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怪不得,她会成为姬如燕。

    原来她是在无人泽逗留过。

    他几乎都能够想象到,她一个人默默地走在无人泽边上的时候,心里那种彷徨无助的感觉。

    再想到在元仪殿再一次相见时,虽然他脸上毫无表情,就像是完全没有看她一眼。

    但是眼角的余光还是忍不住去看她,明明就看到了她眼里的激动。

    此时想来,让她看着自己当着她的面选择了别人,对她来说是一种多么深沉的痛。

    再想到后来的种种,韩凌肆蓦然间心慌起来。

    这些天,他都在做什么?

    那是端木青!是他的青儿!

    他对她做了什么?!

    韩凌肆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此时他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停留,从地上一跃而起,就往楚研的屋子跑去。

    楚研刚好给孩子喂完奶,正走出屋,就看到韩凌肆。

    虽然他是她的表哥,但是作为一个女子,还是一个和端木青关系不错的女子,心里无形中就偏帮了端木青。

    “研儿,青儿呢!”

    楚研冷笑一声:“昊王找错了人吧!这里可没有什么青儿绿儿的,昊王妃似乎是在昊王府呢!”

    心里知道自己的这个表妹是在责怪自己,韩凌肆也不生气,反倒赔罪道:“青儿的事情,是我的错,我现在就是想要找到她,跟她说对不起呢!”

    楚研叹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我说大表哥,你从小就聪明,但是这感情的事情,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这世上,最难得的莫过于遇到一个真心人,青儿心里那样对你,你怎么就……”

    说着话,看到他懊恼的样子,终究也是说不下去了,还是叹了一口气。

    还是飞远说得对,感情,终究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

    大表哥若是对青儿当真没有感情,此时又怎么会如此?

    “研儿,青儿的事情,都是我不对,我现在真的很想见她。”

    这下轮到楚研讶异了:“你若真想跟她好好说清楚,那你就去找她啊!来我这里做什么?”

    “楚将军不是将她带到你这里来了吗?”韩凌肆吃了一惊,方才明明听到楚问天说楚研想见端木青的。

    “没有啊!”楚研一脸的莫名其妙,显然并不知情。

    韩凌肆一见此状,也不跟她多做纠缠,撇下她就往楚问天的院子里去。

    “谢谢将军解围。”看着一旁显得十分温和的男子,端木青淡淡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给你解围?”楚问天一直沉默地站在一旁,听到端木青这么问,不由好奇。

    “因为,若真是楚研找我的话,我想,她应该会跟郡马说,而不是跟将军说。”

    或许是因为见过他的那个农庄,端木青总觉得这个叫做楚问天的人身上总有一种让人很心安的味道。

    就是站在他旁边,也觉得十分的随意。

    就连方才跟韩凌肆之间那种压抑也瞬间就没有了。

    “想不到郡主如此聪慧。”楚问天轻笑了一声,却没有接着往下说。

    其实端木青真实身份是什么,就算是他不知道,但是看她跟楚研,跟端木赫之间的关系,应该也能够猜出一二。

    至少是能够看出一点儿不妥的。

    但是,此时他却半点怀疑的神色都没有,不但如此,就连眼睛里都没有半分好奇的样子。

    “其实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判断方式。”

    端木青看着前面,笑着道。

    “哦?”楚问天倒像是对此很感兴趣,“是什么?”

    “我们此去的方向并不是去郡主屋子的方向。”

    闻言,楚问天一愣,随即笑出声来:“是我轻敌了,郡主好一双慧眼,亏得我还带兵打仗,若是敌人都跟郡主这般厉害,仗都不用打,便要输了。”

    端木青摇头笑道:“将军说笑了。”

    这自然是楚问天的笑语,他又怎么会是粗枝大叶之人。

    这条路虽然不是去楚研住处的,但是却是通往后门的。

    他已经看出来她想要离开了。

    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心思简单。

    确实是该走了,端木赫一家人,她已经见到了,该说的话也说了。

    再待下去,也是分别。

    现在在这里遇到韩凌肆,看他的样子,还有纠缠的意思。

    但是这纠缠对她来说,只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够了,真的已经够了。

    从此以后,她真的想要好好的替自己活着。

    “这长京繁华,但是,乱花容易迷人眼,若是君主什么时候想去西北玩玩,到时候可以去找我和楚钺。”

    楚问天将端木青送到后门口,果然采薇和莫忘已经等在了那里。

    果然是一个心细如尘的男子。

    端木青转头看他,他眼里是一片真诚,确实是出自内心的邀请。

    想想这些天压抑的情绪,端木青听到他说到的西北,心里当真有些向往起来。

    脸上扬起笑容,点头道:“这可是将军说的,到时候若是我去了,你可得要欢迎啊!”

