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莫忘那边解决掉最后一个碍手碍脚的人,一转脸就看到这一幕:“小姐!”

    一个黑影突然而至,那护卫,只觉得一股十分霸道的气流撞到胸口上,接着便飞了出去,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便咽了气。

    端木青的额头上已经满是豆大的汗珠,整个人的脸也涨得通红,死死地蜷缩在地上。

    “青儿!”若不是那车夫机警偷偷溜回公主府报信,他到现在都还在公主府里找她。

    十万火急赶过来竟然见到这样一幕。

    莫忘和采薇急急忙忙围过来,但是看到韩凌肆的时候同时愣了一愣。

    相互之间看了一眼,便十分默契的停住了靠近的脚步,只是默默地站着。

    韩凌肆飞快地将端木青抱起来,她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

    看她的样子,分明是那封印又在作怪了。

    贾文柔此时早就已经吓慌了,三步并作两步下了马车,还差一点儿绊倒。

    匆匆忙忙脚步紊乱地走到韩凌肆跟前:“王……王爷!”

    韩凌肆抱着端木青正往马那边走,听到她的声音,顿了下脚步,只转头看了她一眼,便又重新往前。

    但是这一眼,却让贾文柔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那样冰冷的眼神,她见过的。

    后果,却是她承受不起的。

    也不理会莫忘和采薇,韩凌肆抱着端木青径自上了马,一挥鞭子就往昊王府而去。

    莫忘从马车上解下一匹马,带上采薇,紧跟其后。

    只有贾文柔,胆战心惊地上了马车,与别人不同的是,她却是希望这马车能够慢一点,再慢一点。

    一回到昊王府,韩凌肆便抱着端木青直接往书房走去。

    韩雅芝听到人回说他回来了,正好走过来,就看到他匆匆忙忙的脚步,而他怀里,抱着的正是端木青。

    脸上一愣,随即心里抽痛了一下,直到他已经从自己身边匆匆忙忙走过,才记得招手让人过来:“去,找邪医来书房。”

    端木青的脸色变化极快,直到这个时候,方才的红色已经全然褪去,只剩下一片惨白。

    白得不像是人的脸色。

    伸手一探她的脉搏,眼中的担忧更盛了,果然如此!

    想到之前端木赫跟他说的话,韩凌肆心头一痛。

    “青儿!”伸手替她将濡湿的头发拨一旁,才发现她原本就不丰腴的脸颊更加消瘦了些。

    都是因为他,都是他的错。

    青儿,你一定要挺过去,等你好了,我给你道歉。

    你要怎么样惩罚我都都可以,我都会老老实实的接受。

    只是青儿,求你一定要挺过去。

    门被推开了,随着韩雅芝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年过半百的男子。

    一头头发竟是红色的,身子也如同失了水分的树枝一般干巴巴的,脸上倒跟普通的中年人没有什么差别。

    倒是两只眼睛大放异彩,看上去精神矍铄的样子。

    “老朽来到王府这么久,终于有点儿事情做了。”邪医笑了笑,抚摸着并没有胡子的下巴。

    韩凌肆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道:“快过来帮我看看她的情形怎么样?”

    邪医也不托大,只因为远远地看着端木青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一般的病症。

    而他,就是对非一般的病症感兴趣。

    同一般的大夫不一样,这个邪医并不上前替端木青号脉,反而将她的脸细细打量了一番。

    奇道:“这易容倒是易得不错,并不用人皮,江湖上少见!”

    韩凌肆自然知道端木青稍稍改变了自己的容貌,此时哪里还有空理会这个,沉声道:“本王只问你,她如今这个样子,你救得救不得?”

    邪医斜眼看了眼韩凌肆,嘿嘿一笑道:“我虽然是邪医,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大夫,这封印的事情我可管不来。”

    他竟一眼可看得出端木青是身上带着封印的缘故。

    可见必然是见过的,而且还有一定程度的熟悉。

    “谁可解?”

    依旧抚着没有胡子的下巴,嘿嘿一笑:“这个可就难说了,封印之事,原本世上会的人就少,而要解开一个不知名的封印,那哪里说得准?”

    “你必然是见过的,今日本王就是要你将她医好,不管是用什么方法,可别忘了,你是怎么来得王府!”

    韩凌肆的面色陡然间沉了下来,冷冷地注释着他。

    原本还有些得意的脸色陡然间就垮了下去,邪医眼睛里闪过一丝不甘。

    但到底还是道:“倒有一人,或可一试。”

    “谁?!”

