的,如我和莫忘这般戒备心很重的人,感到身边有些异常就会自动警戒,这化力散便很容易因为我们的内力作用而进入我们的身体。”

    莫忘难得说这么多话,脸上有些不自然。

    “我瞧她的脉象平和,并无不妥,应该这两日就会醒过来了。”

    莫忘点头道:“这化力散就只有让人昏迷的效果,并不会伤害到人体。”

    她这么一说,端木青便放了心,也不再深究这个问题了。

    祭祀大典很快就要来临了,端木青莫名奇妙的成了那个什么持香使女。

    虽然并不在乎,但是这毕竟是东离的大节日,所以,她也不敢掉以轻心。

    更何况,来到东离之后,端木青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势力在暗中监视着她,让她觉得很不自在。

    但是听风楼的势力范围更多的是在西岐里面,东离这边却是伸展不过来。

    单靠莫失莫忘两个人,想要将事情查清楚,实在是很有难度。

    而且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端木青也不敢轻易地让两人去涉险。

    如此看来,她在这东离想要好好生存下去,就必须要找一个牢靠的靠山了。

    令王府虽然贵为王族,但是毕竟令王已经不在世了。

    而令王妃更无所出,说一句难听的话,令王府到了这里其实也就没有了气数了,现在的风光都是来源于韩渊的顾念之情。

    更何况,令王妃一心只求平静的生活,端木青实在是不想让她卷入是是非非。

    脑海里陡然间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来。

    蒙卿,难道当真要去靠他吗?

    他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接近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