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萧贵妃的长兄萧衍便是当朝户部尚书,这青州仙雾产于青云岛云雾山顶。

    只有在那山顶初雪之后才会长出纤细嫩芽。

    这青州仙雾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头茶是仙品,头茶过后便无好茶,不似别的品种,可二三次的采摘。

    是以,一年才得二三十斤,全都是上贡之物。

    青云岛地处南方,算起来,头场雪大概也没下多久,而这青州云雾却已经到了跟前。

    可知是萧府的手笔。

    这些都是莫失莫忘两姐妹这几个月里调查出来的。

    对于这个醉君怀也是在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方才露面。

    在此之前,端木青便已然知道,这个醉君怀的老板芸娘不会是个简单的人物。

    眼下这杯茶,便是一块探路石。

    刚刚送来长京的青州云雾便到了她的手里,这样的事情,拿出来显摆,只怕是祸不是福。

    而芸娘此时给她看,一方面,自然是要看看端木青是不是有那个眼力劲儿,认出这茶,也就可以断定她的身份。

    第二方面,也就是想要知道,她若是认出来,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若是因此为畏惧,缩了回去,自然是没必要合作的。

    最深一层的意思……

    端木青眼底微光一闪,这一趟,算是来对了。

    芸娘看着她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深意,只是嘴里却道:“姑娘说话我不明白呢!”

    “芸娘,你也不必试我,你应当是聪明人!”

    端木青往后靠上椅背:“如今你是骑虎难下,想要找个台阶罢了!”

    对于她这开诚布公的话,芸娘却只是把玩着手上小小的茶盅子,并不回答。

    端木青干脆将话挑明白了:“我也就在这里明说了,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将你这醉君怀和对面那储秀阁调查明白了。

    其实算起来,醉君怀声名大显,也就是这最近十年的事情。

    你是第二任掌舵者,却将这名声越发的扬了出去,可见不是一般人。

    这自然是借了萧府的势,萧衍贵为户部尚书,萧涪贵为吏部尚书。

    这萧家自然是一棵大树,背靠大树好乘凉是句好话。

    但是树大招风,树倒猢狲散也不是妄语。

    如今各个皇子势大,三足鼎立之势已成,还有一个稍微势弱一些的三王爷韩凌莫,东离的这池水,迟早是要浑浊的。

    四王府遇刺一事,陛下未对四王爷有何处置,但是萧党却是在朝堂上被冷落了好一截儿。

    想来芸娘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想要早早抽身吧!”

    端木青的话,说得不急不缓,却让芸娘心下狂跳。

    这样隐秘的事情,在这个女子嘴里说出来竟然是如此的云淡风轻!

    胸口起伏了好一阵,芸娘才道:“姑娘说的话,芸娘有些不懂呢!芸娘只是个经营皮肉生意的,这等国家大事,如何知晓。”

    话虽如此说,但是端木青却清楚地看到了她眼睛里的希冀。

    这个世上,谁不惜命?尤其是在高处过惯了的人,更加害怕跌落。

    端木青收敛了笑意,认真地看着她,摇了摇头道:“芸娘既然这茶都端了上来,又何必再如此遮遮掩掩?”

    这青州云雾端上来,便是不畏惧被发觉之险,也就是不畏惧暴露萧府私动贡品之罪。

    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

    又是一番静默,芸娘站起身来,将这屋子所有的窗户都打开来。

    窗外涛涛的竹声立刻汹涌而至。

    只是这屋内炉子里的银霜碳烧得极旺,外面的冷风纵然扑面而来,也丝毫没有寒意,反而带来几分清醒。

    芸娘仍旧坐会端木青对面,神色已非方才的戒备。

    端木青陡然间明白过来,她为何要将这些窗户全部打开。

    这窗外的一片竹海,原本以为是极为清雅的一项布置,竟是这样的一个用处。

    离江穿长京而过,醉君怀便建在离江边,这儿又地处高处,江风势必不弱,吹动窗外千杆翠竹。

    除了涛涛竹海之外,还有便是这竹涛声。

    只有两人如此这样的距离说话,彼此才能够听得清,外人就算是潜伏在屋顶上,也半分听不到谈话的内容。

    这个女子,果然胸有丘壑。

    “姑娘到底是谁?”

    这一次,芸娘不在带着笑容,眼神认真,却并不严肃。

    端木青将茶杯放下,两只手一起捧着,想了想道:“与朝堂无关之人。”

    谁知芸娘却摇了摇头:“姑娘即知芸娘真心实意,又何必欺瞒?若非与朝廷相关,又何须我这醉君怀的薄力?”

