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是谁?"端木青看到这个女子第一反应便是她的身份,而不是自己身处何方。

    "夜魂。"女子淡淡的回答,语气没有丝毫的凝滞,对于她这直白的问法,也没有丝毫的不快。

    这个名字让端木青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脑袋突然的短路之后,方才想起来,她就是莫忘查到的那个神秘人,那个和封印有关的女子。

    封印?直到此时,端木青才想起自己缘何在这里,想起之前的事情。

    "是你救得我?"

    端木青看着她,眼底一片清明。

    "是!"

    "因为韩凌肆?"

    "不是。"

    "那。。。。。。"

    "我只是救了你这一次,并未将你解除封印。"夜魂看着她,语气不急不缓。

    但是端木青听得出来,她似乎对自己并没有恶意,相反,似乎还有些亲切。

    这样的感觉,她似乎也曾在别人身上看到过。

    "你解不了是吗?"

    夜魂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的眼神在这个时候闪了闪,最后还是点头道:"是。"

    点了点头,端木青并未有十分的失望。

    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如今对于死亡,她已经没有那么害怕。

    "感觉得出来,你对我做了什么,此时我觉得身体十分的舒畅,你对封印有一定的研究,可知道我身上的封印?"

    对于端木青这样坦然的态度,夜魂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惊喜,同时,还有些欣喜。

    "你身上的封印,并非是一般武术上的内力封印,而是异能封印。"

    夜魂坐到端木青的床边,眼睛依旧盯着她的脸,好像不想要错过她一点点的表情变化。

    这些端木青不大了解,据她了解到的情况,她应该是被什么内力高深的人植入了封印。

    而按照云千和韩凌肆莫失莫忘的说法,她的体内确实是有一种十分厉害的内力。

    "我不懂。"

    心里隐隐有种感觉,这个晚上,面前的这个女人应该能告诉自己一些什么。

    而这些东西,肯定与她的身世有关。

    夜魂没有立即答话,而是定定地看着端木青,好像在细细打量着她,想要判断着什么。

    "那你知不知道有的人拥有一些异能?"

    "异能?"

    端木青有些不大明白她的意思,却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生怕会错过什么。

    "比如预言,比如控火术,比如复活术,再比如意念控物?"

    夜魂说的这些东西似乎十分地玄妙,端木青有些不敢相信正要否认,突然想到通灵老人。

    心下顿时大骇,看着她的眼睛许久,方才问道:"然后呢!有又怎样?"

    夜魂一直都没有表情的脸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露出一个笑容来。

    "封印术也是其中的一种。"

    "这就是你会的?"

    夜魂点了点头,然后才道:"我会封印许多,比如封印人味觉,嗅觉,痛觉,感觉,甚至于所有的感觉,让一个人成为活死人。"

    端木青倏然睁大了眼睛,突然间发现这个封印术道可怕起来,若是她失去了所有道感觉。。。。。。

    那就真的是一具活死人了!

    "你也别太过于惊骇,这个世界上自古以来都是有得就有失,一旦我使用封印术,自己也会得到相应的惩罚。"

    此时这个女子似乎已经不是方才那个看上去无比神秘的人了。

    此时她就坐在旁边无比耐心的解释和回答。

    然而端木青的心,却丝毫都没有放松,总觉得此刻这个女子说的这些话,是为了引出更加重要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与她有莫大的关系。

    "为何要与我说这些。"

    看着她眼睛里的警惕,夜魂笑了笑,道:"你知道为什么我解不了你的封印吗?"

    她说得是解不了,而不是不解。

    "因为你身上的封印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不会的。"夜魂不等端木青回答,自己说出答案。

    "异能封印!"

    听她又提起这四个字,端木青终于忍不住问道:"这说明什么?"

    "异能封印只有一个人会。"

    端木青发现,夜魂在说这话的时候,看着她的眼睛里带着柔和的光芒,甚至于还有些眷念的味道。

    "是谁?"

    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就这轻飘飘的两个字,她的声音却是颤抖的。

    这一定跟自己的身世有关,是不是查出这个,就可以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就可以知娘亲的秘密,究竟是什么让她似乎对人世无丝毫眷恋的样子?

