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他倒是专门来祭拜的,身上一身素服。

    离洛公主小时候教养过他,有几分情意在,按照礼数,他自然是应该过来的。

    加上昨天在端木赫那里听到的消息,离洛公主这里,他不可能不争取一下。

    若是说起当朝皇子之间的派别,离洛公主倒还真算作是韩凌肆一边的。

    光从今天的情形就能够看出一二了。

    当朝几个皇子,就只有韩凌肆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谁不知道,楚驸马的忌日,公主不邀请,谁也来不了,就算是韩渊,也都没有出现。

    从前不觉得,只当韩凌肆敢那样嚣张,是因为韩渊宠爱的缘故。

    如今看来,并不尽然,至少,离落这里又一个极大的助力。

    那么别的地方呢?还真是不好说。

    “怎么?看到我很惊讶?”

    见她许久不说话,韩凌肆挑了挑眉。

    端木青正在捋着自己的思路,冷不丁地听到他这么一句话。

    一抬头就对上了他那一双幽深的凤眸,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端木青竟然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戏谑。

    就像从前无数次在他眼里看到的那般。

    方才是在想事情,但是此刻,她却是真的愣住了。

    这……是她的那个韩凌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这样望着自己呆愣的表情,韩凌肆心情蓦然间大好。

    趁着她愣神的晃儿,伸手勾起她的下巴,低下头看着她,笑道:“怎么?被本王的美色迷住了?”

    端木青一愣,陡然间听到他自称“本王”那两个字,心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前世也有个男人天天在自己面前这样自称,赵御风!

    端木青不知道为什么在韩凌肆对自己自称这两个字的时候,她会突然间想起赵御风。

    但是在这一刻,她就真的想起了,如今的韩凌肆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他了。

    他已经成亲,已经有了另一个女人,而她,是被他抛弃的那一个。

    心里如斯想着,眼睛里立刻就充满了厌恶。

    如同对赵御风的厌恶。

    她讨厌爱上一个左拥右抱的男人。

    是,她爱他!

    可那又怎么样,心,控制不了,人总是可以的。

    韩凌肆,既然你已经有了别的女人,那么我就此与你无干。

    前世那种为了一个男人而争来抢去的日子,打死她,她都不要在来一次。

    挥手打落他的手,端木青退开两步,眼神冷清,规规矩矩行了一个礼:“昊王!”

    韩凌肆凤眸陡然间收敛,浑身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势来。

    伸手就将她勾在了怀里,狠狠道:“你叫我什么?!”

    比起力量,端木青哪里是他的对手,只觉得自己整个人被紧紧地缚住了,那力道,几乎要将她的骨头给压碎。

    但是她依旧冷冷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丝毫没有露出痛苦的神色。

    莫失说得对,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至于韩凌肆,既然你已经不在乎我,我又何必还去作践自己的自尊。

    这是一场对峙,两人的眼里只有对方,却无丝毫温情。

    看着面前的这张脸,韩凌肆发现他满腔的怒气竟然无处宣泄。

    昨天晚上明明就听到她跟端木赫说她爱他至深。

    他甚至因为她这话,而一晚上辗转难眠,不停地问自己能不能相信。

    但是心底里的那种喜悦,却早就替他回答了所有的问题。

    可是,此时在看到她,为何她有这般冷漠?

    这个女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在端木赫面前那么容易开口说出来的话,为什么到了他这里就是说不出来呢?

    “郡主原来在这儿,研儿正在找你呢!”一个温和的男声在背后响起。

    端木青只觉得身上一松,便被韩凌肆松开了。

    转身就看到楚问天和端木赫。

    端木赫飞快地走了过来,立刻将她带到了身后,那架势,仿佛韩凌肆是一头会吃了她的猛兽。

    楚问天敛下目光,略一沉吟,便笑道:“飞远说与昊王是旧识,想来很有些话要说,末将便带郡主去研儿那里好了。”

    韩凌肆恢复以往的神情,微微一点头,示意他同意了。

    待他们走了,韩凌肆才缓下表情,看向端木赫:“飞远,我们……”

    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拳头就直接招呼到了他脸上。

    他原本就没有准备,正想问问昨天晚上端木青跟他说的话,谁知道对方直接便用拳头招呼。

    虽然他武功高强,超出端木赫许多,但是事出突然,尽管奋力避开,左脸颊还是被打到。

    “你做什么?!”

