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夜已深,灯光下的女子已然倦极沉睡过去,额发也被汗水濡湿,黏在额头上,看上去让人生怜。

    韩凌肆睁开眼就看到身旁如斯一副美人图。

    刚想要伸出手替她将头发拨开,却又生生停住了,立刻从床上跃起,抄起散落的衣服,三两下便消失不见了。

    直到所有的声音都归于沉静了,端木青才缓缓睁开眼。

    痴痴地看了床顶好一会儿,莫忘和采薇才推门端了水进来。

    屋子里发生的事情,她们怎么会不知道。

    但是,两人都是跟着端木青从西岐过来的,对于她和韩凌肆的关系,和她对韩凌肆的感情都是再清楚不过的。

    出于哪一方面考虑,她们都不应该在那个时候进来阻止。

    “小姐!”

    莫忘轻轻地唤了一声,端木青一转脸,就看到她们两个担忧的眼。

    “我没事!”挣扎着爬起来,端木青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把东西换掉吧!”

    说着便扶着莫忘往净房里去了。

    好在她一向警惕性比较高,夜间并不让阿朱和阿碧伺候。

    身边跟着的,依旧是莫忘和采薇,所以此时才可以这样安然无事。

    “小姐,我有些不明白。”

    莫忘一边替她往浴桶里加热水一边不解道。

    “什么?”半眯了眼睛,端木青感觉被碾压过一般的身子此时才舒展开来。

    “你明明那么在乎韩凌肆,为何又要对他说那样的话,你明明就没有怀孕,更何况是别人的孩子。”

    对了,莫忘是有内功在身的人,她与韩凌肆的对话,或许采薇听不清,要瞒她却是不容易的。

    “莫忘,你觉得韩凌肆回来东离,有多少人是高兴的?”

    “啊?”冷不丁的她问出这么一句话,莫忘有些不明所以。

    “你是我曾经派出去打探过他的,你觉得他的实力如何?”

    没有理会她的不解,端木青接着问道。

    “这个……”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他绝对不是一个毫无能力的皇子,至少,他拥有一支十分神秘的力量。”

    点了点头,端木青又道:“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西岐,作为一个质子想要在西岐培养自己的势力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的势力都是来自东离,而且,你应该知道,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他进入了无人泽。

    之后就没有了任何的消息。”

    “没错!”这一直都是莫忘想不通的地方,此时听到端木青提起,立刻将自己方才的疑惑丢开了,“我也一直都不明白,他怎么又好好的出现在了长京。”

    “那是因为有人助他!”端木青淡淡道,“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所有人都以为他进入了无人泽,然后又诡异-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助他的人来头不小。”

    “小姐的意思是……”莫忘看着她,陡然间心头一亮,“韩渊?!”

    点了点头,端木青道:“没错,能够将事情办得如此周密的人,东离只有两个。”

    “还有一个是?”

    “皇后!”想也不想,端木青笃定道,“但是皇后是不会帮韩凌肆的,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皇后和韩凌肆之间应当是敌对关系,至少明面上还有一个太子在。”

    “东离皇帝对韩凌肆似乎……”

    “太好了一些是不是?”端木青掀了掀唇,冷笑道,“这样好的待遇,在这个地方你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些弯弯道道的,莫忘虽然比莫失好一些,但还是觉得思考起来太累,只好摇了摇头。

    “有好处也有坏处,”端木青淡淡道,“关键是看韩凌肆怎么利用。”

    眼见这莫忘不解的样子,端木青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不再往下说。

    这些说给她听,她也未必就能理解。

    只是这一次,到底韩凌肆是利用了她,心里,究竟意难平。

    在东离,祭祀大典何其重要,韩凌肆却在这上面发难。

    不过就是想要借此机会让所有人知道,他在韩渊眼里真正的地位。

    而韩渊如此纵容的态度,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一定会让各方势力不安。

    他初回东离,地位到底不稳,首先就是要明确敌我关系。

    这无疑是最好让敌人暴露的机会。

    她端木青,只是韩凌肆计划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只要起到了作用,就算是完成了使命,至于她的肚子,怎样才能不让人发现,他完全地丢给了她。

    如何面对世人鄙夷的目光,那也不是他会替她考虑的问题。

    这个男人,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伤害她。

    想通了这一点,她如何能够不难过?如何能够不委屈。

    这样的情况下,要她好好地说话,实在是太难了。

    "小姐,你背上这是什么?"

    刚从浴桶里站起身,莫忘惊诧一。

    "怎么了?"