    "雪女。"

    这两字落到耳朵里,端木青却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失望。

    雪女,一听就是一个女子,不是生父。

    可是失望过后,不免又感到奇怪,这个雪女是谁?为什么要对自己植入封印?

    "她是谁?"

    夜魂从端木青脸上转过视线,看向那边已经被黑暗包围的远方。

    "雪女不是谁,而是我们异能族的一类人称,单脉单传,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一个雪女存在,她是我们当中异能最强的人。"

    "可是,她为什么要对我植入封印?"

    夜魂将视线转回来,看着端木青道:"因为,你也是我们当中的一员。"

    夜魂轻轻的声音落在端木青耳朵里,却像是惊雷一般,响彻耳膜。

    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女子,端木青说不出话来。

    什么叫做她们当中的一员?他们又是指谁?难道他们是一个组织?

    看着她这个样子,夜魂也不出声,可以理解她心里的惊骇。

    "我。。。。。。有些不明白。"

    夜魂笑了笑,轻轻道:"你迟早会明白的,你身体的异能被封印住了,是雪女封的。

    如今,我只能够替你减轻封印与你身体的冲突,减轻你的痛苦,却不能够替你解除。"

    "为什么从前我没有觉得异样,而是近两年才出现呢?"

    "因为有人催发了你的异能,触动你的封印。"

    端木青不知道为什么,立刻便想到自己手上的那只手钏。

    看她挽起袖子,夜魂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送你这只手钏的人,你能够活到现在也全赖了它,若不是它护住了你的心脉,你早就会因为封印的巨大冲力而亡了。"

    回想起来,确实如此,很多次自己在巨大的痛苦中的时候,都可以感觉到从手钏那里流出来能量,总是能够及时的将她的心口护住。

    这是秋白送给她的手钏,秋白本身就透露出与十分不寻常的神秘感,在太仆宫看到的东西,多多少少似乎都与秋恬有些关系。

    然后便是那通灵老人,据他所说,他与秋白是旧相识。

    无论是秋白还是通灵老人,甚至于眼前的夜魂,对她的态度都有些奇怪。

    却都不是恶意,而像是对自己人的亲切。

    这种种,无不说明夜魂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是他们中的一员。

    可是,这让端木青有些难以接受。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与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就算是重生一世,也依旧只是认为老天爷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可是现在,她不但发现自己有了莫名其妙的身份,父亲不是父亲,母亲来处不明。

    而且还与这些莫名其妙的异能者有关。

    "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说的那个雪女要在我的体内植入封印?"

    端木青静坐良久,才理出头绪,认真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的异能必定十分惊人,或许是因为你触犯了什么规矩。

    又或者,是因为你的父母犯了什么错,作为惩罚,才将你的异能封印了。"

    "你不知道?"端木青讶异道。

    "不知道,"对于此,夜魂的回答十分老实,"雪女的意思我如何能够得知?其实算起来,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罢了。"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夜魂似乎事轻轻地叹了口气,端木青回过神,看向她的时候,她的脸上却又什么都没有,一派云淡风轻。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是因为我们是所谓的一样的人?"

    夜魂没有回答,过了好一会儿,端木青以为她不会开口的时候,才道:"因为,或许,你会是唯一能够帮助所有人的人。"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有一个因果。

    夜魂的话让端木青不解的同时,也提起了一颗心:"你要我做什么?"

    夜魂的神色黯淡了下去:"到底应该如何,依我的能力如何能够说的算?这件事情非人力可强求,到底得要看命运的安排,只是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够知道。"

    "什么事情?"

    "你也是隐国人,应当以隐国之事为己任。"

    夜魂的眼里含着热切的光芒,与她这一身黑色有些格格不入的味道。

    "隐国?"端木青立刻抓住她话里头的字眼,"那是什么国家?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如今,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个国家的人已经很少了,你不知道实在是正常,但是,你终究都是隐国人,身上肩负着复兴隐国的大任,所以,别人不知道没有关系,你,不能不知道。"

    这彻底的让端木青凌乱了,今晚的事情太多,让她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然而,夜魂的话,却显然还没有说完。

    ~~~~~~~~~~~~~~~~~~~~~~~~~~~~~~~~~~

    小寒:最近下工地了,都是晚上回来在住的地方用平板码字,手指都快敲断了,实在快不了,这个输入法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打不出省略号,符号也怪怪的,亲们见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