    “一定!”

    楚问天淡淡笑着点头,便吩咐门房服侍端木青她们上马车。

    礼貌的道别,楚问天也不多做停留,便又重新进去了。

    坐到车厢里,端木青才觉得累,每一次的相见,竟然都能够让自己感觉到如斯的疲惫,韩凌肆也确实是个厉害人物了。

    “小姐!”莫忘看着她神色间的疲倦,不由得有些心疼。

    采薇拿了个靠枕替她垫在后腰,轻轻替她捏着肩膀。

    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端木青看着两人微微一笑:“没事。”

    不管怎样,这个世界上还有需要她照顾和关心的人。

    采薇和莫失莫忘,早就成了她的亲人。

    至于韩凌肆,她真的不想再去招惹了。

    这个世界上的缘分,真的是十分奇妙的,并不是你努力去追逐就有的,有时候一个小小的擦肩,就是永远的错过。

    他们就在那一次的决定里,擦肩而过,从此以后,再也无法靠近彼此。

    就算是近在咫尺,心,也像是远在天涯。

    从此以后,她要为自己而活着,要彻底的放下韩凌肆。

    但是,偏偏,有些人就是不想让别人如意。

    马车陡然间停了下来,三人相视一眼,莫忘扬声味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她们坐的是公主府的马车,按照离洛在东离的地位,断断没有人敢这样大胆当街拦下她们马车的道理。

    难道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阻了去路?

    果然,外面的车夫道:“郡主,那边路上有人纵马伤了人,围观的百姓太多了,我们过不去。”

    端木青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马车却又行驶起来了。

    心下一愣,莫忘倒是先打开车门探出头去:“车夫,这是去哪里?”

    那车夫是公主府里出来的,平时训练有素,回答起来也干净利落:“回郡主,这边还有一条小路,可以过去,不过要多废些功夫。

    但是依小的看,等那人散去,只怕还要好久呢!”

    车夫说得很有道理,但是端木青总觉得心里头有些不对劲。

    好像这样的情形在哪里见过。

    采薇却比端木青的记性好,此时找不到纸笔,只好慌慌张地拉过端木青的手,写了两个字。

    “露稀”!

    脑袋陡然间豁然开朗,对了。

    那一年,她随着李凝霜去齐国公府拜年,后来也是不得已走了小路,却遇上了一群黑衣人。

    后来莫名其妙的被放了,她什么事情都没有,露稀却受了很深的内伤。

    当时这件事情发生了,端木青的态度让采薇很受感动,才毅然决然地决定跟永远地跟着端木青。

    所以这件事情她记得很清楚。

    而此时的情形,几乎跟那一日一模一样。

    端木青和采薇对望一眼,心里都有些担忧。

    莫忘一眼就看出她们神色的不对来,正要开口想问,就听到车夫呼停了马。

    “车夫,又怎么了?”莫忘来不及问端木青,当先问车夫道。

    车夫似乎是跳下了马车,然后才道:“郡主,昊王妃路过此地,想要跟郡主打个招呼。”

    端木青眉头一皱,这个女人要做什么?!

    但此时已经停在了这里,断然没有一直坐在车里不下去的道理。

    想了想,端木青还是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果然看到对面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那里。

    车门和车帘都已经被打开了,贾文柔一身华丽的衣饰,端坐在里面。

    按照品级,端木青是郡主,比她王妃的身份要低一些。

    确实是应该是她行礼。

    尽管她不愿意,但这是在别人的地盘,她不愿意也不行,更何况还有一个令王妃。

    无论怎样说起来,她都是令王妃的义女。

    扶着莫忘的手走到对方的马车前面,端木青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臣女叩见昊王妃。”

    这礼行得妥妥当当,再无半分不妥之处。

    谁知马车里的贾文柔却是柳眉一皱,看着端木青道:“你说你是青郡主?”

    这话是什么意思?端木青心下讶异,跟着跪在后面的莫忘和采薇也是面面相觑。

    三人心里都警惕起来,这个贾文柔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们是心知肚明的,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又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