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森森柏树,在台阶两旁茂密成片,走在台阶上,会感觉到一种透进骨子里的寒意。

    端木青忍不住缩了缩肩膀,莫忘也皱了眉头:“小姐,这个地方有点儿古怪。”

    “姑姑也说了,她那次找到这里也是机缘巧合,”端木青点头,“而且,当时她也觉得十分古怪。”

    采薇今天穿得单薄,微微有些发抖,莫忘将外衣脱下来披到她身上:“我有内力。”

    对于莫忘,端木青心里是有些欣慰的,一个从前那样冷血的杀手,如今如此有人情味,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台阶的尽头是一座小茅屋,简单的样子,但是却因为周围茂密的柏树,而显得十分阴沉。

    “陈嘉桦让你来的?”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让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端木青稳了稳心神,才想起来令王妃的闺名就是陈嘉桦。

    很显然屋子里的人是在对自己说话,连忙开口道:“打扰前辈了,实在是晚辈又要事想问。”

    “关于你看到的那个图案?”

    屋子里的人又开始说话,让端木青心惊肉跳。

    这个人怎么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进来吧!”

    三个字说得似乎有些有气无力,端木青虽然有些害怕,但是事关自己的身世,还是壮了壮胆,勇敢地走上前。

    推开门,屋子里几乎没有什么光线,冷冰冰的如同置身冰窖。

    “坐罢!”那声音再度响起,屋子里这个时候蓦然间有光线亮起来。

    仔细一看,摆在不远处桌上的竟然是一颗硕大的夜明珠。

    而夜明珠后面的藤椅上,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走到了这一步,端木青心里反而平静了一些,不紧不慢地走上前:“实在是有事情想要问问老前辈。”

    “没那么老!”

    谁知道那老者却笑了笑道。

    看着她愣神的样子,老者又笑道:“我今年不过三十有五。”

    这一下,端木青才算是真的吃惊了,脸上那些都快要堆叠起来的老褶子,和苍苍的白发,竟然属于一个四十不到的人。

    甚至于,温柔貌美的令王妃都比他年纪更大一些。

    “人各有命,天命不可违,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坐罢!”

    这是他第二次叫她坐下,端木青知道并非客气,点头在他对面坐下来。

    “陈嘉桦如今可还好?”老者笑吟吟地问道。

    若非他方才那句话,端木青当真要认为此时坐在自己面前的人是一个十分和蔼的老者了。

    “姑姑十分惦念前辈,但是据说前辈不喜欢人打扰,所以一直都没有来探望。”

    那老者也不怀疑,点头道:“嗯,还好知道这一点,你喊她姑姑,可你跟她并没有血缘关系。”

    端木青吃了一惊,看了看自己,再惊讶的看着他:“前辈怎么知道?”

    呵呵一笑,老者道:“看来陈嘉桦守诺并没有告诉你什么,那你此番过来是为了你看到的那个图案?”

    对于这个奇怪的人,端木青已经不能用吃惊来形容了。

    他竟然什么都知道。

    “是!”这种感觉十分奇怪,好像自己赤裸裸地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下。

    但是她却只能够承认这一点。

    “嗯!”对方沉吟了一下,才接着问道,“你见过?”

    “什么?”直觉间反问了一句,才知道他说的是那个图案,连忙点头道,“是!”

    倏然睁开眼,那人的眼睛里蓦然间光芒大盛,如同两道闪电一般的目光直接落在端木青身上。

    从未曾遇到过这样的目光,这个人竟然有这样骇人的气势。

    好容易才保持住镇定,端木青同样看着他:“在姑姑那里见到,姑姑说是前辈这里所有。”

    “你之前在哪里看到的?”这句话问出来竟然有些严厉的语气,让端木青不知所以。

    然而,转瞬间,那人像是在端木青脸上发现了什么,猛然间从藤椅上站起来,绕过桌子,往端木青走过来。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个人竟然是个侏儒,又顶着一张老脸,看上去有些滑稽。

    可是他此时的表情和眼神,让端木青无论如何也无法觉得好笑。

    就在他走到端木青面前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这个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进的气场陡然间就消失了。

    而看着她的目光也渐趋平和,平和之后,甚至于还有些激动的样子。

    “前……辈!”

    有些迟疑地开口,端木青的目光中露出好奇。

    谁知他却陡然间滴下泪来:“原来……原来是你!”

