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很想嫁给他?”一句话依旧没有起伏,但是端木青却感觉到他眼睛里的锐利,直直地射向她。

    “你知道我没有。”这句话喊出来已经有了些歇斯底里的味道。

    然而,他却只是勾了勾唇:“我不知道。”

    “你……”

    却在端木青要开口说话的时候补了一句:“既然没有,这样不就很好?”

    “我哪里来的孩子?”

    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端木青的眼睛里闪动着恨恨的目光。

    “你的医术不错,想要瞒过父皇为你派的太医,应该不难吧!”

    他竟然将一切都抛给她,是依仗着她不会让他难做吗?

    就他动动嘴皮子的两句话,让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一个为了地位不择手段,爬上他的床的淫荡女子。

    让所有人都知道,尽管她怀孕了,昊王依旧不愿意要她。

    更让她一个人去面对她并没有怀孕的难题。

    韩凌肆,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这就是你的报复吗?

    端木青一步步地走近他,费了好大的气力才让自己稳住,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韩凌肆,”轻轻的开口,却已经带上了凄凄的味道,“你究竟把我当什么?”

    两人的距离,不过尺寸之远,一低眉就看到她满目的哀伤,就这么近。

    曾经,他们这么近,而她总是一副冷冷的样子,好像全世界都无法靠近她。

    那样的她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近,忍不住想知道她的心底到底在乎什么。

    然而好不容易,感觉自己已经走进了她的心底,却发现,原来,都是错觉。

    她,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此刻在如此近距离的看她,心里久违的痛,竟然又一次袭上来。

    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报复后的开心。

    然而,脸上已经带上了冰冷的笑意:“你说呢?”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袖子却被人拽住了,端木青突然间觉得他这一个转身,便是去到了自己的天涯,好像永生不会再次相见。

    这个背影,竟然这样的遥远。

    韩凌肆一转身,就被她抱住了腰。

    那么紧,紧到好像生怕他消失不见一般。

    她的脸就靠在他的胸膛上,头顶几乎都能够感觉到他呼吸的温热。

    “你在恨我!”话一出口,就已经泪水涟涟,“我知道你在恨我。”

    “可是韩凌肆,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是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

    这段时间里,我真的,真的,很想你。也很害怕,他们都说你死了,我不信,一点儿都不信,所以我来了东离,我就是不相信你会死。

    果然如我所想,你还活着,可是如今的你,已经不是你了,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求你,不要这样,你回来好不好?”

    若非此刻,端木青绝对不会相信这样的一段话是她自己说的。

    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卑微。

    这是因为,她始终没有明白,其实,爱上一个人,本身就是卑微的。

    胸口传来一片湿热的感觉。

    是她的眼泪。

    心,莫名的柔软成一片。

    此时的端木青没有抬头,否则她就会发现,那一双凤眸里,隐藏着片片的温柔。

    “王爷!”

    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端木青和韩凌肆都是猛然间一惊,各自从思绪里醒过来。

    从他的怀里退出来,就看到贾文柔扶着侍女的手,站在甬道的入口。

    脸上的笑容,娇俏而明媚,若是忽略她眼底的那一抹阴毒,果真就是一幅俏生生的美人图了。

    阴鸷的目光在端木青脸上一扫而过,下一刻就如同从来没有注意到她一般。

    径自走上前,伸手替韩凌肆整了整衣襟,那上面一片暗湿的水渍被自动忽略掉了。

    “王爷怎么在这里?叫我好找,不是说回去替我描花样子吗?”

    贾文柔的声音如同她的名字一般,越发的温柔了,眼角眉梢都是春情。

    落在端木青的眼里,却是如同置身冰天雪地里的刺骨。

    “是本王的错,一时间给忘记了,回去任你惩罚!”

    一反方才的冷漠,韩凌肆的脸上涌出片片温情。

    让端木青错觉,仿佛又看到从前的那个他,只是他的目光,如今是停驻在别人的身上。

    方才火热的心,在这一瞬间,冰封千里。

    “那……罚王爷明天早上起床替我画眉,我想画远山黛。”

    “好好好,你说如何就如何,本王全听你的。”

    两人的对白,俨然就是一对新婚的小夫妻。

    彼此的眼里,似乎就只有对方,再看不到第三个人存在。

    那笑意,带着缠绵和温柔,恨不能织出一张致密的甜蜜的网,只让他们两人置身其中。

    端木青垂下眼睑,闭了闭眼,再睁开,已经是清明一片。

    转身,离开。

    再不看他们一眼。

    莫忘和采薇沉默地等在转角,原本看贾文柔过去,还以为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谁知道竟然是这样沉默的对手戏。

