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给我!给我!”

    “这是我的,是我的!”

    “给我!”

    “……”

    还没有走到,就听到一阵孩童的打闹声。

    端木青跟在莫忘的后头,皱着眉头看着这里一片废旧破烂的房子。

    “那孙阳平是先帝一个宠妃的远方表弟,又不是什么特别高的品级,所以才免于一难。

    宫里头有个宫女与他相好,为了那女子,他才躲藏在长京城里的,只是那女子却不知是犯了什么错,被剥夺了出宫的权利。

    这孙阳平倒是痴心眼儿,一直守到现在,就是不走,只是一直都没有在长京城里露过面。”

    莫忘一边小心扶着端木青一边解释道。

    莫失也不知道怎么在宫里头伪装成了一个宫女,打探起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却是一流。

    这个孙阳平,就是她在不经意间得到的。

    终于走到一座看起来稍微大一些的院落前。

    但是这院落也只是大而已,残破的院墙,倾颓的屋舍。

    端木青和莫忘走进去,就看到院子里几个女人坐在那里编竹筐。

    几个小脸又黑又红的孩子嬉笑玩闹。

    女人们身上都是极为单薄的衣裳,更无首饰可言,手上脸上都有些冻疮。

    乍一看到端木青和莫忘两个人出现,都停下手中的活计看向她们,就连几个孩子都不再追逐嬉戏,像是看着什么稀罕东西一般瞧着。

    端木青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示意莫忘上前问问。

    莫忘却是带着笑意的:“你们好,我们是来找人的。”

    那几个女人中,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女人连忙站起来,双手在围裙上擦拭着。

    颇有些紧张地缩手缩脚,学着大户人家的样子行了个礼:“两位小姐要找谁?”

    一个头上扎着红绳的小女孩儿大着胆子扯了扯一个女人的衣裳:“娘,她们是不是就是你从前跟我说过的神仙娘娘啊?”

    那女人一听,连忙唬住了脸,急道:“胡说什么?!别说话!”

    端木青万万想不到她们两个人来到这里,这里的人竟然会惊若天人,一时间也有些不自在起来。

    几个小孩子,越发的往大人们身后躲了,只敢小心地钻出脑袋来,提溜着眼珠子看着她们。

    “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孙阳平的?”

    莫忘脸上依旧带着笑意,让那女人看着心里放心了些,无论如何,都比那边那个冷着一张脸的小姐好。

    却不知道,这里跟她笑脸相向的才是真正的杀人阎王。

    “孙阳平?”那女人有些不解,看了看身后的几个同伴,都露出狐疑的眼神,终于还是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是吗?你们仔细想想。”

    “孙阳平?”女人又喃喃了一遍,还是摇头,“真的没有,我们这里的汉子都去江边上帮忙搬运东西,女人们就在这里编写篮子框子,卖着换钱。

    我们这几个人的男人家,都没有姓孙的。”

    莫忘看了一眼端木青,见她轻轻摇了摇头,便转过脸来要告辞。

    “他们说的该不会是平大哥吧!”

    莫忘还没有开口,那站在后面的一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女子道。

    端木青眼睛里又露出希冀来:“平大哥是什么人?”

    说到这个人,这群女人似乎有了兴趣,为首的女人道:“他也是住在我们这个院子里的,因为有伤在身,做不得体力活,就跟着我们一样编东西养活自己。

    不过他没有妻儿要养,他一个人勉勉强强也可以度日,这些年他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过他……”

    说起这些东西,这些女人们就有些没完没了起来,端木青开口打断她们的介绍:“他姓什么?”

    这一问,让她们顿时安静下来,面面相觑:“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他姓什么呀!好像一直以来我们都叫他平大哥。”

    端木青立刻抓住她的话头:“他什么时候住过来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女人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个地方又不是什么正经的住处,我们都是没有钱,没有正经事情,又没有落脚的地方才来这里过活的。

    大伙儿也都是临时搭个伙儿,谁家汉子找到正经事情了,或者是存够了钱了,谁还会住在这里?”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莫忘解释道:“这原是那些犯了事的人家,被查封了之后,屋舍倒塌了,他们就这么住进来了,强过在外面受风吹雨打。”

    “哎哎哎!”女人听了不住点头,“是啊是啊!那边屋子里还住了好些花子呢!”

    “也就是说,你们都不知道他原来姓什么?”

