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敝庄倒有几辆马车空置,正好可以借与姑娘,也减在下心中一二愧意。"

    那男子倒是耳聪目明,莫忘一句话,他便立刻听了去。

    低头看了看自身,确实是十分狼狈,若是这样走去城里,且不说能不能走到。

    就算是走到了,到时候只怕也会招来闲言碎语。

    "那就劳烦大哥了。"端木青笑了笑道。

    这个人身上的衣服虽不见华丽,但是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风流气度,可见并非一般凡夫俗子。

    这个地方虽然不比城内寸土寸金,但是也大多都是贵族的庄田,能在这里有一个庄子,可见本家地位不低。

    "不知大哥贵姓?"端木青跟着他往庄子里走,客气问道。

    "免贵姓楚。姑娘怎么称呼?"

    "敝姓姬。"如今她的身份是姬如燕,不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这都是她对外宣称的唯一名字。

    "姬小姐这边请。"

    说话间就已经到了庄子里,竟是十分朴素的一处农庄,所伺候的下人也都看得出来是附近农人的子女,都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

    他们进门的时候,还有两个小丫头在踢毽子,一看到他们便立刻停了,也没有丝毫畏惧的样子,而是笑嘻嘻地迎了上来:"爷回来了,我和小荷已经把你要的肉弄来了。"

    楚爷听闻笑了笑道:"那就让小武带阿雷阿电去进食。"

    提起那两匹狼,很显然两个小女孩都有些害怕,但还是点头道:"那我现在就去。"

    另外一个小荷还留在这里,楚爷道:"这位是姬姑娘,刚才被那阿雷阿电吓到了,你照顾她们洗漱一下吧!"

    "是!"小荷闻言,同样脆生生地回答了一句,听得初来做这样的事情,她是十分乐意的。

    "姬姑娘,跟我这边来。"小荷笑嘻嘻地对端木青道,并不自称奴婢,也不行礼,说话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若非劳作晒黑了皮肤,倒是一个娇俏的小美人。

    这个农庄确实不华丽,端木青来到这里也并没有受到十分精致的照顾,却感到一阵舒服。

    所有的下人,都没有平日里见惯的小心翼翼,到像是自己家里的家务事一般自由快活地做着。

    他们借给端木青的马车也未见得十分华丽,不过是普通的样式,但却是整个农庄里最好的一辆。

    "想不到这个人还挺有意思!"

    能得莫忘如此赞赏的言论已经很不一般了,端木青笑了笑:"你可知他是谁?"

    "小姐知道?"

    莫忘闻言,好奇地看她,采薇也目露不解。

    "他姓楚,你们忘记楚妍郡主也姓楚了?"

    采薇略一思索,便知道其中的关键,浅浅地点了点头。

    莫忘过了一会儿才道:"你现在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楚妍郡主与方才地楚爷似乎有些相像呢!"

    端木青点头:"楚妍郡主是离洛公主的女儿,但是长得却并不像公主,可知大约相貌随父比较多,而楚驸马早已不在人世。"

    "难道是楚钺郡王?"莫忘立刻想到前两天灵儿嘴里说的那个人来。

    "你忘记灵儿的话了?"端木青笑着摇头,"楚钺郡王可是号称动力第一美男子,按照东离人的审美标准,你觉得这个楚爷,像是么?"

    莫忘摇了摇头,虽然这个楚爷长得不差,但是要说是东离第一美男子,却只怕多有不及。

    端木青接着道:"最近楚钺郡王突然回京,这个楚爷和他的两匹狼只怕也是刚回来,应该是公主府有什么事情,所以才一个两个的都赶回来了。"

    "那他到底是……"

    端木青摇了摇头:"到底是谁,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我也不清楚。"

    一开始看到他和狼为伍,就知道此人必定不是一般人,后来又看他站立的姿势,和手上的厚茧,便知道,他定然是常年锻炼之人。

    这样的人,来自有草原狼的西北,就知道,一定是军中的什么人。

    加上后来,跟他前去农庄发现的那些事情,综上几点,端木青对那楚爷的态度才是如此的态度,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因为今日之事,端木青也决定回去好好了解一下长京的各大势力。

    不然哪一天冲撞了什么人都还不自知,可就真是跌足无用了。

    回到令王府,令王妃正派了人等在了门口,看样子有些着急。

    "姑姑,"一路走回思归阁,端木青就看到令王妃站在院子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令王妃看她回来,放下一半的心:"你没事吧!我派人前去找你,却发现你的马车撞毁在半路,吓死我了。"

