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已经易容过的端木青和莫忘坐在二楼的包厢内,看到下面声势浩大走进来的韩凌肆,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怎么来了?

    莫忘也显得十分惊讶:“小……公子,昊王怎么会过来?”

    捏着酒盅,端木青无意识一般的转着,随即唇边勾起笑意:“他来了也好,这淌水越浑才越好呢!”

    韩凌肆会来喝花酒?

    她不信!

    以前在西岐的时候,他便素有风流不羁的美名。

    但是跟他交往的人都知道,这个东离来的大皇子,从来都不会与那烟花女子真正有什么交往。

    虽然经常美人萦绕,却都不是这些靠皮肉生意拉人的。

    有些事情,需要跳出来才会想明白,是她从前太过于拘泥了,才会为他为己所困。

    芸娘在长京也算是有一定人脉的,昊王虽然从未接触过,却也容易认得出来。

    连忙迎了上去,脸上的笑容媚得能滴出水来:“哟!这不是昊王吗?真是想不到您会大驾光临,未曾远迎,实在是醉君怀的失礼了。”

    韩凌肆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摆了摆手:“无妨。”

    原本听说这个穿着玄色衣裳,容貌轶丽如天神之人,就是这段时间生命煊赫的昊王爷时,整个醉君怀竟然十分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再看到他唇边那一抹笑意,更是惹来一片抽气声。

    谁人不知道昊王的笑,才是千年难得一见的?

    “本王今日来此,只为翩翩姑娘一人。”

    韩凌肆一句话,立刻让芸娘露出耐人寻味的笑意来。

    “翩翩姑娘是芸娘一手调教出来的,可以说是醉君怀里,芸娘最疼爱的女儿了。

    如今还是清馆,虽然是王爷要见……”

    说到这里,芸娘似乎十分为难,却也生出几分骨气来,“但是,她毕竟还是清清静静的闺女,还未许人。”

    “本王知道,你们这些用心调教的女子都是要选一个好日子作为开苞日的,经此一夜,才算是正式接客,依本王看,今日就是个好日子。”

    这话一出,醉君怀又热闹了起来。

    虽然这个地方是青楼这般下九流的地方,但是如今已经做到了一行的龙头之位,自然非比一般。

    纵然是在长京,也会有公子王孙经常光临,但是这青楼女子的开苞夜还是由老鸨来定的。

    事先也会放出消息,然后各处的公子哥们,再齐聚此处,叫价起卖。

    尤其是这作为花魁来养的女子。

    比如这翩翩姑娘便算是个极品了。

    谁知道,这昊王倒是好大的气魄,一来便要求直接定今夜为翩翩姑娘的开苞夜。

    但是谁敢说一句?

    昊王仗的是谁的势?谁人不知?

    那是东离当今的陛下!

    日后这东离到底是谁的天下,谁敢说他没有可能?

    所以,众人也就只有看热闹的兴头,哪里敢生出一丝不满来。

    芸娘似乎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整个楼里其他客人的反应,方才笑道:“蒙王爷看得起,今日有王爷驾临,想来是最吉利不过的日子了,芸娘这便去让翩翩姑娘准备。”

    韩凌肆微微一颔首,算是答应了,自有醉君怀的丫鬟领着他去包厢里。

    走到楼梯某处的时候,突然目光如炬直接看向那边的一个包厢。

    只见一个穿着十分华丽的少年公子,正看着他。

    见他的目光扫过来,似乎愣了愣,但是随即便带着淡淡的笑意点头,算是致意了。

    虽然韩凌肆贵为皇室王爷,但是这毕竟是青楼,没有平民跪地行礼的规矩。

    韩凌肆对此,只是面无表情的扭开头,没有什么反应。

    只是转到拐角的时候,唇边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来。

    青儿,你的易容术骗得过所有人,难道可以骗得过我吗?

    那一双眼睛,根本就不需要费神去辨别,对于他而言,不过是一眼的功夫,便可以洞穿。

    引他前往包厢的丫鬟偶然间一回头,就看到这位传说中的冷面王爷脸上的笑,一时间竟然失了神。

    脚下不小心一个踉跄,就要摔倒。

    她是这醉君怀的丫鬟,并不是姑娘,所以,不是做那等营生的。

    但是耳濡目染的,对于女子取悦男人的种种手段却是十分的清楚明白。

    此时这样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放过。

    电光火石间便打定主意,任由自己倒下去。

    相信这个带着温柔笑意的王爷不会坐视不理。

    心下正如此想,眼角瞥过那天神般的男子。

    却见他一双凤眸阴沉如铁的看着自己,宛若六月雷雨将至。

    顿时间,心下一慌,便重重地摔倒在地。

    韩凌肆转过脸,随便指了那边一个女子:“你带本王去。”

