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哪个宫女?”几乎是出于本能的,端木青问到。

    “就是孙阳平那个相好。”虽然来报告的事情十分焦急,但是莫失的声音听上去还是十分的冷静,“这绝对不是巧合。”

    “那……”莫忘听到这话,一时间有些发楞。

    “你还好吗?”端木青移步上前,正要搭上她的脉搏。

    莫失十分罕见地露出一丝笑意,虽然是一闪而逝:“小姐放心,还没有人追查到我身上,不然我也不会这样出现在令王府。”

    端木青松了一口气:“是有人发觉了吗?你小心些。”

    想了想,莫失才道:“其实我也说不准,但是这件事情发生的有些突然,而且,还有些巧合。”

    “怎么说?”

    “我怀疑并不是我暴露了,”莫失一边说着一边接过端木青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因为今天是宫女见家人的日子。”

    莫忘听到这里“啊”了一声:“是了,今日我们去找那孙阳平,就没有见到他。”

    端木青的脸色凝重起来:“没错,按照那里的妇人所说,这孙阳平身体不好,所以并不大出去走动,都是在院子里跟她们一起编框儿卖的。

    但是今天却十分罕见的出去了,而且一去就是一整天。”

    “所以,这个孙阳平一定是去见那个宫女了。”莫忘接过话头道。

    “那她是怎么死的?”端木青连忙转脸看向莫失。

    “十分奇怪,傍晚她回来的时候,好像十分高兴,丝毫没有异样,到了晚上掌灯之后,我见她一直都没有回来,正想要问问。

    就有人急匆匆地跑过来说她跳水死了。”

    谋杀!

    这是端木青脑袋里最开始出现的两个字。

    那个宫女分明就是被人谋杀致死的。

    心念急转,端木青忙道:“走,我们去看孙阳平!”

    莫失莫忘脸色一紧,再不说二话,点头便带着端木青往外。

    这大晚上的,自然是不可能骑马活着驾车出行了,莫失莫忘姐妹两个轻功不弱,要带一个端木青还是十分轻松的。

    没有一个会儿,三人就到了白日里来过的那些废屋区。

    到了晚上,这个地方显得十分的凄凉。

    没有灯火,不慎明亮的月光照下来都显得十分的惨淡。

    就连鸡犬之声都不曾闻,很简单,因为这里的人都养不起那些东西。

    好容易终于走到白日里来过的屋子前,还没有靠近,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端木青心下一跳,莫忘更是反应快,当先便一脚踹开了门。

    接着昏暗的月色,一幕惨烈的场景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杂乱的院子里,女人男人小孩的尸体躺了一地。

    血流在地上,汇聚到凹下去的地坑里,形成一个个小小的血潭。

    端木青清楚地看到最前面那个女人,就是下午她踏出这扇门之前,跟她说住在这里也挺好的那个。

    不过几个时辰,那带着羞涩与满足笑容的女人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还有那个小女孩,下午她坐在这里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就一直盯着她头上的八宝玲珑簪子瞧。

    只是一直都不敢上前靠近一些,有好几次,她都想要叫那个孩子,只是到底也还是没好意思叫出声来。

    她还是那样小的年纪,竟然生命就此结束!

    端木青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莫失最为冷静,当先走上前,里里外外全部检查了一遍:“小姐,这里成年尸体十二具,六男六女。未成年的孩子九个。”

    端木青恍若没有听到,依旧呆愣在那里。

    “小姐,是十二个人啊!不是十三个!”莫忘却当先反应过来,连忙摇着端木青的手臂。

    “孙阳平!”端木青终于醒过来,“孙阳平还没有死!”

    莫失莫忘两个人连忙小心地翻找起来。

    “小姐,这些人都是被剑刺杀的,从伤口上来看,并非一流的高手,也没有内力痕迹,应该是什么人府上的护卫之流。”

    莫失当先走过来将自己查到的报告给端木青。

    “而且从尸体的温度来看,这场凶杀应该发生不到一个时辰。”

    端木青陡然间皱紧了眉头,一个时辰而已。

    若是早来一个时辰,他们不至于如此丧生,横死在这里。

    “我们赶紧追,说不定还能够抢回孙阳平。”

    端木青冷声道,声音已然如同寒霜。

    莫忘突然惊呼一声:“这里有打斗的的痕迹,而且还有人从这墙头上翻走了。”

    莫失连忙上前去查看:“这个孙阳平说自己身体不好应该是个借口,从这打斗的痕迹来看,他的身手应该在那帮人之上,只是寡不敌众,所以逾墙跑了。”

    端木青心里生出一丝希望来:“莫失沿着这方向追,莫忘,我们跟上去。”

    莫失擅长追踪,莫忘擅长格斗,此时最重要的是时间,端木青一丝一毫都不想再耽搁。

    心里明白她的意思,莫失丝毫都不犹豫,立刻从墙头一跃而过。

    莫忘带着端木青紧随其后。

    一路追这莫失的身影,因为她要小心脚下的线索,所以倒也不会跟丢。

    却是没有想到这个孙阳平竟然能够跑这么远,分明都已经到了近郊了。

    又发足跑了一段时间,前面莫失的脚步陡然慢了下来。

    莫忘也跟着放缓了脚步,追上姐姐:“怎么了?”

