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洛王府其实离令王府并不远,这一带被戏称为王爷区,就是因为王府多。

    对于端木青的出现蒙卿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径自从摇椅上站起来,笑道:“还在生气?”

    隔了这么几日,端木青发现再看到他这样的笑容,就是有气也生不出来了。

    “你那天为何突然出现?”

    “因为我确实想去参加祭祀大典。”

    对于他和皇帝之间的关系,端木青只觉得有些微妙。

    但是微妙在何处,她自认还没有立场去问,况且她关心的也不是那一点。

    “那你为何要用这样的方式替我解围?”

    “难道还有更好的方式吗?”

    这样的反问,竟让端木青无言以对。

    一个男人要帮她解这样的围,确实除了此,再无别的方式了。

    “你所不高兴的其实不就是因韩凌肆的缘故吗?”

    蒙卿似乎对此完全没有感觉一般,自顾自地揭着端木青的伤疤。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端木青心里有了打算,直勾勾地看着他,像是想要看到他的眼底深处。

    “这个你不必知道,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王爷,尽管是没有什么实权的王爷,想要查明白一个人,难道会很难?”

    这话说得端木青皱起了眉,他的意思是说,要查清楚她的来历,其实很简单吗?

    “我想洛王应该不会因为我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而替我解这个围吧?!”

    蒙卿闻言淡淡一笑,脸上并无半分尴尬的神色:“自然。”

    “那……我倒是很想知道洛王此意何为呢!”

    “有没有兴趣做一个交易?”

    蒙卿却是突然话题一转,笑问道。

    端木青眸光一紧,脸上却不露声色:“交易?”

    “今日咸福宫的事情你还可以应付几次?”

    他果然知情!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立场?又究竟想要做什么?

    当日在那边境之地看到他,他眼里对万事万物淡然的神色那样干净纯粹。

    难道,一个人竟然可以伪装到这样的程度?

    连她,两世为人之人,也丝毫看不出!

    “洛王好厉害的本事!”这句话说得有些显山露水的不满,端木青的眉眼间已然染上一丝冷意。

    “我既然能够知道这些,这个长京知道的人也就不少了。”

    闻言,端木青脸上的笑意带上了些嘲讽的味道:“我想,不是所有人都像是洛王这样关心端木青的吧!”

    这话说出来,蒙卿脸上却并没有恼怒的样子,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副你应当自己明白的样子。

    “韩凌肆回来,有人高兴有人愁,你是他曾经的王妃,难道还真能安安心心的在令王府做你的青郡主不成?”

    一句话道破关键。

    这些天以来,端木青知道有人在暗地里注视着她。

    但是她却无能为力,只能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一般,这也正是她来找蒙卿的原因。

    她一个弱女子,自然是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重点是,她是韩凌肆曾经的妻子。

    这就让有心人开始在心底里盘算起她的作用和价值了。

    这作用和价值,自然是针对韩凌肆的。

    东离,对于端木青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就是前世,她也丝毫未曾涉足过此处。

    到底韩凌肆处在一个怎样的境地里,她实在是说不好。

    “你说,若是你落在了别人的手里,韩凌肆会不会因为你而掣肘?”

    蒙卿陡然间的一句话,将端木青从沉思中唤醒,却立刻哂笑道:“洛王不是神通吗?难道不知道我和韩凌肆之间的关系?

    若是真能叫他掣肘,我又怎么会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长京。”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端木青感觉到自己心底里一阵细细密密的痛楚。

    只是,时日久了,这疼痛的感觉似乎也快要习惯了。

    “万一呢?”

    蒙卿一双眼睛带着笑意看着她的脸,颇有些好整以暇的味道。

    只不过是三个字,却让她感到心头一震。

    万一呢?

    会有这样的万一吗?

    端木青说不清楚自己想到这种可能时候的感觉,到底是欣喜多一些,还是担忧多一些。

    “不如我们来合作如何?”

    抬起头,端木青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你想怎样?”

    “你跟我在一起!”

    “什么?”

    陡然间睁大了眼睛,端木青像是没有听懂他的话一般。

    “你跟我在一起,才能够让他心无旁骛不是吗?”

    愣神之后,却是嘲讽:“你想太多了,他不会为了我分心。”

    “既然如此,你对他而言什么都不是,他对你而言也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跟我在一起,至少,可以多开那些讨厌的探究的目光不是吗?”

    “洛王好像本事确实不小呢!”

    其实,这本就是她此番过来的原因,但是此时端木青的心里却觉得十分不舒服。

    好像蒙卿在导演着一场戏,而她毫无抵抗能力地被他拉到了他的台上,成为一个配合着他的演员。

    蒙卿并不在意她话里的不满,依旧带着笑意:“你不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吗?”