    "紫了一块。"

    想到他对自己的粗暴,端木青又黯淡了神色,莫忘眼见如此,也不再多说什么?

    “喂!出大事了!”风风火火跑进来的整个令王府,除了灵儿,再不会有第二个人。

    端木青刚刚梳妆完,正要用膳,闻言眼皮挑了挑,沉思了一会儿才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谁想灵儿却在报了一声出事之后便直接往餐桌上坐了,很显然那些美食更加吸引她。

    “灵儿姑娘!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莫忘连忙上前问道。

    “哦!”像是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说清楚,飞快地将嘴巴里的烧麦咽下去,才道,“四王府昨晚遭刺客了!”

    “什么?!”一句话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莫忘放下手里的活计,惊讶反问。

    端木青也皱了眉头,依照她的直觉,昨天晚上确实应该不会平静无事,果然就这么快。

    “你不知道呢!昨天楚钺郡王回京,去了四王府,结果留宿在那里,刚好叫他给碰上了。”

    灵儿放不下美食,又阻挡不了自己的八卦之心,一边吃一边道。

    “楚钺郡王?”

    这个人端木青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陡然间冒出来倒是十分奇异。

    “说到楚钺郡王,嘿嘿……”灵儿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来,“他可是我们东离第一美男子!”

    “比韩凌肆长得还好?”莫忘虽是杀手,但却也知道韩凌肆的容貌可算得上是美的了。

    “额……”被她这么一问,灵儿却犹豫了,“这是以前大家这么认为的,那时候韩凌肆还没回来呢!”

    “那你看来呢?”

    对此,似乎有些难以评判,灵儿思索了好一会儿,却还是摇了摇头,“不好说,两个人都长得好。”

    “也就是各有千秋咯!”端木青淡淡地笑了笑,坐了下来,“用膳吧!”

    采薇帮着布置餐具,莫忘却忍不住:“你还没说完呢!后来呢?”

    “听说昨天晚上四王爷和楚钺郡王相谈,正秉烛夜游,就遇到刺客了。”

    灵儿将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端木青心里一动,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

    “那然后呢?”

    “楚钺郡王是谁?东离最年轻最有作为的将军!还会怕这些宵小之徒么?三两下就给制服了,送到京兆尹那里去了。”

    这一出戏,真是不知道谁是螳螂,谁是黄雀呢!

    “青儿!”心下正怔怔地想着,令王妃却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姑姑!”端木青连忙站起来迎上去,从那件事情之后,令王妃每天都会来思归阁看她。

    最初担心她会因为祭祀大典发生的事情难过,后来发现她表现如常,心里也就放心了。

    还时不时地告诉她怀孕应当注意什么之类的。

    令王妃似乎十分喜欢小孩子,尽管知道端木青的这个孩子来路不好,却丝毫没有嫌弃的样子。

    好像端木青便是她的女儿,肚子里那个小的,是她即将要出生的外孙一般。

    “你坐着!”连忙又让她坐回去,令王妃从若英手里拿过一个小小的包裹,“我缝制了几件肚兜。

    我看你女红虽好,但是很少动针线,这小孩子的衣物,还是自己动手放心些。

    不过你既在孕中,怕伤着眼睛,那我来就好了。”

    端木青眼眶儿一红,心里感动得无以复加。

    这个世界上有人对你好,总是一种幸福,不管那人是谁。

    她和令王妃其实除了都是西岐人之外,并无什么交情,更何况,她的身份还会给她带来麻烦。

    伸手抚过这些小肚兜,都是极好及柔软的料子,生怕伤到小孩子的肌肤,特意滚了一层,绣了好些吉祥的图案。

    不可谓不用心。

    突然,端木青被其中一件肚兜吸引住了目光,连忙将它挑出来。

    细细地打量起上面的图案来。

    这图案和其他的都有些不一样,并不常见,甚至可以说,十分少见。

    “你倒是眼尖!”令王妃笑道,“这不是我们西岐的图案,不过也不是东离的。”

    端木青连忙抬起头问道:“姑姑这图案是在哪里看到的?”

    令王妃抿嘴一笑:“若说起来,还真是有缘呢!曾经有一位高人给我算过命,我在他那里看到的,他告诉我这个图案是他们那里特有的,用来祈福。”

    端木青心砰砰砰地跳了起来:“什么样的高人?他在哪?”

    ~~~~~~~~~~~~~~~~~~~~~~~~~~~~~~~~~~~~~~~~~~~~~~~~~~~~~~~~~~~~~~~~~~

    小寒:今天寝室断电,没网了,现在用手机发热点上网,我也是醉了,两章一起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