    端木青目光扫了一圈,淡淡问道。

    “不知道。”

    心里略微的一思量便知道了,这个人应该就是那孙阳平,只是因为来的最久,最开始来的人都走了,这里的人就习惯了叫他平大哥。

    “那他现在人呢?”

    “哦!”还是为首的那个女人,“他今儿早上说有些事情要出去一趟,没说是什么事情。”

    “什么时候回来?”莫忘紧接着便问。

    “这个就不知道了,我们也不过是住在一起罢了,有没有什么情分在,他怎么会跟我们说这些。”

    这个答案让两人有些泄气。

    “小姐,你看……”

    “先等等吧!”

    端木青淡淡道。

    自从通灵老人跟她说了那些话之后,她一直可以感觉到压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个担子。

    她一定要弄明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隐国到底在哪里!

    说来也奇怪,自她记事起,她便是永定侯府的大小姐,与那什么隐国没有半点关系。

    但是偏偏的灵魂深处就是有那样深刻的羁绊。

    蓦然间想起秋恬来,她总是那样一副淡淡的样子。

    有时候回望着忘忧草而发呆。

    忘忧草!

    端木青这才想起来,似乎他们都很喜欢这种植物。

    也许,那也那就是秋恬对自己故土家园的怀念吧!

    想到秋恬浅愁的样子,想到通灵老人的眼泪,端木青莫名的心里有些烦躁。

    真是恨不能一下子解开所有的疑团。

    “小姐,我们坐在那石头上等吧!”

    采薇走到一处大概曾经是假山石的石头旁,用手帕铺在上面,扶着端木青坐下。

    端木青也不说话,只静静的想着事情。

    那群女人孩子小心留意地看了她一会儿,见没有什么事情了,就又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只是时不时地偷眼看一看她们。

    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心性,似乎很想要上前来看看,却被他们母亲的眼神给吓回去了。

    端木青和莫忘一直等到夕阳西下,都没有等到那个孙平阳回来。

    只好先打道回府,明日再来。

    走到门口,忽又停住了,端木青转过身,笑着问道:“你们这里住了几户人家?”

    方才那女人听了,笑吟吟道:“这里才住了六户,算上平大哥一个,就七户了。

    倒还算是宽敞,比起别的地方,已经好太多了,我们是没钱的,不过住在这里也没觉得不好,日子过得也还舒坦。”

    端木青只是笑了笑,并不打算跟她们继续说下去,而是对莫忘道:“你身上带了多少钱,分给她们六家吧!”

    莫忘闻言,眼睛一闪,随即便露出畅快的笑容来。

    毫不犹豫的从袖袋里取出银票,笑吟吟地递给她们:“这些钱你们就想办法自己找个地方住吧!”

    其实也不多,分到她们每个人手里,也就只有几十辆,但是这在她们眼里,却是一笔巨款,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呆呆地看着眼前两个莫名而至的女子。

    端木青不等她们开口,便当先走出了这个院子。

    莫忘的心一下子就开了。

    只因为她听莫失说,小时候,她们家也是这般光景。

    虽是双生子,但是她的记忆力一向不如莫失,所以小时候的事情都不记得。

    在听风楼接受生死训练的空隙,她便时时会想,若是父母都在会是什么样子,就算是穷一些,应该也会很不错的吧!

    后来杀的人多了,她渐渐的不敢把这些情绪表露在脸上,生怕莫失会说她。

    很多次的任务之后,她看上去就真的跟莫失没有什么区别了,谁想到后来又遇上了小姐。

    小姐一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看不出什么,但是那一双眼睛却可以看到很多东西。

    这是她慢慢悟出来的,比如她看着采薇的时候,就总是容易留露出一丝丝的歉意和愧疚,若不是仔细观察,根本就看不出来。

    就是这样慢慢的琢磨,她才知道自己的这位主子当真跟姐姐说的一样,是可以为之卖命的。

    因为,在冷淡的外表下,她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所以,跟着她久了,不知不觉,她竟然又回到从前那般跳脱的性子,只是现在,莫失再也不会告诫她了。

    她正想着要不要告诉莫失今天端木青遇到那群人不自在的样子,莫失晚上就慌慌张张的来了。

    “小姐,不好了,那宫女死了!”

    这是莫失出现时,说的第一句话。

    端木青正要就寝,猛然间听到这话,一转脸看到她带着一身寒意出现在房间里,脸色顿时白了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