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压抑住心里的不安,淡淡笑道:“那,你怎么看呢?”

    灵儿支着脑袋的手陡然间就拿开了,惊诧地看着她:“我可不知道啊!你别问我。”

    这样的回答让人哭笑不得,端木青淡淡笑道:“我就是随口一问,今晚上我还有事情,就不跟你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儿再说。”

    灵儿听到这话,竟十分不乐意,还似乎想跟她们一道的样子,端木青再四让她回去,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待她脚步声远了,端木青脸上的笑意才完全的冷了下来:“好生看着她。”

    莫忘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一点儿也不糊涂,立刻退了下去。

    端木青便和采薇一道细细地翻看那档案。

    终于在她们的努力下,发现十五年前,竟然接连有大大小小十多位武将,被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同程度的处置了。

    端木青的眉头越皱越紧,这些武将当中,官阶较高的都是被罢免了的,另外一些品阶较低的,却大部分都是犯了死罪,直接处罚掉了。

    还有好几个文官,职位调动也十分奇怪。

    不用想了,就是在这一年,发生了通灵老人嘴里的那场大战。

    回想自己从端木竣嘴里了解到的历史。

    端木青才突然明白,为什么西岐在早先的大战中占去了东离的大片土地之后,东离在几年之后就跟西岐达成了和平协议。

    这原本就是因为,东离已经没有了那个力气再发动战争了。

    “将这几个人好好查一查,应该还有些蛛丝马迹。”

    端木青在一张纸上誊出几个名字,交给刚刚转回来的莫忘。

    叹了一口气,突然想到什么,又道:“让莫失留意一下萧贵妃那边的情况。”

    在各种明察暗访中,端木青迎来了来到东离的第一个新年。

    但是对于这个年,她却是无太多感觉,本来令王妃也不是喜好热闹之人,王府里并没有十分嘈杂。

    倒是两人在一处加上若英姑姑和莫失莫忘和采薇吃了一顿年夜饭。

    看得出来,令王妃对西岐十分的怀念,席上的菜式都是一应天京的名品。

    端木青忍不住问道:“姑姑,若是有机会,你愿意回西岐去吗?”

    闻言令王妃眼里闪过激动的神色,到了却摇了摇头:“都这么多年了,无所谓了,在这里呆着也习惯了。”

    这却让端木青十分的不解。

    知她心里所想,令王妃笑道:“有些东西放在心里才是最好的,真要费劲了心思去靠近,反倒会让自己失望。”

    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端木青知道,但是,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不是有故事的人呢?

    无论是谁的故事,无论是什么样的故事,总有会被它感动的那么一个人。

    新春伊始,按照礼仪,有品级的诰命们都应该入宫拜岁的。

    但是端木青却随便找了个身体不适的理由给搪塞了过去。

    令王妃也由得她,都是拿准了,不会有人为难。

    韩渊对此小事自然是不会过问,皇后也不会将眼睛放在这上头,就是萧贵妃,也因为上次四王府遇刺的事情糟了冷落,自顾不暇。

    端木青便在这新年的第一天与莫失莫忘商量起自己的事情来。

    来到东离后,端木青感觉自己屡屡受掣,关键还是在自己没有得力的可用势力。

    光是暗查探访一事,便是莫失一人在负责,莫忘跟在身边,事情也是极重。

    且端木素的事情还需要好好查清楚,这一点,始终都悬在端木青头上,只可恨没有办法腾出手来。

    听风楼据端木赫所说自己尚且有事自顾不暇,且由那边派过来人在这里只怕也无多大优势。

    思来想去,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东离培植自己的势力。

    但是话说回来,她端木青其实在这里什么都不是。

    这里的人除了一个令王妃,其他稍微跟她交好的都是利益之交。

    利益之交最是容易,却也最是无情,利合而聚,利散而分。

    偏偏令王妃却是一个守着王府爵禄过死日子的人,毫无依仗可言。

    陡然间,端木青想起了一个人,唇边不由地勾起一抹笑意来。

    “莫忘,这个就交给你了,可否办得到?”

    莫忘接过端木青递过来的纸,匆匆扫了一遍,笑道:“这个简单。”

    端木青点头,不再多言。

    刚刚用过午膳,端木青躺在藤椅上晒着太阳,一应不理会那些前来令王府拜年的人,横竖这些人与她无干。

    灵儿兴冲冲跑了进来,手里还抱着一个食盒:“小青,你还坐在这里,还不看热闹去?”

    端木青依旧闭着眼睛,唇边漾开一丝不可见的笑意,懒洋洋道:“大正月的,外面人多着呢!凑那个热闹做什么?”

    “不是不是!”灵儿一听,将食盒放到一边的石桌上,“长胜门那里来了个好生漂亮的女子,在那里跳舞卖艺呢!”