    端木青连忙笑着转了圈:"你看,好好的没事,哪里就那么容易出事了。"

    确定她安然无恙,令王妃才点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姑姑如此急匆匆找我,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令王妃一直挂心着她的安危,倒是将最初的缘由给忘了。

    "前两天刺客夜闯四王府的案子有所进展了。"

    扶着令王妃一起进屋的端木青脚步一顿,讶异道:"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令王跟着她停下脚步,温柔的目光中带上了些疼惜:"与令王府无关,但是却与你有关。"

    端木青蓦然间明白了些什么。

    令王妃接着道:"京兆尹奉命审理此案,那几个刺客招供是昊王买凶杀人,而且还在昊王府找到了证据,昊王却矢口否认。"

    眸光一闪,端木青想不到韩凌肆竟然这么快就引得萧贵妃党出手。

    他究竟有什么王牌,敢这么嚣张,丝毫不畏惧其他势力,而让韩渊表现出对他的区别待遇来?

    "青儿,重点是,昊王说当日在你这里过了夜,并没有在昊王府。"

    看到她有些呆楞的表情,令王妃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个韩凌肆怎么就混蛋到了这个地步,竟然完全不替青儿考虑。

    "我这么说,大家就相信了吗?"端木青人不住冷笑道,"整个东离还有谁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我出面说这样一句话,难道没有人会怀疑?

    再者说了,他买凶杀人,谁人说了一定要待在昊王府里?"

    "那刺客头目说昊王怕事情引起别人的注意,特意将指挥之地放在了昊王府,他们便是从昊王府出来的。"令王妃明白她的意思,叹了口气道。

    一瞬间,端木青明白了,韩凌翔并不是真的要指证韩凌肆买凶杀人,只怕是昊王府里已经被安排好了什么东西,否则也不用这么拙劣的说法,简直是侮辱了韩凌肆和韩渊的智商。

    "昊王府已经被封起来了,不许任何人进出,但是,因为昊王说当晚,他一直都在你这里,才没有派人搜查,只等你的答案了。"

    令王妃挂心的只是端木青如何避过这场祸事。

    看出她的疑问,令王妃接着道:"你除了是我的义女之外,还是陛下亲封的青郡主,更是镇西王的亲女。"

    对啊!端木青突然想起来,尽管如今她在长京的名声已经坏到不行了,可是身份还摆在那里。

    无论如何,韩渊还是会给她这点体面的,而如今审理此案的京兆府尹不管是谁的人,都不会轻易地得罪了她。

    平头百姓可以大胆地羞辱她,可是,但凡有官爵在身的人都不会。

    虽然镇西王和淮南王河间王关系都不大好,但是这些年来,因为他的消息网,却是与很多异性王交好。

    名义上,她可是镇西王的女儿姬如燕!

    这对于韩凌肆来说,是一次角斗,但是对于端木青来说,却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她若是承认,便是再一次背上荡妇地骂名,于镇西王府和河间王府的关系也是大大的不利。

    未曾出阁的女子,接二连三地勾引昊王爷,就算是怀孕了,昊王不给其名分,依旧不知羞耻。

    想必,以后要听到地风言风语会更多了。

    若是不承认,那么她和韩凌肆……

    想到这里,令王妃又看了看一旁的女子,她,会不承认吗?

    "何时的事情?什么时候要答案?"相对于令王妃的忧虑,端木青倒是显得十分冷静。

    这样冷静的样子,去让令王妃觉得一阵心疼,才十五六岁的年纪,却像是经历过了太多太多的风雨,已经无惧于此刻的风暴了。

    "今儿来人,我说你出门去了,不知何时回来,明日入宫面见陛下,当面陈清。"

    "好了,姑姑,我今日遇到些事情,此时累坏了,反正是明日的事情,明日再说吧!"

    令王妃可不这么认为,连忙道:"那你可想好怎么样说了吗?"

    端木青十分实诚地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我才刚知道,还没有时间想呢!但是我现在想要好好睡一觉。"

    此事并不是什么小事,令王妃心里担忧,但是看到端木青疲惫的脸,欲言又止,终究还是道:"那你先好好休息,晚些时候过来跟我一起用晚膳。"

    端木青连忙点头答应,待她走出两步,才又转身叫住她:"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