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第二日一大早,就有宫里人过来宣令王妃和端木青入宫,连轿舆都准备好了。

    令王妃和端木青匆匆忙忙梳洗过后便随着一同入宫。

    一路上,令王妃都十分担忧地看着端木青,而她却始终带着平和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确实容易让人安心,到了宫里的时候,令王妃的紧张也好了很多。

    原本以为韩渊会等到散了朝再另外接见她们,谁知道,竟然会直接宣到奉天殿,也就是百官上朝的地方。

    可见这件事情闹得多大,只是到底是谁的意思,还真是不好说。

    端木青心里直觉告诉她,这像是韩凌肆的风格。

    令王妃虽然心里担忧端木青的处境,但毕竟也是皇室成员,也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此时并未见得慌乱,安静从容地行了个礼。

    韩渊让她们起身之后便直接问端木青道:“青郡主,想必事情,令王妃已经跟你说得清楚了。

    关于四王府遭刺客一案,昊王说当晚他在你那里,你可否为他作证?”

    韩渊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落在空阔而又安静的大殿上,却是落地有声,似乎还有些会因一般,嗡嗡直响。

    此时韩凌肆已经站在了朝堂上,虽然官品不高,所处之位也并非最为机密重要之职,但终究已经跻身朝堂了。

    端木青视线像是不经意一般地扫过韩凌肆的脸,却见他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就算是此事对他来说有莫大的影响。

    到底是他太自信她会帮他,还是他确实是太会伪装。

    这一刻,端木青蓦然间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陌生!

    “青郡主!你为何不说话呢?”

    开口的并不是韩渊,而是韩凌翔。

    尽管他这样开口十分不妥,但是韩渊向来是一个脾气温和之人,而且一向很喜欢韩凌翔,所以百官谁也没有提出来这样是不敬陛下。

    端木青并没有看他,而是看向那个坐在最上面的韩渊,眼神十分明澈坚定道:“实际上昊王确实是去过臣女的思归阁。”

    一言道出,下面便纷乱了起来。

    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在讨论,当然最多的是在讨论她这话真假性的问题。

    谁也没有发觉韩凌肆那一张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的脸上,嘴角淡淡的,让人无法辨出的笑意。

    “姬如燕,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不要凭着你的私心,这里可是长京。”

    这是威胁,端木青知道,韩凌翔这是在威胁她,她镇西王府在长京根本就鞭长莫及。

    “让青郡主自己说清楚。”韩渊比韩凌翔冷静,听到端木青的话,很快就从里面扑捉到不一样的信息。

    “昊王去过臣女那里,但是臣女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端木青目不斜视,只对着上头的韩渊认真安分地回答。

    韩凌肆凤眸里眸光一闪,俊眉也皱了一下,才恢复过来,只是眼神里多了一层寒意。

    “这话是什么意思?”韩渊同样皱了眉头,不解地问端木青。

    端木青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因为臣女当时并不在令王府。”

    她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顿时将视线投向了韩凌肆。

    她说不在王府,那岂不是说韩凌肆之前因为她而绊住了脚的话是假的?

    “大晚上你不在令王府,会在哪里?”韩渊没有理会其他,单单抓住了端木青的话,问道。

    是啊!她一个年轻姑娘家,大晚上的不呆在家里,跑到外面去做什么?

    这又让人忍不住想起她之前的种种事情,心里未免又轻视了几分。

    看着她的目光,也多多少少有了些鄙夷。

    然而,她却因听到这话,而双目垂泪,不发一语。

    韩凌肆微微眯了眯眼睛,心里有一丝不快划过,这个女人,竟不按他安排的走。

    “青儿,都到这个时候了,有什么话,你也该好好说清楚到明白才是,白白累了一世名声。”

    令王妃在一旁十分着急的样子,痛惜道。

    这话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似乎有许多的隐情。

    但是端木青听了这话,却并没有开口,反而眼泪落得更凶了。

    韩凌翔忍不住了,听端木青的话,韩凌肆根本就没有不在场的证明,这于他而言,可是确确实实翻身的机会。

    “你倒是快说啊!”