    那女子听到,顿时一脸惊喜,可是这昊王的下一句话,却让她的心,如坠冰窖。

    “这个丫鬟如此蠢笨,不知道你们芸娘是怎么调教人的,我看不如丢出去喂本王的爱犬。”

    女子当下再也不敢多看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子一眼,乖乖地在前面带路。

    这个小小的插曲,顿时传遍了整个醉君怀。

    端木青听到传言,不由微微一笑:“韩凌肆这一招敲山震虎倒实在是用得霸道。”

    莫忘却皱眉道:“小姐,你说韩凌肆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自然是来助我们的,”端木青淡淡笑道,“朝堂上,韩凌莫暂时没有了底气,太子要动起来,还不够实力,况且太子为人也十分低调。

    他要动的人,自然是韩凌翔,要拿捏韩凌翔,首当其冲的,当然是萧贵妃的娘家萧府了。”

    莫忘有些不解:“难道他想要查这里?那我们……”

    端木青点头,微微眯了眯眼:“其实他来插手,对我们来说,有利有弊,关键在于时机。

    他来这醉君怀,自然是想要查萧府的马脚。

    但是若是真给他一锅端了出来,这醉君怀只怕也就被一锅端了,我们之前忙活的算是白瞎了。

    可是,若是他的这个力度足够大,时间上却又松些,那倒是可以让萧府立刻着手甩掉这个尾巴!”

    莫忘道:“他发心要揪出萧府,自然是不会有让萧府逃脱的机会,我们……”

    端木青摇头道:“让我们的人暂且不要动,且让我想想,我就不信,我不能在他手里抢到先机。”

    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们两个人会站在这样的对立面上,会以这样的立场相对。

    随着时间的过去,端木青陡然间眸子一亮,招手让莫忘靠过来,耳语了数句之后,方才道:“按我说得做,要快!”

    过了好一会儿,那翩翩姑娘才开始登场。

    却是在旁边的展厅里,那里有一座天下闻名的台子,叫做“飞燕台”。

    是源自于一位前朝的名妓,楼飞燕。

    据说此女善舞,曾于玉盘上作舞,步生莲花,纤腰如柳。

    这“飞燕台”便是前太子看过她一舞之后,让人造出来的。

    此台四面环水,水中有碧玉做成的荷叶,粉水晶雕刻的荷花,四面点上荷花灯。

    盈盈水光,点点灯火,实在是美如幻景。

    只因这飞燕台的来历,醉君怀引以为一宝,历年来能够登上这飞燕台的,寥寥无几。

    从那楼飞燕之后,不到一手之数。

    这翩翩姑娘便是登上这飞燕台的第四个人。

    这无疑将今日头魁翩翩姑娘的开苞夜炒得更热了。

    等到众人都已经落座,展厅里的灯火早就按照定好的方式点燃。

    却并不是灯火通明的样子。

    每个包厢里自然是有灯盏的,却也只得小小的一站宫灯。

    外面展厅里零零星星地点着几盏宫灯,但是错落有致。

    其余便是那飞燕台旁边的那一圈圈莲花灯了。

    这样一来,那台子便成了瞩目之地。

    虽是如此,众人看过去,却并不觉得那里纤毫毕现,反倒带着些朦朦胧胧的感觉,皆因水光之故。

    随着猛然间的一声筝响,所有人都停下了交谈。

    安静的楼内才传来细细的琴声。

    随着铮声的加入,琴声也开始拔高。

    在这冬季,却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片片的柳絮,如梦如幻。

    落在水里,顷刻不见。

    柳絮随着音乐,越来越密,越来越密,几乎都要迷了所有人的眼睛。

    直到后来,那台子上便只有一团团白色的影子,完全不见一点原本的样子。

    这样持续了一会儿,陡然间加入了一声鼓声。

    只听“咚”的一声,那些柳絮如同被人扯落一般,纷纷坠落到池子里,这时众人才看清那台上不知何时站了一位丽人。

    之间那女子身上一身红色舞衣,却将整个的肩膀落在外面。

    广袖宽摆,纤腰束束,肤白如雪,漆黑如墨的青丝散落在背后,如同一匹缎子一般,垂落至脚踵。

    鼓声忽又响了起来,女子猛然间一个睁眼,竟敛进光华,生出几分气势来。

    接着便是长袖一摆,直接便是一个飞天的起势,直直地飞上半空。

    带她绕着飞燕台旋转飞舞的时候,众人才看到原来自上面竟有一根红绫垂下来。

    她便是抓着这红绫飞舞的。

    身上的衣裳随着她的飞转,便往后扬去,露出娇好的身段,玲珑的曲线来。

    韩凌肆微微眯了眯眼,他看过的女子不少,能歌善舞的也不少。

    但是这个女子的舞艺,却是果真难得的好。

    台下的人其他看客,早就已经三魂去了其二了。

    原来醉君怀还有这样的宝物,从前竟然不知。

    端木青勾唇一笑,快了!