    这一幕变化得太过于突然,让端木青摸不着头脑,更加手足无措起来。

    纵使她两世为人,也未曾遇到过这样诡异的情况啊!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对着她激动流泪!

    “前辈!我……”

    猛然间想起什么,他忽然抬起袖子擦掉了眼泪,正色起来:“你叫端木青?”

    这话一问,便让端木青感到惊讶了:“前辈怎么会知道?”

    “呵呵……”一反之前的戒备,老者反倒带着温和的笑意,“你可知道我是谁?”

    看了一眼同样惊呆了的莫忘和采薇,端木青只好实诚地摇头:“姑姑并未和我说起。”

    “她也不知道,又怎么会和你说起。”

    看他晃了晃脑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的缘故,端木青觉得好笑。

    这样一来顿时就让气氛缓和了不少。

    “那……前辈是谁呢?”

    重新回到自己的椅子上,他得意地看了一眼端木青:“知道通灵老人吗?”

    洋洋得意的老脸因为端木青茫然的摇头而瞬间垮败:“你竟然不知道通灵老人?”

    “现在知道了。”端木青连忙道。

    “嗯!额?”

    “想必那位通灵老人十分有名,而且就是您了。”

    “这……好吧好吧!毕竟你也没有来东离多久,没有听说过也是正常。”通灵老人摆了摆手,像是原谅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大名一般。

    “你怎么会从西岐来?”想起什么事情,通灵老人突然间又变得严肃。

    “我本就是西岐人,自然是……”

    “胡说胡说!”端木青话还没有说完,通灵老人就打断了她的话,“你明明就应该是东离人!”

    这疯言疯语一般的话,叫端木青赧颜,突然有点儿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如令王妃说的那么神通了。

    “你别怀疑我的能力!”

    又是一句话让端木青顿时收敛了心神,讶异的看着他。

    很是满意她这样的态度,通灵老人笑呵呵道:“我外号通灵老人,是可以看到你在想什么的。”

    还有这样的事情?端木青惊呆了。

    “当然有!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在想什么!”像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一般,端木青才动了点儿心思,通灵老人就直接回答道。

    这实在是太玄乎了!

    “有什么好玄乎的,这是我天生就会的本事。”

    这一下,端木青再也不敢不信了,立刻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

    “我有一事,烦请前辈解惑。”

    脸上神色变得恭敬起来,端木青微微行了个礼。

    通灵老人看着她,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却没有回答,而是一直都看着她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半晌,他才叹了口气,却透露出几许惆怅。

    “给我看看。”

    就在大家都等得有些着急的时候,他淡淡地吐出这四个字。

    端木青想了一下才知道他说的是那个手钏,不由面露难色:“摘不下来!”

    “我知道!”通灵老人却道,“我只是看一下。”

    这样一个鸡皮鹤发的老人说这番话,端木青无论如何也联系不到那些腌臜的事情上。

    轻轻地把左手袖子挽起来,将自己的手臂递到他面前。

    夜明珠的光辉下,欺霜赛雪的皓腕上一只样式十分奇特的手钏静静地泛着紫色的光芒。

    上面那一朵忘忧草好像有了灵性一般,盈盈而开。

    而那些奇特的图案,却在这样的光照下,散发出一种古老的味道。

    好像是一种遥远时空跨过来的诗颂。

    通灵老人看到这手钏的时候,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但是还没有碰到,手指就先颤抖了,竟是十分的激动。

    “前……前辈!”

    端木青面露疑色,如何能够不奇怪?

    这通灵老人看到这个手钏跟看到亲人一样的激动,似乎是多年未见的故人。

    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通灵老人抬眼看端木青:“他呢?”

    “嗯?”

    “送你这个手钏的人。”通灵老人有些希冀地看着她。

    这才知道原来是问秋白,他们竟然是认识的!

    “您问的是秋白国师?!”端木青也有些激动起来。

    终于查到了跟秋白有关的人了。

    “秋白?”通灵老人有些讶异,随即点了点头,“他果然是相信你,连自身的名字都告诉你了。”

    “您认识他是吗?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秋白国师说,我……并不是我爹爹的女儿!他说我的身世之谜在东离,你刚刚也说我应该是东离人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端木青生怕什么东西会跑掉一样,噼里啪啦的问出一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