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君昊,你这是……”

    韩渊脸上的表情带着些惊讶,却没有到众人想象中的那个程度。

    蒙卿微微眯了眯眼睛,叫人看不出他眼底的神色。

    台下的群臣个个不知所以,对他们而言,韩凌肆也好,蒙卿也好,都是刚到长京不久的王爷,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摸清楚他们的实力和意图。

    此时两个王爷为了同一个女人而如此张扬,他们却是什么都不好说。

    而台上的人的脸色,可谓是色彩纷呈。

    贾文柔瞪着一双美目,依旧呆若木鸡,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

    韩凌肆这是在做什么?

    太子和太子妃倒还好,虽然惊讶,却还保持着镇定。

    皇后依然是万年不变的表情,只是眼底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离洛公主却是皱紧了眉,目露担忧。

    终于将视线从怀里女人的脸上移开,韩凌肆转过脸无比平静地对韩渊道:“此事我不同意。”

    六个字,如同平地而起的惊雷,顿时将这个祭坛炸开了锅。

    他不同意?!

    面对皇帝的金口玉言,他竟然就直接一句,他不同意。

    这是有多么的狂妄?!

    端木青脑子也抽了,韩凌肆这是在做什么?!

    而且,他难道不知道,这么一句话说出来,群臣一人一口唾沫就可以将他淹死掉么?

    “洛王的好意,本王心领了,但是青郡主肚子里毕竟是本王的孩子。”

    静!整个天地间超乎寻常的安静。

    端木青清晰地听到一声一声的心跳声,此时如同擂鼓般响起,却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

    他在说什么?!

    孩子?!

    谁的孩子?她么?

    她哪里来的孩子啊?

    他这句话,明明就很容易理解,可是为什么此刻的端木青就是没有听懂呢?

    同样震惊的还有下面的文武百官,和旁边的韩渊等人。

    这,可以算的上是王族的丑闻了,台下的文武百官们谁赶在这个时候出声?

    那岂不是找死吗?

    不管是洛王还是昊王,都不是他们能够轻易得罪了的人。

    然而韩渊作为一个皇帝,在此刻,却也是惊呆了,一时间没有说出话来。

    “昊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皇帝震惊了,皇后作为一国之母,总不能跟着一直呆愣下去,抬起美目,看向韩凌肆。

    声音里并无惊讶,也没有愤怒,只是很普通的询问一般。

    “儿臣自西岐来,路上遇到青郡主,两厢之间情难自禁。”

    情难自禁!

    四个字就直接定了他和端木青,不,是和“姬如燕”之间的关系。

    但是,却并不是两情相悦。

    这中间差了什么,有心的人自然会听得出来。

    就算是东离民风开放,如此大胆的在这样重要的日子里,站在这样重要的位置上,说出这样一番话,还是太过于……特立独行了吧!

    “那你之前为何不说?”

    韩渊终于“醒”过来,他就算是再喜欢韩凌肆,但也得要分场合。

    在这个地方,他必须要摆出严父的形象来,是以,口气也带上了薄怒。

    “因为儿臣之前并不知道她怀了身孕。”

    韩渊几乎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儿子才好。

    当日选秀之时,他明明有机会选择这个女子,但是为什么却指了个贾文柔?!

    这才是他要问的,结果这个孩子竟然回了这么一句。

    可是,只这一句,就让众人顿时明白了。

    感情昊王并不在意这个青郡主,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娶她。

    在场的人谁没见过些弯弯道道的东西?弦外之音谁不会听?

    两厢情不自禁,其实不过是某个女人爬床而已。

    之所以此时说出来,昊王也只是念及她有了身孕。

    了然的神色在众人脸上显露。

    韩渊哪里还好接着问什么,可是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蒙卿前几天欢天喜地地求了过来,想要求娶青郡主。

    唯一的弟弟终于想要成家了,于情于礼都没有拒绝的道理,自然是满口答应了。

    为了表示郑重,还特意选在这个日子,这样的场合下说出来,谁知道竟然闹出这么一出。

    这个时候皇后的作用就出来了,有些事情皇帝不好出面,皇后来说,在合适不过。

    “想不到昊王和洛王私交倒好,不过既然青郡主已经有了身孕,昊王愿意承担,洛王也就不用两肋插刀了。”

    她原本就是一张没有温度的脸,此时带着淡淡的笑意说出这么两句话来,顿时让人觉得熨帖无比。

    顺势也将今日的事情,当成是洛王想要替侄子擦屁-股而惹出的事端。

    瞬间便尴尬化于无形。

    今日毕竟兹事体大,韩渊也不想群臣跟着看这出闹剧。

    皇后既然这么说了,自己自然是要出来表态的:“既然是这样,依朕看,所幸便封青郡主为……”

    “父皇!”

