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莫忘和采薇在外面等了许久,终于有人过来带她们去见端木青,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

    从来到昊王府开始,她们就被人拦下了,不让尾随韩凌肆,是以,等待一个晚上,终究放不下心。

    兜兜转转,绕了几条七拐八道的回廊之后,终于来到韩凌肆书房的后门。

    那人将她们带到门口,便退了下去。

    莫忘将采薇拉到身后,自己当先去推门,警惕的心在听到端木青声音的以后才收起来。

    看到她们进来,端木青也同样放下了心,紧接着问道:"这是在哪里?"

    从她醒过来之后,除了那夜魂,根本就没有见到第二个人,也没有一个人来告诉她,这里是什么地方。

    莫忘和采薇相视一笑,才道:"小姐你猜猜。"

    "昊王府。"原本迷迷糊糊中,她就感觉到是韩凌肆在自己的身边,此时看到这两个人的神请,便更加确定了。

    莫忘惊讶之后,便笑嘻嘻道:"还是小姐聪明,昨天韩凌肆直接将小姐带到了这里,想来是想办法救小姐性命的。"

    说着,又有些俏皮道:"当时你昏迷着没看到呢!韩凌肆当时的样子,紧张得不行,我瞧着呀!只怕连杀掉那贾文柔的心都有。"

    这话说起来,莫忘简直是眉飞色舞,她和采薇两个人贴身伺候端木青,自然知道她的心思。

    如今看韩凌肆果然不像是那等负心薄幸之人,自然替端木青高兴了。

    果然和自己的感觉一样,端木青心里滑过一阵暖意,嘴角也忍不住微微翘起。

    他,到底也还是放不下的。

    "小姐现在觉得身体如何?"与莫忘关心的焦点略微有些不同,采薇朝端木青递过一张纸。

    端木青笑道:"无碍了,昨儿请来的那个人好脉息,吃了两颗药丸便无事了。"

    夜魂昨天晚上说的事情,她自己都尚未消化,暂时还不想要跟她们说。

    怎么看,都有些匪夷所思的味道。

    "那我们伺候小姐起来吧!"莫忘放下心,拿起一旁架子上的衣裳,笑道。

    一直到她们收拾好,都没有人过来打扰,也没有韩凌肆到踪影。

    这倒是让端木青有些奇怪,她可以感觉到昨天晚上他的紧张,何以此时却不露面呢?

    一切收拾停当,采薇扶着端木青走出门来。

    那边终于来了个小厮,先行了个礼,笑道:"王爷来看望郡主了。"

    端木青心头莫名到紧张起来,她有一种感觉,这一次,他们再见面,便是原来的模样。

    他们可以回到从前,他还是那个韩凌肆,而她还是那个端木青。

    莫忘见此情形,和采薇打了个眼色,便要往一旁退去。

    还未来得及走开,就听到外面一阵杂乱到脚步声。

    "王爷王妃来了。"书房院门口的小厮喊了一句。

    端木青一愣,然后就看到韩凌肆穿着一身玄色的衣裳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但是同时,她也看到他的手正牵着一只柔若无骨的女子的手。

    贾文柔一脸端庄地站在韩凌肆旁边,只是眉眼间又透露着淡淡的娇羞。

    端木青愣愣地看着他们,好一会儿回不过神。

    "昨儿是柔儿的错,她素日里就喜欢使小性子,昨天确实太过分了一些,本王已经训斥过她了,还望郡主不要计较。"

    韩凌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言语间也没有什么所谓道歉的语气。

    但是,说这话的时候,却依旧紧紧地牵着贾文柔的手,维护的意思那样明显。

    周围,陷入一片安静。

    端木青定定地看着韩凌肆,脸上竟看不出悲喜,只那样淡淡的看着。

    只有韩凌肆方才看得出那来自眼底的疑问,带着不可置信的疑问。

    "柔儿,还不快给郡主赔不是?!"韩凌肆转脸看向贾文柔,"昨儿,若非本王经过,岂不是要酿成大祸?"

    贾文柔听了这话,嘟了嘴,看着韩凌肆颇有些撒娇味道的样子。

    好一会儿,确定韩凌肆确实要她去道歉,方才忸怩着上前一步。

    "昨儿委实是本宫之过,只当是有人冒充郡主呢!此时郡主平安无事,本宫心里也放心了些,此时便在这里向郡主赔个不是,还望郡主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这一遭吧!"

