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第二百八十一章:谁是黄雀

    “什么人!”端木青和莫忘同时厉喝出声。

    话音才落,莫失便飞快地将端木青带到三丈开外。

    回答她们的是一阵剑雨。

    那方才被莫失莫忘封住穴道的护卫们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倒了下去。

    又是血腥味,在这空旷的地方蔓延开来。

    抬头往剑发出的方向看去,五十丈外的黑暗处,隐隐约约的似乎有人影。

    这么远的地方,射击竟然如此的精准,一看便知道不是一般的人。

    端木青冷冷地看着那边,虽然什么都看不清,但是那一双眸子里的冷意却像是可以穿越这段距离,直接看到那些人的眼里。

    似乎是确定这些人已经死了,三人听到那边传来马蹄声。

    越来越远,终于渐渐地听不见了。

    “小姐,”莫失从那群尸体中走过来,手里拿了一支箭,“是特质的强弩。”

    “这些人好生利落,不过一瞬间的功夫,这些护卫们都被灭了个干净。”

    莫忘看了眼端木青,又看了一眼那边再箭镞下丧生的人,喃喃道。

    莫失却没有说话,只等着端木青开口。

    很显然,这一次的事情都是针对孙阳平的。

    而孙阳平除了之前做过一个小小的头领之外,并没有任何的背-景。

    就连当时的那位宠妃,如今也早就沦为了黄土。

    按理说,实在是招不来这么大的手笔,唯有一件事情。

    就是自家小姐关心的那一件。

    可是,莫失站在一旁等了好一会儿,端木青也还是没有开口。

    “小姐?”

    有些讶异此刻端木青的沉默,莫失试探着唤道。

    “回去那个院子,将那些人都葬了吧!”

    端木青开口说的话,却并非今晚的这些刺客。

    但是却让姐妹两个人顿时缄了口,因为杀戮而带来的凄凉,这个时候,才算是蔓延开来。

    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之后,天都已经快要亮了。

    一夜的奔波,端木青实在是疲乏了,而且莫失如今以宫女的身份在皇宫里面,这个时候也该要回去了。

    一整个白日里,思归阁都是安安静静的,一点儿声响都没有。

    到了晚上,莫失才又过来了。

    端木青从匣子里摸出一瓶药来:“这个你放在身上,是我自师傅那里拿的,叫做补气丸,我知道你身体非常人,但是到底也是人。”

    这个药,莫失是听过的,只觉得心头一暖,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伸手接过,也没有什么表示。

    “如何?”端木青并不纠结于此,直接切入正题。

    “秀玉是被人闷死了,再推到池子里的。”莫失脸色如常,平静道。

    端木青点头:“这倒是没有什么意外,可查到那行凶之人了?”

    她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只要是做过的事情,终究都会有些蛛丝马迹留下来,断不会什么都没有。

    秀玉虽然死了,但是知道她并非是自己跳水死了,就说明有人要她死。

    查到那个人,其实比这么个秀玉价值反倒大得多。

    “查到了。”

    “可以查到他背后的人吗?”端木青来了精神,连忙问道。

    “没有!”

    莫失的回答却让端木青意外:“什么叫没有?”

    “那个太监自己服毒死了,之前写下了他谋害秀玉的过程,还交代了他曾经与秀玉的恩怨,而且,他说的那些都已经查实。”

    竟然做得这样干净!

    端木青望着桌上的的灯,出了一会儿神,才道:“这条线未必断了,你好好盯着,且放一边。”

    “是!”

    “倒是昨儿晚上那群人得要好好查一查,到底是何方神圣。”

    “只是不知道该从哪里查起。”这件事情莫忘回来也有思考过。

    只是她向来只是接受任务,完成任务,对于如何部署,如何破局,都是身为姐姐的莫失在做。

    这些实在不是她所擅长的。

    “这些人看到我们在,按照他们的能力,若是要斩草除根灭掉我们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端木青淡淡道。

    “可是,他们却那么轻易的离开了,并没有要我们的性命。

    这说明两点,第一,对方确定我们并没有危害他们的实力。第二,他们还不能轻易动我们,或者说,我死了,对他们来说并非好事。”

    莫失略微一想,便明白了过来:“那些闲杂人死了,随便使些手段便可以遮瞒过去,但若是郡主死在那里,只怕就不得不深查了,反而将他们要隐藏的秘密给暴露了。”

    端木青点头称是,忽又叹了口气:“只可惜我们来这里实在是时日过浅,这长京的水,实在是摸不透。

    醉君怀那里,必须要争取到手,否则,一直如此被动,不是办法。”