    一路上,端木青什么也没有开口说,就只安静地坐在马车里。

    脸上无悲无喜,仿佛今日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皇帝没有开口让她和蒙卿成亲,韩凌肆没有当着所有人说她怀了他的孩子。

    她也没有在那甬道里对韩凌肆说出那么一番话,更没有看到他们夫妻两个人的甜蜜。

    就这样沉默地到了令王府。

    车门推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回来了。”

    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鸡蛋便迎面而来。

    还好莫忘手快,立刻便将那鸡蛋打飞了。

    “这个贱女人,竟然还有脸回来。”

    一个中年妇女尖锐的声音带着刻薄的味道向端木青砸来。

    直到这个时候,她们才看清,不知道为什么令王府门口围了一大群人,一看就知道是些市井小民。

    而令王府的大门已经被关上了,平日里守在檐下的小厮也没有了踪影。

    “真是不知廉耻啊!我们东离竟然会出这样的郡主!作孽啊作孽。”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老汉,不停地用扁担怒敲着地面。

    “这种人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简直就是丢我们东离人的脸!”

    “就是,还郡主呢!陛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个这样道德败坏的人,竟然还封了郡主。”

    “怪不得,昊王成亲的时候会去捣乱了,原来是爬床之后,昊王不认她,恼羞成怒了。”

    “还是昊王妃气量大,要我看,这种人根本就不应该活在世上。”

    “对!就应该浸猪笼。”

    “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姐竟然就这样勾引男人,还不知廉耻的跑到王府去闹事。”

    “我呸!小姐,我看你那勾栏里的骚娘们还贱!”

    “就是裹在绫罗绸缎里的荡妇!”

    “……”

    这一群人你一眼我一语的,句句刻薄,字字诛心。

    越说越难听,越说越起劲。

    端木青听得脸色惨白一片。

    也不知道是谁起得头,直接一只拖鞋便往马车砸来。

    然后便是乱七八糟的青菜鸡蛋,甚至于还有人往这里泼潲水。

    纵使莫忘武功过人,莫失也从暗处现身,但是,双拳难敌四掌,更何况是这一群人。

    端木青冷眼看着这群人,一颗心直直地坠到了谷底。

    两世为人,她也未曾见过这样的场面,而这一切都是韩凌肆给的。

    “小姐,我带你直接飞进去!”莫失当机立断,冷声道。

    端木青回过神,抬眼看了看紧闭的大门,却是犹豫了。

    这当口,又是一个鸡蛋砸过来,就落在马车的车檐上,一点小小的蛋汁溅到端木青的脸上,黏黏的。

    伸手擦掉,看着指尖的粘软,胸口闷得难受。

    天大地大,此时,她该去哪里?

    仿佛自己就是一个笑话,从西岐追到东离,面对的却是这样的尴尬和难看。

    那群人见这边没有什么反应,东西扔得更加起劲了。

    莫忘身上都沾了点儿秽物,看上去实在是有些狼狈。

    “小姐!”

    “我们……”

    话还没落,一个小厮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郡主,王妃吩咐了,让你往后门去,那里有王府的护院守着,这群人不敢嚣张。”

    看着他的脸,端木青陡然间心里一暖,令王妃竟然没有放弃她。

    “姑姑她……”

    “这里是大街上,令王妃不好跟老百姓起冲突,就只有关门了,等事情过去之后,再报官。

    就怕郡主受了委屈,所以让小的在这里守着呢!”

    端木青眼中一热,脸上却浮出一个笑容,点头道:“有劳了。”

    端木青按照那小厮的话,由几个人护着果然看到后门守了二十几个护卫。

    在他们的护卫下,进了王府。

    一进门就看到令王妃带着若英姑姑焦急地守在那里,看到她回来,直抚胸道:“总算回来了,没怎么样吧?”

    端木青心里感动得直想掉眼泪,却终究还是露出一个叫人放心的笑容:“姑姑放心,我没事。”

    “你别气,等那起子人闹完了,我就让人告上去。”

    这虽然是在替自己申诉,但是端木青并不觉得多事,也不打算阻止。

    令王府就只有令王妃一个人,无论如何不能叫人欺负了去。

    “青郡主回来了吗?”

    一个女子温和的声音响起,端木青一抬眼,却是离洛公主从前头款款而来。

    ~~~~~~~~~~~~~~~~~~~~~~~~~~~~~~~~~~~~~~~~~~~~~~~~~~~~~~~~~~~~~~~~~~~~~~~~~~

    小寒:很抱歉之前贴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