    当时云千对这个封印可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的,这个江湖上跟云千齐鸣的邪医也没有办法。

    那还会有谁?

    “夜魂!”邪医看了看韩凌肆,又看了看端木青。

    “夜魂?!”韩凌肆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甚至于曾经差点死在了她的手里。

    但是,她却是十分神秘的一个存在。

    整个东离,只怕没有几个人见过她的真正面目。

    “她是皇后的秘密护卫,据我所知,封印之术,她确实精通。”

    说着话,邪医又转折了一下,“但是……除了皇后,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也没有人能够命令她出现。”

    “本王去找皇后?”韩凌肆陡然间皱紧了眉头。

    想了一会儿还是道:“本王即刻就去。”

    邪医倒是愣了一愣,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那惨白着脸色躺在床上的女子。

    眼看着韩凌肆要出门了,才道:“其实,她欠我一个人情。”

    目光陡然间如同闪电一般射过来,韩凌肆冷冷地看着他:“你有什么要求?”

    这个夜魂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到现在都还没能查清楚。

    整个东离皇宫也几乎都没有人知道。

    且不说皇后能不能告诉他,就算是告诉他她在哪里,对方也未见得愿意帮他。

    夜魂不是邪医,她并没有什么非要如此不可的理由!

    邪医很显然对于韩凌肆如此的直白很是满意。

    点了点头道:“很简单,我只要你将长相随的方子给我就好。”

    邪医之所以为他所用,其中他的手段也并不光明磊落,自然也就没有想过这个人会一心替他谋算了。

    韩凌肆冷笑一声,丝毫没有犹豫道:“好!”

    想不到他答应得这么爽快,倒是让邪医始料未及,接着便是狂喜,立刻道:“很好,晚上她就会过来。”

    “晚上?”韩凌肆闻言眉头一皱,“那么久?”

    邪医却无可奈何一般道:“那没办法,她现在在哪里都还说不定呢!

    那样神秘的人,怎么可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对于此,韩凌肆心里着急,却也没有法子。

    只是带着点儿警告的味道:“最好让她快一些,若是青儿有个三长两短,本王保证,你到了阎王殿里依旧会后悔。”

    “王爷放心,小人一定尽最大的能力,让她尽快过来。”

    邪医话说的好听,语气却未见得那样严肃和认真。

    韩雅芝进来的时候,屋子里除了韩凌肆和床上的端木青并没有旁人。

    “王爷……”开口之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从回了东离,王爷的性子越来越让她无法琢磨了。

    从前或许还有些胆子与他辩驳一二,如今却不知道为何,在他的气场下,没有了开口的力气。

    “你来了。”平平淡淡的语气,无半分情绪。

    一如回来之后所有的日子。

    神情和语气的变化,只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刻意为之,让别人看的。

    另一种……却是因为这个此刻躺在这里女子。

    因为这个想法,韩雅芝的心陡然间就抽痛了一下。

    咬了咬嘴唇,韩雅芝还是决定开口:“王爷在这个时候不该留下她。”

    “她的病发作了。”

    韩凌肆依旧没有回头,目光只停留在端木青的脸上。

    “如今东离情势并不乐观,她,会成为你的弱点。”

    没有立刻接话,韩凌肆伸手替端木青拈开一小缕头发:“不怕!”

    “那她呢?”韩雅芝立刻反问,“王爷应该知道,如今你虽然在众人面前表现得很嚣张,但是实际上,你自己也不清楚陛下究竟会对你纵容到什么地步,所以才一再试探。

    就算是陛下待你当真毫无保留,可是东离原本就不是陛下的天下,其他势力早就蠢蠢欲动。

    韩凌翔这一次若不是操之过急,我们又怎么可能如此反将一军?”

    面对韩雅芝的劝慰,韩凌肆依旧没有开口,但是看着端木青的眼神却越发温柔了。

    只是这温柔里,却含了些看不出来的担忧和痛楚。

    “如今,我们并没有站稳脚跟,不管是在朝堂外,还是朝堂内,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都没有强有力的依仗。

    这个时候,王爷你暴露她这么一个弱点,只怕是立刻就会让人拿捏住了。”

    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些松动,韩雅芝再接再厉:“再退一步,即使王爷自认可以应付得过,那么她呢!如此一来,她也必定处于危险当中,这……王爷可舍得?”

    终于看到那背对着自己的宽阔背膀动了一动,韩雅芝松了一口气。

    不再说什么,只静静等待着他先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