    “王爷,已经解决干净了。”

    暗影依旧如影子一般出现,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又飞快地消失不见了。

    韩雅芝轻轻研着墨,听到这话,停了下来,想了想才问道:“我有些不明白。”

    韩凌肆头也不抬,依旧龙飞凤舞,一篇称颂之作,生生被他写出肃杀之气来。

    他有如此笔力,韩雅芝十分惊讶,别的不敢说,她却敢说自己是陪在他身边最长时间的人。

    不管是儿时在宫里,后来在西岐,还是现在,她始终在他左右。

    却从来都未曾看到过他的书法。

    却不想,有如此惊人的气势,究竟是什么时候,他开始练字,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练成这样的一手行书?

    “哪里不明白?”

    笔下的字那样气势,口中的语气却十分的平淡,仿佛那一只写字的手,自有另一个脑子在指导。

    “哪里都不明白,”韩雅芝看了眼他的表情,才继续道,“端木青为什么要查当年的事情?我们好不容易找到那个孙平阳身上,为什么因为发现她在查而宁愿断了线索也要灭口?”

    韩凌肆一直到最后一笔写出,用力把笔抛出,走到一旁净了手,却没有说话,只看向窗外。

    韩雅芝心底叹了一口气,每当与端木青有关,他,总是表现得不像他。

    “青儿,总是出乎我意料的聪明,”就在韩雅芝以为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他却轻声道,“但是,我真的不想她涉险。”

    她清楚的听出来,他这句话里的柔情。

    这柔情让她的心里隐隐作痛,却无可奈何。

    他认识端木青已经四年了,这四年里她无奈过很多次,却渐渐的明白了,那个女子对于自己眼前的这个男子来说,真的不一样。

    最开始,他是解释,后来是沉默,现在,算是承认了吧!

    “她知道了当年的事情?”

    压下心里繁杂的情绪,韩雅芝惊讶问道。

    转过身,韩凌肆微微蹙了下眉,随即摇头:“这个我并不知道,但是他们是什么人,既然能被我察觉,就难保不会为他们所知晓,万一……她将会陷入怎样的危险,我……不敢赌!”

    “可是……以她的性子,只怕不会这样轻易罢休。”

    “我知道,”韩凌肆叹了口气,“若是这样就放弃了,也就不是青儿了,不过眼下线索断了,我们要查也需要时日,她暂时也不会立刻查到,派人好好盯着她就是了。”

    韩雅芝点了点头,正要退下去,他却又叫住了。

    “记着,我不允许,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心,又是一痛,但是她还是带着温顺的笑容,退了下去。

    才走到中门,老朱就走了过来:“姑娘,王妃闹着要出门呢!”

    虽然话是这么说着,但是老朱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苦恼。

    韩雅芝看了他一眼,接着往前走,淡淡道:“饿着,不要往邀月阁送东西,每天晚上问一次,若是坚持要出门,接着饿,若是说不出门了,东西再送进去。”

    “是!”

    韩雅芝径自走到西苑,立刻便有一个身形矫健的男子出现在她面前。

    “姑娘!”

    “嗯!好好看着青王妃,若没事,便小心些别暴露了,她身边有两个侍女十分厉害,只怕与你也不相上下。

    但是,确保她的安全,另外就是,她那边有什么动静,及时报告。”

    青王妃,这是这些人对端木青的统一称呼。

    也是韩凌肆默许的,也正是因为这个称呼,让他们都知道,西岐的那位王妃一直都在他们的王爷心里。

    对于这些,端木青一概不知,加之韩凌肆的人也确实隐藏得好,莫失莫忘也无法察觉。

    醉君怀那里日日等着端木青的消息,这边却并没有见她有什么动作。

    芸娘是什么人,能够做到长京第一青楼的老鸨,又岂是随随便便的角色。

    端木青前脚走,后脚就确定了她的身份。

    心里对她说的话,便也抱了几分希望。

    只是还没有等来端木青又什么动作,这边昊王却来了醉君怀,指明要当日长胜门起舞引碟的翩翩姑娘。

    当晚上,因为昊王的降临,整个醉君怀似乎都更加热闹了许多。

    原本已经躺倒了自家妇人被窝里的富家子弟们都急急忙忙穿上衣裤,朝醉君怀飞奔而来。

    谁都知道,从西岐做质子归来的昊王韩凌肆,一向生人勿进。

    就连跟韩渊说话都很少有笑容,实在是让人想要亲近而不得。

    今日知道昊王有此爱好,如何不能过去交流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