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秋白为何不让你跟我说这些?”

    “他有预言术,当时他跟我说,你的命数不对,注定会早逝,且性情不宜堪当大任。”

    通灵老人对此也是十分不解:“你是雪女的女儿,如果没有发生这些变故的话,就会成为我们新一任的雪女。

    可是秋白算出如此的结果,便决定让你如同一个正常人一般生活在这个世上,而且,他说会让你成为最高位置的女子。”

    端木青陡然间明白了,上辈子,她被秋白预测是天凤的命格便是这个缘故。

    只是秋白死得早,而且未能算出她会死于赵御风之手。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得以重生,性格发生变化,有了如今的端木青,命数自然也就跟着变化了。

    所以,在这一世,秋白再一次推算的时候就会发现,她并非早逝之命。

    且在他们相见之前,她自己已然闹出不小的动静,才让他改变了主意,决定催动自己体内的异能。

    端木青自顾自的想着,却完全忽略了通灵老人脸上的表情变化。

    想通了事情的始末,端木青一抬眼就看到他惊讶到有些激动的表情。

    “你怎么了?”

    “你是重生的?”

    他这话一问出来,端木青才发现自己方才想得太入神,完全忘记了面前坐着的这个老人是会读心术的。

    可是,重生这件事情,在她的心里,却是隐藏着的最大的一个秘密,她是怎么样都不想说的。

    脑袋里灵光一闪,眼下的事情难道不够诡异吗?不够神奇吗?

    人都可以拥有异能,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虑及此,端木青眼神坚定了些,点头道:“不错,我死过一次。”

    “复活族!”通灵老人喃喃自语一般道。

    端木青似乎听到了三个字,却没有听清,忍不住反问一句:“你说什么?”

    “是复活族!”这一次,他说清楚了,“一定是复活族的人,他们还有人在。”

    端木青心猛地一跳,难道这就是自己重生的秘密?

    “复活族?那是什么样的人?”

    通灵老人想了想道:“复活族和秋白他们预言族一样,都是我们隐国最为重要的两个家族。

    帮助雪女,共同护佑我们隐国。

    但是预言族的人出现得比较多,复活族却很少见。

    我们几乎都见不到他们的面,因为只有在非常情况下,他们才会出现。

    而这样的情况少之又少,那年他们倒是全体出动了。

    但是复活术却是最难掌控的异能,因为被复活的人很难确定将会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

    有可能是复活在了周围刚刚死去的躯体身上。

    而且复活术极其消耗身体的机能,所以,复活族的人其实是我们当中最为脆弱的人。

    那一场战争中,我以为他们已经不复存在了,却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被复活的。”

    端木青有些不太敢相信,通灵老人说的这些话是真的。

    但是她的重生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那……”开了口,端木青却不知道要问什么。

    显然,他也不知道那个复活族的人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从通灵谷出来,端木青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乱作了一团。

    这短短的几天里,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波接着一波的。

    先是夜魂告诉她有隐国这么个十分奇异的国家存在。

    然后便是通灵老人跟她说,她是雪女的女儿。

    从公主府出来那天开始,事情就开始一而再的偏离她原先的设定。

    想要查的没有查出来,反倒牵扯出一堆的东西。

    她竟然是隐国雪女的女儿!

    很显然,通灵老人他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她的身上。

    因为他相信她就是他们整个国家的救世主。

    端木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心情变得沉重起来,当真是这样的吗?

    她要肩负起整个隐国复兴,这,能做得到吗?

    想起方才在通灵谷,通灵老人泪光闪闪的样子,端木青莫名的心头一热。

    不管行不行,总要试一试。

    “莫失!”端木青陡然间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少女,“我要查到有关于那一年的战争所有资料,该怎么做?”

    莫失即使性子再沉稳,见识再多,方才通灵老人说的话也让她陷入了震惊。

    所以端木青问她这话的时候,她反应了两秒之后,才恢复平日里的样子:“这个只怕不容易,就像是他所说的,当时参与的人,似乎全部都不见了。”

    这说的是实话,很显然,这时有人在故意隐瞒这段历史。

    皱了皱眉头,端木青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车夫,去洛王府!”

