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件事情压在端木青心里已经很久很久了,自从知道自己不是端木竣的女儿时开始,她就一直在努力找答案。

    可是一直以来都毫无头绪,现在这个通灵老人是最有价值的一条线索。

    “秋白……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一块长大的,”通灵老人说着又顿了顿,像是想起了陈年往事,“如今一晃,快二十年过去了。”

    端木青听着这话,总觉得有些诡异。

    这个通灵老人和秋白简直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甚至于,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也不为过。

    可是他却说两人是一起长大的,那也就是说,秋白也是三十五岁的年纪。

    可是他们一个看上去像是年近古稀,一个却像是双十年华。

    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开始,端木青就发现,这个地方透着古怪。

    而秋白原本就是一个带着神秘的人,这样想来,现在听到的这些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前辈可知道我的身世?”

    几乎是有些小心翼翼的,端木青再一次问出口。

    而通灵老人也因为她这一句话回过神,看着端木青好一会儿,神色复杂,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唉!”

    良久他,却是叹了一口气:“秋白不说,自有他不说的道理,你的身世,并非我们能够告诉你的,须得要你自己去查。”

    “你知道!”端木青紧紧地揪住了他话里的含义。

    对与端木青这样的反应,通灵老人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为何不能告诉我?”

    微微抬起眼睑,通灵老人道:“你有自身的使命,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这话说得越发叫人不懂了。

    面对端木青的讶异,通灵老人道:"你还是回去吧!在我这里你得不到什么的。"

    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坚决,让端木青明白,想要说服他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我还有一事不明。"

    通灵老人闻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个世上总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

    "果真有通灵一说?"

    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通灵老人带着些神秘的笑意:"郡主可是想和昊王再续前缘?"

    端木青没有说话,但是眉眼间却还带着怀疑。

    "我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够将你的事情查得一清二楚,若是如此,又岂会是如今这样的境况?"

    一句话便让端木青收起了怀疑,确实如他所说,她方才心里想的就是这一点,而他就如同会读心术一般立刻知道她心中所想。

    这个通灵老人身处如此隐秘之处,对于她的事情却清楚如斯,不得不相信,他的判断来自于此时此刻面对面他对自己的解时候解读。

    "那你说说,你知道我的什么?"莫忘出身江湖,自然不信奉这些看似十分灵异的事情,站出来问道。

    "听风楼莫失莫忘自然是不相信我这般神棍的话。"面对莫忘的无礼,通灵老人也并未露出不悦的神色,反倒带着淡淡的笑意。

    但他这淡然地说出的一句话,却让莫忘惊呆了,因为彼时她心里正偷偷喊他神棍。

    从山谷出来,端木青不但对自己的身世没有多了解一分,反

    倒觉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她到底是谁?

    没有人能够告诉她,对于莫忘和财委来说,今天见到的这个老人实在是太过于诡异,她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采薇将身上都衣裳脱下来还给莫忘。

    "那里面还真是冷很多呢!"笑吟吟地接过采薇的衣服,莫忘笑道。

    端木青这才反应过来,那里面确实是冷很多,今日她原是觉得热的,到了那里面反倒觉得刚刚好。

    "郡主小心!"只听得外面车夫一声惊慌的叫喊,马儿长嘶一声,便发足狂奔起来。

    三人俱是一惊,莫忘当下便抓着端木青跳出了窗外。

    才一落地,端木青便着急喊道:"采薇还在里面。"

    莫忘二话不说,立刻又去追那已经跑得很远的马车。

    紧紧地揪着一颗心,端木青紧张地看着莫忘和马车。

    突然,背后似乎有什么异动,端木青莫名的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一转过身,就看到两匹狼正伸着常常的舌头,目露凶光看着自己。

    端木青顿时觉得后背生出一层汗来。

    没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会有狼!