    端木青没有说话,自始至终,她始终都是在看着韩凌肆。

    至于其他人,对她来说,真的,不重要。

    韩凌肆却将视线放在贾文柔身上,并不看她。

    许久未见端木青开口,贾文柔屈着身子未免有些不适,抬眼看去,却见她根本就不看自己。

    顿时便苦了一张脸,看向韩凌肆,颇有些撒娇的味道。

    韩凌肆这才看向端木青:"柔儿已经向郡主陪过不是了,郡主便不要再计较了吧!"

    终于看向自己了吗?

    端木青从台阶上缓缓走下,一直走到韩凌肆面前。

    直到走到了他面前,方才微微仰起头,看向他的眼睛:"韩凌肆,这就是你的决定?"

    这样轻柔的话语,落在他的耳朵里,却像是有千斤重,心,开始疼起来。

    多么想要将她拥入怀里,多么想说,不是!

    可是,真的不能!

    从前在西岐的时候,总觉得处处掣肘,不得如意生活。

    如今才发现,其实,活到现在,最快乐的一段时间竟然还是那个时候。

    "嗯!"

    看着他投向远方的视线,端木青道:"韩凌肆,你看着我,我想要你看着我说。"

    宽大的袖子里,人看不到的地方,韩凌肆的拳头握了握,终于垂下眼,看着夜夜出现在梦里的这一双星眸,陡然间到嘴边的话又堵住了。

    她的眼睛还是这样如水般清澈,像是能够照清一切。

    每一次,看着这双眼睛,他都觉得这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她不会知道,爱上她,其实,只是因为那一眼而已。

    两个人无言对视,旁人不发一语,就是贾文柔,这时候也乖乖闭了嘴。

    "韩。。。。。。"

    端木青才开口,韩凌肆便立刻道:"是!"

    说完这简单而沉重的一个字之后,有像是想到了什么,云淡风轻道:"王府已经准备好了马车,可以送郡主去令王府。"

    端木青细细地看着他的脸,一寸一寸地看过去,好像在找什么证据一般。

    可是没有,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破绽。

    似乎在他面前的她,真的就是一个毫无关系的女子。

    "多谢王爷!"飞快地退后两步,端木青行了个礼,"那如燕就不多打扰了。"

    也不等韩凌肆回答,便带着莫忘采薇一同出门而去,自然有人带她们出王府。

    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韩凌肆袖中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终于在她的身影快要消失的时候,转过身,却只来得及看到最后一抹淡青色的身影。

    整个书房的院子,就这么安静了下来,让人陡然间生出一种压抑敢,仿佛那离开的女子带走了这里的空气。

    "王妃身体不适,三个月都会在王府调养,不宜见外客。"

    许久,久到贾文柔都快要发抖了,韩凌肆才终于开口,但是一开口却是这样一句话。

    这句话她熟悉得很,那一次她让人去令王府门口堵端木青,说上那些侮辱的话之后。

    不但离洛公主跑过来对她不阴不阳的说了一番话,韩凌肆还立刻便下令王府,她病了,需要静养。

    若非她让人偷偷送信给母家,让人过来探望,只怕那"病"还好不了。

    而今日又是如此,甚至于还特别加上了一句,不宜见外客,分明是让她禁足三个月。

    "王爷,我。。。。。。"

    贾文柔三个字才说出口,便将下面的话自动地咽回了肚子。

    "下次,你再动她,本王会让你百倍奉还,你大可以试上一试。"

    冰冷的一句话,从薄薄的唇吐出,却比那样薄的刀片还要利。

    说完话,韩凌肆一甩衣袖,便往书房里面去了,门关上前丢出另一句话:"还不快滚?!"

    贾文柔这才回过神,也不需要丫鬟来扶着,自己虚脱了一般地跌跌撞撞往外面跑去。

    昊王府大门外果然有一辆华丽地马车在等着,端木青扶着采薇的手就上了马车。

    直到马车行出一段距离,莫忘看着端木青没有表情的脸,终于鼓起勇气:"小姐,韩凌肆他。。。。。。"

    端木青将脸抬起来,视线在她们两个脸上淡淡扫过:"从此以后,再无韩凌肆,只有昊王韩凌肆,你们记清楚了。"

    采薇和莫忘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满满的惊疑。

    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说从此以后,她与韩凌肆再无关系了!难道,她决定放弃了吗?

    可是,她对他的感情那么深,她们是有目共睹的,难道当真说放下就可以放下?

    更何况,昨天韩凌肆那般紧张的样子,她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为何今日又是如此态度呢?

    端木青知道她们的想法,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既然他已经做出了选择,我还有什么好说,我们来东离原本就是有其他重要的事情,是该好好着手了。"

    端木青说着这话,手指无意识一般地摩挲着手礼那小小地瓷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