    “这过年的热闹时候,人来人往,当街卖艺,果然聪明,只是不知道舞艺如何?”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语气里却丝毫没有想要去看一看的意思。

    “不是舞艺好不好的问题,而是这个女子这样冷的天气,跳着舞,引来了好多好多的蝴蝶呢?!”

    灵儿很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看到端木青这个懒态,十分着急。

    这才微微睁开了眼,端木青笑道:“这倒是有些意思,确实是有些能耐,当日才女大会上,慕容小姐不也一曲琴音惹来喜鹊朝贺么?”

    “哎呀!”实在是受不了眼前椅子上这个女子慢吞吞的样子,灵儿一跺脚,“你到底去不去?”

    端木青却又再一次轻轻地合上了眼,淡淡吐出两个字:“不去。”

    灵儿哑然,然后便是抱起食盒往外跑了:“浪费我时间,早知道就不来邀你了。”

    端木青也不理她,径自晒着太阳,慢慢睡去。

    长胜门外,却是人挤人,摩肩擦踵,人身人海。

    所有人的目光就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那前面搭起的舞台上穿着粉色衣衫翩跹起舞的女子。

    舞姿自然是美的,那是一种柔媚到骨子里的美意。

    更美的是眉眼间若有若无的潋滟春光。

    只一眼便让人心醉。

    但是若仅是如此,也只是一名风流灵巧,武艺超群的舞姬罢了。

    最让人瞩目的,却是那围绕着她,一同起舞的翩跹彩蝶。

    这大冬天能够看到蝶飞已属怪事了,更兼如此多的彩蝶同时出现。

    最让人不能移目的是,那成千上百的彩蝶好似与那女子心有灵犀一般,来往翩跹竟是随着她的舞步而变化。

    这样的奇观,如何让人不驻足观看?

    算起来,这一年的正月节间,最为热闹,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只怕就是这长胜门翩翩姑娘的这一舞了。

    这一舞,舞出了翩翩姑娘的名气。

    同时也舞出了醉君怀的底气。

    长京有两大青楼是为整个天下闻名的,一个是储秀阁,还有一个便是这醉君怀了。

    这么多年来,这两家是明争暗斗,互不相让。

    这一年你出了一个刘师师,下一年,我便来一个陈晓晓。

    今儿你有惊鸿舞,明儿我便有长恨歌。

    到底是谁也不输谁。

    当然这只是明面儿上的,究竟这背后有什么样的势力支持,那当然又是另说了。

    能将一个行业做到这样的高度,无论是做什么,都不会是简单的人物,也不会是简单的争名夺利。

    芸娘在将翩翩带回醉君怀之后,便下令整个醉君怀闭门半月。

    这,自然是造势。

    在那样轰动的一舞之后,再来这么一出,才会让人更加心痒难耐。

    芸娘回到醉君怀,便径自往二院最偏的一处楼阁而来。

    窗外,是一片竹林,风吹过,有此时听起来让人觉得十分刺骨的竹涛声。

    窗前,青衣女子以手托腮,一双杏目,因着外面的竹海,竟透着些绿意,生生有了些世外人的冷意。

    芸娘不是一般的女子,一双眼睛这么多年的迎来送往,自是厉害。

    单这一眼,便知眼前这女子不简单。

    更何况,这半个月以来,从这个女子这里获得的点子,她已经有足够的把握能够稳压储秀阁一楼了,能够提供出这些点子的女子,又怎么会简单?

    当下也不露出平日里那一副媚笑,反倒是大方的神色,柔声道:“姑娘终于来了。”

    女子回过头,看到眼前的芸娘,倒有些欣赏。

    “芸娘在等我?”

    “自然,姑娘如此相助,自然不会只是一时心血来潮,芸娘等着姑娘屈驾一叙呢!”

    说着在女子对面坐下,芸娘亲手给她添上茶。

    没错,这个出现在醉君怀的女子就是端木青。

    “果然我没有看错人,”端木青浅浅一笑,端起面前的茶,放在鼻端闻了一闻,笑道,“这应该就是天下闻名的青州仙雾吧!”

    听到这话,芸娘眼里才露出惊诧来,但也只是一瞬:“姑娘果然好眼力,就是青州仙雾。”

    嘴里虽这么说,但是心下却暗暗揣测,眼前的这个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女子究竟是什么来历。

    能够一眼看穿这难得的茶中仙品,自然不是一般人。

    可是这醉君怀也并不是一般的青楼窑馆,平日里接触到的,也都是些非富即贵之流。

    所以,芸娘目光微微一闪之后,便又恢复常态。

    端木青尝了一口,笑道:“芸娘和萧府的关系果然不错。”

    ~~~~~~~~~~~~~~~~~~~~~~~~~~~~~~~~~~~~~~~~~~~~~~~~~~~~~~~~~~~~~~~~~~~~~~

    小寒:昨天手机丢了,结果是丢在市区的火锅店里了,大晚上来回一趟,差点进不了寝室,回来也断电了,没法儿码字,只好白天抽空码,先上一章,马上去码下一章,可能会晚一些,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