    听到端木青如此吩咐,莫失也不多问,面色如常。

    虽然不知道她此意何为,但是依照她对端木青的了解,她必定是想到了什么。

    见到端木青过来,蒙卿显得十分意外。

    “你怎么来了?还以为会再不理我的。”他倒还是原来的态度,并没有因为韩凌肆那日的话,而心生芥蒂。

    “当然是有事找你。”端木青也老实不客气,直接开口道,“让你的人都下去吧!”

    蒙卿看了她一眼,也不多问,挥了挥手,屋子的下人便一个个退了干净。

    整个花厅里,便只剩下了他们三人。

    “好了,究竟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说了。”蒙卿淡淡笑道。

    这个女子倒是与寻常女子多有不同,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颇为玄妙。

    至少在外人面前看起来,他们关系十分暧昧,此时如此大大咧咧的出现,传出去只怕又是一片流言蜚语。

    端木青道:“我这次来,依旧是来跟你合作的。”

    “哦?”蒙卿挑了挑眉,似乎有些好奇,“上次我们商量好的合作可是被昊王破坏殆尽了呢!这一次,有时想要如何合作呢?”

    “不变!”

    “不变?”

    端木青点了点头:“不变!我还是可以以你女伴的身份出现在各处,如今我是未嫁清白之身,算起来这并无半分不妥。

    而且上一次令王妃也说了,昊王与我之间,不过是朋友相助罢了。”

    蒙卿看着她的脸,微微眯了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端木青也不急,只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他的答案。

    “昊王若是再站出来呢?”

    听到这话,端木青“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一次便足够证明他的地位了,再来一次,就算是我忍得,河间王那边怕是也会有异议的吧!”

    方才倚在椅背上的身子这才坐直了,蒙卿却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愿意跟你合作?”

    “因为你不想我死,同样也不想要他受制于人。”

    端木青端起桌上的茶杯,却并不喝,只是拿在手里,轻轻转动把玩着。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两道视线却像是闪电一般射向蒙卿。

    被她这突如其来的目光一震,蒙卿几乎色变,才发现眼前的女子有着超乎常人的气势。

    “恕我蠢笨,未曾听明白这话。”

    蒙卿也并非一般未见过场面的人,不过是脸色略微变了一变,有立刻恢复常态。

    端木青知道他这是在怕她故意诈他。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因为离洛公主的缘故,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对待韩凌肆与别的皇子不同。

    才千方百计的想让我和他划清界限,以免我成为他的羁绊。

    不过我都不在乎。

    我能够确定的只有,我愿不愿意跟你合作,此时我开了这个口,你当真不愿意?”

    蒙卿噙了一抹笑意:“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跟他敌对呢?”

    这话说得端木青笑了:“在确定你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之后,还如此想,到底是我傻,还是洛王你将我想得太傻了?

    韩凌肆没有会东离之前,你一直都远离朝堂,他才回来,你便在长京露面,而且还答应了陛下入朝为官,这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洛王跟淮南王的关系应该不错。

    虽然淮南王是三大异性王当中实力最弱的,但是却是三大异性王当中最难拉拢,同时也最有价值的。

    虽然我不知道这价值究竟是多大,不过想来也不会小,不然他那样的实力,为何一直存留着呢?”

    端木青说这些话的时候,好像是在闲话家常一般,可是听得人却是心惊肉跳了。

    但是,端木青却好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身上气息的变化。

    “我猜你们大概都没有想到代替姬如燕上京来的人竟然会是我,不然你也绝对不会这么快就出现在长京。

    你出现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拦住我,避免我成为韩凌肆的祸端。

    只是你到底不是一个惯于生死角逐之人,所以,对我你还是下不了手的,才会有了想要将我至于你的女人这样的境地里。

    让韩凌肆摆脱这么一个死穴。是不是这样?”

    听着她的话,蒙卿的目光越发的幽深了,一双漆黑的眸子在这一刻如同点墨。

    端木青却轻轻笑出了声,直勾勾对上他的视线,笑了笑,摇头道:“洛王该不会想杀我吧!”

    ~~~~~~~~~~~~~~~~~~~~~~~~~~~~~~~~~~~~~~~~~~~~~~~~~~~~~~~~~~~~~~~~~~~~~~~~~~

    小寒:不好意思,昨天晚上码得太晚了,今天睡过了头,上传晚了,亲们见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