    定定地看着他,心里却活络开了。

    确实,跟他在一起是她靠上他最好的方式。

    可是,心里总是想着韩凌肆那张脸。

    若是她和蒙卿在一起,韩凌肆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会不会气急败坏?

    曾经她和赵御鸿走得近了一些,他就十分不高兴呢!

    那么现在呢?

    “好!”

    端木青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这么答应了,似乎心里有某种隐隐的期待。

    对于端木青的答应,蒙卿没有显得意外或者是高兴,好像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当中,而此时不过是按照流程一步步进行的套路。

    “那你便等着我的好消息。”蒙卿挑了挑眉,眼底的光芒似乎很是耀眼。

    在众人的忙碌中,祭祀大典终于来了。

    这大典是在天京外城的天坛举行的,韩渊带着皇后及几位皇室成员,穿着正式的朝服满脸严肃地前往。

    端木青虽然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个场面,但是这些天也实在是演习了多次,到底没有出一点儿乱子。

    整个大典也算是轻松加愉快,除了贾文柔的表情让人看着实在是有些不爽之外。

    祭祀完了之后,照例是韩渊要对着满朝的文武和外围观看的百姓表示一下来年的期盼。

    这个时候就没有端木青什么事情了,安心的站在角落里就算是她唯一的任务了。

    “今日,朕尚有一事要宣布!”

    长长的一段陈词滥调念完之后,韩渊突然话锋一转,面带笑容地看着下面乌压压的人群。

    “洛王已到成亲的年纪,多年来这也是朕的一桩心事,如今洛王已经有了心仪之人,朕今日便在天下人面前为其赐婚。

    也希望得到众爱卿和列祖列宗的祝福和庇佑。”

    这话一出,群臣骚动。

    在祭祀大典上赐婚,这在东离历史上可算是绝无仅有。

    可见韩渊对这个弟弟的重视。

    而东离的习俗,亲王一旦成家,可是要封邑的。

    看目前韩渊的态度,蒙卿将会站在一个怎样的位置上,实在是让人难以预料。

    然而,这些人的惊讶都抵不上一个人,那就是端木青。

    自从那一次去过洛王府之后,端木青和蒙卿并没有再见过面。

    他说等他的消息,她也并没有在意,更没有去想是什么消息。

    哪里知道,他竟然有办法在这个时候闹出这么一出。

    带着满心的震惊,端木青扭头去看他,刚好就对上他含着笑意的眼。

    面对她几乎是不可置信的眼神,蒙卿的神色显得轻松无比。

    心下暗暗恼怒,偏偏在这个地方无法发作。

    “哼!”陡然间闻到一声浅浅的冷哼声,端木青立刻看向那边。

    贾文柔一脸的不高兴,但是她却对上了站在她旁边的韩凌肆的脸。

    这一次,他终于看向了自己,却是满眼满眼的阴沉。

    这样阴沉的目光似乎化作了实物,压在她心头,沉甸甸的坠着生疼。

    端木青只觉得自己心里有千万个声音在呐喊,嘴里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令王府青郡主,性情温良,恭顺贤淑,实为洛王之良配。”

    韩渊说着,又笑着看了看已经站在自己身旁的蒙卿。

    下面群臣皆是面面相觑,这个洛王从来都不露面,突然间出现,却是要娶镇西王府的大小姐为妻。

    难道,朝堂上又要有什么变故吗?

    韩渊却并不理会这些,温和的目光看向端木青,点了点头,分明是叫她上前和蒙卿一起谢恩的意思。

    那道目光,却像是一把利剑般,刺向端木青的胸口。

    怎么会是这样的状况?

    他身旁站着他的妻,而她却要走向另一个男人。

    目光看向韩凌肆,而他如沉水般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

    端木青不敢赌,这里是东离,不是西岐,更何况,她的身份不容她放肆。

    脚下的地上如同陡然间长出了许多倒刺,一步一步走上前,都是疼痛的感觉。

    蒙卿笑看着她,直到她走到了自己的身旁,才要跟着一同拜倒谢恩。

    但是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人打断了:“慢着!”

    冰冷阴沉的声音,如同一场暴风雪将至。

    端木青的心跟着一震,下一秒,就被一个玄色的身影带着闪到了一边。

    一抬眼,就对上那一双阴沉的凤眸,她看懂了他眼睛里的言语:“你好大的胆子!”

    很显然在场的人都被韩凌肆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四顾茫然。

    ~~~~~~~~~~~~~~~~~~~~~~~~~~~~~~~~~~~~~~~~~~~~~~~~~~~~~~~~~~~~~~~~~~~~~~~~~~~~

    小寒:最近事情多,都是写出来就直接贴上来了,实在嫌更新慢的亲们可以养肥了再宰,小寒真的已经很努力在码字了,亲们体谅下,~~o(>_<)o~~

    另外关于剧情,这个……小寒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不管怎么样,很感谢所有支持小寒的亲们,在这里谢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