    “听,好像有打斗的声音。”

    莫忘果然屏住了呼吸,细细地听了一会儿,点头道:“没错,就在那边。”

    三个人便小心悄声地往他们听到的方向赶去。

    猫着腰走了一段路之后,借着变亮了些的月色,果然看到那边凄凄的枯草地里,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男子在艰难的抵抗着好几个身穿同样黑色劲装的男子。

    这个孙阳平好歹当时也算是小头子,果然还是有些本事的。

    但是,很显然,此时的他已经是穷途末路,连呼吸似乎都需要很大的劲儿。

    端木青陡然间想起方才看到的那一院子的尸体,眼中寒意陡盛,冷声道:“这几个人,你们不用帮手吧!别弄死了。”

    莫失和莫忘相视一眼,无比配合的蹿了出去。

    莫忘心里早就憋了一口气,只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主子没有开口,绝对不会擅自上前。

    此时得到端木青的首肯,自然当先而上,手段狠戾。

    对方还没有看到这两个突然而至的身影,就有一个护卫感觉脖子上多了一个冰凉的东西,然后感觉后肩一麻,顿时便无法动弹了。

    “啊!偷袭!”有一个人算是反应比较快,顿时喊出声来。

    这一圈围着孙阳平的护卫,顿时便调转了矛头,直指这一对突然出现,如魅影一般的姐妹花。

    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他们对上的不是花,是狼。

    当脖子上传来那冰冷的触觉时,他们清晰地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

    但是出乎他们所有人意料的却是,自己只是被封住了穴道,并没有被直接扭断脖子。

    从刚刚仅有的一招交手来看,这两个少女绝对有那个力道。

    孙阳平此时已经是筋疲力竭了,看到这突然出现的两个少女,也不知道是敌是友。

    只是不管是敌还是友,他都已经没有力气了,而且这两个人也不是他有力气就可以逃过的。

    所以,干脆的,便躺到了地上。

    眼看着这里都收拾好了,端木青才走了出来。

    径自走到孙阳平身边,冷声问道:“你就是孙阳平?”

    地上的男人睁开眼,十分疲累一般地看了她一眼,却并不说话。

    不知道是在考虑她的身份,还是实在是没有力气说了。

    端木青蹲下身子,仔细地看了他半晌,道:“你可以先喘口气再说,我不急。”

    然后便站了起来,也不看他,就只是站在他旁边,静静地等着他开口。

    孙阳平似乎看不透面前个这个不过十几岁的女子是什么意思,更加吃不透她是什么人。

    只是相对来说,她比方才那群汉子还是要可爱得多。

    “小姐,难道就让他这么一直躺着?”莫忘首先忍不住了,上前来问道。

    端木青俯首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慢慢夜空,淡淡道:“我无所谓,反正秀玉已经死了,着急的又不是我。”

    地上的男子一听到这句话,方才还没有力气的人顿时一个鲤鱼打挺飞快地站了起来,直接看向端木青:“你说什么?秀玉死了?”

    秀玉,便是莫失说的那名宫女。

    端木青抬头看着他:“是啊!她说她今天见了孙阳平,看来就是你了。”

    男子却是十分的激动:“秀玉怎么会死了?到底怎么回事?”

    说着经伸手揪住了端木青的衣服。

    他这一下来得太突然,莫失和莫忘都没来得及反应。

    端木青却是冷冷一笑:“这就得要问你了,若不是跟你相见,你觉得她好好的一个人会突然间被跳水死了吗?”

    端木青说的是被跳水死的,孙阳平自己知道是什么意思。

    伸手将他的手打开,端木青接着道:“你还不肯说吗?她都为你这个秘密死掉了。而且还有那个院子里的六家人,全部都为你死了!”

    说到后面,端木青的声音已经有些发抖了。

    孙阳平看向他,眼睛里泪光闪闪,动了动嘴皮,点头道:“我说!”

    “咻!”就在此时,突然一声箭弩破空的声音传来。

    莫忘飞快地将端木青带开,然后就看到孙阳平在她旁边倒了下去。

    ~~~~~~~~~~~~~~~~~~~~~~~~~~~~~~~~~~~~~~~~~~~~~~~~~~~~~~~~~~~~~~~~~~~~

    小寒:来了来了,最近都是晚上写好,第二天来传的,昨晚失眠,所以今天起得迟,以后尽量保持在早上十点钟之前上传,但是这是在纵横,到熊猫和书城的时间我可就不能确定了,抱歉哈!

    今天是十二月的第一天,亲们有票票的赶紧砸吧!不嫌多啊!月票在小寒的眼里就是支持的意思,还有就是读者英雄榜上一片姹紫嫣红也好看啊,多么的锦绣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