    他这话落在端木青耳朵里,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令王妃,你来说。”韩渊倒是比较宽容,转而看向另一个跪在殿上的女子。

    “是!”令王妃再行了个礼,“事情要从很早前说起。”

    这么一句话开头之后,令王妃便将一个凄美的故事娓娓道来。

    据令王妃说,当年刚好,她遇上了这件事情,那时候姬如燕不过是一个幼童,镇西王府将她与一个朋友的小儿定下了娃娃亲。

    那朋友后来因病而故,儿子在镇西王府渐渐长至十岁,后来便上长京来投奔一个亲戚。

    谁知道始终都没有找到那亲戚,令王夫妇便想要收养他,哪只那男孩人不大性子却倔强,非要自己养活自己,考取功名。

    于是令王夫妇便送给了他一个小宅子,任由他自己生活。

    谁知那男孩一个不幸,竟然在三年前溺水死了。

    那原先定下的娃娃亲其实也就可以作废了,但是姬如燕却偏偏认为他们是从小定过亲的,非要守孝三年。

    又正巧赶上秀女大选,不得已来了京城,早早地就写信托令王妃想办法免去她的秀女资格。

    这件事情昊王韩凌肆早就知道,两人曾经在浑水镇也是老相识。

    洛王向韩渊求娶得急,当时昊王没有办法才说是怀了他的孩子,让姬如燕免于嫁给洛王。

    正巧四王府遇刺客的那天是当日那男子的忌日,至那一日止,三年孝期便满了,姬如燕一整个晚上都守在那个小宅子里,算是给先未婚夫尽最后一点心意。

    这么一个长长的故事听得大家目瞪口呆。

    就连端木青也想不到令王妃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一个凭空编造的故事也能够讲得这样曲折哀婉。

    要不是昨天晚上她们是在一起商量的,而且她也不是当事人的话,听着这话,也会以为是真的。

    她平日里又是那样一个不问世事的性子,让人越发相信这番言语里头的真实性。

    更何况,这个故事几乎将所有的疑点都收拾的妥妥当当,再没有什么地方有疑点。

    最多就是那一次在贤芙宫里,贾文柔指证她并非完璧之事。

    但是当日之事只有皇室的少数几个人在场,况且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又可以蛮多久?

    昨天晚上莫失莫忘就分头行动,故意将那日的事情露出一点儿端倪来了。

    蒙卿突然的出现,也只是说明,他为了逼迫姬如燕嫁给她,故意误导众人而已。

    其实端木青的本意不是如此,原是想要借住蒙卿的帮助,谁知道正好被令王妃拦住了。

    那个男孩子其实确实是存在的,只是当时并没有娃娃亲一说。

    只是一个镇西王府曾经收养的男孩子上京来投靠过他们。

    此时用在这里,随便安排一下,再无不妥。

    这个方法自然比端木青的方法更好一些,至少不用欠蒙卿的情。

    而且,目的都达到了,就是当日端木青并不在令王府,昊王来了,有人看到,但是什么时候走的,大家都不清楚。

    在这个故事中回过神,众人才想起今日最重要的事情来。

    不由得又将视线投向韩凌肆。

    端木青蒙着一层水雾的眼看向韩凌肆,依旧能够看出他眼里的寒意。

    但是,这一次,她不会再妥协。

    想反,端木青就是想要看看,他敢不敢揭开自己的真实身份,若是不揭开,这件事情的善后,就需要他自己好好考量考量了。

    若是揭开……

    那,应该就是说明,这个男人对她当真是没有一丝情分在了。

    这样的想法自然会让自己的心痛,但是再不愿触及的伤疤,也只有在正眼对待它的情况下,才有治愈的可能。

    韩凌肆,你已经长成了我心头的一道伤口。

    “昊王,青郡主方才的话可是真的?”

    韩渊看向韩凌肆的目光已经有了严肃,很显然,他再宠爱自己这个儿子,也不能纵容他如此胡作非为。

    韩凌肆看了端木青好一会儿,竟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存在一般。

    而众人惊讶的发现,一向面沉似铁的昊王此时对着青郡主时,却带着淡淡的温和的笑意。

    端木青自然也注意到这一点,心下不由的警惕起来。

    韩凌肆是个什么样的性子,如今她不敢说自己全然的了解,但是,绝对还是知晓一二的。

    看他的样子,必然已经有了应付的办法,更为重要的是,很有可能他已经想好了怎样将目前的形式化为对他最有利的局面。

    “回父皇,青郡主所言不虚,儿臣前往思归阁的时候,她确实不在,而且儿臣离开的时候,令王府也并没有人看到。”

    回过头,又是一副没有表情的表情,韩凌肆恭恭敬敬的回答韩渊的话。

    ~~~~~~~~~~~~~~~~~~~~~~~~~~~~~~~~~~~~~~~~~~~~~~~~~~~~~~~~~~~~~~~~~~~~

    小寒:这段时间都在实习,只有晚上有时间码字,所以,亲们的留言,小寒也只能在晚上回复了,谢谢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