    端木青微微一愣,随即点头道:“是我语快了,或许有所牵连,但是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让醉君怀陷入皇位之争。”

    “姑娘还是没有告诉我你是谁?”芸娘也不含糊。

    其实这也并非是一句话的事情,虽然一时半会儿,她查不出端木青的身份。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漏风的墙,要查总是能够查得出来的。

    她要的,其实就是一个态度而已。

    “姬如燕!”

    “啊!”芸娘微微讶异之后,便又恢复平静。

    姬如燕之前或许声名不显,但是这段时间可是在长京出尽了风头。

    芸娘这等地方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

    “据说昊王对郡主很是痴情。”

    若说别的本事,或许芸娘还有限,但是看人的本事,尤其是看女人的本事,她却自认还是有几分的。

    所以,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美目便紧紧地盯着端木青的眼睛。

    “芸娘信吗?”端木青挑了挑眉,反问道。

    她的眼睛成澄澈无比,短短的四字反问,却流露出让人信服的气势。

    这么多年脂粉堆里打滚,看多了男男女女,芸娘最明白不过的一个道理是,女人输来输去,不是输给了男人,而是输给了自己,自己心里的一个情字。

    不管外头如何风言风语,她只要知道面前这位在长京掀起过不少流言风波的女子,心里有没有那个情。

    然而,她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平静的眼眸,平静的神色。

    仿若一口无波的古井。

    她不知道的是,端木青经历过前世的伤痛之后,就算是再经历韩凌肆给予的伤害,也能够从从容容的掩饰。

    这一点,她是从端木紫那里学来的,却将它发挥到了极致。

    这个世界上,可怕的人,其实,是会撒谎的女人。

    更加可怕的是,会撒谎撒到自己都相信的女人。

    那一天,从昊王府走出来的那一刹那,端木青对自己说的一句话便是,从此以后,我只是端木青。

    对于,韩凌肆的感情,她并非肯定自己能够忘却,但是她能够肯定的是,她可以埋藏得很好。

    “这男男女女的事情,最是难懂,芸娘我也不懂。”

    端木青看着她十分精致的脸,笑着道:“是是非非何必深究,不若青与芸娘打一个赌如何?”

    说实话,这场谈判进行到了这里,芸娘的心里已经是七上八下。

    关于青郡主的流言她没有少听。

    但是她和一般女子不同,流言她不会信,但是能够两次三番卷起这种流言的女子,却会让她另眼相看。

    这个青郡主,不会是一般人。

    昊王、洛王、令王府、公主府、镇西王府这些似乎都与她有关系。

    她确实是十分想要挣脱萧府的势力,但是,搭上这样一个郡主,便是对的吗?

    她也不能肯定了。

    此时听到她这么一个提议,仿佛又是一个峰回路转,眼睛里陡然光芒一闪:“什么赌?”

    “赌一个月之内,萧府会自动放弃醉君怀。”

    端木青转着手里的杯子,微微垂着眼,只看着被子里的浅绿色液体。

    “什么?”芸娘陡然间睁大了眼睛,似乎十分不敢相信,“姑娘莫不是开玩笑吧?”

    这件事她可是计划了两年了,从萧淸被封为贵妃开始。

    但是,却一直都未能实现,而眼前的这个女子,却说在一个月之内,便能够将此事解决,叫她如何不吃惊。

    “我知道芸娘对青还是十分的不放心,所以,青也只好拿出自己的诚意来了。”

    端木青放下茶杯,站起身来,颇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味道:“如何?”

    这样诱人的条件摆在面前,若说芸娘不动心,那是假的。

    更何况,眼前的这个女子并未让她做任何的付出。

    “那若是姑娘当真半到了,芸娘感激不尽。”

    这感激到底是什么意思,端木青当然知道,笑了笑,端木青道:“那,青便就此告别,一个月之后,再来叨扰。”

    说着,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只怕到时候就尝不到这青州仙雾的清冽了。”

    莫忘一直在暗处等候着,看端木青有要走的意思,才陡然现身,倒是将芸娘吓了一跳。

    她这醉君怀开到这样的规模,其中岂无武林好手?而这个女子的一个侍女竟然都如此的了得,她的人竟然一个都没有察觉。

    端木青也不理会她的愕然,带着莫忘便下了楼。

    莫忘这才道:“小姐,姐姐在思归阁等候。”

    “查到什么了吗?”端木青脚步一滞,讶异看着她道。

    “是!正等小姐回去呢!”

    ~~~~~~~~~~~~~~~~~~~~~~~~~~~~~~~~~~~~~~~~~~~~~~~~~~~~~~~

    小寒:两章已完,亲们看书愉快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