    而那边莫忘已经追着采薇和马车去了,别说过来帮她,就连她此刻的情境都看不到。

    而莫失被派出去了,此时面对这两匹狼的就只有她自己。

    她虽然也曾在书里看到过这种动物,也知道一些它们的习喃性,可那毕竟只有一些众所周知的事情。

    平日里哪里会有人真的就遇上了呢?书上只有一句,狼怕火。

    这青天白日的,这一句几乎是完全没用的废话。

    那两匹狼看端木青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也从最开始的犹豫中反应过来,渐渐地向她逼近。

    跟着它们靠近地速度,端木青也一步步后退,突然脚下踩到了一根木棍,一个不稳,便向后栽去。

    这一下发生得突然,那两匹狼直觉地认为是端木青有所反击,顿时一跃而起,直接扑向她。

    身子还在半空,端木青就发觉一个巨大的黑影袭来,顿时笼罩了自己。

    一摔倒在地,立刻就有一个温热腥臊的东西落在了自己身上。

    差点儿将她的眼泪给疼出来,但是此时不是顾着疼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要丧命,端木青万不敢马虎。

    此时她躺在地上,而扑在她身上的一匹野兽,腥臭的气息喷在脸上,几乎能将她熏倒过去。

    那狼不知道是不是多日未曾进食,此时如此美味就在眼前,哪里还会犹豫,立刻露出獠牙,张口就像端木青的脖子咬去。

    端木青心里一急,慌乱中伸手够到方才绊倒自己的那根木棍,想也不想,立刻用尽全力往眼前的狼首上击去。

    那狼陡然间被端木青如此一袭击,顿时头一歪,疼得叫唤。

    趁着这个时候,端木青立刻翻身,反将它压在身下,袖中的羽刃已经落在手心,想也不想就往那狼的喉头划去。

    谁知道,这狼毫极硬,羽刃如此利器竟只是将它的喉咙划破一道口子,丝毫没有伤及要害。

    那狼被她如此一来,顿时激起野性,狂躁起来,对着端木青的手臂张嘴就咬。

    端木青心叹一声:吾命休矣!立刻紧闭了眼睛,不敢睁开。

    耳边突然想起一声尖锐的哨声,身上陡然间一轻,那狼竟然从她身上跳开了。

    端木青睁开眼,就看到那边一个棕褐色的身影,而那两匹狼却像是宠物一般,守在他的身后,再无半分野性。

    "吓到你了吧!"男子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含了一丝歉意。

    端木青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方才看清对面男子的相貌。

    看上去三十不到的样子,两道剑眉,几乎斜插入鬓,一双狭长的眼睛里确实温和的目光。

    脸色也不似东离人特有的细腻,而像是沾满了尘霜,带着些风沙的痕迹。

    皱了皱眉,端木青看向他,又看了看她身后的那两匹狼:"它们是你豢养的?"

    男子脸上顿时充满了愧疚:"阿雷和阿电是初来长京,不太适应这里的环境,才表现如此失常,还往姑娘恕罪。"

    端木青又将他大量了一番,很显然这两匹狼确实是他养的,而且还不是养在长京的,他和它们都是刚来这里。

    仔细打量了许久,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还好没事,只是,这毕竟是人来人往的地方,你的朋友还是不要在这里玩比较好。"

    原以为会遭遇刁难,只怕要费一番唇舌,毕竟这个女子身上的行头都不是凡品,大概也是非富即贵。

    却不想她竟然就这样轻飘飘的带过了,丝毫不在意,此时她整个人都无比都狼狈。

    更重要的是,她方才称阿雷和阿电是他的朋友,而不是说是他的宠物。

    这一点,竟让他感觉十分的舒心,这是那些西北的姑娘们都没有办法认可都事情。

    心下不由产生好感。

    "小姐!马儿也不知道是怎么。。。。。。"莫忘好容易将采薇从马车上救下来,车夫早就中途跳了车,马匹完全失控了。

    但是她刚开口说了一半,便立刻神色紧张了起来,因为她看到了那两匹狼。

    怪不得马会失控,原来是这样。

    端木青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在紧张什么,笑着道:"无事,这两位是这位大哥的朋友。"

    看到那两匹狼在男人面前老实的样子,采薇略略放心,飞快地跑到端木青面前,拉着她的手上下仔细地打量着。

    "你竟然纵容这畜生伤人!"莫忘心里对狼是深有恐惧的,小时候的一次训练就是与狼搏斗,数个姐妹命丧狼口。

    "是在下的错。"男子脸上才收起的歉意又布满了整张脸。

    "莫忘,"端木青淡淡地叫了一声,"我没事,先回去吧!"

    "姑娘此时衣裳发式都有些不妥,在下的庄子就在附近,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如移步敝庄整理一下,也算是聊表在下的歉意。"

    端木青还未开口,一旁的莫忘却悄声道:"小姐,我们的马车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