    韩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韩凌肆打断了:“这是我和青郡主两人之间的事情,还是让我们自己解决吧!”

    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不想要给端木青名分了。

    端木青只觉得头晕眼花,几乎要站立不住。

    原本以为事情已经够糟糕了,却没有想到还会有更糟糕的时候。

    韩凌肆,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她推到了荡妇的境地里。

    又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现出对她的不屑。

    仿佛,她是他踩在脚底下的泥巴!

    蒙卿皱了皱眉,想要说什么,但是此时根本就没有了他开口的余地。

    他万万想不到,刚刚回来东离的韩凌肆竟然这样嚣张,在祭祀大典上放肆!

    是他估算错误了。

    再看他旁边的女子,一张原本就十分消瘦的脸,此时惨白如纸,几乎像是被风一吹,就会碎裂掉。

    心里,终究还是涌起愧意。

    若非他,她不会面对这样的局面。

    “这……”

    韩渊显得十分为难,不管怎么说,端木青此时的身份,除了他所封的郡主外,还是镇西王府的小姐。

    如何能够受得这委屈?

    “青郡主,你说是不是?”

    曾经温柔的嗓音,此时却如同魔咒般在耳边响起。

    端木青一抬眼就看到他带着淡淡笑意的脸。

    却不是从前每一次看她时候的那种笑容,而是嘲讽的笑意。

    似乎他方才说的都是真的。她,是一个不知廉耻爬他床的女人。

    但是眼睛里,却是深沉一片,叫人看不出其中的神色。

    这真的是韩凌肆吗?

    是她记忆里的那个男人吗?

    端木青的越见麻木的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此时,似乎是到了她做抉择的时候,可是,她可以说不是吗?

    她会对韩渊说韩凌肆都是在撒谎的吗?

    不可以!

    她做不到。

    他们之间,首先她自己便存了愧疚,所以,再无法理直气壮的否认。

    “是。”

    一个字从端木青嘴里,轻飘飘的吐出来,却用了她所有的力气。

    尽管没有抬头看下面的人,但是她还是能够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鄙夷的目光。

    “这……”

    韩渊显然十分为难。

    此事的两个当事人都不是一般的平头百姓,此时当着这么多贵族大臣的面,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得如何向镇西王交代。

    “既然昊王说无需陛下插手,想来也是自己有了打算,陛下便放手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去吧!”

    皇后带着浅浅的笑意,对韩渊道。

    她说这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却也不小,众人都听得到。

    也算是给韩渊解了围。

    然,他却看了看皇后两眼,目中似有深意。

    但是对方却入老僧坐定,再无半分异色。

    “既如此,那便由着你们去吧!”

    韩渊的这句话是定音的最后一锤,韩凌肆和端木青两个人的事情便如此了。

    在场的人在心底暗自梳理了一下今日发生的事情。

    大致就是洛王想要求娶青郡主,但是昊王站出来说青郡主怀了他的孩子。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青郡主最后还是青郡主,只是有了身孕而已。

    这样一来,众人看端木青的神色又变了变。

    这样一个看上去气质相貌俱佳的女子为何会做出如此不齿的事情来?

    而且还为昊王所嫌弃。

    想到她的身份,又有人猜测,十有八九是镇西王的主意。

    镇西王想要通过刚回来的大皇子上位,便使用美人计,谁知道昊王根本就不为所动不说,反而借此狠狠打脸。

    如此一来,众人看韩凌肆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这样的事情,他竟然处理得如此利落而干脆。

    关键是皇帝,似乎根本就没有怪罪的意思,这份宠爱,实在算得上是整个西岐皇子中的第一人。

    “韩凌肆!”甬道的出口,端木青急急跑来,朝前面穿着玄色衣裳的男子喊出口。

    “何事?”淡淡的两个字,从薄薄的唇中吐出,没有半分温度。

    转过来看着她的脸上,也没有丝毫温情。

    这样的韩凌肆,让端木青刚刚想说的话,悉数落回了肚子。

    嘴唇颤抖了好一会儿,吐出来的却只有三个字:“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相对于端木青激动的情绪,韩凌肆可谓冷静的可怕,所有的言语从他嘴里吐出来,似乎一样,没有任何起伏。

    “今天为什么要这么做?”终于恢复了一丝平静,端木青咬牙问道。

    “你很想嫁给他?”

    ~~~~~~~~~~~~~~~~~~~~~~~~~~~~~~~~~~~~~~~~~~~~~~~~~~~~~~~~~~~~~~~~~~~~~~~~~~~~~~~~~~~~~~~

    小寒:今天这两章就一起贴上来了,这些天都是有时间就去码字,实在是紧得很,也就没有办法顾得上固定时间更新了,大家多担待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