    韩凌肆怒吼一声,可是端木赫根本就没有听他说话的意思,想也不想,接着便上。

    虽然武功不及对方,但是端木赫却也并非普通习武之人,手脚上的功夫不会差。

    加上韩凌肆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味道,一味闪让,并没有与他动手的意思,不免又被打到几拳。

    过了几十招之后,韩凌肆也怒了,终于出手。

    又过了几十招,端木赫被他打翻在地,两人都有些累了。

    喘了口气,整了整衣裳,韩凌肆才皱着眉头道:“你发什么疯?”

    谁知道端木赫竟然只是静静地爬起来,淡淡地将衣裳整了整,便平静地看着他:“我是替青儿打你的。”

    一句话让韩凌肆方才恼怒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自从来了东离之后,他的脸上很少有表情,若是真正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

    他只有在自己信任的人,亲近的人面前,才会露出不一样的表情来。

    尽管发生了许多的事情,但是端木赫跟他之间还是朋友。

    他们互相之间并没有背叛,也没有欺骗,尽管中间有他和端木青的种种,可是兄弟还是兄弟,朋友还是朋友。

    其实端木赫在这一点上跟他是一样的,所以才会将傲云剑送给他,不管当时他是质子的身份。

    就算是现在,他还是将这个男子当做自己的朋友。

    只是就算是朋友,作为哥哥,他还是要替端木青出这口气。

    许久,韩凌肆皱了皱眉头,道:“我与她之间的事情说不清楚。”

    点了点头,端木赫道:“我知道,感情的事情原本就是外人无法明白的,但是……君昊,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好好待她。

    青儿性子倔强,说起话来,做起事来,未免会伤人心,但是,她毕竟是爱你的。

    如今她一个人在这异国他乡,若是连你都这样对她,她该怎么办呢?”

    端木赫不是端木青,她在这里遇到的事情,他都有所耳闻。

    韩凌肆带给她的屈辱和委屈不是一点半点。

    可这毕竟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感情原本就是不理智的,有时候做出来的事情,远远超出理智的范围。

    更何况,如今她身在东离,而作为哥哥的自己很快就要离开,唯一希望的就是韩凌肆能够发现本心,对她好一些。

    所以,说这话的时候,他才会如此避重就轻的谈及。

    出于他对韩凌肆的了解,其实这是最适当的解决方法。

    果然,如他所想,韩凌肆听到他说端木青毕竟是爱他的时候,眼睛里闪过希冀和后悔,但是很快就变得冷漠了。

    “是吗?她爱我?”韩凌肆有些怨怼道,“若是如此,当时他怎么狠得下心那样对我?”

    对于韩凌肆离开西岐的真正原因,端木赫并不清楚,但是听着语气,定然是端木青做过什么很让韩凌肆受伤的事情。

    轻轻地叹了口气,端木赫道:“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离开西岐后的那段时间里,她每天神不守舍,如同活死人一般呆在舞墨阁里。

    谁跟她说话,她都只是淡淡的笑,那笑容就像是面具一样黏在脸上,毫无半点儿生气。

    后来,传来你的消息,所有人都说你进了无人泽,再无活着的可能。

    刚好我和楚研说起这件事情,她走过来听到了,我那一刻,只觉得她眼里唯一的亮光没有了,就像是陡然间跌入了永世的绝望。

    那一刻,我能够确定,青儿,她真的爱你,我从小看着她长大,从来没有看到过她那个样子,就算是二婶婶去世,祖母去世,也未曾有过。

    第二天,我们醒过来的时候,她就走了,只带着她两个丫鬟,二叔拦住了我们,不让我们去找,也不说她去了哪里。

    但是我就是知道,她一定是去找你了,一定是的,果然,后来楚研就收到了公主的信,说是她在东离。”

    端木赫淡淡地说着这些话,眼睛里不是没有责备和埋怨的。

    可是他只是淡淡地垂下了眼睑,更加让人觉得难过。

    韩凌肆听着他的话,想到端木青当时的绝望。

    心,陡然间就揪了起来。

    当时他却是是到了无人泽,但是韩渊早就有了掩护的人手在那里,实际上进入无人泽的是另一些扮作他模样的人。

    他只是在无人泽边上走了一圈。

    可是端木青不知道,她当时真的以为自己死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来了东离,就是想要亲自确定自己的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